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第十章 势力大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PS:抱歉,老狼要换一个狼窝——就是搬家了,因为网络搬迁的原因,本书从即起将停更三天,大概在元月九左右才能恢复更新,希望朋友们原谅。)

    “何浩是我的人,谁敢再碰他一根毫毛,死!”申冷喝一声,惊雷鞭随意挥动,闪烁着超高电压借着海滨城市潮湿的空气弥漫空中,让所有灵能者的皮肤上都产生麻麻的刺痛感,各种电器和电灯则先是骤然明亮了数倍,接着劈啪劈啪的爆炸开去,眨眼间病房中一片漆黑,只剩下申手中惊雷鞭的青蓝光芒闪动,将申俏丽的形映得诡异而美丽。

    “你是谁?何浩是你的什么人?”张刚二胆战心惊的问道,刚才申一出手就同时退五名天阶级的灵能高手,实力之强悍,是张刚二生平未见——上次在太湖基地时,申增援魔界基地前,张刚二已经和当时实力未损天牢魔郝鑫拼得两败俱伤。申赶到时重伤的张刚二已经被弟子抬出了基地,既幸运的避开了与申直接交手,又间接成全了他师兄张余一,让张余一轻松将同样重伤的天牢魔郝鑫形神俱灭,终结了天魔不可直接诛杀的神话。

    “吝啬女人,这女人是谁?”朱佳丽低声问张可可,酸溜溜的说道:“这女人公开宣称何浩是她的,这口气你忍得下去吗?如果我是你,要么和她拼命,要么就买块豆腐撞死了。”

    “狡猾的小狐狸精,想借我的手试探这老狐狸精的真正实力,没那么容易!”张可可看破了朱佳丽的企图,心中冷哼。但张可可没有直接戳破朱佳丽的不轨企图,而是眨巴着大眼睛观察其他人的表。当断定在场的人没有一个知道申份时,张可可狡诈的小心眼开始开动了,心说如果我立即揭破申份,可能会让人误解何浩与这魔女勾结,对何浩的名声不好不说,这些想要何浩灵血的人十有**会吓得抱头鼠窜,将来这些人肯定不会就此放过何浩,还会魂不散的缠着何浩。不如,借这个魔女的手……

    “我吃什么醋?她是何浩的表妹小碧。”张可可故意说得很大声,象是回答朱佳丽的质问,实际上则是说给张刚二和龙在里等对何浩志在必得的众多灵能者听,“上次就是她用灵丹救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灵丹了,如果还有,何浩就肯定有救了。”

    “原来是何浩的表妹啊。”朱佳丽曾经听母亲说过何浩确实有一个漂亮表妹,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想招来申这样的敌。申也听到了张可可的话,误认为何浩把自己变化成他表妹在人间出现的真相告诉了张可可,并不出言否认,只是对何浩的憎恨更深了一层。而旁边的灵能者听到眼前这倾国倾城的漂亮妞只是何浩的表妹,并没有其它特殊背景,轻松之下,贪念自然再度萌生。

    “小妞,把你的表哥交给我,我保管你下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好色的张缺四仗着盟友众多,第一个冲上去,一双戴满黄金戒指的手十指张开,飞抓申高耸的脯,而张刚二、帝俊鬼和妃想天等人鬼也害怕何浩的援军越来越多,各自擎出金刚圈、烈焱叉和毒麝扇等法宝,以全力围攻申

    “小心!他们……。”白小痴惊叫着提醒申,但白小痴下面的话就此打住,申的速度远在白小痴的想象之上,惊雷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如蜻蜓点水般在连挥五鞭,分别砸向张缺四和张刚二等人,只听得一连串惨叫闷哼声,张刚二和张准八同时捂着被高压电烧成焦碳模样的右手就地滚开;帝俊鬼刚用残肢复生术长好的咽喉再度被惊雷鞭抽断,绿色的肮脏鲜血四溅;也不知道是不是申有意的——妃想天漂亮的脸蛋被抽出了一个‘十’字形,顿时破相;而最惨的还要数招势下流的张缺四,十根指头全部被申抽地断为数截,十指连心,剧疼之下,张缺四只是哀嚎了半声就活生生疼昏过去。然后被早看他不顺眼的朱佳丽一脚踢进灵能者人群,任由灵能者践踏。

    “呼!”鞭梢破风,申一举打伤五名灵能高手,惊雷鞭丝毫不作停歇又横扫开去,刹那间,拥挤不堪的病房中青蓝光芒闪烁,惊叫惨叫声不记于耳,企图抢夺何浩灵血的灵能者全焦黑,成片成片的倒下。包括白小痴和慕容羽上都吃了几记高压电,疼得两人放声惨叫,“小姑娘,你误会了,我们是保护何浩的。”

