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 第十三章 危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什么,请你再说一次!”白小痴向那组织这次比武大会的曹将军追问道,脸上震惊的表丝毫不亚于刚才见到那二郎神教的比武代表同时施展五系法术时的惊讶。

    第一轮淘汰赛第二批场次刚刚结束,第三批场次还没开始时,因为突然冒出来了洪单这个神秘高手,对何浩的小命和夺冠造成严重威胁,白小痴和慕容羽就沉不住气了,匆匆找到负责监督监视这次比武大会的军方代表,想商量应对策略。但白小痴和慕容羽没想到的是……

    “我们刚才接到北京急电,阐教三代弟子中的第一高手杨戬下凡,与主席取得了联系。”那曹将军应白小痴的要求,复述原话道:“杨戬表示,他愿意接替师弟武吉,尽力说服仙界与魔界和解。如果和解不成,杨戬将亲自率领仙界弟子帮助人界打退魔界的进攻,确保人间不受妖魔侵害。所以主席命令我们,放弃对何浩的暗中支持。”

    “杨戬是阐教弟子中的鹰派,好战分子!野心也最大!”脾气暴躁的白小痴愤愤的说道:“他怎么可能会说服仙界和魔界联手?就算他真去这么做了,他也不象何浩那样在魔界有朋友有人,会竭尽全力去做,十有**还是要和魔界开战,内耗我们中国灵魔界的实力,让外国灵魔界坐收渔利。”

    “而且,杨戬并不是仙界指定的封魔之战执行人,他会这么心帮他的师弟?”在多林派与二郎神教的暗战中,目睹了二郎神教那些丑恶行经的慕容羽对杨戬也没什么好印象,“杨戬的目的无非就是借机壮大二郎神教的影响力,让二郎神教成为人间灵能界的领袖,间接控制我们人间灵能者而已。”

    “杨戬的打算,主席能不知道?可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把四分五裂的灵能门派扭成一根绳,杨戬无疑是比何浩更好的人选。”那曹将军翻弄着文件,淡淡的说道:“主席也是没有办法,你们力推的那个何浩的表现,实在太让主席失望了,有谁能相信一个没有半点灵力的人,能够领导灵能军队?万一和解不成,和魔界直接交战时,他又怎么能打败魔界三大魔王?而且杨戬向主席保证,孤寒凡拿下灵能军队的统帅位置,灵能军队仍然由国家控制,杨戬和孤寒凡都将坚决服从国家的命令。”

    “可是,我们在何浩上花费了那么多心血,难道……。”白小痴还想继续劝说,但那曹将军摆手道:“不用再说了,这是主席的决定。不过主席也不是完全不给何浩机会,只要何浩能打败孤寒凡,用实力夺取灵能军队统帅,那我们还是选择何浩。如果何浩输了比武,那就让他回家去过普通人生活吧。”

    白小痴和慕容羽都皱起了眉头,要想何浩不作弊拿下比武大会的冠军,简直比要何浩飞上火星还难。而且白小痴和慕容羽也非常清楚何浩的格——懦弱又胆小,贪生怕死又缺乏进取心,一旦让何浩知道自己输掉比武就可以回家种田,那何浩肯定即便能赢也故意装输。一时间,白小痴和慕容羽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

    ……

    “自天地到万物,举凡活物皆有气,皆有天地之正气,籍天地之正气……”佛门净土宗代表慕容潇湘双手合十,高声吟唱着咒语,比武场上的草地里草叶飘飘,矮小的草叶急速生长,如同树藤一般卷向慕容潇湘的对手,将那正手忙脚乱挥剑削草叶的对手双手缠裹,其余草叶乘机飞速生长着,把慕容潇湘的对手裹成蚕茧一般。

    “这慕容潇湘擅长的是木系法术,以他为圆心三十米内,任何植物的飞花落叶都可以被他驭用,化为克敌利器。”张磊愁眉苦脸的向何浩解释着,何浩对拿不拿冠军无所谓,张磊和宋强等人所有希望则寄托在何浩上——只有何浩这样与魔界没有深仇大恨、相反还有千丝万缕关系的灵能军队领导人,才可能做到让仙界、人间和魔界和解,和平共处。

    “无量清净平等觉!”慕容潇湘大喝一声,双手推出,将已经被草叶层层包裹的对手推出比武场,随即合掌鞠躬,向对手致敬,结束这场进行了不到一分钟的比武。

    “啪啪啪!”那边宋强和张磊等人愁眉苦脸,白小痴和慕容羽心事重重,这边何浩兴高采烈的鼓掌叫得比谁都大声,“慕容大师好样的,祝你顺利夺冠。”为慕容潇湘半决赛最大对手的何浩预祝慕容潇湘夺冠,旁人看来是何浩心怀坦,人品不错,就连慕容潇湘都向何浩合掌答谢,多林派的其他人则心知肚明何浩这是在打开溜的主意了——何浩也不想和慕容潇湘交手。

