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第一章 老娘敢杀你之无奈混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一点四十九分,慕容潇湘刚被无耻的何浩到担任揭露潜入龙虎山的西方妖魔的主持人位置,七皈喇叭就被龙虎山长老‘保护’着赶到现场,见到龙虎山长老对待七皈喇叭的态度和表,慕容潇湘不由一楞,一种不详的预感浮上心头。

    慕容潇湘的直觉丝毫没错,七皈喇叭刚到现场,就脸红脖子粗的对代理龙虎山掌门的张余一张牙舞爪的咆哮开了,“张道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让贵派长老胁持小僧到这里?你这是歧视少数民族!你这是歧视密宗黄教!你这是歧视佛门弟子!小僧回到西藏一定向活佛禀明此事,一切后果全部由你们承担!”

    “七皈大师不要动怒,这事不能怪我。”张余一指着那边的何浩说道:“这件事请你去问多林派的何掌门,他会向你解释的。”虽然何浩悄悄向张余一透露了七皈喇叭就是五代血族的秘密,但张余一并没有完全相信何浩的话,只是迫于张修业命令他配合何浩的一切行动才指挥龙虎山长老把七皈喇叭押到这里。现在七皈喇叭提出抗议,张余一当然要推卸责任了。

    “何浩?!”七皈喇叭心中一惊,那边站在通灵阵旁的何浩则象没听到张余一的话一样,看都不看七皈喇叭一眼。事到了这个地步,在场的人还不明白何浩所说的五代血族嫌疑人,也只有瞎子和傻子了,虽说如今还没有证据,旁边的人还是不自的离七皈喇叭远点,给七皈喇叭和何浩之间空出一条路来。而二郎神心中大叫不妙,心知借佛界之手杀害何浩的计划可能又成了泡影。

    这时,何浩忽然扭过头来,朝七皈喇叭招招手,七皈喇叭不知道何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下意识的朝何浩走过去。当七皈喇叭走到何浩面前时,何浩突然开口道:“该隐·亚当的五代嫡孙,乌特雷德·亚当先生,不用演戏了,你不是中国人,所以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不会优待你。”何浩的话声音虽然不大,但鸦雀无声的现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在七皈喇叭耳朵里更是有若雷鸣,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哈哈哈哈。”七皈喇叭突然放声大笑,“何施主,你在说些什么?小僧怎么听不懂?小僧的法号是七皈,不是什么亚当。”

    “吸血鬼先生,你听得懂!”何浩大喝道:“你的幕后主使就是该隐·亚当,而且西方神界得知你的目标是中国后,并没有出面干涉,反而有部分人在暗中支持你!真正的七皈喇叭已经被你杀害,你变化成七皈喇叭的模样潜入龙虎山,目的是夺取中国灵能军队的领导权,挑拨中国的道、阐、截和佛教内战,等中国灵能界的元气大伤的时候,你们就可以趁火打劫了!”

    “你,你胡说八道!”七皈喇叭惊讶得不知如何是好,他的真正份和目的不要说在中国,在西方魔界都是机密,但何浩竟然说得**不离十,而且连西方神界有部分人也在暗中支持自己的事何浩居然也知道。震惊归震惊,七皈喇叭还是勉强狡辩道:“你这是诋毁,你有什么证据?你分明是怕和我在比武场上角手,所以故意污蔑我。你,你拿出证据来……。”

    “要证据?容易。”何浩指着通灵阵中的慕容潇湘冷笑道:“看到了吗?被你杀害的七皈大师的同门手足慕容大师,为了揭穿你的真面目,已经准备用通灵术召来真正的七皈大师的灵魂,为七皈大师报仇雪恨!过了这会,我们将在慕容大师的率领下,把你这只吸血鬼碎尸万段!”

    “慕容潇湘,你!”七皈喇叭误以为慕容潇湘是针对自己的幕后主使,肺差点没气炸了,冲慕容潇湘大吼起来/不等慕容潇湘解释,何浩又凑到七皈喇叭耳朵边,飞快的低声说道:“想知道我是怎么查到你来历的吗?反正你马上就得没命了,告诉你也无妨——佛界在你们西方神界有卧底!明白了吗?”

