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第十章 绝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何浩将三颗**塞进口中,大步进场站到洪丹儿对面,担任这场万众瞩目比武的裁判是一名武当道士,但并不是上次何浩和猿田彦那场比武的裁判——而是张可可母亲沈芝茹的亲弟弟沈辰元。当双方各自站好后,沈辰元说道:“三十二强淘汰赛限时三十分钟,倒地十秒、体出界和口头认输均可决出胜负,明白了吗?”见何浩和洪丹儿一起点头,沈辰元立即宣布道:“比武开始。”

    “呼。”洪丹儿手捏指诀,口中快速咏唱咒语,比武场四周火焰翻腾而起,形成一个直径近三十米的圈形火海将比武场包围,直接断绝了何浩所有的逃跑道路,得何浩赶紧向前窜出几步,避开烈焰的炙。洪丹儿又翻手拿出青色的四海瓶和一个暗红的玉壶,对着何浩狞笑道:“臭贼,我已经准备好了,拿出你的法宝吧。”

    何浩伸手进兜,洪丹儿马上举起四海瓶,严防何浩偷袭,谁知何浩掏出的是一张叠成鸡心形的纸,纸上还用红墨水写着什么。场外的张磊马上对申低声说道:“大小姐,何浩一会说的话,你千万不要生气,他是在骗那个疯丫头。”果不其然,何浩在场中低声下气的说道:“洪姑娘,在动手杀我之前,你能不能听我说几句话?”

    “臭贼,有什么遗言快交代。”洪丹儿稳胜券,当然不会介意听听何浩临死前的哀求——当作一种娱乐也未尝不可。谁知何浩得到洪丹儿许后,做出让所有观众和洪丹儿目瞪口呆的事——单膝对洪丹儿跪下,深款款的高声叫道:“洪丹儿姑娘,你太美了,真是闭月羞花落雁沉鱼美艳绝伦艳绝千秋倾城倾国螓首蛾眉目若秋水肤若凝脂气似幽兰乌珠顾盼朱唇素手回眸生花……,回眸一笑步生花!”

    “咳咳。”虽然花痴何浩不知道是第几次向女人求,但一连串麻无比的赞美词还是说得何浩自己都害臊,差点一口气转不上来命丧当场,而天下女人就是这样,你夸奖她美丽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她心里是舒服的,尤其对申那些冷酷惯了没人敢夸奖的老处*女和洪丹儿这样虚荣心极强的女人,更见奇效。刚才还杀气腾腾的洪丹儿听到这些赞美的词语,小脸上的杀气逐渐消失,两团红晕悄悄爬上白皙的脸颊,对何浩的敌意大消。

    “洪姑娘,你实在太美了,请你嫁给我吧。”何浩当初用来对付申的绝招故计重施,高声向洪丹儿求婚,果然打了正陶醉中的洪丹儿一个措手不及,本就红晕的脸蛋更是红到了脖子根,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好。而申在场外咬牙切齿——当初何浩就是用这招骗得申不忍心杀他的。

    何浩双手那张纸高举,声泪俱下道:“洪姑娘,自从第一次知道你是女人以后,我就深深的上了你,朝思暮想,茶饭不思,皆因为伊而颠倒!昨天晚上,我的感爆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用自己的鲜血写下了一封血书,借此表达我的感,请洪姑娘一定要看这封血书,否则我死不瞑目!”

    “这,这,我还小。”洪丹儿满面通红,惊慌得象一头受伤的小鹿,说什么都不敢去接那封血书。而何浩站起来泪流满面的走近洪丹儿,口口声声道:“洪姑娘,请你一定要看看,我知道你不会看上我这卑微的追求者,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心迹,我的痴心,我的真心……。”何浩步步进,洪丹儿则下意识连连后退,红着脸连看都不敢看那封信一眼。

