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第六章 借刀杀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何浩与那神秘老道来往的事搞一段落后,那曹将军向二郎神问道:“二郎神君,既然你对你师弟执行封魔任务不力非常不满,你为什么不直接向阐教掌教元始天尊禀明,自请代替武吉执行封魔任务?却冒险触犯仙界中人不得干预人间事务的天条,偷偷下界暗中插手之战呢?”

    那曹将军的话让二郎神有些尴尬,二郎神摸着鼻子在心中狠狠骂道:“谁说我没向师祖申请代替武吉那笨蛋?还不是我那老糊涂的师祖怕我把截教弟子全宰光了,他在我曾师祖面前不好交代不说,还有把封魔之战扩大成阐截两教再次内战,更怕我乘机控制了人间灵能界,所以死活不同意。”

    尴尬归尴尬,二郎神运思极快,转瞬之间已有应对之策,二郎神义正严词道:“各位将军问得好,不是我杨戬不向师祖自告奋勇,而是考虑到在下如果亲自出面封魔,肯定会引起外国神界的警觉,导致他们也暗中出手干涉人间事务,所以我才培养了孤寒凡这么一名凡间弟子,让他代替我封印魔界,保人间安宁。”二郎神在心中狠狠补充一句,“顺便让他把我的二郎神教发扬光大!”

    二郎神的话说得冠冕堂皇,但这些军队代表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没有谁不是老成精的,二郎神的真正用意,这些老狐狸无不是心知肚明,只是不方便点明而已。那曹将军半晌才又说道:“二郎神君,你知道吗?主席的意思是,魔界绝大部分的妖魔,以前为害人间最少已经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而且这些妖魔再坏,在保家卫国上共抗外敌也毫不含糊,从明朝抗击本和高丽灵魔界以来,我们国家每一次遇到外国入侵,魔界都会出手协助,不管他们这么做是出于什么目的,都是可以团结的对象。”

    “主席重用武吉现在这个人格,就是因为他这个人格能包容魔界中人,能够不计前嫌与魔界携手合作。”那曹将军继续说道:“所以主席希望现在这个武吉,能在仙界、魔界和人间三者之间架起一座沟通的桥梁,三界和平相处,联手抗击外敌。而孤寒凡……。”那曹将军顿了顿,直言道:“恕我直言,孤寒凡在包容心和心宽广与否这些方面,口碑可不怎么样,而且孤寒凡在人间的师傅张刚二,更是出了名的心狭窄,他能做到担任这个桥梁的重任吗?”

    那曹将军话音刚落,其他几名军队代表一起点头,纷纷表示出对孤寒凡人品的担心,而孤寒凡表面上满脸通红,实际上心中恼怒之至,只是现在不敢发作出来。二郎神则哈哈大笑,“各位将军,太多心了,试问我的徒弟孤寒凡如果心狭窄,他能在我师妹手下救出杀母仇人吗?如果他的心狭窄,为什么未婚妻与其他男人私奔后被抛弃,他还能义无返顾的与那女人订婚?连杀母之仇和夺妻之恨都能容忍,试问这样的人能被称为心狭窄吗?”

    几名军方代表无言可对——毕竟能忍受住这两样耻辱的人不多,二郎神察言观色,见他们已经动摇,又煽动道:“而且最关键的一点,主席想要人间仙界与魔界和解,我那师弟并不是最佳人选,他在仙界唯一的依靠只是我师叔姜子牙,而姜师叔在我师祖门下,并未列入最强的昆仑十二仙,相当的人微言轻。而我杨戬……。”

    二郎神微笑道:“说句狂妄的话,在下的师傅玉鼎真人是阐教二代弟子中公认的第一高手,在下也是阐教三代弟子中实力排名前列,还有在下的舅舅是谁,各位将军应该知道,在下如果在仙界说话,始终比我那樵夫出的师弟管用一些吧?”

    “还有我,还有我。”半天没时间插话的洪丹儿急了,上窜下跳的叫道:“我妈妈是龙吉公主,我外公是玉皇大帝,我家里的法宝最多!”

    “不错,还有我的师妹。”二郎神笑得更加开心,“别看她年纪不大,纵五行法术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宗师级别——虽然在控制方面比较差(洪丹儿一拳打在二郎神脸上),而且我表姐龙吉居住的蕊宫法宝最多,孤寒凡的冰龙剑就是她送的,将来组建灵能军队,如果有我这小师妹的支持,将会有多大的帮助呢?”

