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第九章 战前宣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你要的水来了。”一名龙虎山道士把满满两大桶水重重放在何浩房中,发泄深夜被差遣做事的不满,溅出的水还冒着白腾腾的水蒸气,可见这桶中的水十有**是刚烧开送进来的。看到这么滚烫的开水,何浩不由连珠价的叫苦,“这位法师,我是要冷水,最好在水里搀上冰块的冷水,你怎么给我送开水来?”

    “没有冰水,你当龙虎山是五星级酒店啊,还要服侍你洗澡吗?就只有开水,愿洗就洗,不洗拉倒!”那被孤寒凡派来监视何浩的龙虎山道士大吼一声,怒气冲冲的掼门而去,又在门外大吼道:“看好了,孤师兄说了,这个瘪三是个穷鬼小无赖,手脚不干净,别让他把我们龙虎山值钱的东西偷走了!”门外窗外和房顶同时传来轰然答应声,对何浩的监视之严可见一斑。

    “,你的孤师兄才他娘的手脚不干净。”何浩喃喃自语着,忽然想起自己手中那些照片,如果把用那些照片威胁孤寒凡,肯定是要孤寒凡做什么他都不敢违抗。但何浩很快摇摇头,低声自语道:“算了,做人要活一个‘信’字,我答应了不泄露那些照片,就要说话算话,反正现在时间还早,我等开水自己凉下来吧。”

    何浩怕自不知不觉睡着耽误大事,不敢躺在上站在原地发呆,心里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刚才朱佳丽被洪丹儿强迫服下衰老丹后才十几分钟,青靓丽的体迅速衰老成八、九十岁的模样,朱佳丽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气急攻心晕了过去。心怀内疚的何浩别无选择,只得能想办法战胜洪丹儿夺取解药,但何浩发出清楚自己和洪丹儿的差距有多大,唯一仰仗的两件救命法宝又因为洪丹儿手里有专抢法宝的四海瓶,估计也不那么靠得住,无奈之下,何浩只好打自己另一个人格的主意,想用发高烧把他抓出来商量。

    “等等,不对啊。”想到这里,何浩心中忽然闪过一个疑问,虽说自己发高烧后会出现另一个人格的事,因为张可可那傻丫头嘴不关风,已经闹得路人皆知,所以和洪丹儿勾结的龙虎山道士故意送开水给自己,但他们应该也会考虑到开水会变凉啊?何浩再不迟疑,抢过去试那些开水,果不其然,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木桶里的水还是在滚着的。

    “哗啦!”何浩将一桶水倒翻在地上,马上发现水一直沸腾的秘密——桶底贴有一张道符!何浩那个气啊,当场把那木桶砸得粉碎,一股坐回上生闷气。生气归生气,但办法总归是要想的,何浩很快又把心思转回琢磨如何让另一个自己出来,发高烧这条路已经被堵死,何浩只好走另外一条路——设法让自己昏迷。

    “咚!咚!咚!”何浩忍着疼,不断用自己的头去撞击墙壁,甚至站到上头朝下往下跳,以头抢地,直撞得满头大包,头晕眼花,无奈人都是有保护自我心理的,平时极为容易被人殴打导致昏迷的何浩到自己把自己弄昏迷时,却怎么都不能成功,反倒弄得头破血流,鲜血顺着额头流进眼睛里,眼仁一阵生疼。

    “妈的。”何浩骂骂咧咧的擦去眼睛上的鲜血,刚想顺手把血擦在单上,却又猛然打住,看着自己的血发呆。过了良久,何浩扯开喉咙大吼道:“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没有?死一个进来。”

    “你有完没完?还有什么事?”刚才给何浩拎水进来那龙虎山道士大吼着,怒气冲冲的推门进来,迎接他的是何浩满脸血污的笑脸,何浩笑着低声说道:“这位法师,我们做一笔交易怎么样?”说着,何浩还把上所有的现金塞进那龙虎山道士手里,大声对外吼道:“你送的水这么长时间都不凉,我怎么洗澡?”

