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 第一章 惊变(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没良心的臭贼,你去那里?”衣杉不整的洪丹儿叉着腿艰难追出山洞,哭哭啼啼的对何浩又抓又咬又骂,象极了一个即将被无丈夫抛弃的小妻子,“没良心的,你真想抛弃我吗?你忍心把我这么一个滴滴柔弱的女孩子扔在这深山老林吗?”

    和离开的申相比,洪丹儿现在的模样显然要凄惨得多,满脸的泪痕,哭得又红又肿的眼睛自不必说,乌黑的长发乱蓬蓬的,上衣几乎全被何浩撕破,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脸上肩上和前还尽是何浩的吻痕甚至牙印,尤其是走路时那皱眉呲牙的痛苦表更让人怜惜。而何浩气恼的是她间接造成了申离去,至于其他方面经过昨天晚上的一夜雾水姻缘后,何浩早已不放在心上,现在看到洪丹儿成了这副模样,不免有些心软。

    何浩脱下自己的上衣给洪丹儿披上,又温柔的将她揽进怀里,擦着她的眼泪低声道:“不要哭了,只要你乖乖听话,我怎么会舍得抛弃你?”说着,何浩邪摸摸洪丹儿的小腹,笑道:“昨天晚上我粗暴了些,还疼吗?”洪丹儿羞红着脸点点头,扑进何浩怀里不敢抬头。

    “忍一忍吧。”何浩虽然有治疗术可以让洪丹儿瞬间止疼,但何浩并不想这么做,只是拍拍着她蓬松的头发说道:“乖,跟我先回龙虎山,我去找几个朋友,顺便替你安排住处暂住。”

    “不行,你千万不能回龙虎山!”洪丹儿慌忙抬头,同样饱受封建主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思想毒害的洪丹儿忽然为何浩考虑起来,焦急道:“杨戬师兄还在龙虎山上,以他的格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算获得了武吉的全部力量,也不是他的对手,他这个人既固执又险,你要小心他的谋诡计。”

    “耍谋诡计?他和我还差一截。”何浩大言不惭的扔下一句狂言,一把横抱起洪丹儿,纵飞上蓝天,认明方向直往龙虎山飞去。

    一个多小时后,何浩飞到了龙虎山上空,尽管比武大会已经结束了一天,按会前约定应该回到各自的门派组织人手准备参加灵能军队,一个月后到北京开会正式组成灵能军队。但从天上看去,山上仍然是人头熙熙,显然各大门派的人并没有离开龙虎山,而且在比武场的正中竟然还有人在交手,何浩仔细一看不由大吃一惊——交手的双方竟然是龙虎山长老和多林派的张磊、帝俊鬼和妃想天等人,还有天心派的宋强和王寿也在其中。

    何浩把洪丹儿负到背上,单手抓紧心问枪俯冲下去,大喝一声,“住手!”心问枪上红芒暴出,正落到交战双方中间炸开,生生将交战双方开。何浩头下脚上俯冲不止,眼看头就要撞到地面时,何浩突然又刺出一枪刺在地面上,借势一个后空翻双足踏地,长枪一甩威武的横在前,动作干净利落又潇洒自如,惹起一片少女的尖叫。

    “你们,为什么要内讧?”何浩平静的问道。没有人回答何浩的问题,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在惊叫,“武吉先师,武吉先师终于回来!”而张磊和帝俊鬼等人则清楚的知道原来的何浩没这样的本事,都下意识后退几步,就连守望老和尚和十几个多林寺小和尚都是这样的动作,让何浩又好气又好笑。何浩刚想向张磊等人解释,耳边已经传来张可可和朱佳丽惊喜的叫声,“何浩,你回来了。”

    洪丹儿跳下何浩的脊背,叉腰拦在欢呼扑过来的张可可和朱佳丽面前,沉着脸说道:“站住,你们都给我离他远些,以后不许再纠缠他。”洪丹儿的话自然激得张可可和朱佳丽勃然大怒,异口同声骂道:“滚开,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让我们离何浩远些?”接着两个小丫头忽然明白了什么,一起指着何浩又是异口同声骂道:“何浩,你这混蛋什么时候又和这个小狐狸精勾搭上了?”

