第十一集 第九章 扶不起的阿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梅山六圣交出来的解药非常有效,才过了五六分钟,洪丹儿的伤就有了好转的迹象,不仅呼吸慢慢恢复正常,脸上的黑气逐渐消散,人也渐渐从昏迷中醒过来。当洪丹儿睁开眼睛时,何浩喜极而泣,抱紧洪丹儿泪流满面的叫道:“丹儿,丹儿,你总算醒了,如果你出什么事,我真不知道怎么该向你的父母交代啊?”

    激动之中,何浩说话不经大脑,马上被洪丹儿抓住疼脚,刚才还和何浩相拥而泣的洪丹儿小脸一沉,恼怒道:“怎么向我父母交代?原来你不是怕我死,是怕我父母找你算帐啊!”说着,恢复了一些力气的洪丹儿去揪何浩的耳朵,哭骂道:“说,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早些死?你才方便去找你的申对不对?你的心里根本没有我,只有那个申对不对?”

    “那里,那里。”何浩怕洪丹儿扯动伤口,慌乱中又犯了第二个说话错误,“我怎么会舍得你死呢?你是我的最,现在就算申出现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看她一眼!”大概小女孩容易哄,听到何浩说这些话,洪丹儿马上破啼为笑,抱紧何浩主动献上香吻。

    “如果让申大小姐听到你刚才的话,估计你有得乐子了。”那外国青年油腔滑调的声音传来,阳怪气的说道:“不过我觉得眼下你最重要的,是怎么应付赶来调查的警察。”被那外国青年提醒,何浩才注意到警车的警笛声已经传进这个绿山小区,显然警察已经接警赶到,但好在何浩刚才和梅山六圣打斗时发出的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已经吓跑了附近的居民,并没有普通人看到刚才的画面。

    “何浩,你进我家暂时住一下吧。”安孑孑那熟悉的声音钻进何浩的耳朵,何浩抬头看去,见脸色苍白安孑孑几乎被那外国青年抱着站在客厅大门前,还有白白胖胖的色安和风韵犹存的安孑孑母亲互相搀扶着也在旁边,色安努力挤出一丝略带尴尬的笑容,对何浩说道:“何浩,谢谢你不计前嫌请这位布雷迪先生来救我们,和警察交涉的事就交给我们夫妻吧,你先到我家里藏一会。”

    “我请他来救你们?”何浩隐约产生一种功劳被抢的预感,果不出何浩所料,安孑孑果然奇怪的问道:“不是你知道了我们一家被妖魔胁持,你又打不过那些妖魔,只好请这位教会的布雷迪先生来救我们吗?”

    “,比我还不要脸!”何浩在心中大骂一句,可惜何浩还没有时间解释劳苦功高的人应该是自己,警车的灯光就已经在小区中乱晃,不想惹麻烦的何浩无奈只得收起心问枪和打神鞭等法宝,抱着洪丹儿先行进房,把应付警察的事交给色安夫妇。那外国青年先是四顾打量一下周围,发现一无所获后失望的耸耸肩膀,也是和安孑孑跟进了房中。

    安家的客厅和以前一样的富丽堂皇,与以前不同的只有安孑孑对何浩的态度,虽然何浩怀里的洪丹儿在容貌上给予了安孑孑沉重打击,但安孑孑还是不断对何浩嘘寒问暖,还按何浩的吩咐亲自下厨去给洪丹儿煮白鸡粥。乘旁边无人的机会,何浩问那外国青年道:“你究竟是谁?是怎么知道我和申的关系的?”

    “我刚才不顾危险帮了你,现在应该是我先问你才对吧?”那自称布雷迪的外国青年大模大样的歪在沙发上,翘腿问道:“告诉我,为什么魔界的出入口突然关闭了?还有,为什么这个城市的妖魔全部消失了?中国的灵能界和魔界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魔界中人?”何浩惊觉问道。那布雷迪稍做迟疑,点头承认道:“我是天微魔垣的直系手下天机魔,中文名字叫林亮,前段时间一直呆在欧洲公干,今天早上有事回国,发现魔界出入口突然关闭了,以前潜伏在这个城市的同伴也一个找不到。正没有办法的时候忽然在街道上遇到你,而我以前曾经听说过你的事,就跟踪你到了那个超市。”

    说到这,天机魔神色的凝重的问道:“据我所知,你应该是我们在人间培养的代理人,而且申大小姐也对被有所垂青,可我看你刚才用的法术除了有苏小苏大人的貔貅掌外,更多的竟然是我们死敌阐教的法术!还有你用的破魔九式,难道你就是武吉?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我们培养的代理人竟然就是我们的死对头?”

