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第九章 这漂亮妞是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苍天在上,如果何浩这次能安然无恙。”人间,已是北京时间晚上七点过后,滨海市圣母医院的特级抢救室中,张可可第二十六次合掌祈祷道:“我愿意把我所有财产的一半捐献给希望工程和孤儿院!”张可可迟疑一下,补充道:“捐百分之六十,只求何浩能度过这一劫。”

    朱佳丽则跪坐在何浩病旁边的椅子上,同样闭目合掌祈祷道:“三清祖师保佑,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挑拨男人为我拼命了……,最多只搞一两个恶作剧,请你们让何浩平安康复。”

    大概是张可可和朱佳丽在祈祷中讨价还价的行为触怒了上天和祖师,何浩病房的房门再度被人推开,心怀不轨的帝俊鬼和妃想天两员罗刹鬼将捧着四个气腾腾、香气四溢的便当进来。妃想天先虚假意的问候一通何浩的伤势,然后才关心的说道:“两位前辈,张小姐,朱小姐,你们都忙了一天了,先吃些东西吧,别饿坏了体。何浩吉人天相,宋强先生和张磊先生一定能及时把治伤灵丹带回来的。”

    说着,妃想天非常礼貌的双手把一个便当送到白小痴面前,白小痴接过但不着急吃,而是先看擅长判断各种毒药和迷药的慕容羽的反应,但让白小痴小吃了一惊的是——慕容羽查看食盒良久后竟然冲自己摇头,示意饭菜中并无古怪,几乎使白小痴认为自己误会帝俊鬼和妃想天了,错怪了他们的一片好心。

    “张姑娘,你吃这一盒吧。”慕容羽将检查过的食盒递过张可可,但张可可此刻心急如焚,那里还吃得下去,朱佳丽也是一样的心,抽泣着同样拒绝了慕容羽的好意。旁边妃想天见了,忙去抚摩着朱佳丽的肩膀安慰,“妹妹,不要急,何浩一定会没事的,宋强先生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了。”

    “谢谢姐姐,我没心吃饭。”朱佳丽抽抽噎噎的说道:“我一定要等何浩的伤好了,再和他一起吃。”朱佳丽的深告白自然激得张可可又是七窍生烟,张可可跳起来刚想职责朱佳丽第三者插足的不道德行为,医院中忽然传来一阵动的声音,不知多少人在叫喊,“就是这里,何浩就在这里!”“在特级抢救室!”“医生,特级抢救室在那里?”“何浩是我的!”种种不一而足,但听那些话的内容,明显就是冲着何浩来的,而且还不怀好意。

    “帝俊鬼,是不是你泄露了何浩在这里?”白小痴想都不想,第一动作是反手捏指成鹰爪形,鹰爪带着残影闪电般一把抓住帝俊鬼的脖子,饶是帝俊鬼位列罗刹八鬼将之一,也逃不出白小痴的鹰爪。慕容羽则形一晃,眨眼间抢到妃想天面前,手上忽然闪出一支青翠的杨柳枝,如法炮制架到妃想天咽喉上。白小痴和慕容羽的动作都快捷无比,实力稍弱的张可可和朱佳丽甚至都没看清他们是怎么动的,帝俊鬼和妃想天就已经同时被制服。

    帝俊鬼被白小痴如老鹰抓小鸡一样抓住,咽喉几乎被白小痴抓断,只能勉强挣扎着叫道:“老前辈,你误会了,我为什么要泄露何浩在这里?对我有什么好处?”