    何浩的话对七皈喇叭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因为七皈喇叭清楚的知道,在西方神界中并没有一张东方人面孔,全是东方人的道家自然不可能在西方神界潜伏有间谍,而慕容潇湘的后台印度佛界的弟子则是鱼龙混杂,黄种人白种人甚至黑人比比皆是,是最有可能在西方神界潜伏有间谍的。想到这里,七皈喇叭更加坚信慕容潇湘是为了替真正的七皈喇叭报仇而设计针对自己,对慕容潇湘的恨意更增。

    “七皈大师,我……。”慕容潇湘此刻已经明白何浩的全部用意,但苦于慕容潇湘自己上也肩负着和假七皈喇叭一样的使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向假七皈喇叭解释乃至做交易,急得满头大汗,不知该怎么解释自己不是主使人。而何浩根本不给慕容潇湘解释的时间,忽然拍拍了手,“好,人已经到齐,我们可以有请关键证人了。”

    众目睽睽下,佛门密宗弟子都琥喇叭与多林派护法妃想天一男一女,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走进通灵阵。不等惊异万分的七皈喇叭说话,都琥喇叭先向众人大声说道:“各位佛家同门,各位道友,我都琥喇叭和六名师弟都可以做证,六天前我们密宗弟子离开布达拉宫以后,我们的二师兄七皈喇叭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生活习惯、饮食习惯、说话习惯和以前截然不同!只是我们没想到真正的二师兄已经被妖魔杀害,已经变成了西方妖魔!”

    说着,都琥喇叭又拿出一串佛珠,高声叫道:“为了帮助慕容大师查出真相,小僧特意找来真正的七皈二师兄佩带了十余年的佛珠,作为灵媒帮助慕容大师与真正的二师兄通灵,揭穿这名西方妖魔的真面目。”都琥喇叭刚说完,妃想天就把那串佛珠抛给木制法台上的守望老和尚,对慕容潇湘吃吃笑道:“慕容大师,按你老的吩咐,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我没吩咐……。”又气又急的慕容潇湘刚想辩解不是自己的指使,妃想天已经抛下都琥喇叭急速退出了通灵阵,而台上的守望老和尚大叫一声,“慕容大师,我们可以开始了。”同样得到何浩事先指点的守望老和尚仍然不给慕容潇湘任何解释机会,马上合掌念道:“波若波罗密……。”法台上红色的烛火立即转变为惨绿色。

    “马上出面阻止。”二郎神的手肘拐一下孤寒凡,厉声命令道:“否则慕容潇湘和七皈喇叭就要开始大火并,给那小瘪三捡大便宜了。”

    “明白。”孤寒凡答应一声,刚要站出去鸡蛋里挑骨头胡搅蛮缠打乱何浩的布置,谁知那七皈喇叭已经狂吼一声飞上前,只一爪就抓住被妃想天利用完后抛弃、还没来得及逃出通灵阵的都琥喇叭,一口咬在都琥喇叭的颈部动脉,在众人的惊呼和场中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都琥喇叭肥胖的体急速收缩,眨眼间就变成一具干尸!待七皈喇叭抛下都琥喇叭的尸体,嘴中已经多了一对雪白的獠牙。

    “白痴!”七皈喇叭气急败坏中在事还有挽回机会下主动暴露份,二郎神懊恼得破口大骂。那边张余一却丝毫不敢怠慢,马上大吼道:“各位长老,布太级两仪阵!”上百名龙虎山长老飞进场中,各踩罡步施展法力在通灵台附近布下一个有质无形的法力结界,把七皈喇叭包围在结界中,堵住了七皈喇叭的所有逃跑路线。而同样来不及逃出的慕容潇湘和守望老和尚也被困在了阵中,与七皈喇叭困在一起。