    房间足足沉默了三分钟,那曹将军才低声说道:“那么,二郎神君希望我们怎么帮助孤寒凡呢?”

    ……

    “哎哟!疼死我了啊。”何浩眼泪汪汪的惨叫着,哀悼自己在这段时间第四次断裂的肋骨,给他治伤的慕容羽一边给他包扎上绷带,一边皱着眉头说道:“叫什么叫,谁叫你老实找回自己的武艺,否则那个本杂碎神也伤不了你。”

    “我叫是因为太疼了。”何浩惨叫着冲死党张磊吼道:“张磊,你给我去找组委会,就说我因伤弃权,放弃第二轮比武。”

    张磊飞快答应,张磊和申一样,都是希望何浩能好好活着,并不愿意何浩用生命去冒险争取什么冠军,但白小痴拦住张磊吼道:“什么?这样就弃权了?那我们在何浩上花费的心血呢?”在到龙虎山之前,何浩并没有向白小痴和慕容羽透露自己不想拼命的打算,所以白小痴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何浩一直在打脚下抹油的主意。

    慕容羽也停止包扎,对何浩低声说道:“何浩,你这么做,对得起为你牺牲生命的一号吗?对得起隐姓埋名默默守护了你十几年的七号吗?”

    “我说过多少次了?我是何浩,不是武吉!”何浩呻吟道:“你们认错人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打赢了本杂碎神已经够了,要是再打下去,我不是死在孤寒凡手下,也得死在姓洪那个疯丫头手下,你们不愿看着我死吧?”

    “放!”气得脸色发青的白小痴一把揪住何浩的衣领,把何浩抓到面前盯着何浩的眼睛吼叫道:“你这懦夫,扶不起的阿斗!我们辛辛苦苦这么久,甚至有一名同伴为你而死,就是为了帮你在这次比武大会上夺冠,为了帮你坐上灵能军队统帅的位置,可你呢,就用弃权来回报我们吗?”

    白小痴愤怒的质问让何浩无言可对,惭愧的扭开了头,白小痴正要再教训何浩时,一名军队代表匆匆赶到,将一纸命令交到白小痴和慕容羽,白小痴只看了一眼就急了,“为什么要调走我们?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为什么突然要我们回北京?”慕容羽也焦急道:“能不能过几天再回去?等比武大会一结束,我们马上就回去!”

    “对不起,这是命令。”那军队代表面无表,摇头道:“至于调你们回去的原因,我也不知道。”

    “可何浩这里怎么办?”白小痴焦急道:“如果我们走了,这家伙十有**会在比武场上弃权故意认输的。”

    “这点你们放心,组委会不会接受多林派的弃权要求。”那军队代表斩钉截铁的答道:“而且我们还会派人盯住他,不会给他逃跑的机会。”

    “什么?不许我弃权?还派人监视我?”何浩嚷嚷起来,“这是违犯人权,这是谋杀!”但何浩的叫嚷显然没用,那军队代表根本不理会他,只是不断催促白小痴和慕容羽赶快离开龙虎山返回北京,白慕两人无奈,只得再三交代看紧何浩后告辞而去,临走时,白小痴抓住何浩的脖子低声吼道:“你给我听好,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拿到这次比武大会的冠军,如果你敢对不起一号,我一鹰爪手抓死你!”

    “知道,明白。”何浩心中暗笑着送走两个监视自己的老不死,白慕两人刚施展隐术飞走,何浩马上对那军队代表嬉皮笑脸道:“将军同志,你看我伤得这么重,你们再考虑一下我弃权的事如何?”但那军队代表仿若不觉,自顾自的走开,抛下失望的何浩和张磊留在当场。

    “不用担心,就算不准你弃权。”张磊拍着何浩的肩膀安慰道:“你下一场的对手是海蟾派的刘步蒇,他的实力也相当不错,你在比武场上输给他,白先生和慕容先生也无话可说。”说着,张磊指着何浩手中的红肚兜苦笑道:“你能不能把这肚兜丢掉?要是让那姓洪的丫头看到了,肯定又会发狂要杀你的。”

    “不丢,太可惜了。”何浩把红肚兜放到鼻子下闻闻,色眯眯的感叹道:“真香啊。”谁知何浩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申冷冰冰的声音,“什么真香?”原来申始终还是挂念着何浩的伤势,生了一会闷气后又回来查看何浩的治疗况,谁知却看到了这一幕下流猥亵的画面。

