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 第十章 申情深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申象虚脱了一般,软绵绵的歪在何浩怀里,何浩赶紧把她扶住,柔声问道:“小碧,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申没有回答,只是呆呆的看着何浩手中那柄心问枪——何浩拿到这柄枪后,心问枪上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突然,申一把抱住何浩,主动将带着幽香的樱唇贴到何浩嘴唇上,竟然当众与何浩吻在一起。

    “怎么会这样?”张刚二彻底傻眼了,脱口问道——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是问谁。那柄心问枪上已经被张刚二做过手脚,只要何浩拿到那柄心问枪,枪上就会爆发出五色光芒,让申误认为何浩就是武吉,借申的受杀掉何浩。谁知何浩拿到枪后不仅连半点动静都没有,反而消除了申对何浩的最后一点顾忌和隔阂,让申可以再无后顾之忧的接受何浩的追求。

    转瞬间,张刚二上忽然出了一冷汗,心说难道龙虎山还在有人暗中包庇何浩这小瘪三,又在心问枪上做了手脚?心问枪一直被收藏上清宫密室,密室上贴有龙虎山掌门张修业亲自书写的符咒,任何人打开那密室,全上清宫的人都会知道,张刚二能打开那密室不被人发现,全靠张修业唯一的儿子、流着张修业血脉的张行三帮忙,用迷血咒欺骗密室门上的符咒方能得逞,而张余一一伙根本没这条件!想到,张刚二心中一紧,难道是她?

    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人不仅是张刚二,张余一、张行三夫妻和宋强等人同样吃惊不小,不过张余一吃惊之余更多是遗憾,遗憾何浩并不象他估计的那样是武吉转世;宋强则是惊奇心问枪没有认何浩为主,如果不是宋强掌握准确报知道破魔枪曾经认何浩为主,宋强还真怀疑自己认错了人。而张行三夫妻不仅失望,更庆幸女儿主动踹了何浩——谁愿意把女儿嫁给当众与表妹接吻的男人?

    “这丫头怎么突然发了?”可怜的色狼何浩措手不及下,被女色狼申吻吻得无法呼吸,想要推开申喘几口气,但何浩这点微末道行显然还不是申的对手。就在何浩快要双眼翻白时,失望后了恢复理智的张余一发现其他人正用鄙夷和羡慕目光打量何浩和申这对妇——自称表兄妹却在青天白下当众**吻!张余赶紧提醒道:“何掌门,小碧姑娘,你们是表兄妹,注意你们的素质,素质。”

    经张刚二提醒,何浩和申这才想起自己们对外宣称的亲戚关系,羞得脸红到了脖根的申放开何浩,低着头一言不发,何浩则眨眨眼睛,找借口道:“张道长误会了,小碧是我姑姑的大伯的表姨妈的外甥的侄女,虽然也算我表妹,但没有血缘关系。”见张余一还是一脸的狐疑,何浩又补充道:“不信你问天心派宋掌门,他可以作证。”

    “没有血缘关系,那就好。”张余一松了口气,接过何浩还回来的心问枪,又心虚的瞟一眼已经失望离去的张行三夫妇,将何浩拉到一旁低声问道:“那你和我侄女的事怎么办?你可别对我说你喜新厌旧,打算抛弃我的乖侄女可可。”

    “乖侄女可可?也只有你们龙虎山的人说她乖!”何浩先狠狠在心头发泄一通对张可可的不满,这才低声答道:“张道长,你也看到了,你的侄女可可已经主动抛弃了我,可不是我抛弃她。”说这话时,何浩一阵心疼,毕竟何浩和张可可同甘共苦了一段子,感不是那么容易割舍的。

    “据我所知,可可并没有和你一刀两断。”张余一严肃道:“你知道吗?我的三师弟夫妻俩还在处心积虑的针对你!如果可可真和你一刀两断了,彻底忘记了你,他们何必如此?”

