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第八章 生日噩梦(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呜——!”呜鸣声中,细长黑布包一点一点退去,露出五菱形梅花般的心问枪枪头,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寒光,渐渐从布包中刺出,当长达三米的心问枪完全摆脱黑布包的束缚时,那不知用什么金属打造出七条蛟龙盘缠而成的枪杆,忽然闪现赤、橙、黄、绿、蓝、靛、紫七色光芒,璀璨夺目,灿烂而绚丽。

    “心问枪认主了!”不知是那一个龙虎山弟子大喊了一声,然后不知道多少龙虎山弟子呐喊了起来,“心问枪认主了!武吉先师就在附近!姜太公的长徒武吉先师就在这附近!”虽然这些龙虎山弟子并不知道本应珍藏在上清宫里的心问枪是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但是这些龙虎山弟子却从典籍中清楚的知道心问枪认主的形,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冒充的,疯狂叫喊的人群中,甚至还包括张可可的父母双亲和张刚二派系的不少人。

    “那就是心问枪?武吉先师留下的心问枪认主了?”看到龙虎山弟子疯狂呐喊的模样,全场数千灵能者先后激动起来,纷纷问道:“谁是武吉先师转世?谁是姜太公的长徒?”人群一片大哗,二郎神则脸上变色,赶紧一推洪丹儿,低声说道:“师妹,快让孤寒凡杀了那个贼,否则你的仇就永远没有机会报了!”

    二郎神自己不提醒孤寒凡赶快杀死何浩,却是借洪丹儿的口说出心中所想,并非是没有原因的,何浩的世迷团破解在即,如果二郎神还命令孤寒凡杀死何浩,那二郎神就坐定了残害同门的罪名,这可是在阐教内部是十恶不赦的滔天大罪!但是如果这个命令如果是后台强硬的洪丹儿下达的,那儿郎神就不用担什么干系了。而天真且涉世不深的洪丹儿那猜得到师兄的居心,马上对孤寒凡叫道:“师侄,你的杀母仇人就在眼前,不要再担搁了,夜长梦多啊。”

    “知道!”孤寒凡大吼着答应,孤寒凡也看到心问枪出现的异景,同样担心夜长梦多,再次大吼一声,“妈妈,我给你报仇了!”纵跳起象老鹰一般俯冲而下,冰龙剑凌空刺出,孤寒凡全力一击出的剑气不仅带着本特有的寒风,还带着有质无形的剑芒,体与剑芒所过之处,坚硬的地面支离破碎,声势无二。而何浩还被结结实实的冻在冰中,丝毫动弹不得……

    “何浩!”张可可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同样与何浩深义重的申这次却表现得异常冷静,再没有急着扑上去抢救何浩。与此同时,悬浮在空中的心问枪也突然发出一声清脆的长吟,自动电向何浩,上百名龙虎山长老布置的法力结界在心问枪面前如同不存在一般,毫不迟滞的穿过结界,比之孤寒凡的剑气后发先至刺中困住何浩的巨大冰块,深深的陷入冰中,直接插进何浩的体……

    “乒!”先是孤寒凡的剑气刺在冰块上,继而冰龙剑也刺在何浩体和心问枪上,但孤寒凡马上发现自的法力从冰龙剑上源源不绝的流出,速度越来越快,而孤寒凡还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真气流向的位置竟然是何浩体内,就象何浩的体在吸收自己的力量一样。恐慌万分之下,孤寒凡急忙运起昨夜新学的五气玄天功,想要稳住真气,谁知孤寒凡不运功还好,上下丹田处的真气刚刚催动,真气流向何浩的速度就越快越猛,就象何浩体是一块巨大的磁铁,而孤寒凡的真气则是破碎的铁屑,根本无法与之抗衡,甚至连抛下冰龙剑都做不到。

    “怎么会这样?”孤寒凡大惊下连换了五六种学自龙虎山长老院的上古法术,但每一换一门法术,孤寒凡的真气流失就越迅猛。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和昨天与王寿比武时一样,又有一股柔和而巨大的力量涌入孤寒凡体内,孤寒凡先是一喜,以为传授自己修行法术的龙虎山长老们又在暗中帮助自己了,不过让孤寒凡魂飞魄散的事马上就发生了,那股明显出自龙虎山长老的力量竟然不是帮助孤寒凡摆脱何浩,反而是把孤寒凡的真气完全向何浩体内……

    在真气完全丧失那一刹那,孤寒凡透过透明的冰壁清楚的看到——被冻结在冰块中的何浩,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得意的微笑。那微笑中的得意让孤寒凡突然明白了什么!孤寒凡心道:“张可可已经明白指出我是二郎神派到龙虎山的卧底,目的是谋取控制龙虎山,将龙虎山并入二郎神派,难道张修业真那么傻?会不相信他独孙女的话?甚至连一点怀疑都没有表露?莫非,龙虎山传授自己法术和修行,尽心尽力的培养我,就是为了今天……?”

    “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大爆炸声响彻天际,直径达五米以上的巨大冰块炸得粉碎,在难以想象的爆炸冲击波面前,冰龙剑轰然粉碎,全法力尽去孤寒凡象断线风筝一样被抛上半空,太极两仪阵的法力结界也轰然倒塌,让孤寒凡的体摔出数百米外。冲击波余势未消,将比武场四周的观众吹得东倒西歪,地面如地震般炸出无数裂缝!