    “师叔,小心!”当何浩走近洪丹儿三步之内时,场外吃过何浩谋诡计大亏的孤寒凡忽然扯开喉咙大叫,可惜为时已晚,何浩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接近洪丹儿,右手立即斜挥劈下,暗运体内无名气召唤出怪鞭,直砸洪丹儿手中的四海瓶——场外马上响起一片鄙夷声。而洪丹儿经孤寒凡提醒已有准备,虽然措手不及却也及时抬手躲开四海评被砸毁的厄运,何浩的怪鞭只是抽在她的腰上,疼得小丫头眼泪都流了出来。

    “卑鄙,无耻,男人之耻!”场外的年轻男子一片叫骂声,痛斥何浩的无耻行为,而年轻少女则表示汲取教训,今后再不相信男人的甜言蜜语,引洪丹儿为戒。总之何浩为这一鞭付出了惨痛代价,绝大部分人都在这一刻站在了洪丹儿一边,高呼洪丹儿加油和指责何浩,希望洪丹儿打败何浩。面对这一边倒的呼喊声,包括申和张磊等人都脸上无光,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疯丫头,把解药和法宝交出来!”场中的何浩可不管众人的叫骂,怪鞭不断狂抽洪丹儿的四海瓶,只要先打碎这专抢别人法宝的缺德法宝,何浩才能在怪旗保护下立于不败之地。而洪丹儿也明白这个道理,可又苦于不擅长体术和被何浩近难以施展法宝,只能狼狈闪躲宁可挨何浩几鞭,也不敢用四海瓶去碰那根怪鞭,转眼间就挨了不知多少鞭,疼得哇哇惨叫,一不留神还被何浩在她脸上抽了一鞭,留下一条又长又粗的血痕。

    “师叔,往火里跑。”场外孤寒凡大声提醒道,此刻洪丹儿步下的火圈已经蔓延到了比武场内,洪丹儿只要捻着避火诀逃进火海,何浩就拿她无可奈何。一语惊醒梦中人,洪丹儿拼着挨上一鞭逃进火海,何浩去追时被烈火烧焦了头发,只得退开,洪丹儿才有了喘息之机。只是洪丹儿刚才狼狈逃命加之火焰翻腾视物模糊,没有留心比武场上边界线,她的一只脚踩在比武场外!

    “裁判,洪丹儿出界了!”张磊眼尖,看到洪丹儿出界马上大叫,洪丹儿经张磊提醒赶紧收脚,多林派的守望老和尚带着小和尚立即鼓噪道:“裁判,洪丹儿收脚了,她刚才出界了,我们多林派赢了。”

    “没有出界,继续比武。”担任裁判的沈芝茹亲弟弟沈辰元一口否定洪丹儿已经出界失败,示意比武继续,多林派上下无不暴跳如雷,高声抗议裁判不公。可惜刚才洪丹儿是在火中出界,火焰翻腾扭曲中看到她出界的人不多,声援多林派的人并不多,而已经放弃何浩选择了二郎神的组委会自然不会搭理这些叫喊。

    “臭贼,不要脸,好疼啊。”洪丹儿在火海中摸着伤口哭骂,而何浩知道一旦让她缓过气来自己就死无葬之地,顾不得和裁判辩论洪丹儿是否出界,劈手将怪鞭抛在半空,怪鞭上立即风雷声起,何浩手指画动,指挥怪鞭飞打洪丹儿,可怜洪丹儿仍然没有机会祭起她的众多法宝,仍然被怪鞭打得抱头鼠窜,说什么都腾不出手来。

    “啊,啊,疼,好疼啊。”洪丹儿高声惨叫,无比后悔刚才给何浩与自己近的机会,气愤中一不留神,洪丹儿被怪鞭结结实实的抽中背心,脊椎骨险些被抽断,疼得洪丹儿单膝跪倒在比武场边线上,何浩暗喜,右手狂挥想要一鞭将洪丹儿抽出界,谁知手到中途忽然剧疼抽搐,无力的垂下,何浩仔细看去,发现自己的右手肘部麻筋处已经插上一支闪亮的金针!