    七皈喇叭这么沉不住气,同样出乎何浩和守望老和尚的预料,俩师徒同时急得大叫,“等等,我还没出去!”“等等,我徒弟还没出来!”但上天开眼,这对狼狈为的师徒叫喊声完全被埋藏在数千人的惊叫和嘈杂声中,几乎没有人听到,更没有龙虎山长老网开一面,放守望老和尚逃出来。

    “呜呜呜务!”七皈喇叭、不,应该是五代血族乌特雷德·亚当怪叫连连,三下两下扯破上红色的喇叭服,露出一黑色的燕尾服,同时乌特雷德·亚当脸庞也急疾变化,迅速变成一张标准的西方美男子面孔。乌特雷德·亚当怪叫道:“慕容潇湘你这混蛋!今天我不杀你,就不配做该隐·亚当的子孙!”

    “你误会了!”事演变成这样,慕容潇湘差点没哭出来。但乌特雷德·亚当根本不理会他的辩解,燕尾服一展,脊背上生出一对蝙蝠翅膀,象一只大蝙蝠一样飞扑慕容潇湘,一双手有如鬼爪,爪爪不离慕容潇湘的咽喉。慕容潇湘被无奈,只得念起咒语催动地面草叶生长,化为武器抵挡乌特雷德·亚当的狂攻,一场顶级恶斗就此展开。

    太极两仪阵中,乌特雷德·亚当的鬼爪如风无坚不摧,抓到那里不是尘土四溅就是沙石横飞,象一只大蝙蝠一般在阵中穿梭不息,形快似闪电令人眼花缭乱,实力稍低的灵能者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实力低微如张可可、朱佳丽之辈更是看得头晕眼花,恶心呕。而慕容潇湘在连续被乌特雷德·亚当抓住数爪后,也被迫拿出真正实力,恶斗间突然展开外衣露出**的膛,万道金光从出,金光刺得场外的灵能者双眼剧疼视物不清,更将乌特雷德·亚当开,慕容潇湘乘机从口扯出一串佛珠,将佛珠电而出,佛珠迎风化为闪电,不断落到乌特雷德·亚当上,少许佛珠打在太极两仪阵结界上,激起震天动地的雷鸣声。虽然吃了些小亏,乌特雷德·亚当却丝毫不肯示弱,张口吐出一股鲜艳异常的鲜血,沾到佛珠佛珠立即熔化,少许鲜血落到慕容潇湘上,旋即皮销融焦臭刺鼻,慕容潇湘马上发出杀猪般的嚎叫,狼狈不堪的躲闪。

    慕容潇湘和乌特雷德·亚当各施其能打得火朝天,雷电声轰鸣闪电摄目,土石乱飞有如天崩地裂,靠着太极两仪阵的保护,场外的灵能者还不至于遭鱼池之殃。只是苦了来不及逃走的守望老和尚,不一刻就连连被误伤,被炸得满脸焦黑头破血流,好不容易连滚带爬的冲到场边,锤打着有质无形厚达两米的太极两仪阵法力结界号啕着向何浩求救,“师傅!师傅!师傅救我!”

    “住!给我住!我这就救你!”何浩也急得满头大汗,忙去冲布阵的龙虎山长老恳求道:“各位前辈,你们松开一条缝让我徒弟出来,我就这么一个徒弟,可别让他挂了!”但那些龙虎山长老念咒运功甚急,没有一个人回答何浩。

    “何浩,你准备拉你徒弟出来,我安排撤出一条缝隙!”张余一叫道。何浩感谢一声冲到结界旁边,随时准备拉守望老和尚逃出来,后面张磊和申怕他出意外,张磊拉住了何浩的左手,申拉住了何浩的腰带。那边张余一大叫道:“准备!撤!”张余一话音刚落,何浩只觉得面前的法力结界忽然一空,随即拉住了号哭不止的守望老和尚右手,何浩正暗暗欢喜间,无意间看到自己的左手,马上吓得惨叫起来,“张磊,你这笨蛋,怎么没戴手就拉我?”