    “何浩?你是何浩!不是武吉!”张磊惊喜交加,冲上来抱住何浩欢呼道,何浩一头的雾水,奇怪的问道:“我还没解释自己的份,你是怎么知道的?”

    “废话!除了你以外,还能有谁见美女就上?你说武吉会和洪丹儿勾搭上吗?”张磊锤打着何浩的膛,仿佛这样才能发泄他心中的兴奋。而宋强、王寿、妃想天和帝俊鬼等人也喜笑颜开,守望老和尚更是连滚带爬的冲过来向何浩问候,帝俊鬼还用他醋坛子大的拳头敲着何浩的头吼道:“好小子,一天不见,竟然把那个难缠的小妞搞定了?还变得这么强,老实交代,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磊,帝俊鬼,你们两个混蛋是不是想乘机打死我?”何浩假作生气,与张磊和帝俊鬼你一拳我一拳的对打在一起,发泄着好友重逢的喜悦。而刚才心花怒放的龙虎山张修业等人则沉下脸来,张修业厉喝问道:“你是何浩?那武吉先师他人呢?”张可可也停止了与洪丹儿的对骂,小脸苍白着问道:“你是平时那个何浩?不是发高烧时的何浩?”

    “可可,对不起。”何浩低声向张可可道歉一句,张可可的眼泪马上夺眶而出,摇着头哭泣道:“不,不,我不信,他答应过我,要永远和我在一起,他不会说话不算话,你一定是在骗我,你骗我……。”

    “何浩骗你做什么?”洪丹儿得意的嘟起小嘴,沾沾自喜道:“靠六魂幡的帮助,那个古板的武吉已经被封印在了何浩的心底,已经永远不会出来了,你忘记何浩吧。”洪丹儿又指着朱佳丽说道:“还有你也忘记何浩吧,他就快到我家里去求亲了,你不要痴心妄想了。”

    “你给我住嘴。”何浩担心洪丹儿又说出什么更刺激张可可和朱佳丽的话来,一把将洪丹儿拉到背后,向前几步对张修业抱拳道:“张掌门,在下确实不是你所知道那个武吉,你所熟识那个武吉,已经被我封印在了心底,我不会再让他出来了。”

    “好,好,好。”一番心血付诸东流的张修业铁青着脸连说三个好字,但张修业这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是好,退回去低声与心腹弟子张平五和张霄七商议对策。何浩也乘机低声问张磊等人刚才为什么与龙虎山交战,经张磊和宋强等人解释后,何浩才知道了事的经过。

    原来,昨天申把所谓的武吉掳走之后,担心十几年心血白白浪费的张修业带着龙虎山长老一直追出上千公里,忙碌了一夜一无所获后,气急败坏的张修业今天早上回到龙虎山,想强迫宋强和张磊吐露魔界入口所在地和魔界在人间所有基地,魔界众多基地的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撤离,宋强和张磊当然不愿让龙虎山长老去屠杀自己们的同胞,双方便起了争执,加上与多林派不和的张刚二派系煽风点火,双方就不可避免的大打了起来。

    “何浩,你现在明白我的一番苦心了吗?”宋强诚恳的说道:“现在你已经获得了灵能军队指挥权,又恢复了前世的力量,我希望你能够象以前一样,尽量争取与我们魔界和平共处,不要再自相残杀了。”