    “你想做什么交易?”那龙虎山道士把钱装进兜里,大声吼道:“没凉水,只有开水!”又低声说道:“我先说明,送冰水给你和放你走,或者给你送信通话什么的,我可不能答应,你也知道,外面不只我一个人盯着你。”

    “你想烫死我啊?”何浩装作和那龙虎山道士吵架,低声说道:“教我一门可以制敌伤敌的龙虎山法术,最好是容易学的,我今天晚上一定要学会。”曾几何时,张磊、白小痴、慕容羽、甚至帝俊鬼和妃想天求着何浩学习法术,何浩都偷懒怕吃苦不肯答应,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何浩又低声下气的求一名龙虎山低阶弟子教自己法术,为的就是料到敌人非常清楚自己不会任何法术的特点,如果能在比武场上配合自己的灵血突然施展法术,完全可以起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开玩笑。”那龙虎山道士呵呵低声笑道:“世上那有一个晚上就能学会的法术?就算我们龙虎山有,我为什么要教你啊?”

    “如果,我给你我的灵血呢?”何浩低声引道:“你应该听说过,太乙道的低阶弟子因为法宝上粘了我的少许灵血,就把你们龙虎山六十五代弟子张缺四打得满地找牙,只要你教我,我的灵血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那龙虎山道士迟疑不决,何浩灵血的神奇效果在灵能界聋子瞎子都知道,不知多少世童男修行的特殊体质让无数灵能者垂涎三尺,做梦都想把何浩的灵血涂在法宝上增强法力,这名龙虎山道士也是其中之一,只是这名龙虎山道士担心事败露,那师傅张刚二肯定会剥了自己的皮。何浩猜出他的担心,又低声威胁道:“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叫嚷说你强抢我的灵血,看你的后台会不会找你算帐!”

    那龙虎山道士一阵哆嗦,刚才在关押何浩时,张刚二和孤寒凡就再三交代过不准任何人打何浩灵血的主意,说是另有大用,要是何浩真这么叫嚷,张刚二可真要把他剥皮抽筋了。迟疑良久,那龙虎山道士终于点头道:“好吧,但我也不会多少龙虎山法术,我最多只能教你如何使用灵符,这门法术最简单。”

    “好,赶快。”何浩心花怒放,太乙道一战已经证明,灵符配合自己的灵血,那可是无坚不摧的利器啊……

    ……

    第二天清晨,上三竿,一夜未睡兼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的何浩被军队代表‘送’到比武场上,和他一起同行的还有孤氏父子和打着呵欠的洪丹儿,今天的洪丹儿换了一便于行动的女运动服,没粘假胡子仅是戴着墨镜遮去部分天姿国色,既清爽又可,但何浩现在可没心去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美女,而是大吼道:“疯丫头,我的佳丽现在怎么样了?要是她有三长两短,我把你先后杀!再再杀!”

    “臭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洪丹儿也不管军队代表在场,更不管什么比武场下不得私斗的规定,抬腿就把何浩踹了一个大马趴,冷笑道:“放心,她现在还在房间里哭,如果你不能打败我拿到解药,你准备找一个姥姥回家做老婆吧。不对,应该是到间做老婆。”

    为了麻痹洪丹儿何浩故意示弱,趴在地上呻吟着半天爬不起来,谁知何浩被洪丹儿殴打的场面被同样住在上清宫中的张可可看到,如果男人打何浩也许张可可会袖手旁观,但是一名似乎非常漂亮的少女殴打何浩,张可可便马上到‘打是亲骂是’这句古训,二话不说冲上前去指着洪丹儿大骂,“死丫头,你为什么打人?”

    “可可,快躲开。”何浩吓得魂飞魄散,担心洪丹儿故计重施又用张可可威胁自己,赶紧跳起来拉开张可可,连声道:“可可,你快走,不要惹这个疯丫头!”说话间,何浩习惯的拉住了张可可的小手,而张可可也是被何浩拉惯了的,并没有太多的感觉,那边孤寒凡却火冒三丈,想拔冰龙剑砍人却摸了一个空,那边洪丹儿马上掏出四海瓶从中取出冰龙剑扔给孤寒凡,叫嚷道:“师侄,砍这臭贼,竟然敢当面抢你未婚妻!”

    不用洪丹儿叫唤,孤寒凡的冰龙剑已经对何浩当头劈下,可惜他的克星张可可就在旁边,马上拦在孤寒凡面前,用比何浩说话还要凶狠的口气吼道:“孤寒凡,你想做什么?他愿意拉我,我愿意被他拉,你有本事砍我!”孤寒凡被张可可抢白一通,气焰顿消,说话的表象是要哭出来,“可可,你答应了嫁给我的,你为什么还和他在一起?”