    “你猜得一点不错,我确实是武吉的一部分。”何浩苦笑着把自己和武吉的关系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又解释了自己与魔界的宋强、申和张磊等人的关系,还有这些天来灵能比武大会前后发生的事详细复述,末了何浩补充道:“你放心,我虽然是武吉的一部分,但我对你们魔界没有半点敌意,相反的,我不仅和天败魔张磊是生死之交,还和申是未婚夫妻,可谓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我会尽我的一切力量帮助宋强达成心愿,让我们中国的仙界、人界和魔界不再内讧,团结一致对抗外敌。”

    “天哪!可怜的苏小苏大人和刘英大人,还有更可怜的申大小姐,我敢打赌,苏小苏大人至少砸坏了半座魔宫!美丽的申大小姐背地里至少把眼泪流干一百次!”天机魔林亮久在国外近墨者黑,象外国人那么手抚额头惊叫起来。何浩苦笑道:“虽然有些夸张,但应该是这样吧,你们的那个老大苏小苏,脾气实在太暴躁了。至于申,那个丫头外刚内柔,内心其实比谁都脆弱。”

    “其实更夸张的应该是你和宋强,简直是两个白痴。”天机魔林亮毫不客气的讽刺道:“我们魔界和仙界的仇恨早在蚩尤与黄帝之战时就结下了,苏小苏大人还是那场决战的参与者,累积近万年的仇恨,你们居然还梦想让苏小苏大人他们忘记仇恨与仙界联手,简直是白做梦!”

    “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会争取,我实在不想再看到咱们中国灵魔界内讧了。”何浩正色答道。天机魔双手一摊,不置可否道:“你去争取吧,反正我只听从苏小苏大人和刘英大人的命令,如果你真能让俩位大人与你们仙界和解,那我们就是盟友。如果你做不到,将来到了战场上,我就会毫不留的杀了你。”说到这,林亮又狡猾的眨眨眼睛,补充道:“但现在我和俩位大人联系不上,在没有接到他们的命令前,现在我和你非敌非友,所以我不会冒险单独向一名阐教三代弟子挑战的。”

    这是,安孑孑已经熬好一碗香喷喷的鸡丝粥送来,何浩接过吹凉后亲自给洪丹儿喂食,神之亲密让安孑孑眼圈发红,但还是强忍住泪水一言不发,何浩赶紧背过手去捏捏她的小手,示意她稍安勿躁,不要伤心。见此景,天机魔林亮摇头道:“难怪申大小姐不肯露面,就你这吃碗里想着锅里的模样,申大小姐还会和你见面那才叫怪了。”

    “她已经回魔界去了,我要到魔界找她。”何浩顺口回答道。但何浩给洪丹儿喂粥的手猛然打住,心说自己怎么这么糊涂,怎么没想到申也有可能来找自己?接着何浩猛然想起今天中午发生的事,自己已经发现门外可能有人,对做*并不怎么渴求的洪丹儿却主动找自己的求欢,还有在雅易安那张纸条,上面的字迹分明是出自女人的手!

    “你去找她吧,她应该在这附近!”洪丹儿知道何浩已经看出破绽,忽然怒气冲冲的吼道。叫喊中扯动了还没痊愈的伤口,疼得洪丹儿眼泪都流了出来,洪丹儿哽咽道:“不错,我早就发现申找过你几次,每次我都故意找你亲或者把你推进别的女人怀里,让你把她气走!我是一个坏女人,你去找她吧,不要管我了。”

    “你!?”何浩被洪丹儿气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但洪丹儿板着小脸针锋相对的瞪着何浩,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过了良久,何浩对申的思念始终占了上风,何浩对安孑孑叫道:“孑孑,你替我照顾一下这小丫头,我马上回来。”说完何浩也不管安孑孑同意与否,撒腿就往外跑。谁知刚才还在叫何浩去找申的洪丹儿马上叫唤起来,“哎哟,好疼,疼死我了。”

    “不要装了,在我心里,申比谁都重要!”何浩冷冷扔下一句,但洪丹儿并不放弃,抽出法宝火龙剑对准自己的心窝,大哭道:“没良心的,你走吧,你要是敢走出这扇门,我就死在你面前!”哭喊着,洪丹儿把火龙剑插进口原先的伤口,本已经停止流血的伤口马上涌出大量鲜血。