    “那是当然。”何浩微笑道:“老实告诉你们吧,我和申已经是未婚夫妻,申是魔界的人,我怎么会和自己的未婚妻敌对?”何浩又拉起宋强和张磊的手,微笑道:“还有,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生死之交,我怎么会伤害自己的好朋友?伤害自己的生死之交?”宋强和张磊感动无语,两个大男人的眼圈都开始泛红了,而何浩的眼圈也有些泛红,三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可惜,男人之间友的感动没有维持多久——因为那边洪丹儿已经和朱佳丽扭打起来,何浩赶紧过去将两人拉开,两个小丫头也双双扑进何浩怀里大哭,洪丹儿哭道:“没良心的臭贼,这个坏女人竟然敢打我,你快帮我出气。”朱佳丽则抽抽噎噎的问道:“何浩,这个小丫头不是一直要害你吗?现在你和她怎么这么好了?难道你忘记那天她用毒药你和她比武,想借机会杀你吗?”

    “都别哭了。”何浩将俩个小丫头的扳到面前,平凡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令少女心动的迷人微笑,“都给我乖乖到一边站着,等我办完了正事,我会向你们说明一切的,好老婆是会老公着想的人,明白吗?”说着,何浩在两个小丫头脸上各吻了一下。何浩这次醒来确实改变了许多,那股自信的气质让张可可和朱佳丽同时感到一种温暖的安全感,乖乖的站到一边不再争吵。更抢了旁边美男子王寿的风头,让人群中的不少少女心动,恨不得和洪丹儿、朱佳丽互换位置。

    “宋强,你快告诉我,你们魔界的入口在那里?”摆平了洪丹儿和朱佳丽以后,何浩低声向宋强说道:“因为一些错阳差的原因,申一直以为我还是武吉,我估计她已经回魔界去了,我要去魔界找她!”

    “没用的。”宋强摇头道:“为了防止仙界入侵,魔界的入口随时可以改变和封闭,已经过去了一天,我大哥肯定下令关闭或者改变了出入口,纵然你法力再高,也不可能凭空进入魔界所在的平行空间。”

    “那你知道新的出入口在那里吗?”何浩还不死心,继续问道。宋强继续把头摇得象拨浪鼓一样,垂头答道:“备用的出入口只有我大哥一个人知道,就连刘英和李家良都不知道,更别说地位在天微魔垣和天市魔垣之下的我了。”

    何浩一阵失望,何浩知道以申的脾气,这次回到魔界恐怕就只有等魔界封印完全解开那天才会回到世间,而魔界封印解开那天,也是人间灵能军队和魔界决战的时刻,自己和申,难道注定只能在战场上相见?

    “何浩,你不要着急。”王寿走过来说道,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王寿俊美的脸上仿佛写着担心两个字,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王寿低声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是从魔界出来的人,我们会帮你寻找魔界的人,只要找到一个,我们就能问出新入口的所在地,甚至让他替你向申带信。”宋强和张磊点点头,也表示一定要帮何浩找到申

    “何浩,我和妃想天回一趟罗刹鬼界。”帝俊鬼大咧咧的说道:“罗刹鬼界一直和魔界有交,或者在那里可以帮你找到线索。”何浩笑笑,把左手伸到帝俊鬼嘴边,想让帝俊鬼咬一口,谁知帝俊鬼仅仅是抓住何浩的手握紧晃晃,低声说道:“你欠我的血,下次再还。”说完,帝俊鬼就和妃想天纵飞上半空,率先离去。而龙虎山长老没有接到张修业命令,也没有阻拦。

    目送帝俊鬼和妃想天离开后,王鹤棠、无问老道等和何浩关系不错的人都上来和何浩打招呼,恭喜何浩重回人世,而那边张修业等人还在紧张的商议着。何浩抽空向张磊问道:“怎么孤雯雯和四不象都不在,他们到那里去了?”

