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 第三章 衷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PS:抱歉,昨天醉惨了……)

    漆黑的多林寺如同一头巨大的怪兽,静静的蹲在黑暗中,稀疏的灯火就是它狰狞的眼睛,寺门是它的血盆大口,就象随时可能扑上来把吻在一起的何浩和申吞噬一般。

    万物无声,除了夜风的低吟和昆虫的鸣叫,何浩和申甚至能听到彼此高亢欢快的心跳声。工程队的施工已经停止,不知道是连续多二十四小时施工后过于疲倦,孤雯雯让他们休息一天,还是二号他们的意思,想在寂静的黑夜中更方便的替何浩杀掉申,让何浩没有后顾之忧。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何浩受伤的腿再也无法支撑下去,何浩才在申的搀扶下坐到后院外的土包上,申则坐在何浩没有伤的那条腿上,三千年来第一次在男人面前露出小鸟依人般的温柔模样,俏丽的脸紧贴在何浩的怀里,任由何浩的大手在她体的肌肤上滑动游走。何浩和申都没有说话,经过了这么多事,他们都已经清楚的知道对方的心。

    “我下手重了些,疼吗?”申轻轻抚摩着何浩骨折的腿,眼睛中已经有泪光,嘴上却埋怨道:“也怪你笨,你直接对我说有人要害我,有我在你边,有谁敢动你一根毫毛,我杀了他!”

    双手正在申轻薄纱衣下抚摸的何浩一笑,并不解释腿上的伤是自己造成的,同样的,何浩也不能让申杀掉白小痴和宋强、王寿等人,不管这些人的手段多卑劣险,但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何浩好,何浩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良久后,何浩才低声说道:“其实也不怪他们,他们误认为是武吉转世,一心想保护我,你原谅他们吧。”

    “你肯定不是那个混蛋的转世!”听到何浩那些敏感的话,申柔软的体骤然僵硬,过了片刻才轻轻在何浩肌咬上一口,略带撒的说道:“我不许你是!否则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我当然不是武吉。”何浩在申滚烫的脸颊上轻吻,柔声道:“我怎么会是武吉转世?自从第一次见到仙女姐姐,我就对仙女姐姐魂牵梦挂,朝思暮想,天天想着,夜夜梦着,神魂颠倒,废寝忘食,说还休,罢不能,肝肠寸断,食不知味,渴尘万斛,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如果我是武吉,怎么会这么着仙女姐姐?”

    “呸!你真这么想我,就不会和张可可还有朱佳丽勾勾搭搭了。”何浩的话非常麻,但申不以为逆,心中反而甜滋滋的。驳斥了何浩的谎言后,申抬头一双美目紧盯着何浩问道:“他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

    何浩苦笑,回忆着二号对自己的介绍答道:“他们都是中国灵能界退隐的高手,隶属于中国历朝历代的政府。明朝万历年间,丰臣秀吉统一本,本的灵魔界头目安倍家族为了达成侵略中国的梦想,暗中勾结出卖朝鲜的白羽族,帮助丰臣秀吉取道朝鲜侵略中国,中国政府被迫抗援朝。那一场仗足足打了六年,开始中**队因为没有灵能者对抗本和朝鲜的灵能者,仗打得很苦,朝灵能者甚至还刺杀了中**队的将领李如松,导致明军的蔚山之败。后来大明朝廷派大将邢玠率领援军增援朝鲜,继续执行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政策。当时的太乙道第十七代掌门便号召中国灵能界自发组织起来投军,不少中国灵能者群起响应,最终帮助明军打败了本军队和朝灵能联军。战后,这些灵能者没有解散,组成了一支特殊的军队,听命于中国历朝历代的领导人,专职抵御外国灵魔界对中国的侵略。”(PS:抗倭援朝期间,中**队将领李如松确实死于朝鲜土著之手,史实非虚构。)

    “因为他们大都是道家弟子,又把我误认为是武吉转世。”何浩把申搂得更紧一些,低声略带埋怨道:“可你一天到晚对我动不动就喊打喊杀,还怀疑我是什么狗武吉转世,他们为了保护我,只好对你下手了。”

    “原来是他们啊,当年我还和他们中的一些人见过面。”申没有把话说完,其实她和武吉也有参加那场大战,甚至中国魔界都派出天微魔垣刘英和宋强,率军迎击抢地盘的本灵魔界,杀掉了不少跨过鸭绿江的本灵能者和妖魔,只是严重的内耗注定了中国灵能界和魔界无法联手,互不信任都害怕对方背后捅一刀,魔界才没有跨过鸭绿江,错过了一次与人间灵能界和解的机会。也是从那次开始,让宋强萌生了使魔界和人间灵能者、仙界和解的想法。

