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第九章 生日噩梦之真相大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被孤寒凡冻进冰块的那一刹那,尽管何浩体四肢丝毫不能动弹,但何浩的头脑还是清醒的,知道自己在人生中最大的危机已经来临,何浩不得不试探着与自己的另一个人格联系。何浩在心中叫喊道:“喂,另一个我,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快出来,否则我们俩都得没命了。”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何浩的呼唤很快有了回音,另一个何浩那宽厚洪亮的声音直接钻进了何浩的脑海里,“难得啊,前几次在梦中我主动找你谈话,你说什么都不肯回答,今天吹的什么风?你竟然愿意和我说话了?”

    “我不愿和你说话,是因为你要对我老婆和朋友不利,所以我不想听你的。”何浩不满的发泄一句,又说道:“少废话了,现在我和你都被孤寒凡冻在冰块里,你要是不想死,就赶快给我想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另一个何浩在何浩脑海中冷笑道:“只能象上次和猿田彦交手那次一样,用我教你的办法把这个体交给我控制,不过现在的孤寒凡可不比猿田彦,你必须把两道封印全部解开,我的力量才能全部发挥出来,才有希望打败孤寒凡。”

    何浩知道另一个自己说的两道封印是什么——这个两个何浩共同的秘密,在何浩上丹田(PS:百会)处,藏有两道法力封印,据另一个何浩说,外面那一道是十八年前那太乙道十七代掌门留下的,里面那一道法力封印的来历另一个何浩则没有说。那天与猿田彦交手时,为了消灭共同的敌人,另一个何浩教给何浩一种特殊的运气方法,暂时冲开了第一道封印,让另一个何浩得以出现,与何浩联手打败猿田彦。但是那第二道法力封印,另一个何浩却千叮嘱万嘱咐何浩不能打开。

    “好,知道了。”何浩不疑有它,顺口答应下来。但何浩毕竟不是傻瓜,刚准备运气时忽然想到什么,又问道:“不对,上一次你为什么不让我解开第二道封印?这次为什么要我冲开了?”何浩越想越是怀疑,厉声问道:“是不是打开了第二道法力封印,我就会永远消失?你就会永远占据我的体?”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这个问题你还不理解吗?”另一个何浩笑道:“为什么还要彼此?这个体让你用了二十三年,难道就能让我用一下?”

    “不行,你这人不可靠。”何浩一口拒绝,“你想杀申我可以理解,但你连张磊都想杀,这点我绝对不会原谅,张磊虽然是魔界三十六天魔之一,可他一心想做一个好人,而且帮了我这么多次,你如果想杀他,我绝对不会把体交给你!”

    “我可以和天败魔化敌为友,携手杀敌。”另一个何浩悠悠道:“还有宋强和王寿,我也可以和他们合作,你如果不想死,就照我说的做。”

    “那申呢?”何浩最关心的人自然是申,另一个何浩不说话了,何浩勃然大怒,“这么说,只要我解开第二道法力封印,你就会永远占据我的体,而且你还会向申下手!既然这样,我宁愿去死也不会让你出来!”

    另一个何浩不说话了,而此刻的冰块外面,申等人已经开始冲击太极两仪阵,而孤寒凡也在步步近何浩。见势万分危急,另一个何浩才沉声说道:“何浩,你知道我们体上的第二道法力封印是谁布下的吗?”何浩一楞,顺口答道:“当然不知道,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另一个何浩冷冷说道:“告诉你吧,是龙虎山长老院中的一百零八名长老合力布下的。”

    “龙虎山长老?为什么?是什么时候布下封印的?”何浩大吃一惊,赶紧问道。另一个何浩沉声说道:“你还记得吗?在你第一次和申见面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也在场?”

    “小四!”何浩惊叫起来,另一个何浩答道:“不错,当时小四已经发现了我们的份,它逃出申的魔掌后,马上联系了龙虎山掌门张修业。那天过后的第三天晚上,你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张修业就带着一百零八名龙虎山长老把我们秘密接上了龙虎山,用心问枪让我觉醒,张修业还想把我们藏在龙虎山,让我们安心修炼,但是被我拒绝了,并且我请龙虎山长老在我上布下了这第二道法力封印。”

    “为什么?”何浩一头的雾水。另一个何浩飞快答道:“因为龙虎山乃是中国灵能界的泰山北斗,不仅魔界盯着龙虎山,还有天下大小门派和外国灵魔界盯着,我藏在龙虎山反而不安全。而且我这么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说到这,另一个何浩又问何浩道:“何浩,你知道我们已经是多少世童男修行了吗?”

    “听别人说,至少是十世童子。”何浩老实的回答了这个丢脸的问题。另一个何浩大笑道:“太少了,太少了,实话对你说吧,我和你是百世处男修行!”另一个何浩的笑声中带上了些许苦涩,“经历了三千年的百世轮回,我们一直守如玉,所以我们的灵血才有那么大的威力。”

    何浩这下子是彻头彻尾的傻眼了,三千年百世轮回老处男——简直比申三千年老处*女还要恐怖!想到这里,何浩惊叫起来,“难道,难道你就是姜子牙的徒弟武吉?!”另一个何浩微笑道:“我知道你早就在怀疑我这个份,现在才肯相信吗?”另一个何浩又补充一句,“其实准确来说,你和我都不是武吉,又都是武吉。”