    “我答应你了吗?是我父母答应的好不好?我爷爷也没答应。”张可可教训孤寒凡的时候,何浩的注意力又转移到洪丹儿上,刚才何浩就注意到孤寒凡没有佩带新到手的法宝冰龙剑,而是在即将与自己交手的洪丹儿手中,同时张刚二、张缺四和孤君豪等人的法宝也没带在上,也就是说,二郎神和洪丹儿很可能也在打自己灵血的主意……

    “疯丫头,当我是血牛吗?”何浩猜到洪丹儿的打算,不免怒火高涨,同时一个偷袭的计划逐渐浮现在何浩脑海中……

    这时,一名军队代表高声道:“不要吵了,快到赛场吧,今天的第一场就是多林派对二郎神教,时间快到了。”张行三夫妇也拉开斗鸡一样的张可可,顺着军队代表出发,何浩突然想起一件事,扭头对张可可叫道:“可可,拜托你一件事,佳丽中了这疯丫头的毒,麻烦你去照顾一下她,我打赢了这疯丫头,就拿解药去救她。”张可可大吃一惊,“朱姐姐中毒了?”马上挣脱父母,冲回上清宫去见看朱佳丽,担心朱佳丽绝望中做出傻事的何浩心中方安。

    一行人来到比武场,场中已经是人山人海,而今天最引人注目的一场比武莫过于何浩与洪丹儿这场。因为何浩和洪丹儿在昨天发生的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比武将会是命相搏,而交手双方昨天都分别表现出了远远超过常人想象的实力,没有人不想看这两名绝顶高手——或者说是一个糊涂高手和一个实力忽高忽低的顶级对决。

    申和张磊等多林派诸人是最早赶到比武场的一批,他们已经知道了宋强和王寿昨晚刺杀何浩失败的消息,更知道洪丹儿手中拥有专抢别人法宝的四海瓶,申和张磊已经下定决心,何浩一露面就强行带走何浩,以免何浩在比武场上惨死在洪丹儿手下。但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这场比武,何浩已经无路可退……

    何浩刚从主席台后走进比武场,场外申和张磊就冲进比武场,异口同声对何浩说道:“别比了,那个洪丹儿太恐怖,快跟我们走!”说着,张磊和申同时去拉何浩的手,但何浩摇头不肯走,低声道:“张磊,仙女姐姐,你们出去吧,今天这场比武,我一定要打败洪丹儿。”

    “为什么?”申瞟一眼已经恢复女装的洪丹儿,生气道:“难道她用女色引你,说什么如果你打败她,她就嫁给你或者陪你上的话?”

    “不是。”何浩摇头刚想解释,比武场外忽然一个苍老的女人声音哭喊道:“何浩,你不要管我,不要和那个疯女人交手,她是想要在比武场上杀你,才故意这么做的。”何浩和申等人定睛看去,见白发苍苍、满面皱纹的朱佳丽佝偻着腰,在张可可的搀扶下走近比武场,张可可也是气得柳眉倒竖,远远就大骂道:“洪丹儿,你这不要脸的死丫头,竟然用这么缺德的毒药。”

    “那老女人是谁?你姥姥吗?”申目瞪口呆,向何浩问道,何浩垂头丧气道:“她是朱佳丽,她中了洪丹儿的毒才变成这样,我只有打赢了洪丹儿,那个疯丫头才会给我解药。”

    “恶毒的女人!”饶是申平时喜怒不形于色,此刻也气得破口大骂,同样为女人,申无比清楚女人失去青是多么可怕的事。气愤之下,申将祭起混元金斗,一道金光直洪丹儿,那边洪丹儿早有准备,劈手抛出四海瓶,一道青光带着无法抗拒的吸力将混元金斗吸入瓶中,落到洪丹儿手上。申大惊失色,暗悔自己忘记了四海瓶的存在。

    “啊哈,又收到一件好法宝,想拿回去的话,叫你表哥打赢我再说吧。”洪丹儿笑魇如花,而申的混元金斗已经被抢走,不敢再拿惊雷鞭冒险,拼法术又没把握胜过洪丹儿,一时间拿这洪丹儿束手无策。这时,朱佳丽已经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走进了比武场,拉起何浩哭泣道:“不要管我,你快走吧,洪丹儿是想要你的命。”