    “快去准备吧,马上该你上场了。”申推何浩一把,同时狠狠瞪一眼那边一直盯着何浩的二郎神教代表洪单,心说这家伙的皮肤竟然敢比我还好。

    正如申所说,慕容潇湘取胜后,第一轮淘汰赛第三批比赛已经全部结束,即将举行最后一批比赛,而何浩就将在这一批出场,迎战寒山寺的代表。何浩也打算靠法宝赢得一两场比赛,在遇到强敌前弃权认输,这样才不至于丢太多面子。当下何浩马上服下从许老头那里买来的**,帮助自己控制灵力,提前召唤出那两件已经被宋强变化了形状的法宝,抢先踏入比武场地。

    “那小瘪三吃的是什么?”旁边来观战的龙虎山弟子中沈芝茹眼睛最尖,注意到何浩服药的动作。张行三刚想说估计是什么提高法力的丹药,张可可先没好气的回答母亲道:“那个不要脸的东西,吃的是**!”

    “**?!”张行三和沈芝茹同时瞪大了眼睛,张可可红着脸解释道:“那个混蛋的力量来自他的**冲动,没有**,他就没办法召唤出法宝,所以他在召唤法宝前,总要先服下几颗**。”张可可毕竟还是没出阁的黄花闺女,说到这里时,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刁蛮的骂道:“那个该死的色*狂!花痴!色狼!连法术都这么不要脸!”

    张行三和沈芝茹没有加入女儿对何浩的声讨,夫妻俩对视一眼,一丝笑不约而同的出现在夫妻俩的嘴角……

    和夺冠大门孤寒凡和王寿的比赛一样,赛前被张余一和宋强等人力捧的何浩所在的比武场地同样吸引了众多观众,其中还包括大量的灵能界女弟子——虽然这些女弟子主要目的是来看何浩的笑话的,孤寒凡、王寿、慕容潇湘和洪单等人也是来到这块场地外,准备看何浩的表现。这场比赛吸引的观众数量,甚至还超过了同批次的崂山派掌门王鹤棠亲自参加的那块场地。

    “多林何掌门,英俊又高大、天下那个无敌、举世而无双、威震寰宇,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在蝗虫和甲马的带领下,多林寺的十几名小和尚又敲锣打鼓的唱起了歌颂何浩的赞歌,十几个人制造出的噪音轻松压倒场外的嘈杂声,比之少女灵能者给孤寒凡和王寿的尖叫助威声还要巨大,不过也让在场中的何浩丢尽了脸面。

    “空老秃驴,你给我听好了。”守望老和尚迈着方步踮到场边的寒山寺主持空面前,大模大样的教训那空主持道:“告诉你们寒山寺的代表,上场三秒马上向我们多林派投降,要是敢拖延一秒时间,佛爷我拆了你的破庙!”

    “是,是,大师放心,小僧一定照办。”那空主持在守望老和尚手下吃过大亏,点头哈腰的答应道。寒山寺这次赶到龙虎山的仅有三人,除了主持空外,就只有两名弟子,其中那叫袁田的代表穿僧袍袈裟,头戴斗笠,已经站进了场中,手持长矛在何浩对面沉默而立。另一名弟子是俗家弟子,戴着时髦的墨镜,蓄着仁丹胡,面对守望老和尚的挑衅沉默不语,仿佛也是怕了守望老和尚。见寒山寺的众人这么乖,守望老和尚非常满意,这才退到多林派弟子中,带着徒弟继续给何浩呐喊助威。

    “限时十五分钟,选手倒地十秒不起即判失败,选手体的任何部位出场或者接触场外土地也判输。”给何浩和袁田比武做裁判的是一名武当道士,按照惯例重复比武规定道:“比武双方可以使用任何武器,但不得接受外力帮助,否则一律判输!”说到这,那武当道士看看何浩和袁田,问道:“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就比武开始。”

    “我有问题。”那叫袁田的寒山寺代表忽然开口,经裁判许可,那袁田沉声问道:“请问裁判,如果在比武中伤及生命,比如象对方打死我,或者我打死对方,这怎么办?”

    “灵能比武期间,发生死伤是在所难免的,但是组委会希望参赛各方点到为止,尽量避免伤亡事故。”那担任裁判的武当道士迟疑一下,答道:“如果不幸发生死伤,根据大会规定,死伤者将被视为意外事故,他的对手不用承担任何责任。明白了吗?”