    “这话怎么讲?”何浩越来越糊涂了,武吉叹息道:“三千年前,我们俩合为一体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武吉。在三千年百世轮回的漫长岁月中,武吉的格渐渐分裂成了两个,武吉的勇敢、坚强、固执和忠诚这些格,加上武吉的责任感形成了一个人格,那就是我;而武吉内心的怯懦、随和、软弱和逆来顺受这些格,加上武吉积累了三千年的**,又形成了另一个人格,那就是你了。所以说,我们既都是武吉,又都不是武吉。而你这个人格一直被武吉积藏在心底,前九十九世的人格都是以我为主,可到了第一百世,你的人格突然爆发出来,变成了以你为主。”

    “难怪申明明怀疑我就是武吉,又不肯相信我是武吉。”何浩渐渐明白武吉的话,申三千年中见到了都是另一个自己,习惯了武吉的一切,在这一世,申反而不敢相信自己就是那个忠诚勇敢、固执坚强和不近女色的武吉了。

    “没时间了,这些话有机会我们再细谈。”武吉对何浩厉声说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早就知道我们的师兄二郎神企图抢走我们因为担负的使命而获得的权利地位,所以他培养了孤寒凡,妄图迁走我们的一切和控制龙虎山乃至天下灵能界!我和张修业将计就计,张修业故意传授孤寒凡龙虎山法术和修行,但他教给孤寒凡的法术中都有精心设计的漏洞,靠着那些漏洞,我可以随时把孤寒凡的法力和修行据为己有,帮助我练成神功,完成我们师傅的教给我们的使命!所以你现在只要把我完全放出来,我就可以轻松制服孤寒凡!”

    “慢着。”何浩想起一件事,又飞快问道:“我听申说过,你因为天赋奇差,三千年里没有学会任何法术,既然这样,你怎么练成神功?”

    “没错,我的天赋奇差,所以练不成什么法术。但是,你的天赋却是奇佳。”武吉微笑道:“从我觉醒以后,我就在龙虎山长老的帮助下,把一法术烙印到了你的脑海中,你不管是吃饭睡觉,还是呼吸行动,无时无刻不在修炼这门神功。经过了十八年,这门上古神功只要再获得孤寒凡的法力和修行,就可以大功告成了!”

    “你比我还卑鄙!”何浩愤怒的在脑海中对武吉竖起中指,嚷嚷道:“那究竟是什么上古神功?有什么用?”

    “那门上古神功的名字叫,九天无极功。练成了这门神功,任何人的法术和招势,我只要看一眼就能使用,威力无比。”武吉淡淡答道:“修炼这门上古神功,需要三个条件,一是修行之人天赋奇高,这点是你的长处。第二个条件要一个同样天赋奇高且法力深厚的人,专门修炼一种特殊的法术喂招,但那个人过后会经脉尽断,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这个替死鬼就是孤寒凡了。”

    “第三个条件最苛刻,也最难挨,是这门神功很少有人能练成的重要原因。”武吉的声音无比苦涩,“那就是修炼这门神功的人,需要是百世童男修行,想不到我们师妹申三千年对我们的追杀,反倒成全了我们。”

    “正因为如此,我才不能放你出去。”何浩还是不肯放弃自己体的控制权,大叫道:“我,不管她以前对我做了什么,我都深深着她!所以我不会让你出去,你一定会杀了申报仇!”恰在这时,申与二郎神交手失利,被二郎神一脚踢中小腹,樱口中鲜血狂喷着远远摔开。何浩动弹不得,仅靠眼角余光瞟到这个形,马上在心底惊叫起来,“仙女姐姐,你没事吧?”

    “看到了吗?那人就是我们的师兄二郎神,你再这么担搁下去,就算你不放我出去,申也会因为你而死在二郎神手下。”武吉深知何浩对申的感,煽动道:“只有你现在放我出去,让我收拾了孤寒凡,二郎神才会死心,你的申才不用死。”

    何浩当然不肯轻易放弃,怒吼道:“少来,就算申不死在二郎神手里,也会死在你的手里!”坚持归坚持,不过何浩又瞟到申挣扎着站起来,又在努力往这边冲,何浩不免焦急万分,决心开始动摇。武吉就藏在何浩脑海里,当然知道何浩的想法,马上煽动道:“好,只要你放我出去,我可以答应你今天不杀申!”

    “今天不杀,不等于今后不对她下毒手!”何浩针锋相对,武吉冷笑道:“你放心,我答应过师傅,只要申不主动找我麻烦,看在师兄妹的份上,我不会去追杀她的。我练成九天无极功以后,申已经不是我的对手,她也不是笨蛋,自然会躲我躲得远远的,这样她就不会死了。”

    被武吉这么一说,何浩的决心动摇得更是厉害,恰在这时,洪丹儿催促孤寒凡赶快向何浩下手,申关心何浩,在上有伤的况下仍然冲向太极两仪阵,而二郎神则死死拦在申面前,并且二郎神背着的手悄悄的握紧又放松,手里已经多了什么。武吉马上叫道:“看到了吗?那是法宝火龙镖,二郎神要向她下杀手了,申抵挡不住的。”

    “仙女姐姐!”何浩在心低狂吼一声,疯狂喊叫道:“好,我放你出去!但你必须答应我,绝对不能杀申!”

    ……

    何浩象一片落叶一般在无边的黑暗里漂落,在何浩的下,是无底的深渊。巨大的睡意袭来,何浩的眼皮渐渐沉重,意识逐渐模糊。何浩知道,自己这一次睡去,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醒过来……

    靠着一丝残留的意识,何浩看到,心问枪渐渐飞上了半空,申终于停止了迈向死亡的脚步,二郎神也收回准备偷袭申的手,吃惊的扭转了头……

    何浩无力的笑了,最后的意识中,何浩忽然想起一首歌,“问世间,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轻轻哼着,何浩昏昏睡去,进入那永远的长眠……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