    “我们也是保护何浩的。”朱佳丽发现申冰冷的目光扫向自己,赶紧解释道。申还不知道朱佳丽与何浩的关系,冷哼一声惊雷鞭画出一道弧线绕开朱佳丽,直砸张可可俊俏的小脸蛋,心中恶狠狠说道:“叫你敢和那个花痴私奔!”把张可可吓得放声尖叫,几疑自己就要被毁容了。“啪!”人影一闪拦在张可可前,一只大手及时拉住即将打在张可可脸上的惊雷鞭,张可可死里逃生,再看保护自己那人,却是何浩那神秘的朋友张磊。

    “大小姐,她是何浩的未……,她是何浩的朋友。”张磊总算把‘未婚妻’那三个字收住,以免刺激到申这恐怖的魔女——但还是换来申一个愤怒的白眼球。张磊偷偷擦去一把冷汗,低声说道:“大小姐,请你这就给何浩治伤吧,敌人交给我们就行了。”说到这,张磊飞快把张可可拉到一边,以免申醋意大发而公报私仇,对窗外大叫道:“王寿,白先生,慕容先生,能不杀人就尽量别杀人,把带头的生擒,其他人轰走。”张磊已然知道宋强的全盘计划,虽说张磊也对宋强异想天开的计划不抱多少希望,但还是理智的劝住了即将大开杀戒的王寿等人。

    “王寿也来了?”在场的灵能者中,有不知道天败魔张磊的,也有不知道魔女申的,但没有一个人间灵能者不知道天才道士王寿的大名的,震惊之下,众人纷纷扭头看去,只见医院围墙之上,手提无名宝刀耸立的王寿英姿拔,正冷冷的注视着惊慌失措的众灵能者,长发和道袍随着夜风飘扬,显得帅气而威武。

    “呛啷!”王寿拔出土黄色的无名刀,冷酷道:“我数到三,除了各灵能门派的掌门留下,其他人还不消失……。”王寿无名刀凌空劈出,刀锋扭曲着空气劈在医院二楼与三楼之间的楼板上,巨响与灰尘过后,整整一层钢筋混凝土楼板被全部击穿,露出一个透明大洞,“这就是下场!”

    “罗嗦什么?”魔女申可没王寿那么好心,直接祭起惊雷鞭,鞭上风雷之声大作,青蓝电光中闪烁出一团团球型闪电,遍天打出,球型闪电落下之处,被打中的人上电光乱闪,顷刻间变成烤猪,顺便还波及旁人,烤的香味弥漫空中。偶尔打到地面上的,地面上电光遍布,周围的人马上得跳滚避开;眨眼之间,刚才还把病房围得水泄不通的敌人炸开了锅,争先恐后的往外逃命。不逃也不行了,何浩边突然出现三名强悍凶狠的援军,这些小门派还是能看清大势的。

    “把领头的抓住。”看样子张磊坚持要惩罚带头的各个掌门,白小痴和慕容羽等人也心中有气,各下重手或抓或打,将龙在里、毛世高和蒋墨等领头人的双腿抓断打断——反正就在医院里,马上就可以抢救,慕容羽和白小痴也不用担心回去后被组织处罚。

    “快跑啊。”帝俊鬼拉起妃想天想往外跑,但他的刚站起来,张磊已经一个扫堂腿扫来,老实说帝俊鬼对张磊并不是特别害怕,已经在暗中试探过张磊高低的帝俊鬼最多只是怕张磊那双手,所以帝俊鬼并没有跳起躲避,而是体下沉硬接张磊,不想张磊的左腿刚与他的鬼腿撞上立即缠住,右腿借力连环弹出,腿腿不离帝俊鬼的口要害,帝俊鬼没想到张磊的腿上功夫也这么好,大意下被张磊连连踢中,惨叫道:“好小子,原来你以前在藏拙。”

    “看扇。”妃想天见帝俊鬼被张磊踢得够惨,赶紧祭扇斜削张磊,想救出帝俊鬼,不想她的毒麝扇刚刚挥出,一条闪烁着电火花的鞭子已经缠住她的手腕。申冷冷问妃想天道:“听说你经常勾引何浩,想盗他的元阳?”在离开魔界的途中,张磊就担心已经隐约猜出何浩真正份的帝俊鬼和妃想天会出卖何浩,先在申面前给妃想天和帝俊鬼下足了烂药,再三强调妃想天和帝俊鬼是想盗取何浩的元阳和灵血,会采取任何手段陷害何浩,结果把申激得七窍生烟——尤其恨一直想勾引何浩上的妃想天。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我再也不敢了。”妃想天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求饶。但醋海微波的申那里肯放过她,惊雷鞭将妃想天连人卷起在敌人群中乱砸,可怜妃想天既要忍受惊雷鞭上数千伏的电压,还得防着被灵能者垂死挣扎时伤到自己,只能踢动修长的双腿,替申当上惊雷鞭上的活兵器,片刻间就遍体鳞伤,叫苦不迭。

    “饶命啊,饶命啊!”当被张磊踢了七百多脚时,鲜血狂吐的帝俊鬼终于挨不住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求饶道:“天魔大爷,我再也不敢打何浩的主意了,求你饶了我吧。”但张磊仿若不觉,足足踢满一千脚才停止喝道:“以鬼皇的名誉发罗刹血誓,从此永远效忠何浩,否则我杀了你!”