    “佳丽……。”朱佳丽变成这样还在念着自己,何浩不鼻子发酸,泪水差点都流出来,激动中,何浩抱住苍老的朱佳丽,在她遍布老人斑的松弛脸庞上重重吻一下,不顾张刚二等人的疯狂嘲笑,深说道:“佳丽,你放心,我一定能打败那个疯丫头,让你恢复原来的容貌。”

    “不,不,不要管我。”朱佳丽哭得死去活来,拉着何浩不放,何浩咬牙将她推给张可可,对张可可说道:“可可,麻烦你照顾佳丽,一会儿我就拿解药来。你们放心,我已经想好办法打败她了。”有了共同的敌人,张可可忽然懂事了许多,点点头,又将腰间的草薙剑递给何浩,低声说道:“这是本的法宝,或许四海瓶吸不了草薙剑。”

    张可可的举动让远处的孤寒凡眼睛中差点没喷出火来,以前为了那把草薙剑,孤寒凡求过张可可不知多少次,吝啬小气的张可可都没借给他用一次或者甚至细看一次,现在却大方的交给何浩——虽然这把剑也是何浩送给张可可的。旁边的洪丹儿看到孤寒凡脸色铁青的模样,不嘻嘻一笑,“乖师侄,放心吧,你未婚妻的剑我一定帮你抢过来。不要生气了,快把那东西拿出来。”

    孤寒凡气呼呼的点点头,飞奔取来一个骨灰盒,当着众人大声对多林派叫道:“多林派的人听着,二郎神教代表洪丹儿姑娘慈悲为怀,特地为你们的掌门提前准备好了骨灰盒,以免一会你们找不到东西盛多林派掌门的骨灰,还不快谢谢洪姑娘?”

    “太狂妄了!”孤寒凡的话吸起一阵喧哗,张刚二派系是哄堂大笑,多林派上下则是个个暴跳如雷,冲动如帝俊鬼之流已经拿出武器,幸得何浩及时喝道:“住手。”何浩冷笑道:“笨蛋,那个疯丫头是想骗你们动手,她才有机会抢你们的法宝。”

    何浩将哭哭啼啼的朱佳丽和张可可送出比武场,大步走进场中,取出洪丹儿那件红肚兜高举,大声说道:“二郎神教的人听着,我多林派掌门何浩,昨天误取了你们教代表洪丹儿的内衣,实则出于无心。”说到这,何浩换了一副色眯眯的表,“呆会我打赢了你们的代表后,将亲手将这件衣服替洪姑娘穿回去,作为赔罪,希望洪姑娘不要推辞!”

    “哈哈哈哈——!”何浩的话引起的轰笑更多更广,不少人笑得腰软骨酥,更有夸张的笑得坐在地上,就连伤心绝的朱佳丽都破涕为笑,连骂了几声色狼。而张刚二派系和孤氏父子等人脸色铁青,至于当事人洪丹儿也收起了从起就挂在脸上的笑容,羞怒交加中一张小脸都在扭曲了,咬牙切齿着一字一句道:“好,只要你能打败我,我让你帮我穿回去!”

    洪丹儿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杀机,让人不寒而栗,何浩却心中暗喜,他要的就是洪丹儿心浮气躁,这样自己才有一线希望。这时,大会组委会用广播要求比武场中的闲杂人等离开,准备开始比武大会的第四轮淘汰赛的第一场比武——何浩对洪丹儿,因为这场比武实在太引人注目,在无数人的要求下,组委会甚至取消了同时举行十六场比武,让众人可以先欣赏何浩与洪丹儿之战。

    “张磊,一会……。”进场时,何浩附到张磊耳边,低声交代了一通,又向满脸担忧的申笑道:“仙女姐姐,不用担心,我一定能打败那个疯丫头,帮佳丽抢回解药,帮你抢回法宝。”申冷哼一声,努力不让自己流露太多的担心,冷声道:“去吧,如果你不幸死在那个疯丫头手里,我杀了她替你报仇,一辈子不嫁人!”何浩一笑,将申揽入怀中,在她脸上深一吻,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比武场。

    “比武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