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 第八章 卑鄙无耻PK无耻卑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夜晚的绿山小区静悄悄的,除了一栋栋豪华别墅中隐约传出哗哗的麻将声,还有保安巡逻时发出的刻意压轻的脚步声,总体来说,在这繁华的都市里算是一个安静平和的好地方。但是,如果不是即将要发生的事,住在这个小区里的人肯定会度过美好的夜晚……

    “咻——!轰!”伴随着巨大的音爆声,何浩抱着昏迷中的洪丹儿落到色安家大门前,因为超高速飞行与空气摩擦剧烈,何浩上的衣服甚至都已经起火燃烧冒出青烟。但何浩此刻已经顾不得去拍灭上的火焰,而是直接一脚踹在色安家的电动铁门上,高达三米的铁门应声而倒,又带起一阵巨大的撞击声。

    好色的色安似乎转变了格,从上次何浩到色安家仅过了两个多月,色安家宽阔的大院中已经种满种种奇花异草,就象一所品种繁多的植物园,即便在月光下也可以感受到那份清新脱俗。但这些千姿百态的植物在何浩眼中,却是无比的可怕,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树木中隐藏的杀机。何浩暗暗嘀咕一句,“果然是在这里,那个神秘人没骗我。”

    “师兄,梅山六小丑,我知道你们在这里,你们给我滚出来!”何浩并没有直接冲进安家大院,而是站在大门外直接叫喊道。何浩的吼声未歇,一片漆黑的色安家别墅忽然灯火通明,不一刻,曾经让何浩魂牵梦挂达四年之久的安孑孑被梅山六圣押着,慢慢走出安家客厅大门,被郭申用短剑架在脖子上的安孑孑一见何浩,马上哭喊起来,“何浩,救我,快救我,我的爸爸妈妈被他们打昏了。”

    “孑孑,你没事吧?别怕,我马上就救你!”何浩先安慰安孑孑几句,冲梅山六圣吼道:“快把单叶芝交出来,再把人放了,今天发生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别怪我不念师门面,让你们形神俱灭!”

    “少来这,你一个人打不过我们联手。”把那神秘外国青年踢伤小腹的直健狞笑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找到这里,识趣的就在这里自杀,我们保证给你未婚妻解药,再放了你的老人。”

    “哼,不见棺材不落泪!”何浩冷笑一声把洪丹儿平放在地上,再将杏黄旗展开护住洪丹儿,自己则口中默念着神秘的咒语走出杏黄旗保护的范围。何浩面色冷酷的双手一展,闪烁着红芒的心问枪便出现在手中,继而大步走进安家大院。而梅山六圣见何浩竟然主动放弃了杏黄旗的保护,六人脸上不同时露出喜色。

    “忽忽忽。”何浩的双脚刚踏进安家大院,院中的树木草叶便无风自动,藤条树枝呼啸着扫向何浩,何浩则目光紧盯住梅山六圣,反手一枪刺落左边一条得最近的藤条,藤条上赤焰升起,竟发出人一般的惨叫声,“啊,啊!”原来这些树木藤条正是杨戬的亲兵一千二百草头神,所以何浩不敢把洪丹儿带进这大院。而何浩枪势未歇就势拖下,大喝道:“破魔第九式!百邪祛灭!”心问枪枪头刺入地上,地面立即火焰翻腾席卷蔓延过去,左面那些化为草丛树木的草头神无处藏,惨叫着连根飞起满地乱滚,却始终无法脱离火海的包围。

    “上!”那边梅山六圣的康太尉见何浩已用心问枪镇住左面的草头神,忙指挥何浩右面的草头神进攻,随着枝条破空声和鬼哭狼嚎声,无数的枝条草藤象毒蛇般盘旋而起,包裹向何浩。何浩不慌不忙,松开心问枪不管,右手一展打神鞭出现在手中,挥鞭就是一通乱打,风雷声起中,那些草头神挨着就亡,碰着就伤,惨叫着如潮水般退散,何浩乘机又把打神鞭插进右边地面,鞭上金色光芒闪烁象地毯一般伸展开去,复又将右边的草头神镇住。

    用心问枪和打神鞭将左右两边的草头神通通镇住后,何浩再不迟疑,拔足飞冲向梅山六圣,临近时大喝一声凌空跳起,单拳导弹般轰出,拳未到,带起劲风已经吹动梅山六圣的衣发,“还有什么花样,通通使出来吧!”那边康太尉不甘示弱,双手交叉架住何浩的单拳,狞笑道:“没有了杏黄旗、打神鞭和心问枪,应该是看你还能玩什么花样……。啊——!”康太尉说到这里时发出一声惨叫,原来何浩人在空中忽然飞出一脚,正中康太尉左肋,直踢得康太尉五脏六腑几乎移位,疼不可言。