    “组委会,裁判偷袭何浩!”张磊勃然大怒,冲主席台上大吼。刚才何浩本已取得了绝对优势,只消一击即可取胜,可是在何浩挥出致胜一鞭时,担任裁判的沈辰元竟然用一支金针中何浩的右手肘部麻筋,导致何浩功败垂成。张磊的怒吼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已经被二郎神下足烂药的组委会对他的叫喊充耳不闻,一个个面无表,仿若不知不觉。

    “混帐!何浩,别打了!”张磊大怒中想冲进比武场救出何浩,但张磊形刚动,一名戴着斗笠的龙虎山道士就出现在他面前,挥手一拳快捷无比,重重击在张磊小腹上,在天魔中实力排名前十的张磊竟被打昏,软瘫在地上。旁边申大吃一惊,刚想动手那龙虎山道士却忽然扭头对她一笑,申的动作便就此定住。那龙虎山道士冷笑一声,“师妹,你不是我的对手。”大步走回龙虎山行列中,而申竟然不敢去追。

    “何浩,不要比了,快逃出来!”宋强放声大吼,刚才宋强虽然没看清那龙虎山道士的模样,却从申震惊的表中猜出那人是谁。知不妙的宋强顾不得自己的梦想和计划,立即劝何浩放弃比武。但何浩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别无选择,咬牙拔出那根金针,挥手又催使怪鞭去抽洪丹儿,可惜被这么一耽搁,何浩已经失去了优势,缓过气来的洪丹儿打开四海瓶,一道青光立即将那怪鞭吸进瓶中。

    “臭贼,现在该我了。”洪丹儿擦去脸上疼出来的眼泪,又打开那只暗红色的玉壶,玉壶刚刚打开,万只火鸦立即飞腾而出,口内喷火,翅上生烟,刹那间将比武场完全笼罩,当真是油门上飘丝,胜似那老君开炉。那沈辰元早就逃出火海了,可怜**凡胎的何浩逃又不敢逃出场,走投无路,那里当得起这么多火鸦焚烧,只烧得须发生烟满地打滚,哭爹叫娘起来。

    “臭贼,尝到我厉害了吗?还有更狠的!”洪丹儿想起何浩刚才的偷袭和追打咬牙切齿,一狠心又从四海瓶中取出一只火轮,劈手丢到空中,五条火龙凭空出现,驮着那火轮在半空中滚动,无尽的力和火流倾泄而下,将本就象火焰地狱的比武场变成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炉。总算何浩及时使出怪旗护住体,才没在瞬间被发狂的洪丹儿烧成灰烬。饶是如此,何浩仍然赶到酷难耐,就象在一个密封的桑拿室中一样,连呼吸都困难。

    “快逃出来!快逃出来!”申、宋强、王寿、张可可和多林寺的大小和尚一起高喊,朱佳丽则直接昏了过去。此刻何浩也是意气尽消,只想拔足逃走,但何浩的眼角瞟见了昏迷在地上的朱佳丽,又咬牙握紧那封血信——何浩用大量鲜血换来的唯一一张龙虎山五雷符,就藏在那封血信中!

    “臭贼,最后的保命法宝也拿出来了?”洪丹儿嚷嚷着打开四海瓶,要把何浩最后的救命法宝也吸走,场外装扮成龙虎山道士的二郎神马上高叫道:“师妹别慌,先拿他的灵血!”在二郎神的计划中,要想壮大自己的势力,最离不开大量的强力法宝,可是从鸿钧老祖开头,道阐截三教教弟子的规矩向来是师傅必须留一手,最强的法宝一般是不轻易给弟子的,所以二郎神只好打上了何浩灵血的主意,只有取得何浩的灵血,才能制造出大量的顶级法宝。

    “洪姑娘,我错了!”何浩早就猜到二郎神和洪丹儿在打自己灵血的主意,二话不说对着洪丹儿双膝跪在火海中,左手执旗护住体,右手狂扇自己的嘴巴,哭喊道:“天下最美的洪仙子,你老人家大人大量,慈悲为怀,就饶过小的这一次吧。洪仙子你如果要我的灵血,要多少给多少,小的绝对不敢反抗!”