    “不,没什么。”何浩赶紧把红肚兜藏在背后,陪笑着向申解释,还好申不是张可可,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对何浩一打二闹三上吊,只是对何浩招手道:“把那件衣服拿来我看看。”何浩怕申大吃飞醋撕掉这条肚兜,迟疑着不敢答应,申猜出他的龌龊心思,白何浩一眼,“我是看看这件衣服的材质,看能不能看出那洪单的来历,不会把你扔掉的。”

    “仙女姐姐不仅美胜天仙,而且冰雪聪明,看看衣服就知道那黄毛小丫头洪单的来历。”何浩马横飞着把红肚兜交给申,申察看一番后沉吟道:“这是仙界的玉蚕丝编织而成,虽然仙界玉蚕产丝极少,但阐教的弟子很少有追求衣服华贵之人,其中十有**都被献与昊天上帝一家所用,而且那洪单所使的捆龙索和炙龙剑,还有孤寒凡的冰龙剑,都是出自瑶池蕊宫,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洪单应该是商朝大将洪锦和龙吉公主的女儿。”

    “洪锦是谁?龙吉公主是谁?”不学无术的何浩一头雾水,张磊却难得和何浩开一次玩笑,拍着何浩的肩膀坏笑道:“好小子,你占大便宜了,龙吉公主是公认的仙界第一美女,她的女儿自然差不到那里去,说不定那黄毛小丫头比她妈妈还要漂亮也有可能。”

    “仙界第一美女,比我的仙女姐姐还要漂亮吗?”何浩口水都流出来了,幻想着龙吉公主和洪单的绝世容颜,那副色狼相连一向脸皮极薄、轻易不表露出内心感受的申都受不了,狠狠一脚把何浩踹翻,将洪丹儿的内衣扔到何浩上扭头就走,留下何浩在那里抚摩着红肚兜流口水意,“仙女姐姐不肯回答她和龙吉公主谁漂亮,看来仙女姐姐也知道自己比不了龙吉公主。”

    “何浩,你该不会好色到不要命的地步吧?”张磊担心的问道:“你该不会为了找机会占那洪单的便宜,硬是坚持要和她在比武场上对决?”

    “当然不会。”何浩把那件红肚兜藏到怀里,摇头道:“下一场对那个海蟾派的刘什么,我一定得输给他,我可不想和那个法力高强的疯丫头交手。”

    何浩一心想在第二轮淘汰赛上输给对手,殊不知他的对手也未必想赢他,这不,何浩第二轮的对手海蟾派刘步蒇此刻就被请到了上清宫偏,邀请刘步蒇进上清宫的孤君豪、孤寒凡父子将一柄拂尘放到刘步蒇面前,孤君豪得意道:“刘道兄请看,此乃仙界阐教法宝九拂尘,上面蕴涵了木系真气,配合刘道兄的九蟾宫,可谓是如虎添翼。”

    刘步蒇拿起九拂尘运功感应,发现孤君豪说的并非夸张,而修行之人首重的就是称手法宝,刘步蒇不免贪念大起。孤君豪察言观色,低声说道:“只要刘道兄在第二轮淘汰赛上,输给多林派何浩,这柄拂尘就是刘道兄的了。”刘步蒇想都不想,马上答应了孤君豪的条件,一是刘步蒇确实贪婪这柄法宝,二是何浩在第一轮淘汰赛打败本神灵猿田彦时,刘步蒇也在场观看,所以刘步蒇知道一旦和何浩交手,自己也许会输得非常难看。

    刘步蒇离开上清宫后,孤寒凡问孤君豪道:“爸爸,为什么师傅坚持要让那小瘪三和师叔在比武场上交手?为什么一定要借师叔的手杀掉那小瘪三?难道师傅就不能亲自动手解决或者让师叔现在就解决那小瘪三,还要花这么大的精神布置?”

    “傻儿子,你玩谋权术的天赋也太差了,得多学学啊。”孤君豪看看左右无人,附到孤寒凡耳边低声说道:“你想想,要是我们的师傅二郎神亲自杀了那小瘪三,那他就坐实了残害同门的罪名,阐教门规最严,就是他也没法在师门交代!如果借洪丹儿的手在比武场上杀了何浩,一是比武大会的规定是生死在天,过后不能追究,二是洪丹儿的外祖父是昊天大帝,阐教肯定不方便追究到底,只能吃一个哑巴亏,洪丹儿都没事了,那与他就更缠不上关系。”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