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第十四章 立威(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八月六,南方滨海市,晴朗有少许白云,微风,气温宜人。正午十点四十五分,二郎神教众多弟子在孤君豪和杨玉莲的率领下,几乎倾巢出动,一起赶到滨海市二号码头,迅速布置下天罗地网,从准备追捕交货人的汽车到楼顶上的狙击手,甚至连拉着八千万现金的小货车中都装了遥控炸弹。财如命的孤君豪夫妻一是继续想黑吃黑,二是担心自己们走私和氏壁这样的事败露,招来全国人民的唾弃,所以只要和氏壁一到手,那名货主工头和介绍人孔凡林无论如何都得死!

    十一点五十六分,孤君豪的大弟子张海波禀报,各项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旁边的游人和码头工作人员都已经赶开,保证万无一失,而二郎神教的盟友本灵魔界派来接应的代表小山之南和明道若昧也打来电话,他们已经登上本货船富贵丸号,要孤君豪夫妻一定要按时让和氏壁通过海关,送上富贵丸号,孤君豪满口答应,同时孤君豪下意识的摸摸怀中那件救命法宝,这是杨玉莲坚决要他带在上的。

    还好,这次工头和孔凡林没有迟到,十二点正,一辆黄色的出租车便开进二号码头,孔凡林潇洒的扔了几张钞票在驾驶台上,与工头挤出车厢,出租车司机似乎也闻到这里的危险气味,道谢一声一溜烟开出了码头。而工头和孔凡林两人似乎有持无恐,大摇大摆的走向孤君豪夫妻,丝毫不在意旁边易容改妆的二郎神教弟子。

    “货带来了吗?”时间紧急,交易双方连虚假意的客气都免了,孤君豪直接问道,工头扬扬手上的密码箱,孤君豪朝妻子一偏头,杨玉莲款款走到工头面前,示意看货。白天光线充足,不用担心和氏壁的五色毫光惊动旁人,工头一只手拿着一把暗绿色的匕首抵住杨玉莲,一只手打开密码箱,露出藏在密码箱中的和氏壁,经过杨玉莲的再三检查,确认工头没有耍花招掉包,这才起对丈夫点头。

    “这是我在瑞士银行的帐户。”工头将一个黑色小笔记本抛给杨玉莲,杨玉莲立即掏出手机,指示君莲贸易公司的会计将一亿五千万美元转到工头的帐户上,这笔巨款是杨玉莲付出了体的代价才说服本人提供的贷款,不仅抵押上了君莲贸易公司的所有资产,连孤君豪夫妻的房产、海内外股票、有价证券和手中的文物珠宝都抵押了,如果这笔巨款与和氏壁有什么损失,那孤君豪夫妻几小时后就会变成何浩在遇到张可可之前那样的一贫如洗,甚至还要欠上一股债。

    ……

    同一时间的另一地点,张可可早已守在一台无线上网的笔记本电脑前,不停的刷新着她在瑞士银行的帐户记录,当她的帐户突然变出长长一串零时,张可可放声大笑,抱住何浩不住亲吻,全然不顾旁边的朱佳丽那可以杀人的目光……

    ……

    “钱转到了,你确认吧。”杨玉莲挂上电话,冷冷对工头和孔凡林说道,同时两名二郎神教的弟子打开装着八千万现金的小货车车厢,让孔凡林检验现金。工头在移动电话中确认了巨款已经到帐,见孔凡林对着自己点头,终于将那装着和氏壁的密码箱递给杨玉莲,杨玉莲一把抢过,立即退回丈夫边,而孤君豪再不迟疑,立即挥手发出暗号。

    “呯!呯!呯!”几乎在同一时间,附近高楼上的二郎神教五名狙击手同时扣动板机,五颗涂有经血和黑狗血的子弹脱膛而出,但工头早有准备,在孤君豪挥手的瞬间一个侧空翻闪开,五颗子弹全部沿着工头人头原来所在位置飞过,打得地面尘土飞扬。工头脚刚落地,立即拔足飞奔向装满现金的小货车,而孔凡林早已将旁边的两名二郎神教弟子踹下车,一把关上车门,在内部反锁上。

    “哒哒哒哒!”不知多少沉闷的声音响起,无数二郎神教弟子将无声手枪的枪口对准了工头,但工头的手着实了得,连蹦带跳间闪过所有子弹,一只手已经搭上了车门,可就在这时,一颗子弹飞来,准确无误的打在工头手臂上,工头惨叫一声,忍痛拉开车门跳进驾驶室,发动汽车横冲出去。