    “他用不了六魂幡,没其他法宝了,不用怕他,一起上!”张太尉大叫道,除了郭申、直健两人继续挟持安孑孑外,康、张、姚、李四太尉各出法宝,将何浩团团包围连下杀手,何浩虽然空手却毫无惧色,仗着从苏小苏那里偷学来的貔貅撼山掌掌力惊人,竟然凭借一双掌与四太尉斗得难分难解,一时不落下风。

    鏖战中,四太尉靠着法宝的优势和娴熟的配合,逐渐掌握了局面优势,何浩毕竟也是阐教弟子有着阐教弟子的通病,失去法宝后就实力大打折扣,形闪动间渐现狼狈,何浩心中焦急,暗说难道我计算失误,真是这样就麻烦了。正在这危急时刻,那外国青年半生不熟的汉语懒洋洋的传来,“那边的先生,要帮忙吗?”

    “既然来了,你就不要客气了。”何浩一边拔打着李太尉那层出不穷的飞刀和姚太尉险刁毒的金箭,一边冷冷的回答道:“不过你不想帮忙也不行了,我师兄和他的走狗都是小心眼,睚眦必报!刚才你打伤了直健,你说他会放过了你吗?”

    “说得有道理,看来为了我将来的安全,得先和你联手宰了他们!”那外国青年叫嚷着从后面冲来,反手从体里抽出一支十字状的白银长剑,吟唱道:“波鲁德·威德卡,穿刺!”白银长剑上剑芒弹出,象标枪一样刺穿康太尉的臂盾,鲜血马上从缺口出喷出。那外国青年又横斩直削,劈出一个十字架的形状,“波鲁德·威德卡,十字斩!”剑上银光闪烁,化为一个巨大银白色十字架炮弹一般打出,这下不仅与何浩近的康太尉和张太尉被打得口吐鲜血远远摔出,就连何浩也被轰中,在原地转了数十圈才化去冲击力。

    “洋鬼子,你想连我一起杀吗?”何浩破口大骂道,那边的外国青年不仅毫无愧疚之,反而得意洋洋的说道:“如果你不幸战死当然更好,我会替你照顾你漂亮的未婚妻,这点你可以放心。”

    “她已经是我的人了,你少做梦!”何浩嘴上叫着,手毫不停歇,尝试着打出苏小苏的另一绝技貔貅魔掌,好在武吉留下的九天无极功确实不是盖的,几记貔貅魔掌虽然不能象苏小苏那么无限增长数目,却也能以一变八,让四太尉应接不不暇。

    “没关系,我们欧洲人是不会在意人是不是处*女的。对了,你还有其他未婚妻或者人?一起托付给我吧。”那外国青年嘴上和何浩打着嘴仗,手上同样不歇,银白色的十字架漫天飞舞,为何浩一一挡去四太尉的攻击,让何浩可以毫无顾忌的尽攻击,俩人虽是初次联手,却也配合得娴熟无间。只是苦了康、张等四太尉,此刻四太尉已经从被偷袭的慌乱中冷静下来,发现那外国青年的招式虽然吓人,实际威力却远不如何浩的貔貅掌,只是苦于那外国青年狡猾异常,躲在远处死活不与四太尉近,只是不断扰并为何浩挡去部分攻击,让何浩的貔貅掌和擅长的体术得以尽发挥。

    又战了数十回合,何浩忽然听到天空中传来破空声,大喜下咏唱起师傅留下的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持一柄短锤与何浩近相斗的康太尉不由讥笑道:“你昏头了吗?你还有什么法宝?”话音未落,天空中呼啸着下一物,何浩顺手抄过大喝道:“破魔第六式,雨打梨花!”无数红芒从何浩手中那物上暴出,雨点般打在四太尉上,离何浩最近的康太尉首当其冲被打得最惨,被红芒刺得全象蜂窝一般,腥臭的鲜血顿时溅满了何浩一

    不等梅山六圣从异变中反应过来,何浩已经反手一爪抓住康太尉的脖子,象老鹰提小鸡揪到面前,将手中那物比到康太尉心窝上,大喝道:“把单叶芝交出来!”直到这时,梅山六圣与那外国青年才看清何浩手中忽然多出来的法宝,竟然是一支破破烂烂的生铁枪——破魔枪!原来早在何浩进安家大院时,何浩就考虑到自己可能会面临无法宝可用的窘境,而这柄破魔枪在康鹏生物研究所一战中因为武吉高烧昏迷而失落,何浩估计这柄外表破烂生铁枪肯定没人要还遗留在这个城市,便念起咒语召唤,天幸果如何浩所料,这柄破魔枪果然飞来,让何浩打四太尉了一个措手不及。

    “想要你们拜把兄弟康太尉的命,就快把单叶芝交出来!”何浩大喝道。那边郭申、直健俩人也不甘示弱,也是把安孑孑推出来,也是威胁道:“想要你旧人命的话,马上把康太尉放了!”