    “极端邪恶的鬼皇在上,我,罗刹鬼帝俊,向你发下血誓。”帝俊鬼吐出一颗鹅蛋大的暗绿色珠,用尖锐的指甲稍稍划破那珠,珠流出几滴散发着强烈恶臭的绿血,帝俊鬼哀嚎道:“永远听从人类何浩的命令,永不对何浩起加害之心,至死不渝。帝俊有违此誓,愿入鬼磨磨为鬼泥,鬼灵珠爆裂而死,永世不得复生!”

    直到帝俊鬼将那颗珠吞回肚中,张磊这才冷哼放开帝俊鬼站起来,帝俊鬼所吐出的珠是罗刹鬼的鬼灵所在,只要珠不受损伤,罗刹鬼就可以无限制的复生,而划破自己鬼灵珠发下的血誓,是罗刹鬼中永远无法违抗的誓言,一旦违背,鬼灵珠就会自动爆裂而死,再无复生机会!但张磊忘记了一件事,帝俊鬼发誓永远不伤害的人只是何浩——当初诈的帝俊鬼就是用这招欺骗鬼王,得到罗刹鬼王信任的……

    张磊对帝俊鬼狠踢一脚,“起来,去把各个灵能门派的头头抓来,不要随便杀人。”帝俊鬼心中诅咒着爬起来,冲出病房鬼手乱抓,不一刻就抓到几名灵能小门派的掌门和头头,制服后拖进了病房,剩下的低阶灵能者见势不妙,早已一轰而散,顷刻间逃得干干净净。这时,王寿也把窗户这边的低阶灵能者打散,无名宝刀化为铁链,向牵牲口一样把十几名灵能门派的头头牵到窗下,拳打脚踢让他们跪下。不一刻,何浩病房旁边就跪满了三十多名灵能门派的头头,包括龙虎山的张刚二和张缺四、张准八三人,也被白小痴和慕容羽按住头跪在何浩面前。张刚二本想反抗,但被白小痴的混元鹰爪手抓住脊椎骨后,也乖乖的不敢反抗了。

    “你们是怎么知道,何浩是十世童男修行的?又是怎么知道何浩在这里的?”张磊环视着这些灵能门派的头头问道,不是张磊不想杀这些企图把何浩分尸的灵能者,而是这些人对何浩还有大用。同时张磊也不敢透露何浩真正的处男记录——因为申就在旁边。

    “是张刚二告诉我们的。”极端没义气的蒋墨指着张刚二答道,又拿出手机解释是收到一条短信才知道何浩的所在。蒋墨刚刚说完,精明的张磊已经猜出短信事件的幕后主使人,愤怒之下张磊对着被惊雷鞭捆住的妃想天一阵拳打叫踢,把本就全伤痕累累哭哭啼啼的妃想天打得皮开绽,直到妃想天再三哀求方才住手。

    “你们想死还是想活?”张磊扭头朝众灵能门派的头头吼道,而各个灵能门派的头头此刻命悬他人之手,那还敢嘴硬,一个个争先恐后的答道想要活命。张磊狞笑道:“想活可以,只要你们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饶你们不死。否则……。”张磊一掌劈出,将坚硬的水泥地面劈出一个大坑。

    “敢问张护法,是什么条件?”怯生生问这话的人竟然是张缺四,如果说龙虎山谁最贪生怕死,谁最欺软怕硬,那张缺四自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而其他灵能门派的头头也抬起了头,生怕张磊提出苛刻到无法接受的条件。

    “你们以道家始祖鸿钧祖师的名誉发誓,从此效忠何浩。”张磊狞笑道:“而你们的门派,也奉多林派为首,成为多林派的下属门派。”张磊还没说完,张可可就着急道:“还有保护费,下属门派必须向总门派进贡的,要他们收入的四成,不,要一半。”张磊冲张可可笑笑,点头道:“没错,你们收入的一半必须交给多林派作建设资金。”

    众灵能门派的头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迟疑了片刻后,在张磊和申不耐烦的催促下,丹鼎派的龙在里第一个站出来,在何浩病前跪下发誓道:“鸿钧祖师在上,我丹鼎派上下愿奉多林派为首,听从多林派调度,有违此誓,天谴之,地谴之。”有人带了头,碍于面子不愿接受这屈辱条件的其他灵能门派头头也先后到何浩病前下跪发誓,永远效忠何浩,成为多林派的下属门派。同时在心底各自安慰自己,“没什么,加入了大门派,或者还是好事。”

    十几分钟后,众灵能门派的头头都已经跪到何浩面前发下了毒誓。只有龙虎山的张刚二铁青着脸不说话,而张准八努力把头抬到最高,坚决不向何浩低头,张缺四倒是有心劝二师兄暂时答应这条件,不过看到张刚二那厉鬼般的目光,张缺四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巴。这时,张磊厉喝道:“张刚二,你愿不愿意向我们多林派投降?”