    “张海波,你带人追,格杀无论。”孤君豪抛下手枪,指挥大弟子张海波带人去追杀工头和孔凡林,刚才孤君豪开枪击中工头的时候,已经确认了工头的实力张海波足以应付,至于那个孔凡林,更不在孤君豪的顾虑中。张海波答应一声,带头跳上一辆奥迪轿车,带着十几名二郎神教弟子乘着四辆同样的轿车紧追而去。

    先不说追杀工头和孔凡林的成败,先说孤君豪拿到了和氏壁,顿时乐得喜笑颜开,抱住密码箱不断亲吻,差点忘记了自己姓甚名谁。而在这时候,时间指针已经指到了十二点二十六分,杨玉莲再不迟疑,立即命令一批运往本的松蘑起运,又带着和氏壁赶到货场,准备把和氏壁藏进作掩护的松蘑中偷运出境。

    ……

    十二点二十七分,工头一边驾驶着小货车在公路上横冲直撞,一边掏出手机拨通何浩的手机,向何浩报告道:“一切顺利,无误!”而在电话另一边,何浩扭头冲张磊喊道:“照原计划进行!”站在法台前的张磊点点头,抓起面前的一把符纸点燃,口中迅速念出一连串急促神秘的咒语,符纸上火焰跳跃,闪烁出明亮又诡异的银白色光芒……

    同一时间,张刚二和张缺四等人正在一家高级餐厅享受美味佳肴,当张缺四殷勤的给张刚二满上一杯三十年陈的人头马时,“嗡嗡——。”天花板上一只金色大苍蝇突然俯冲而下,落到张刚二等人餐桌上,无声的炸开,一个神秘的声音响起,“中午一点三十分……。”

    “滨海市二号码头,海关检查站……。”一家豪华的洗浴中心中,正在集体洗桑拿浴的灵宝派众人目瞪口呆的听着这个神秘声音在浴室中回……

    自元朝过后,几乎被捧为元朝国教的全真派就一蹶不振,这次灵能比武大会,全真派不抱任何希望,所以全真派掌门带着十三弟子和所有门人到了滨海增援二郎神教,当然,他们在滨海受到二郎神教的招待也是最普通的,仅仅是在一家中档饭庄中吃自助餐。但在这时候,上到掌门下到普通弟子,两百多名全真派弟子全部连吃饭的动作了,全都呆若木鸡的听着那神秘的声音,“……密宝出世,望君勿误。”

    同样的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送到了所有在滨海市的灵能门派头头耳中,神秘的声音加上神秘的事件,含糊不清的密宝,在所有灵能门派头头心中构成无比神秘的惑,一起在心中形成一个疑问,是什么密宝?而在滨海花天酒地了几天后,各个灵能派上下已经无聊透顶,不约而同的去包租车辆,赶到二号码头去看一个究竟……

    十二点三十九分,已化妆成司机的孤君豪亲自将装着和氏壁的密码箱小心翼翼的藏进一箱干松蘑中,并在箱上布下法力暗记。两分钟后,杨玉莲小手一挥,十辆装满松蘑的大型货车先后发动,排成一排驶向海关。坐在孤君豪边的杨玉莲一边通过紧张的后视镜盯住车厢,一边拔通张海波的电话,询问追杀工头和孔凡林的结果。

    “师母你放心,那两个小瘪三跑不掉,我们盯得死死的。”电话那边张海波的声音非常得意,显然工头和孔凡林始终没有甩开他们。杨玉莲稍微松了一口气,又拨通了负责监视多林寺的二郎神教弟子电话,询问道:“赵强,多林寺有什么动静?何浩那个小瘪三有没有特殊举动。”

    “禀报师母,多林寺和往常一样平静,何浩正在和张可可她们吃饭。”负责监视多林寺赵强迅速答道,杨玉莲点点头,命令道:“继续监视,如果他们有什么异动,马上报告。”而在电话另一头,赵强飞快答应后挂了电话,小心扭头陪笑道:“师叔,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答复了,请你把剑不要抵那么紧好吗?”