    “哇,又一位漂亮小姐。”那外国青年轻浮的惊叫道。而安孑孑哭喊起来,“何浩,快救我啊,你忘记我了吗?我是你的孑孑啊!”

    何浩和梅山六圣各握有一个人质,彼此间互不相让,这边何浩故意刺破康太尉口皮肤,那边直健则毫不客气的在安孑孑白嫩的脖子上划出一道道血口,彼此近到呼吸可闻的距离,互相威胁,互相又都投鼠忌器。而何浩毕竟不是铁心肠的人,表面漫不在乎内心却着实焦急,正在这时……

    “孑孑,你还记得我们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们在学校大门前那张合影吗?”何浩眼珠转转,悲痛的说道:“我一直把那张照片珍藏在上,可你却投入了白十洲的怀抱,现在我的未婚妻危在旦夕,你说我还能为你而牺牲我的未婚妻吗?”

    “孑孑,对不起了。”何浩沉重的说道。

    “我也藏着那张照片!”安孑孑哭喊道:“就在我的卧室里,我也没有忘你,是我上了张可可的当才离开你的,何浩,我你!”

    “唰”的一声,何浩忽然掉转枪头插入安孑孑的口,旁边那外国青年惊叫道:“你疯了?她是你的旧人!”而安孑孑低头看着刺入自己膛的破魔枪,似乎惊讶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师兄,你的计划很出色。”何浩狞笑道:“变化成安孑孑的模既可以威胁我,又可以乘我不注意的时候偷袭我。可惜,我在大学的时候求过安孑孑上百次,她都没有和我合影一次。”说着,何浩将破魔枪一抖,又威胁道:“师兄,你再不让你的走狗交出单叶芝,我就要催动灵力了,我现在的实力,就算杀不死你也可以让你重伤吧?”

    “把单叶芝给他。”安孑孑额头上汗珠滚滚而落,用男人的声音叫道:“快把单叶芝给我师弟!”

    在安孑孑严令下,郭申才心不甘不愿拿出一支单叶芝,但何浩并没有立即从安孑孑口抽出破魔枪,而是对那外国青年叫道:“这位兄弟,你把这单叶芝撕下一点,先喂康太尉服下看看,我师兄的走狗,人品向来不怎么样的。”何浩话音未落,满头大汗的郭申马上把那单叶芝扔掉,另外拿出一支一模一样的单叶芝。

    “啪!啪!”那外国青年先是两记耳光扇在郭申脸上,这才又用康太尉试毒。过了许久,何浩见康太尉并没有表现出异常反应,并且上的伤还有痊愈的迹象,便示意那外国青年拿单叶芝去给洪丹儿服下。这边变成安孑孑模样的二郎神颤声道:“师弟,现在你可以把枪抽走了吧?”

    “当然可以。”何浩微笑着将破魔枪一抖,大喝道:“破魔第九式!百邪祛灭!”灵力从枪头倾泻而出,打在二郎神无法运功抵御的体内部,总算是二郎神命大,何浩这柄破魔枪威力远不如心问枪,二郎神才没有命丧当场,但也让二郎神全血脉爆裂无数,口中狂喷鲜血。

    “汪汪汪!”牛犊大的哮天犬忽然从大厅中扑出嘶咬何浩,何浩侧闪开时,二郎神乘机一个懒驴打滚挣脱破魔枪枪头,一边飞上半空逃命一边咆哮道:“师弟,这一枪之仇,我记住了!如果你敢把这些事禀报玉虚宫,我就把你强*洪丹儿的事也捅出去,你我和洪丹儿同归于尽!”二郎神带头逃跑,剩下的梅山六圣那还敢和何浩单独较量,除了还被何浩提在手中的康太尉,纷纷撒腿就跑,眨眼间就逃得没了影子。

    何浩担心洪丹儿的伤势没有去追,只是往地下重重吐一口痰,“呸!”而被何浩提在手中的康太尉赶紧求饶道:“何大爷,看在我义兄是你师兄的份上,饶我一条狗命……。”康太尉还没有说完,何浩的破魔枪已经狠狠插进他的心窝,康太尉顿时全火起,刹那间化为灰烬。

    “你真是阐教弟子?”那个外国青年狐疑的问何浩道:“看你的行事手段,倒和我们很象啊?”

    “和你们很象?你们是什么人?”何浩反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什么名字不重要!”那外国青年飞足冲进安家大厅,大喊道:“重要的是刚才你师兄变成美女模样,证明这房间里肯定有那样的美女!美女,我来了!”

    “你做梦!那个美女也是我的!”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