    “张道长,多谢你的好意。”何浩闭目长叹,想到那天张可可与自己恩断义绝的景,何浩就心如刀绞。何浩颓然道:“可可她出名门正派,坚守正邪不两立,而我接纳了魔界叛徒,她是不会原谅我的。我和她有缘无分,关系大概就到此为止了。”

    “你不要灰心,可可不是那么不通理的人,要不我想办法,让你们俩单独相处仔细谈谈,或者还有挽回的余地。”张余一还不死心,仍然在向喜新厌旧的何浩推销他的侄女,张余一这么做一是出于好心,想成全何浩与张可可,二则是为了打击一直针对自己的二师弟派系,不让二师弟继续壮大势力。可惜不管张余一怎么说,已经有了申的何浩就是不肯回头,更不肯向张可可低声下气的恳求她回头。

    张余一和何浩在这边低声交谈的时候,那边已经有几名龙虎山弟子开始把镇宫之宝心问枪抬回后收藏,但这些龙虎山弟子没注意到的是,两名光头小和尚偷偷跟在了他们后,这几天龙虎山各路宾客云集,而且出入的大都是和尚与道士,这些龙虎山弟子还以为这两名僧袍袈裟鲜明的小和尚,是什么大寺庙主持带来的弟子,也借住在上清宫内,并没有太过留心……

    “什么?那混蛋和他的表妹当众接吻?”张可可红着眼睛一蹦三尺高,虽然张可可没有参加心问枪拜祭典礼,但她却派了几个小道童暗中监视何浩在龙虎山的一举一动,所以才能知道何浩与申在上清宫大内做的丑事。当下气急败坏的张可可马上把发誓不与何浩说话的誓言抛在脑后,提着草薙剑冲出房间直杀上清宫大,可是张可可赶到大时,大中的人群已经大部散去,何浩和申也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在那里讨论计划为什么会失败的张刚二和张行三等人。

    心中有愧的张刚二见张可可提着草薙剑杀气腾腾的冲进来,误以为己方利用张可可坑害何浩的事东窗事发,张可可来找自己们算帐。张刚二赶紧叫道:“可可,你想做什么?你听二伯对你说,二伯和你的父母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张行三也赶紧解释道:“可可,你不要胡来,你二伯骗你是为了帮你摆脱那小瘪三,让他以后再没有机会纠缠你。”

    “你们为我做了什么?二伯怎么欺骗我了?”张可可一头雾水,压根不明白张刚二和父亲在说什么。而且妒火中烧的张可可也没时间去琢磨父亲和二伯话中的含义,挥舞着草薙剑叫嚣道:“何浩呢?那个和表妹**的混蛋在那里?我要杀了他!”

    张刚二等人松了一口气,原来张可可这小丫头并没有怀疑己方,而是在大吃飞醋。沈芝茹皱眉道:“可可,你怎么还在念着他?何浩已经回去了,他那表妹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他们怎么样,我们没权利管。你有时间还是多去陪陪你的寒凡哥,他现在的绪非常激动,对他的状态会有影响……。”

    沈芝茹的话还没说完,张可可已经一阵风似的冲出了大,沈芝茹和张行三知道她是去找何浩,赶紧对张刚二叫道:“二哥,快追回可可,要是让寒凡知道了可可去找那小瘪三,绪肯定还要受影响。”张刚二比谁都清楚自己徒弟外表坚强内心脆弱的格,刚想带着张旋六和张缺四等人和张行三夫妻去追时,后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各位道兄,不用去追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张刚二和张行三夫妻等人一起停步回头,一看果然,现如今被全国通缉前二郎神教掌门孤君豪,带着他的独子孤寒凡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大中,此刻孤君豪父子俩完全没有过街老鼠和人投入别人怀抱的悲戚和愤怒,反而是笑容满面,孤君豪笑道:“张道兄,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后天早上,也就是那小瘪三在比武大会的第四场淘汰赛上,那小瘪三必死无疑!”

    ……

    从上清宫出来后,平时里最是容易害羞脸皮极薄的申忽然变得柔似水,一具软玉温香的柔软体,竟然时时不离何浩怀抱,蛾眉下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仿佛要滴出水来,尽是柔蜜意。看得花痴何浩是狂咽口水,只恨不能把申按倒在地,当场就地正法。而申丝毫不在何浩偷看她衣领开口处的色眼,反而红着脸拉何浩到路边草地上坐下,将小嘴凑到何浩耳边,吐气如兰道:“何浩,等我杀了武吉,你带我去你家好吗?我想去拜见你的父母。”

    何浩想都不想,脱口问道:“怎么?想去让未来的公公婆婆承认你这个儿媳妇了?”何浩话刚出口立即后悔,以申高傲而羞怯的格,开这样的玩笑搞不好会适得其反。谁知申并没有翻脸或者发怒,而是把生粉面埋进何浩怀里,还轻轻拧一下何浩的胳膊,象是责怪何浩说话过于直接,让何浩都在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直接大胆了?”何浩猜不透申转变的原因也不想去猜,正想拦腰一把抱起申,奔到山下帐篷中结束自己不知多少世的处男。申突然又低声问道:“何浩,张可可和朱佳丽你怎么办?还有孤雯雯,我知道你也很喜欢她,你打算怎么对待她们?”