    “这样才乖。”孤雯雯一把夺过电话,这才收起抵在赵强咽喉上的腰带剑……

    ……

    十二点五十分,被张海波率领二郎神教弟子紧追不舍的工头突然扭动方向盘,驾驶小货车冲向公路边的一辆大型厢式货车,径直冲进早已打开车厢门的大货车后厢,大货车的车厢门立即关闭,大货车排气管中喷出一股强劲的青烟,向前绝尘而去。后面张海波见工头和孔凡林有人接应,来不及向孤君豪和杨玉莲请示,直接按下了装在小货车上遥控炸弹开关……

    “滴——!”炸弹的遥控器起爆按钮发出一声清脆的长鸣,但大货车安然无恙……

    “妈的!”张海波将那个已经无用的遥控器重重摔出车外,张海波已经断定,那个威力巨大的遥控炸弹不是被拆除了,就是大货车的车厢壁是经过了特殊加工,能隔绝无线电电波。张海波大吼道:“追,继续追,不要放过这两个混蛋!”

    十分钟后,因为笨重巨大,已经被二郎神教四辆轿车包围的大货车似乎走投无路了,忽然转向拐入一条叉道,而这条道路竟然是通向滨海市市区的路。“继续追!”张海波指挥轿车紧追不舍,同时张海波心中有些疑惑,暗暗自问道:“刚才我看错了吗?那辆大货车上似乎没有司机?难道这辆大货车也是被人遥控的?”

    ……

    中午一点零五分,君豪贸易公司的十辆大货车开进设在码头的海关,在君豪贸易公司的前面,还有一家对外贸易公司的货物正在过关,大量海关检查人员忙碌着严格检验货物。见此景,孤君豪和杨玉莲心中暗喜,马副市长安排的接应海关检查员必须要在一点二十分才换班,有这家贸易公司替自己们掩护,应该能拖到已经被买通的海关人员接手。而在视距可见的海面上,本货轮富贵丸号已经打开了货舱,小山之南和明道若昧更是上到了甲板,用望远镜对着这边张望。

    “叮铃铃——。”杨玉莲的手机忽然响起,杨玉莲迅速接通电话,电话那边张海波报告道:“师母,那两个混蛋有人接应,现在他们上了一辆大货车,大货车已经被我们进了市区,我们该怎么办?”

    “继续追,城市里车流量大,他们超速行驶跑不远就有警察会注意,”杨玉莲命令道:“如果警察盘问,就说他们劫持了我们公司的运钞车,那批现金在银行有记录,警察局的人都是我们这边的,一旦抓住他们,马上给他们喂氰化钾!”

    “老婆,他们怎么来了?”杨玉莲刚挂上电话,旁边孤君豪就指着远处惊叫道,杨玉莲扭头看去,见张刚二和张缺四、张准八、杨宇之四名龙虎山六十五代弟子已经跳下一辆豪华中巴车,在他们上,大量龙虎山弟子从车上鱼贯而下,刚下车就四处张望,象是在寻找什么。而在更远处,更多灵能者临时包租的车辆已经赶向这边。

    “发生什么事了?”杨玉莲大吃一惊,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杨玉莲心头。杨玉莲略一沉思后,对装扮成司机的孤君豪吩咐道:“你在车上盯着,不要轻举妄动,我去打听究竟。”说完,杨玉莲推开车门,朝张刚二等人迎上去。

    “孤夫人,你怎么在这里?”见杨玉莲突然出现,张刚二也小吃了一惊,第一反应是杨玉莲也是来寻找那神秘的密宝的。杨玉莲微笑答道:“二哥,我们公司今天有一批货物过关,因为海关最近查得极严,所以我只好亲自来押运过关。”说到这,杨玉莲又反问道:“不知二哥到码头来做什么?难道发生什么事了?”

    “看风景,看看大海的风景。”张刚二当然不肯承认自己是利熏心想来寻找那是否会出现的密宝,打着哈哈敷衍道。张缺四与他心意相通,盯着杨玉莲丰满的笑道:“顺便来看看美女,想不到看到了孤夫人这样的大美人。”杨玉莲自然不肯相信张刚二等人只是来看风景的鬼话,心中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但这时赶到的灵能门派越来越多,杨玉莲很快被互相客声包围,容不得她多想那种危险的预感……

    ……

    中午一点二十分,“乒乓!”大概是被张海波率领的二郎神教弟子和众多暴跳如雷的交警追急了,载着工头、孔凡林和八千万元现金的那辆大货车慌不择路,竟然冲进了滨海市警察局,把三四辆警车撞翻后终于停下,张海波不等轿车停稳便跳下车,三步作两步冲进大货车的驾驶室,而其他二郎神教弟子则把车后门堵上,严防工头和孔凡林突围。

    正如张海波估计的那样,这辆车果然是被人遥控的,不等张海波向杨玉莲夫妻报告,十几名二郎神教弟子已经被大量荷枪持弹警察团团包围,此刻这些警察的鼻子都快气歪了,开天辟地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来滨海警察局砸场子,不光撞翻了四辆警车,还撞伤了几名警察,这些警察把二郎神教弟子生吃的心都已经有了。