    “丹儿,不要胡闹!”何浩吓得魂飞魄散,只好收住已经跨出门的一只脚,冲回去抢过洪丹儿的火龙剑手忙脚乱的给她止血,而洪丹儿挣扎着不肯让何浩医治,还哭喊道:“你不要管我,去找你的申,反正你心里没我,让我死了算了。”态度之坚决让何浩焦头烂额,只得温言安慰保证今天晚上一定照顾在洪丹儿边,但洪丹儿那里肯依,仍然哭闹个不休。而天机魔林亮则笑嘻嘻的在一旁看闹,不是还插嘴煽风点火几句。

    俗话说祸不单行福无双至,果然不假,正当洪丹儿因为何浩偏而寻死觅活时,何浩腰间的手机忽然响了,而且还是被何浩派出去的张磊打来的电话,何浩不敢怠慢赶紧一只手抱住洪丹儿一只手接通电话,电话刚通张磊就在那边焦急的叫道:“何浩,事糟了,宋强大人骂你是扶不起的阿斗,不但不肯和我们合作,还主动去找孤寒凡,寻求孤寒凡的支持。而且宋强还告诉我,为了配合本政府和中国争夺东海油田,本的安倍家族和韩国的白羽族自二战以来再度结盟,目标就是我们中国灵魔界。”

    “宋强昏头了?孤寒凡那家伙会真的答应与魔界和解吗?”何浩大怒问道:“你有没有告诉他,那天我在龙虎山上的退让只是暂时的,因为我没把握战胜孤寒凡,而且当时和武吉交好的龙虎山长老院还在一旁虎视耽耽,稍有不慎我就会消失,武吉那家伙的意识就会占上风。”

    “我费尽了口舌,但不光是宋强对你的退让不满,就连白小痴和慕容羽他们也都放弃了对你的支持。”张磊语气非常的低落,“白小痴他们接到上面的命令,因为收到魔界已经开始备战的报和韩灵魔界再度结盟的报,国家直接控制的灵能者将不再与你合作,转为全面支持实力在你之上的孤寒凡,能和解当然最好,不能和解就和魔界全面决战,免得和韩灵魔界开战时魔界拉后腿!”

    “该死的倭国矮子和高丽棒子,真是越忙越添乱。”何浩焦急得直扯自己头发,一旦和魔界全面开战,与魔界有养育之恩的申,肯定会站在魔界一边和人间灵能军队为敌,到那时候,何浩就不知道该站在那一边了。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天机魔林亮忽然接过何浩的手机,在电话里对张磊说道:“天败魔,我是天机魔。”

    “天机魔?你什么时候回国的?你怎么会和何浩在一起?”电话那边传来张磊的惊叫声,天机魔林亮不动声色,平静道:“你先回上海来吧,见面我们再祥谈。”说完,林亮挂了电话,对焦急万分的何浩冷笑道:“先别担心韩灵魔界了,他们进攻中国灵魔界还需要一段时间,现在你应该先担心西方妖魔的威胁。”

    “西方妖魔的威胁?”何浩诧异道。天机魔神色凝重,缓缓说道:“我这次回国,本来是送一个重要的报来给苏小苏大人,但看来你是真心想和我们联手抵抗外敌,那我把这个报告诉你吧。西方的妖魔为了他们政府在非洲的利益不被中国夺走,也是盯上了中国灵魔界,西方的血族和狼人族已经达成协议,准备在中国灵能军队组建前向中国灵魔界发动进攻,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准备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何浩脸上变色,颤声道:“那也就是说,他们会在灵能军队组建之前发动进攻,我们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了?”

    ……

    正当何浩为外族的威胁而担心的时候,他的好师兄二郎神已经带着剩下的梅山五圣和草头神逃到了上海市郊,完全脱离危险后,一行神魔横七竖八的倒在旷野中休息,被何浩用诡计打成重伤的二郎神越想越是生气,咬牙切齿道:“好师弟,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无义,这次别怪师兄用狠招了!”

    “大哥,那我们该怎么办?”二郎神的结拜兄弟直健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已经受了重伤,那小子又有天下五旗之一的杏黄旗和打神鞭,我们几个不是他的对手啊。”

    “他的法宝是厉害,但没了法宝,他就是一堆狗屎!”二郎神疯狂吼道:“你们几个,给我去山东找几个人!”

    见二郎神表异常恐怖,直健等梅山五圣胆战心惊的问道:“大哥,我们去山东找什么人?”

    “找那小瘪三在凡间的父母亲戚,全部抓来做人质!”二郎神声嘶力竭的狂吼道:“那小子交出所有法宝,没有了法宝,我看他还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