    “你放心,我有你就足够了。”何浩强忍心疼答道,虽说申的容貌远在张可可、朱佳丽和孤雯雯之上,但为了申而放弃其它三女,何浩还是很心疼的。只是何浩估计以申骄傲的格,肯定不会容许自己在外面有人,何浩也只好放弃一片森林。

    “薄寡义的东西。”申心中甜蜜,在何浩肩头轻轻咬一口,轻声骂道:“没良心的,我看她们对你也是念念不忘,你还说出这样的话,要是让她们听到,不知该有多伤心。”说到这,申顿了顿,又说出一席让何浩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话来,“这样好了,只要她们愿意,将来你就把她们一起娶了,我和她们一起嫁给你。”

    “什么?!”何浩这次是彻底傻眼了,结结巴巴的问道:“老婆,你,你不是开,开玩笑吧?你同,同意我和她们在一起?!”

    “你忘记了吗?”申百媚的横何浩一眼,“我是出生在三千年前,从我出生到现在,人间绝大部分时间是一夫多妻制,我怎么忍心让你为了我,放弃其她心的女人?”

    何浩一想也是,申从小到大看到的都是一夫多妻,自然觉得一夫多妻很正常不过,容许自己包二这事就可以理解了。想明白这点,何浩心花怒放,大力将申抱紧,俯到她的上便是一阵吻抚摸,而消除了最后一丝心理障碍的申除了不容许何浩现在就与她真正结合外,其他则任由何浩施为。一时间,这对恋妇,竟然在人来人往的龙虎山下山大道旁做起了苟且之事。

    “何浩,我杀了你这乱人伦的畜生!”正当何浩的大手伸进申的内衣中时,后一声带着哭腔的霹雳大喝,一把宝剑带着劲风对何浩的背心斩下。原来张可可追到此地,看到何浩与他的表妹竟然在光天化朗朗乾坤下苟且偷,气得张可可心头无名火起,大吼一声草薙剑就斩出,斩向当代陈世美何浩,可惜张可可的剑到中途,被何浩压在下的申骤然探出二指,将草薙剑牢牢夹住。

    “可可,你听我解释。”何浩飞快从申爬起来,刚想向张可可解释自己和申并非表兄妹。但张可可已经重重一记耳光扇在何浩脸上,张可可大哭着吼道:“我听你的解释,我告诉你,我这就去答应孤寒凡的求婚,从现在开始,我们是敌人!”哭着,张可可转就走,不再理会何浩的叫喊。

    “可可,可可。”何浩还想去追,申及时拉住何浩,柔声道:“不要离开我边,你的法术还不能随心所的发挥,张刚二和张可可的父母恨你入骨,小心被他们暗算。”

    “可是,可可她。”何浩急得满头大汗,心说张可可如果真的答应了孤寒凡的求婚,那可就大事去矣。申看出何浩着急的是什么,酸溜溜的在何浩额头上一点,“刚才还说为了我可以放弃其她女人,现在露出原形了?不要怕,就算张可可答应,张行三夫妻答应,张修业那只老狐狸也不会答应,只要你打败了孤寒凡,或者孤寒凡在比武大会上失手提前被淘汰,拿不到灵能军队统帅的位置,张修业说什么都不会答应的。”

    “可是。”何浩还想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申已经板着脸说道:“怎么?还没成亲,你就不听我的话,急着找小老婆了?”何浩无奈,只得闭嘴,申这才转怒为喜,拉着何浩的手低声道:“回去吧,今天晚上休息好些,明天在比武大会上才有力气,我也不要你拿什么冠军,只要你能打赢一两场,就算对得起我了。”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神秘强敌》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