    场中巨变如斯,全场诸人无不惊诧万分,再仔细看去时,只见尘土飞扬中,翻腾的火焰冲天而起,何浩手持心问枪威风凛凛立于火焰中,面容刚毅,威武几似天神下凡,缓缓说道:“我回来了。”

    “你,你是那个何浩?”张可可尽管已经猜到事关键,但心中狂喜还是忍不住求证道;“你是发高烧时的何浩?还是平时的何浩?”

    “我是发高烧时的何浩,还有一个名字叫,武吉。”武吉看着张可可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温柔,柔声道:“可可,这些年辛苦你了,我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张可可小脸上肌抽搐,朝思暮想的心愿达成之时,反而怀疑自己在梦中。但张可可还是张开了双臂,跌跌撞撞的踏着被爆炸破坏的地面扑向武吉,谁知又有一个激动万分的声音传来,“师兄!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小四不知何时已经变回原形,哭喊着与张可可同时飞扑进武吉怀里,边哭边喊道:“恭喜师兄,终于借何浩的体和孤寒凡的力量练成了神功,这次主人的使命完成有望了!”

    武吉泪盈眶,张开双臂同时抱住张可可和小四,左手拍拍小四长着金角的额头,哽咽道:“小四,你辛苦了。”武吉又扭头向右,在张可可被泪水弄得一蹋模糊的小脸上轻轻一吻,温柔道:“可可,我答应你一定会回来的,现在我做到了。”

    “何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张可可还是习惯的把武吉叫做何浩,张可可流着欢喜的泪水问道:“你就是武吉?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还有,小四刚才说何浩和孤寒凡帮你练成了神功?是什么神功?何浩和孤寒凡是怎么帮你的?”

    “可可,这个问题,让爷爷来回答你吧。”一个苍老而慈祥的声音传进张可可的耳中,张可可扭头看去,马上惊叫道:“爷爷,你怎么出关了?五叔,七叔,你们怎么也来了?”其他龙虎山弟子也纷纷惊叫,“掌门!掌门!”不知在何时,比武场中已经多出了三人,一个鹤发童颜的老道,穿着血一般鲜红的道袍,正是张可可的亲爷爷——龙虎山正牌掌门张修业!还有两名中年道士,却是张可可的五师叔张平五和七师叔张霄七。戴着眼睛、一脸学者气质的张平五还微笑走近武吉,象老朋友一样与武吉重重对击一掌。

    “五叔,何浩,你们认识?”张可可敏感的发现张平五与何浩的关系不一般。武吉微笑答道:“你的五叔,是我和何浩在大学的导师。”经武吉提醒,张可可这才想起一件事——五年前,张平五被张修业派出门派公干,没有人知道张平五是去做什么,但张平五一走就是四年,直到去年七月才返回龙虎山,时间上与何浩的大学学业正好吻合!

    “五叔,难道你和爷爷五年前就知道何浩的真正份?”张可可颤抖着问道。张平五微笑着点头,回答道:“岂止是五年前知道?你这丫头刚出生没有多久的时候,我和你爷爷就知道这件事了。”姜子牙的灵兽小四嬉皮笑脸补充一句,“可可姑娘,是我告诉你爷爷和你五叔的。”

    张平五和小四此言一出,张修业门下其他七名六十五代弟子面面相窥,都隐隐约约生出一个念头——上老爷子的大当了。张行三夫妇震惊过后马上喜形于色,都在心中说虽然被老爷子摆了一大道,但最终获益的还是自己夫妻俩和龙虎山!和满心欢喜张行三夫妇不同,二郎神则面如死灰,心说,自己太小看这个师弟和龙虎山掌门老狐狸,自己费尽心机培养的孤寒凡,甚至冒充魔界妖魔袭击人类灵能者,制造出组建人间灵能部队的契机,不过是为这师弟和老狐狸张修业做了嫁衣!

    事到了这一步,张可可心中的不少迷团顿时或然而解,但张可可马上扑上去揪张修业的白胡子,气鼓鼓的叫喊道:“坏爷爷,坏蛋爷爷,怪不得当初我要一个人留在上海,你竟然强行命令我爸爸妈妈答应,怪不得那天你会在电话里答应,让我代替爸爸去雅易安超市除魔,原来我和何浩认识,是你早就计划好的!”

    “可可,这事你还怪爷爷,可真没有良心。”张修业笑眯眯的表象老狐狸一样诈,刚想再调侃独孙女几句。天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尖锐的叫喊声,“张修业,师兄,你们一老一小两条老狐狸,把我耍得好苦。”张可可抬头看去,只见变回了本容貌的申骑着黑点虎飞在半空,左手拿混元金斗,右手拿惊雷鞭,美丽的大眼睛瞪着武吉几乎是象在喷火,又带着无尽的凄苦。

    “呵呵呵呵。”申俏丽的脸庞上肌扭曲抽搐,发出一阵比哭还难听的冷笑,向武吉狠狠道:“师兄,你躲了我三千年,今天,你终于敢当着我露面了。”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