    “举起手来!”一名警察举枪瞄准张海波吼道,张海波举起双手,慢慢回头只看了一眼就欢呼道:“王队长,我是君莲贸易公司的张海波,你忘记了吗?”也难怪张海波会欢呼,那警察正是滨海市警察局的刑警队王队长,平时以收了不少君莲贸易公司的好处,肯定不会难为张海波等人。

    “张海波?你们闹这么大动静是做什么?”王队长收起手枪,不高兴的问道,张海波满脸堆笑,点头哈腰道:“事是这样,有两个歹徒抢劫了我们公司今天早上从银行提取的八千万现金,我们来不及报警就紧追不舍,没想到这两个歹徒狗急跳墙,竟然冲进了警察局。”

    “歹徒?在那里?”王队长看着空无一人的驾驶室问道,张海波指着货厢答道:“就在车厢里,歹徒和我们公司的八千万现金全在货厢里。”

    “包围车厢。”王队长一声命令,不一刻,数百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便将大货车的货箱团团包围,那王队长亲自举枪对着车厢门大喝道:“里面的嫌疑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我们就开枪了。”但那王队长喊了半天,车厢中始终不见动静,那王队长一挥手,四名警察立即上前,小心翼翼的打开车门,但车厢里仅有一辆打着君豪对外贸易公司招牌的小货车,并不见任何动静。

    “王队长,一名歹徒应该在驾驶室里,另一名歹徒在小车车厢里,还有我们的东西也在小车厢里。”其实不用张海波点头哈腰的拍马,那王队长已经指挥警察进到车中检查,但警察们很快大声叫道:“王队,驾驶室里没有人。”

    “搜查小车车厢,小心些。”那王队长命令道,俩名警察分别抓住小车车厢的左右厢门,彼此对视一眼,同时拉开车门,而其他警察则纷纷举起手枪瞄准车厢中,但是让张海波等二郎神教弟子大吃一惊的是,车厢中并没有成捆成捆的现金和工头、孔凡林等人——只有一包一包透明塑料袋,里面还装满了白色的粉末。

    几名警察还不放心,又钻进车厢里检查一通,并没有发现藏有其他人,其中一名警察狐疑的用小刀戳破一个塑料袋,只了一下白色粉末就惊叫道:“海洛因!最高纯度的海洛因!”

    “这是你们公司的东西?”那王队长脸上变色,大吼着问张海波道,而张海波已经面如土色,不等他掏出电话向孤君豪和杨玉莲报告自己们被了,旁边的警察已经扑上来,把张海波和其他二郎神教弟子全部按倒,戴上手铐押进警察局审问。而在此刻,时间的指针已经指向了中午一点二十五分……

    ……

    同一时间,南亚缅甸、老挝和泰国三国交接处的某个原始森林中,一个面目凶恶的男子正在疯狂抽打几名被绑在树上的男人,边打边骂道:“老子的货呢?老子放在仓库里的一吨海洛因,怎么就不翼而不飞了?”

    ……

    还是同一时间,尽管杨玉莲费尽口舌,仍然没有在张刚二等人口中问出众多灵能者到这里的原因,但距离约定的过关时间已经只剩下五分钟了,需要办理过关手续的杨玉莲没时间和这些人浪费口舌,告辞道:“诸位道兄,杨玉莲还有俗务要办,请诸位稍等,杨玉莲去去就来。”

    “孤夫人快去做公事吧,我们四处转转。”密宝出现的时间快到,其实张刚二也早希望杨玉莲走开了,赶紧客气道。不想杨玉莲回头刚走几步,灵能者人群中突然有人说道:“孤夫人,介不介意我们参观一下贵公司的经营况,改天我们混不下去,也来向孤夫人学习一下做生意!”张刚二和张缺四等人回头看去,见喊话的人是一名便装男子,头上太阳帽压得极低,看不清楚模样。

    “混帐!你算什么东西?”早就对杨玉莲不怀好意的张缺四破口大骂,乘机讨好杨玉莲骂道:“也配向孤夫人学做生意……。”张缺四骂到这里就骂不下去了,因为那人已经将头上的太阳帽摘掉,张缺四顿时认出,这个中年男人竟然是中国灵能界第二大门派崂山派掌门——王鹤棠!而在旁边又站出三名老年道士,一个是茅山派掌门林正英,一个是苗疆丹霞观观主水晶老道,还有一个则是龙虎山的死对头,太乙道掌门无为老道。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