    “既然他们是为了你,你又为他们求,那我就饶他们一命。”申冷哼。这时,申的默许纵容了何浩的兽,色迷心窍的何浩竟然把一只手伸进了她的内衣中抚摸她的脯,另一只手则已经在解她的纱衣了。申又羞又急,刚想把何浩踢开又想到何浩上还有伤,只能按住何浩的双手羞涩道:“不可以,现在还不可以。”

    “仙女姐姐,我你。”何浩连腿上的剧疼都忘记了,翻就把申压在下,手忙脚乱的解申的衣服,可惜他和申的实力差得太远,申稍一用就把何浩从自己上掀开,站起来喘息道:“你不要得寸进尺,我承认我对你很有好感,但你现在就想和我……,不可以。”看到何浩那渴望又失望的表,申心中一软,低声说道:“等我杀掉了武吉,完成我父亲交给我的遗命,我就……,陪你一辈子。”

    “真的?”申第一次对何浩吐露意,何浩激动下又把腿上的剧痛抛之脑后,单腿从地上一跃而起。抱住申追问道:“仙女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只要杀掉了武吉,你就嫁给我?”

    月光下,申的脸涨红得象一块猪肝,迟疑良久后,终于点了点头。

    “万岁!”何浩的反应之强烈远在申想象之上,疯狂大吼的难听声音震耳聋,在山谷中回不休,惊得群鸟乱窜,兔走狗吠,心中狂喜之可见一斑。何浩又将申重重抱住,一阵几乎窒息的吻后,何浩喘着粗气大吼道:“武吉,你这混蛋在那里?出来,我要替仙女姐姐杀了你!我就可以娶仙女姐姐了!”

    “别犯傻了,就凭你,还不是他的对手。”申红着脸在何浩口掐上一把,“那个混蛋现在究竟转生成什么模样,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想娶到我,有得你等。”

    “没关系。”何浩拍着自己的口说道:“仙女姐姐,你还不知道我,别的本事不敢说,耍花招出鬼主意是我的拿手好戏,再说我有国家安全局的人可以帮忙。你告诉我那个武吉转世有什么特征,我想办法把他找出来?”

    申有些迟疑,不过联想到何浩在攻打二郎神教事件中的精彩表现,抱着一线希望说道:“他的转世有两个特征,一是他转世的生辰八字全部属阳,就是通常说的阳年阳月阳阳时出生。这样的人在人口稀少的古代数量少容易寻找,可是现在人口众多,我就没办法了。”

    “哦,这样的人是不少,真的不容易。”何浩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清楚记得自己在恶补灵能知识时,曾经算过自己的生辰八字——正是阳年阳月阳阳时出生!不过何浩转念一想,又问道:“那第二个特征呢?容易辨认吗?”

    “第二个特征比较容易辨认。”申回忆道:“他的灵脉和天赋极差,不过体术优秀,善于使用的武器是古代长枪;姜子牙因为他不能使用仙术的特点,曾经亲自为他打造过一柄心问枪,心问枪失落后他自己又打造了一柄威力稍逊的破魔枪,有这两柄枪在手,他就能施展一破魔九式的仙术……,你怎么了?”申忽然发现何浩脸色苍白,满头大汗,就象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没什么,伤口有些疼。”何浩不敢说出自己紧张的原因,因为何浩已经想起两件事,一件事是张可可曾经坚持要何浩使用一柄武术长枪为武器!还有一件事是帝俊鬼在警察局的地下室中,曾经问过何浩——问何浩为什么不用破魔九式收拾地魔刘凤鸣和华斌?!!

    “那里疼?我替你看看。”申信以为真,关心的蹲下去,见何浩的断腿确实肿得厉害,心疼之下拿出最后一颗九转银丹,准备塞进何浩的口中……

    “何浩,快离开那魔女!”一个紧张的声音打断了申的动作,何浩和申同时扭头看去,见国安局的灵能者领导二号带着十余名退隐的灵能高手各执法宝兵器,已经将何浩与申包围。二号双手各拿一柄短刀,指着申喝道:“魔女,马上放了何浩,我们可以免你一死!”刚才申答应嫁给何浩时,何浩的欢呼声已经惊动了埋伏在寺外的二号和白小痴等人,这批灵能高手误以为何浩发生了意外,赶紧冲进多林寺正看到申与何浩在一起,便误会了何浩的份已经被申识破。

    何浩看出二号等人的误会,刚想解释,但心高气傲的申已经推开他冷笑道:“本来我已经决定饶过你们了,可你们又送上门来,我也只好送你们上西天。”说着,申的惊雷鞭一拉,摆出作战的架势。那边二号等人知道她杀人不眨眼的格,不由分说各发一声喊,各踩罡步欺上前,十余柄法宝一起往申上招呼,申毫不迟疑挥动惊雷鞭出一个巨大的圆形,将二号等人开。