    “少耍小聪明,你瞒得了别人岂能瞒过老夫?”白小痴冷笑道:“你想利用何浩的仇人牵制住我们,你们乘机偷何浩的灵血,打得好算盘。”言罢,白小痴根本不理会帝俊鬼的辩解,直接一爪抓断帝俊鬼的咽喉,帝俊鬼脖颈出绿血狂喷,顿时摔在地上双眼翻白鬼腿乱蹬,随即一动不动。那边慕容羽也不由妃想天分说,毫不怜香惜玉的杨柳枝当头打下,把妃想天的半个头颅轰得粉碎,当场一命呜呼。

    “啊——!”张可可和朱佳丽两个小姐几时见过这么残忍的场面,顿时吓得凄声尖叫。白小痴厉声道:“怕什么?我们杀的是罗刹鬼,不是杀人,早些清除内,我们才能更好的保护何浩!”同时白小痴心中隐约有些狐疑——就这么干掉了帝俊鬼和妃想天两名罗刹鬼将,难道罗刹鬼将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呯碰!”时间不容白小痴多想,更没时间在帝俊鬼和妃想天尸体上补上一击,何浩的病房门已经被人粗暴的撞得粉碎,无数赤红着眼的灵能者举着各式各样的法器冲进来,为首的几人竟然是丹鼎派掌门龙在里、泶阳门门主毛世高、九阳派掌门皇甫亚和全真派七大高手蒋墨等人,后面则是你推我搡的灵能者,甚至还混杂得有一些邪派高手和化为人的妖魔。

    慕容羽迅速退回何浩病旁边,小心看护。白小痴则抱拳问道:“各位道友,各位高僧,敝派掌门何浩正在养伤,不知各位道友高僧到此有何贵干?”白小痴本想先礼后兵,谁知那些灵能者根本不买帐,泶阳门门主毛世高红着眼睛叫道:“少废话,现在全天下的灵能者都知道了,你们的掌门何浩是十世以上的童男修行,得他一滴血,胜过我们修行三十年!”

    “快把何浩交出来,我们还可以分你几滴何浩的血!否则,死!”全真派七大高手之首的蒋墨眼睛中血丝遍布,带着其他全真弟子疯狂大吼道。自元朝之后,曾经被元朝立为国教的全真派遭到明朝的无打压,衰弱至几乎亡派的地步。明亡之后全真派元气稍复,却再无当年的风光,甚至沦落到给二郎神教打下手蹭饭吃的地步。但天降良机,全真派如果能拿到何浩的灵血,那全真派复兴便指可待了。同样的,其他到滨海市给二郎神教助拳的其他灵能门派也打着一样的算盘,那个门派拿到何浩的灵血,也就意味着那个门派将取代龙虎山,成为天下第一灵能大派!如此强大的惑放在面前,这些平时受够了灵能大派鸟气的小门派不疯狂赌博一把才怪。

    “胡说八道,那有这么荒唐的事?”白小痴还想矢口否认拖延时间,但这些灵能者早就听说过何浩这两个月来种种神奇事迹,加上张刚二是用龙虎山上清宫的名誉发布的何浩全都是灵血的消息,这些灵能者早已信了七八成。蒋墨已经第一个举着重阳剑冲过来,“是真是假给我一滴血就知道了!”

    “慕容羽,你保护何浩!”白小痴无奈下大吼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鹰爪,只听得“啪”的一声,蒋墨那柄寒铁锻造的重阳剑便被捏得粉碎,呛啷落到地上,把蒋墨吓得连退数步,失声惊叫道:“混元鹰爪手!失传了两百年的混元鹰爪手!”

    白小痴须发怒张,纵声喝道:“没错,这就是混元鹰爪手!不想死的话,马上给老夫滚!”白小痴的气势把众灵能者吓得各往后退一步,但想到躺在病上的何浩,这些灵能者又谈贪心萌动,毛世高带头煽动道:“不用怕,他就一个人,我们一起上,看他能挡住谁?”口中喊着,毛世高转双手各抓起一名不知是什么门派的低阶灵能者,一起朝白小痴掷出,白小痴双手急抓,将那两名哇哇惨叫着的低阶灵能者抓落地上,但其他灵能者已经乘这个机会冲了上来,白小痴只得连连抓掷,步步进挡住房门,可赶来的灵能者实在太多,白小痴又因为一些原因不能随意杀人,只能将这些灵能者抓伤抓残,下不了重手,一时间白小痴在病房门前倒与众灵能者相持不下。