    “四不象去找武吉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张磊皱着眉头答道:“至于孤雯雯,我也正担心她,她从昨天你和孤寒凡比武以后就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孤寒凡和孤君豪,还有那个变化后的二郎神,也不见了踪影。”

    “孤寒凡全经脉尽碎,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何浩沉吟道:“以孤雯雯的格,肯定不会抛下她的亲侄子不管,也许她现在正和孤寒凡在一起。但孤君豪和二郎神也消失不见,这我就担心了。不行,我不能坐视不管。”何浩刚想吩咐守望老和尚带着十几个小和尚到附近寻找孤雯雯下落,洪丹儿忽然摇晃着何浩的胳膊低声道:“臭贼,杨戬师兄来了,他还在对你招手。”

    “在那里?”何浩一楞,向来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二郎神会主动与自己打招呼,这还是自封神之战以来的第一遭。何浩顺着洪丹儿指点的方向看去,还是昨天那副打扮的二郎神果然在人群中对何浩招手,脸上竟然还挂着亲切的微笑,象是有话要对何浩说的模样。何浩好奇心起,低声说道:“过去看看,看他又想耍什么花样。”

    “小心,我和你一起过去。”张磊低声提醒着,与何浩、洪丹儿一起走了过去。见何浩等人过来,二郎神满脸微笑道:“师弟,能不能找一个没有其他人的地方说话?”何浩点点头,几个人一起向外走去,这时何浩的份的法力已经征服了全场,人群潮水般退去,飞快给何浩等人让出一条路来。何浩一行一直走到没有人的主席台一侧,二郎神才停住脚步,弹手使出一个隔音法术,让这里的声音不致传出。

    “恭喜师弟练成九天无极功,这可是我们阐教第一个有人练成这门神功,真是可喜可贺。”二郎神恭维道,二郎神又看看紧倚在何浩上的洪丹儿,又谄媚道:“师弟与师妹天作之合,真乃金玉良缘,令人羡慕。”

    洪丹儿小脸一红,下意识的贴着何浩贴得更紧,何浩则不动声色的与二郎神客,并不主动询问二郎神的真正意图。果然,虚假意的客了几句后,二郎神终于憋不住了,单膝朝何浩跪下,惨声道:“师弟,愚兄以前对不起你,愚兄这向你赔罪了。但是请师弟这次一定要救救我,否则愚兄就没命了。”

    二郎神这番话和举动让何浩、张磊和洪丹儿着实吃了一惊,何浩开始还以为二郎神又想耍什么花招,可看二郎神的神又不太象,何浩这才去扶二郎神,“师兄,你这是做什么,我们都是阐教三代弟子,有什么话尽管直说,为什么要行此大礼?”

    “师弟,如果你不答应帮愚兄这次,愚兄就不起来。”二郎神耍赖的话中已经带上了哭音,这让何浩更是莫名其妙,何浩惊讶道:“师兄,你这究竟是怎么了?你要小弟怎么帮你,你要先说啊。”

    “师弟,请你一定要帮愚兄杀掉孤寒凡!”二郎神哭丧着脸说出一席让何浩目瞪口呆话来,二郎神又补充一句,“当然,这件事还要请师弟和师妹替愚兄保密,千万不要让玉虚宫知道,否则师傅和师祖肯定会剥了我的皮!”

    “杀掉孤寒凡?孤寒凡他怎么了?”何浩越来越糊涂,心说孤寒凡那倒霉蛋从小被张修业培养做九天无极功的引子,现在已经经脉寸断成了废人,怎么看二郎神的神,就象很害怕孤寒凡一样?

    二郎神哭丧着脸答道:“说来都怪愚兄头脑发昏,竟然让他服下……。”不等二郎神说完,主席台上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师傅,你老人家怎么在这里?弟子找你找得好苦。”听到这声音,二郎神居然吓得从地上一跃而起。何浩也大吃一惊,他在练成了九天无极功的况下,竟然有人能藏在他头顶不被发现!这也未免太骇人听闻了——如果那人突施暗算,何浩可也抵挡不住。

    震惊之下,何浩抬头看去,只见孤寒凡白衣胜雪,英俊的脸上似笑非笑,立于主席台上有如一棵苍松,那气势让人心折。孤寒凡向何浩微笑道:“何掌门,别来无恙啊?”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