    “几百年没见,你们怎么一点长进没有?”申刚讥笑完,那边二号已经眼中闪出金黄刺眼的光芒,口中高吟道:“天地威神,诛灭鬼贼。六乙相扶,天道赞德。吾信所行,无攻不克。”长吟中,二号的双肋各长出一对手臂,六柄短光寒光闪闪,同时慕容羽也在吟唱,“拜请普庵祖师公,佛法无边显神通,积手礼拜神加护,凶神恶煞织如风,神兵火急如律令。”唱到“令”字时,慕容羽的单手往二号上一指,一道七彩神光笼罩二号全,神光替二号挡住了惊雷鞭的高压电流,使二号可以全力六刀分斩申

    “未完成的三头六臂术!普庵护体术!”申有些吃惊,她没想到这些退隐的灵能高手这些年已经修炼到了这样的地步,措手不及间被二号欺进惊雷鞭难以施展的近,仅能靠双腿抵敌,虽不至就此受伤中招,却也有些狼狈。而后面的慕容羽则在不停的给其他灵能者体加祗护体术,帮助他们抵御惊雷鞭的威力。更有一名原属玄风派的灵能好手又给同伴加祗上风系法术,提高同伴的行动速度,申以一敌众面对这些配合无间的灵能高手,不免手忙脚乱,连遇险招。

    “青雷赤气,霹雳符同,急急如律令。”不擅近战的申正艰难招架二号的六柄一起削来的短刀,被何浩称为吴叔的七号忽然高吟一声,三十多张符纸漫天电而出,化为一阵光雨笼罩在申上,申咬牙横跳开,纤美的左臂上已经被划出一条血口,秀发也被光雨削断几缕。但不等申落地,另一名灵能好手已经唱道:“诺诺峄晔,行无择。以东为西,以南为东。疾!”一道土黄色光闪过,申脚下的地面顿时如同液体一般旋转起来,打着旋涡吞噬了申那双**的美足,土地松软如水更带有一股吸力,吸住申的双足使申行动变缓,行动速度减慢。

    “糟糕,我太轻敌了。”申的额头上已经现出汗珠,无比后悔刚才没有抢先出招杀死几人,以致让这些配合了几百年的老不死各施所长,互不所短,大大提高了作战效率,申自己却处处所制。但申格倔强无比,即便处于下风也丝毫不惧,体虽不能自如移动惊雷鞭却舞出一团青蓝光球,霹雳闪电声接连不断,得这些灵能者再无法近,只能以远程武器与申对敌。

    “小姐莫慌,我来了。”随着一声虎啸,黑点虎从申后方冲了过来,但不等申暗喜,黑点虎背后忽然又冲出已经现出原形的小四,跳上黑点虎的脊背就咬住黑点虎,黑点虎大怒想把小四甩下脊背,无奈小四死活不松口,反而把黑点虎板倒在地上,两只灵兽一只想救主人,一只想给主人的盟友争取消灭敌人的时间,在地面翻滚撕打,激起漫天灰尘,虎吼兽嘶声不绝。

    “机不可失!出绝招!”二号大吼一声,十余名灵能者高唱着各自的咒语快速闪到二号后,手搭肩组成一条蛇形队伍,十余人上一起散发出七彩光芒,其中又以二号上的七彩光芒最盛,二号的六只手同时抛开短刀,飞快在面前画出一个九宫八卦图,十余人齐声高唱道:“炎黄之名,五方响应,涤秽凶,青龙白虎,助我除魔。疾!”

    二号等人唱音刚落,队伍最前面的二号六手同时推出,面前半空的九宫八卦图金光刺眼,一条青色巨龙与一只白色巨虎呼啸而出,电,申不敢怠慢,惊雷鞭抱横拉,无数道闪电会集成一道巨大的电流,迎住青龙白虎。一声巨响过后,电光与青龙、白虎撞在一起僵持不下,谁也奈何不了谁。但只是片刻间,申白皙光洁的额头上便汗珠滚滚,电光开始节节后退。

    “魔女,受死!”申正被二号等人得上气不接下气时,头上忽然又传来一声厉喝,天才王寿从天俯冲而下,无名宝刀化为一柄长枪,对着申的头顶百会笔直刺下。申没想到同属魔界的王寿会偷袭自己,又完全被二号等人牵制,连闪避都做不到,只能闭目搭待死……

    “乒!”王寿的长枪没有向申想象的那样刺入自己头顶,只听到一声兵器碰撞的巨响,然后是王寿的怒吼,“何浩,你疯了?”申大奇中睁开美目,见何浩不何时已经冲到了自己旁,举起那条怪鞭架住王寿的无名刀。

    何浩一言不发,右手握紧怪鞭,左手挥出怪旗,让万朵青色莲花护住自己和申。只在刹那间,申惊雷鞭上的电光完全散去,青龙和白虎再撞过来时,正被何浩怪旗上的青色莲花拦住。申死里逃生,体一软躺在何浩怀里喘息,何浩左手搂住申将怪旗护在申前,怒吼道:“谁他娘的敢杀我老婆,先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