    病房门前白小痴死守不让,灵能者人挤人肩并肩,进退不得,后来的灵能门派上蹿下跳,但始终挤不进去。这时,后面灵能者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喝一声,“走窗户!”一句话不知提醒了多少利熏心的灵能者,纷纷又绕路往病房窗户处冲,更有狡诈者甚至钻进了何浩病房两旁的房间,并且那些患者、医生和护士轰开,以重物撞墙。

    先不说那些撞墙的何浩敌人,单说那些绕道冲窗户的敌人刚接近窗口,窗下忽然窜出一条黑狗,迎风变大变成龙头、虎尾、马和鹰爪的奇异生物,嘴咬爪撕又拦住这群灵能者,原来小四早就按张磊的安排埋伏在窗户下,预防敌人从窗口偷袭灵能者。但是在张磊的预想中,让小四埋伏在这里只是预防敌人用远程武器偷袭何浩,并没有考虑到会有大队敌人强攻这里,并不属于战斗型灵兽的小四仅能挡住少部分敌人,更多的敌人已经冲到窗户下,开始往窗户里攀爬,慕容羽无奈,只得冲到窗口接住这些人。

    “咚!咚!咚!”震天的喊杀声和法器交锋声中,何浩病房两边墙壁上的撞击声仍然清晰可闻,震得墙壁上灰尘簇簇而落,左面的墙壁上甚至已经现出了裂痕,而白小痴和慕容羽已经被牵制在门前和窗口,根本腾不出手来再守两面墙壁。在这紧急时刻,多林的太上掌门张可可露出她决断的一面,抓起何浩的手狠狠咬上一口,把鲜血涂到自己的桃木剑上,又对朱佳丽叫道:“狐狸精,快把你的武器也涂上血,我守左,你守右!”

    张可可对朱佳丽的称呼还是那么难听,不过朱佳丽此刻已经不想和张可可计较,飞快在玉笛上涂抹上何浩的鲜血,转跳向右面墙壁前,“轰隆!轰隆!”连续两声巨响,何浩病房的左右墙壁各自坍塌,尘土激扬中,大量敌人呐喊着冲进病房,迎接他们的是张可可的灵血剑和朱佳丽的夺魂玉笛,不过张可可和朱佳丽很快就惊讶的发现——灵血剑和夺魂玉笛的威力远没有以前那么强了,张可可的灵血剑比平常短了一大半不说,连平常那种扭曲成鞭的特质都不见了,只是聚气成剑那种直长型/而朱佳丽的夺魂玉笛也失去了往那可以直接控制天阶级高手的威力,对付地阶级的敌人都非常吃力。

    “你们小心了,何浩一直在输血,他本的灵血被冲淡了。”慕容羽大声提醒道,但慕容羽的话还造成一个后果就是再度证明何浩的血确实是灵血的事实,刺激得那些敌人更加疯狂,不仅亡命的冲击保护何浩的四人,就连被打伤在地还没断气的敌人都在手脚并用的爬向何浩。把守正面压力最大的白小痴急得满头大汗,被迫下重手杀人夺命,还不时念叨,“怎么还不来?该死的宋强,还有该死的王鹤棠杨宇之,你们怎么还不来?”

    白小痴并不知道,他所盼望的援军王鹤棠和杨宇之等人此刻根本来不了——帝俊鬼和妃想天早就考虑到王鹤棠等人会增援何浩,在第二次进何浩病房之前,妃想天就在医院给无为老道准备的输液瓶中下了毒,这种毒药虽然不能立即将无为老道致命,但王鹤棠和杨宇之等人为了给无为老道驱毒,只能合力将灵力注入无为老道体内驱除毒气,那还能腾出手来救何浩……

    “可以动手了。”开始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帝俊鬼忽然轻轻踢一下妃想天,低声提醒道,而妃想天已经被打碎的半个头颅此刻已经恢复完整,刚才他们为了给自己制造有利位置,故意示弱硬接了白小痴和慕容羽的一爪一枝,装死骗得白小痴和慕容羽对他们不做提防,帝俊鬼和妃想天便乘这个机会使用罗刹鬼族独有的残肢再生术修复伤势——当初帝俊鬼就是用这招重新生出被张可可炸断的双手的。