    “士可杀,不可辱!要杀就杀,要我投降,做梦!”张刚二铁青着脸吼道,倒不是张刚二不怕死,而是张刚二明白,一旦自己发誓向何浩效忠,自己梦寐以求的龙虎山掌门就再也没有希望了——有两千年历史的龙虎山总不能成为多林派的下属门派吧?

    “够胆量,硬汉子。”张磊伸出一个大拇指,夸奖一句后,张磊又狰狞道:“不过,如果五分钟后你还能坚持,我就马上放了你。”说完,张磊冲王寿一挥手,王寿立即挥出无名刀,无名刀迎风变化成无数根牛毛细针,全部钉入张刚二的全软麻痛,再催动灵力刺激张刚二的道,而张刚二后颈的脊椎大已经被白小痴紧紧扣住,无法运灵力抗拒,把张刚二疼得眼泪鼻涕横流,差点没有大小便失,只恨不能立即死去。

    “啊,啊啊啊!杀了我吧!”张刚二忍耐了不到三十秒,就已经在放声惨叫,模样之凄惨,甚至让张可可和朱佳丽两个小丫头不敢去看。但王寿丝毫不为所动,只顾催动灵力,让张刚二更痛苦一些……

    在王寿和张磊的预想中,魔界这招刑手法张刚二最多只能支撑三分钟,但出乎两人预料的是,三分钟后,已经疼得小便失的张刚二仍然在坚持,甚至把嘴唇咬破了都不肯求饶。王寿惊讶之下再度加大力量,张刚二惨叫一声牙齿喀喀作响,满口牙齿纷纷咬碎,却始终不肯低头,倒也让张磊、王寿和白小痴等人颇为敬佩。

    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到了,在这五分钟里,张刚二的满头黑发都花白了一半,却始终没有开口求饶,张磊敬他是个硬汉子,挥手道:“很好,你可以走了。”何浩这边的人都颇为敬佩张刚二的血,没有一个人想着要失言——也是张刚二的运气,如果是何浩清醒、或者何浩的大徒弟守望老和尚在场,这对无良师徒肯定是要斩草除根的了。在张缺四和张准八的搀扶下,张刚二缓缓走出病房,出门时,张刚二扭头咬牙切齿道:“多林派,这笔帐我和你们算定了。”

    张磊等人没有去理会张刚二的报仇宣言,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重伤不醒的何浩上,在慕容羽的治疗术和现代医疗术的努力下,何浩总算还剩下一口气,但这口气已经若有若无。张磊焦急道:“大小姐,请你赶快给何浩服下仙丹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谁说我要救了?”申把脸一扭,说什么都不肯答应救何浩。张磊大急,朝申连连作揖道:“大小姐,求求你了,为了……,求求你了,只有你的仙大拿能救何浩一命。”

    “没商量,这小子多次轻薄于我,我没杀他已经是他的运气,还想让我救他,没门。”申想起那天晚上在夜市的景,顿时满面通红,羞怒交加。

    “大小姐,求求你了。”张磊对着申扑通一声双膝跪下,流泪恳求道:“我张磊几千年来,只有何浩这一个朋友,求求你救他一命,张磊愿为大小姐当牛做马。”

    “滚!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给我当牛做马?”申一脚踢开张磊,抱冷笑道:“今天,我就要看着你唯一的朋友死在我面前,以泄我心头之恨。”说着,申还劈手打脱何浩脸上的输氧面罩,让何浩死得更快一些。

    “你这魔女!”张可可大怒,大吼着冲上去要和申拼命,幸得张磊奋力拉住张可可,张磊焦急道:“张小姐,只有大小姐能救何浩,你不要再招惹她了,否则何浩怎么办?”

    “你就是张可可?听说你和何浩定亲了?”张可可气呼呼的与张磊拉扯时,申忽然开口问张可可,张可可愤怒道:“没错,我就是何浩的女朋友张可可。”

    “你想不想救何浩?”申冷艳的俏脸上露出一丝毒,狰狞道:“如果您想救何浩,你就在我面前自杀替何浩赎罪,我马上就给何浩一颗九转银丹,救回他的狗命!你愿不愿意?”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