    “糟糕,我忘记了!刚才我画通灵阵时脱了手!”张磊惊叫着松开了手——不过时间已经晚了,何浩被申拉住的皮带“啪”的一声自动断裂,偏偏守望老和尚又拉着何浩的手想爬出来,一个用力过大自己没爬出去,反而把何浩拉进了太极两仪阵的结界中!“何浩,快逃出来。”申惊叫着又去拉何浩,那边乌特雷德·亚当闪电般扑过来,一口毒血喷出,“你这同谋,一起死!”龙虎山长老怕毒血溅到外面,被迫关闭那个直径不足一米的缺口,何浩和守望老和尚便双双困在了阵中。

    “妈的,没办法,只有开打了!”何浩无法逃脱,就地一滚躲开毒血,大吼着召唤怪鞭和怪旗,好在事前何浩怕出万一,提前服下了**一举成功,还从张牟九和扬宇之那里弄来不少五雷符,靠着法宝强劲,勉强招架住乌特雷德·亚当狂风骤雨般的攻击。那边慕容潇湘恼恨何浩设计陷害自己,也是加入战团。三人在阵中倏分修合,或是何浩和乌特雷德·亚当格挡数招,或是何浩和慕容潇湘鞭珠连撞,再或是乌特雷德·亚当和慕容潇湘互相掐脖子挖眼珠,时不时守望老和尚也壮起胆子替何浩挡上几招,虽然他的实力低微又没有称手的法宝无法伤敌,好歹也替何浩多少减轻了一些压力,又幸在何浩时有时无的体术此刻有如神助般出现,变幻莫测的法宝加上超级法宝。在混战中竟然丝毫落下风。一场混战只杀得天昏地暗,把外边申和张磊等人急得直跳脚,而二郎神、张刚二和洪丹儿等人则眉飞色舞,只盼慕容潇湘或者乌特雷德·亚当一掌劈死讨厌的何浩。

    嗖嗖嗖三声,慕容潇湘忽然连发三枚佛珠打向守望老和尚,何浩赶紧用怪旗掩护徒弟,挡住两颗第三颗却打在守望老和尚脚下,把守望老和尚震得凌空飞起远远摔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死活。何浩惊叫着冲过去查看徒弟死活,慕容潇湘乘机对乌特雷德·亚当叫道:“西方的,我们的帐一会再算,先联手杀掉我们共同的绊脚石何浩如何?”

    “OK!”乌特雷德·亚当也知道在西方魔界计划中何浩的危险程度,答应一声扇动翅膀飞上半空,蝙蝠翅膀下飞出无数黑色羽毛电何浩。而慕容潇湘扯开上衣,前一道形如佛像的金光出,比之黑色羽毛后发先至直扑何浩。可怜何浩的那面怪旗仅能防御音速攻击,那里招架得住慕容潇湘这光速攻击,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全起火,紧接着乌特雷德·亚当的黑色羽毛也落到何浩上,无数道细细的血线从何浩上喷而出,大半落到滴在守望老和尚上。

    “何浩!”申和朱佳丽同时惊叫起来,张可可则是直接晕在母亲怀里。申紧张得俏脸发白,急得硬闯太极两仪阵,但结界上蕴含的力量远在申想象之上,申体撞出了淤青都冲不进去。那边张余一也急得大喊,“各位长老,快撤阵!撤阵!让我们救人!”一名龙虎山长老回头吼道:“你以为太级两仪阵说撤就撤吗?起码要一分钟时间!”

    “哇哈哈哈哈——!”见慕容潇湘和乌特雷德·亚当又双双扑向何浩,洪丹儿和孤氏父子乐得哈哈大笑,洪丹儿手都拍肿了都没有发现疼痛。而当事人何浩自己干脆在心中哀叹道:“我完了。”

    “笨蛋,你忘记我了吗?”一个细细的声音突然飘进何浩的耳朵,何浩如遭雷击,这才想起自己的布置中还有最关键的一步。想到这里,何浩上不知从那里冒出来一股力气,从地面上一跃而起,撒腿亡命冲向……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