    “动手!”妃想天低喝一声,和帝俊鬼双双跃起扑向何浩,四只生着尖利指甲的鬼手直指何浩的心脏,白小痴和慕容羽惊觉时已经晚了,刚回头就看到帝俊鬼和妃想天的两双鬼手已经指到了何浩的膛……

    “轰隆!”何浩病上方的天花板突然一阵巨响现出一个大洞,三人从天花板上俯冲而下,“何浩是我的!”三声同样内容的大吼,被黄金戒指包裹成拳的拳头、淡蓝色的金刚圈和火焰刀一起往帝俊鬼和妃想天上招呼,帝俊鬼和妃想天只得回自保,以免被这三名天阶高手合力轰得形神俱灭。一连串兵器和**撞击声过后,帝俊鬼、妃想天和那三人各自落地。白小痴和张可可等人这才看清,这三名从上方偷袭何浩的人,竟然就是龙虎山的张刚二、张旋四和张准八三人。

    “二伯,四叔,八叔,你们想做什么?”张可可回头惊叫道。张可可这一回头间,立即有灵能者从她边窜过,嚎叫着张嘴去咬何浩,经过张刚二边时,张刚二飞起一脚将那灵能者踢飞,径直对帝俊鬼和妃想天的叫道:“那边的,何浩我们平分如何,不要担搁时间了。”

    张刚二同样与帝俊鬼两人平分倒不是张刚二通达理,而是有说不出的苦衷,刚才与帝俊鬼的交手中,张刚二已经判断出帝俊鬼和妃想天的实力不是自己们一时半会能打败的,但何浩的援军随时可能到达,旁边还有白小痴和慕容羽两名高手,稍一耽搁就有可能导致前功尽弃。帝俊鬼和妃想天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迅速对视一眼后,帝俊鬼嚎叫道:“成交,我们要何浩的左手和头颅,两条腿和右手给你们!”

    “成交,一起动手!”张刚二左手抛出金刚圈飞打迅速退后的白小痴,右手去抓何浩的右脚,帝俊鬼则飞出一柄火焰三头叉去刺慕容羽,双手去扭何浩朝窗的头颅,妃想天、张缺四和张准八则分别去抓何浩的双手和左脚,都是憋足了劲准备在把何浩分尸的瞬间多撕到一些何浩的血!可惜,张刚二和帝俊鬼等人前功尽弃的预感并没有错……

    “啪啪啪啪啪!”一阵皮鞭**撞击声和闪电劈啪声过后,张刚二、张缺四、张准八、帝俊鬼和妃想天五名人鬼惨叫着收回即将把何浩分尸的手,黑影闪动,一道修长曼妙的人影出现在何浩病上,然后五名人鬼与包括白小痴、慕容羽在内的众多灵能者一起惊呼,“好美的女人!”

    出现在何浩病上的,是一名美得让人窒息的漂亮少女,全半透明的黑色纱衣,衬得本就白嫩的肌肤更是欺雪胜霜,一双小足不着鞋袜,踩在淡蓝色的病单上如汉白玉般美滑圆润,倾国倾城的脸蛋已经美丽到无法用笔墨形容,只是冷冰冰的不带丝毫表,让人产生在冰天雪地的感觉。引人注目的还有她白嫩小手提着的一条软鞭,软鞭上闪烁着青蓝光芒,如同闪电凝集在软鞭上一般。

    “这漂亮妞是谁?”除了与这个女人见过面的张可可之外,所有人都在心中问这个问题。好色如张缺四之辈,已经在盘算着该用什么手段把这漂亮妞弄到手了。

    “何浩是我的人,你们谁还敢动何浩一根毫毛,死!”

    伴随着这冰冷的声音,软鞭抽*动,尘土与灰尘弥漫的病房中电闪雷鸣,所有人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上都产生一种麻麻的通电感,而各种电器与电灯骤然闪亮,然后一起熄灭……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