    “洪仙子,饶命啊,饶命啊!”何浩失声痛哭的凄惨模样,仿佛连铁石心肠的人都能打动,只是洪丹儿刚才才吃了他的大亏,那里还会上当?洪丹儿先是劈手甩出捆龙索将何浩捆住,这才走近何浩,抓起何浩被烧焦许多的头发,一通耳光扇得何浩口鼻出血,满脸红肿,边打边骂,“臭贼,我叫你抢我的内衣,我叫你打伤我的师侄,我叫你偷袭我,臭贼!”

    “洪仙子饶命啊,小的错了。”何浩放声大哭着求饶,同时活动右手,为手腕争取一些活动空间,还好,捆龙索只是把何浩的小臂捆住,右手手腕还能自由活动,那封藏着五雷符的血信也还在手心。何浩知道机会稍纵即逝,立即挣扎着给洪丹儿磕头向张磊发出暗号,场外被多林寺大小和尚救醒的张磊马上劈手打出一记爆裂气弹,落到观众密集的人群中,爆炸声和惊叫声顿时响彻云霄。

    “青雷赤气,霹雳符同,急急如律令。”乘洪丹儿被场外的爆炸分心的一刹那,何浩高声唱出现学现买的龙虎山咒语,转将那封血书重重贴在洪丹儿上,血书中的符纸被咒语言催动,贴即炸!

    “轰隆!”被何浩鲜血浸透的符纸展现出巨大的威力,比武场上出现一个直径数米的大坑,面朝下跪着的何浩被炸得一个嘴啃泥,嘴唇都被牙齿划破,全骨头断裂一般剧痛。而站着的洪丹儿更惨,体象断线风筝一样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抛出老远,重重摔在比武场外数米处,半天爬不起来!

    “我们龙虎山的法术!”几乎所有龙虎山的道士都在惊叫,而张行三夫妇的第一反应是何浩的法术是向他们的宝贝女儿学的,不过当他们把责怪的目光投向女儿时,却发现他们的独生女儿也在惊叫,“龙虎山法术?何浩向谁学的?”

    何浩在极端不利的况下反败为胜,将洪丹儿炸出比武场,全场鸦雀无声,静等裁判的裁决,何浩也满脸是血的努力抬起头来,当何浩看到洪丹儿已经摔出线外数米时,痛苦的面孔上顿时流露出一丝笑容,喃喃道:“佳丽,我赢了,我马上就能拿解药来救你了。”

    “没有出场,比武继续。”担任裁判的沈辰元就象没看到洪丹儿已经摔出线外三米一样,作出了继续比武的决定。他的裁决自然招来一阵怒吼和臭骂,但沈辰元依然维持原先的判决不变,并示意洪丹儿进场继续比武。

    “臭贼,原来你会法术。”洪丹儿骂骂咧咧的站起来冲进场中,气昏了头的洪丹儿完全忘记了和二郎神的约定,冲到何浩边一把抢过何浩的救命怪旗,失去了怪旗保护的何浩在火海中立即全衣发尽燃,疼得何浩满地打滚,惨叫连连。

    “何浩!”申和张磊等多林寺诸人再也控制不住,个个往比武场中冲,而二郎神早带着张刚儿派系拦住,两帮人恶斗在一起,人数居少又失去法宝的申等人怎么也冲不过去。

    “哈哈哈哈,臭贼,知道姑***厉害了吗?”洪丹儿发声大笑,但洪丹儿的大笑忽然打住,因为洪丹儿发现,何浩尽管被烧得满地打滚,体上却没有丝毫被烧焦的痕迹,而且何浩全的衣服都被烧成了灰烬,口处却有几条黑布带怎么也烧不坏。

    “咦,那是什么东西?”好奇之下,洪丹儿拔出火龙剑,试探着去刺那些黑布条……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