    “明白。”那袁田飞快答道。那裁判点头道:“好,现在比武开始。”随着裁判一声令下,喧哗的比武场周围立即安静下来,就连多林寺的大小和尚都暂时停止了叫喊,屏息静气等待何浩的大展神威。

    “大师,请了。”何浩学着王寿的模样,首先合掌鞠躬行礼,但那袁田似乎想学孤寒凡,长矛横怒吼一声,长矛带着劲风对何浩当递出,何浩不慌不忙,轻轻摇动早已召唤出来的怪旗,让青色莲花护住自。这面怪旗曾经为何浩挡住过张刚二、张缺四、张准八和孤君豪四大灵能高手的联手攻击,何浩自信这次也一样,可以轻松挡住袁田的长矛。但……

    “呼!”那袁田的长矛快刺到何浩上时,速度突然加快,长矛上的力量也猛然大增,与何浩护的青色莲花相撞,平时那些能自动凝集护住何浩体的青色莲花突然纷纷而落,让长矛长驱直入,虽然勉强在何浩前不到半寸处拦住长矛,也让何浩觉得口如同被重石撞击一样,五脏六腑感觉已经移位,连退数步差点退出比武场,还一股坐在地上,险些一口鲜血喷出。

    “咦!”宋强、申、张磊和白小痴等人一起发出惊奇的叫声,孤寒凡、王寿和慕容潇湘等人也面上变色,只有那二郎神教的洪单鼓掌叫好,“刺得好,好大的力气,超过我家的黄巾力士了。”

    “去死!”那袁田一击得手,当下抢上前几步长矛毫不停歇的对何浩接连刺出,速度不仅比刚才更快,力量也明显增大,带起厉风吹得旁边观众头发衣角忽忽飘动,可怜何浩坐在地上难以闪避,只能靠摇动那面怪旗抵挡,但那袁田的刺矛速度虽然没有超过音速,力气之大却远远超过何浩的想象,何浩上的青色莲花被刺得满天飞散,何浩的手臂和口也感觉连遭重击,骨头被撞得咯咯作响,仿佛已经断裂了一般的疼痛。

    “死!死!死!”那袁田的速度越来越快,何浩知道再这么硬挡下去只有送死一条路,拼命摇动着怪旗咬牙就地一滚,滚出两米多远。那袁田不依不饶,纵跳上半空大吼一声,连人带矛直刺何浩,何浩的翻滚力量已尽,着腰部使力滚开只怕已经来不及,何浩无奈,只得横怪旗和怪鞭护在前,硬接那袁田这从天而降的一矛。

    “轰隆”一声巨响,灰尘激昂中,那袁田翻跳开,何浩被震得口吐鲜血,背下坚硬的地面出现一个人形深坑,何浩整个人都陷进了土坑中,动弹不得。众人再看那袁田时,他手中的长矛只是弯曲了些许,竟然没有被何浩的怪鞭震断。

    “这个袁田不是普通人!”宋强、张刚二、张缺四等人异口同声的叫道,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何浩手中两件古怪法宝的威力,那袁田手中的长矛竟然没被何浩的怪鞭打断,显然不是普通法宝。而守望老和尚已经急得满头大汗,冲到那寒山寺空主持面前,一把揪起那空的僧袍,咆哮道:“空老秃驴,你们寒山寺的代表究竟是什么人?他手中的长矛是什么法宝?”

    “快说,否则佛爷我要你的命……。”守望老和尚正疯狂咆哮间,空旁边那名寒山寺俗家弟子突然飞出一掌,把守望老和尚劈得凌空飞起,摔出五六米远,那寒山寺俗家弟子站起来,仁丹胡子下的嘴角边挂着不屑的微笑,讥笑道:“支那人就是低等,你们的人赢了,就大喊大叫庆祝,输了就跑来威胁敌人,真是卑的支那人。”

    “你是本人?”守望老和尚目瞪口呆间,又失声问道:“小山藤兵卫是你什么人?”守望老和尚忽然想起一件事,在中国佛教中,每年都要为本游客举行除夕新年听钟声活动的寒山寺,与本灵魔界的关系最为密切,而发起这个活动的人就是当年让儿子娶了中国乒乓球员何智丽,又让这个改名为小山智丽的何智丽代表本打败了中国球员的人——小山藤兵卫。(PS:小山藤兵卫此人非虚构,实有其人其事。)

    “支那和尚还广闻博见。”那寒山寺俗家弟子惊讶的看守望老和尚一眼,得意道:“小山藤兵卫君就是我的叔叔,而我就是大本帝国的忠诚武士,小山之南。”

    “那,那,那个袁田是谁?”守望老和尚知道了寒山寺的后台是本灵魔界后,立即猜到本灵魔界这次来的目的是想要何浩的小命。不等小山之南答话,对灵魔界颇为博学的守望老和尚已经红着眼睛叫道:“力大无穷,难道他就是……!”

    “一,二……。”何浩被陷在土中动弹不得,裁判迅速拦住袁田,给何浩读秒道:“三,四……。”

    “何浩,不要站起来,这个袁田不简单,不要冒险,我们认输算了。”张磊冲何浩大吼,而口肋骨已经骨折的何浩向来贪生怕死,最怕遇到挫折,早打起了投降,当下一动不动,躺在土坑里等待裁判读完十秒,早些认输去治伤。

    “五。”当裁判数到五秒时,守望老和尚已经跌跌撞撞的冲过来,疯狂大叫道:“师傅,你千万不要起来,你会送命的!你的对手不是人,是本神界高天原的猿田彦神!”

    (PS:猿田彦神,本大力神,本神道教以猿田彦神为引路神和为天皇效力的典范。)

    《封魔》第八集完,请看第九集。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