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第七章 多灾多难的多林寺(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哎哟!”何浩惨叫,刚拿到手中的**瓶被来自本的妖怪人面树一根树根扫中,药瓶脱手飞出,乌云遮中不知掉到那里去了。这下可把何浩吓得不轻,他召唤那俩件救命法宝全靠**的帮助凝聚体内的流,没有了药物帮助,何浩根本没把握控制那些流。急之中,何浩不顾强敌在旁,弯去摸那瓶药,不想药瓶没摸到,人面树的无数枝条和树根先裹上来,把何浩的四肢拉起,呈‘大’字形吊上了半空。

    “这回我看你怎么闪?”那和服男子手中宝剑再度劈出,一道比刚才更加巨大凌厉的剑风朝何浩劈出……

    “啪!啪!啪!”密集的枪声突然响起,原来那些工程兵的头头们看到和服男子袭击何浩,便不约而同向那和服男子开枪,见此景,那和服男子冷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手中宝剑被迫变向,挡住来的子弹。但军官们丝毫不为所动,继续开枪不止,激得那和服男子勃然大怒,“该死的支那军人,大本帝国不能征服世界,就是被你们这些支那军人拖住了后腿,全部去死!”那和服男子宝剑一挥,墨汁般的乌云中又飞出无数各式各样的本妖魔,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支那军人,让你们尝尝大本帝国百鬼夜行的厉害!”那和服男子野兽般的嚎叫道:“杀光他们!”那些本妖魔随着那和服男子宝剑所指,蝗虫一样扑向军队工程兵,工程兵的军官尽管开枪不止,但子弹对这些妖魔效果甚危,仅能打伤具有的飞头蛮、桥姬、猫又和天狗等本妖怪,对仅有形状的烟罗、魑魅魍魉、青行灯和骨女等妖怪却无能为力。

    “弟兄们,家伙,干死小本!”刚才收受了何浩贿赂那名军官将子弹打光了以后,大吼一声起一把铁铲,率先冲向本的妖魔,后面的众多工程兵纷纷起铁铲铁钎等物,毫无惧色的冲向本妖魔,他们虽然只是二线辅助部队,可到了与本人作战的时候,却一名军人后退,更没有一名军人逃跑,全都义无返顾的冲向来自本的敌人。

    “可怜的支那人。”冲在本妖魔队伍最前面的一名外表丑陋的本女子干笑两声,猛然脱下她自己上的衣服,露出满的巨大眼睛,数量竟有上百之多,满眼睛中白光四,对面的工程兵只要眼睛被这白光刺到,顿时视物不清。那**的本女子乘机扑上,抓住一名中**官,张开血盆大嘴就朝他的咽喉咬下……

    “熊”的一声,一道惨绿色的火焰成线型飞来,刺中那名百目女妖,百目女妖上顿时起火,烧得她一把抛开中**官满地打滚,惨叫声响彻旷野,接着一个粗沙难听的咆哮声传来,“干你娘的扶桑小妖,没经过我帝俊鬼大爷的许,也敢到我们中国的地盘来吃人?”吼声未歇,何浩的老朋友帝俊鬼已经抗着三头鬼叉冲到了本妖魔群中,挥叉乱刺乱打,鬼叉所到之处,本妖魔无不化为绿色火团落下,凄厉难听的惨叫声塞耳充闻。

    “罗刹鬼将!”见本妖魔被帝俊鬼杀得死伤惨重,那和服男子气得英俊的脸上肌扭曲,双腿一夹胯下巨大蟒蛇,飞到妖魔群中宝剑对着帝俊鬼鬼头斩落,帝俊鬼急手中法宝烈焱叉格挡,剑叉一撞火星立溅,帝俊鬼发现不对及时退开,低头再看法宝烈焱叉时,烈焱叉叉杆已经被斩断了一半!如果不是帝俊鬼退得快,叉头都已经被削下来了。

    “草薙剑!”帝俊鬼大吃一惊,本灵能界中能拥有这样威力的法宝,也只有传说中斩杀八歧大蛇的草薙剑了。帝俊鬼咆哮问道:“那边的倭奴小子,安倍晴明那小矮子是你什么人?据我所知,草薙剑最后是落到了安倍家族的手中,难道你是他的后代?”

    “有眼光。”那和服男子夸奖帝俊鬼一句,大笑道:“我就是安倍晴明大人唯一的第四十四代玄孙,安倍六十大人。罗刹鬼,现在你还敢和我安倍六十作对吗?”

    “果然是安倍晴明那小矮子的后代。”敌人来头之大,连一向胆大包天的帝俊鬼也有些犹豫了,安倍家族是本灵能界公认的老大,完全掌握着全本的神道教灵能者,同时还能本的妖魔为已用,仅是一个罗刹鬼界叛将的帝俊鬼为了抢地盘干上了全本的灵能界和妖魔,未免太自不量力了。

    “帝俊鬼,你听好!”帝俊鬼犹豫不决的时候,手足被制的何浩开始咆哮了,“马上给我杀了这只小本鬼子,我上的血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要是你不干小本,老子一会就用鞭子抽你!”

    帝俊鬼眨巴眨巴鬼眼,对何浩咆哮道:“臭小鬼,竟敢命令你帝俊大爷,看我不撕了你!”吼完,帝俊鬼转头对安倍六十陪笑道:“误会,都是一场误会,安倍先生你请,我去杀这小子。”帝俊鬼的反应正在狂妄自大的安倍六十预料之中,安倍六十得意之下,不免仰天狂笑,谁知他刚抬头的时候,帝俊鬼手中突然出一支火焰实体化的三头火焰叉,飞安倍六十提着草薙剑的右手,同时帝俊鬼和扑上,烈焱叉狂捅安倍六十的小腹,

    “卑鄙的支那魔鬼!”安倍六十上冒出一圈写满佛经的符纸,挡住帝俊鬼的烈焱叉,帝俊鬼出那柄三头火焰叉却结结实实的砸在他的右手上,将他右手小臂烧成焦黑,被迫换成左手提草薙剑。但那柄草薙剑实在厉害,再斩出时帝俊鬼只能又急速飞开,不敢试其锋芒。已经处于疯狂状态的安倍六十那里肯放,驱动大蟒蛇挥动十余掌长的蛇尾去卷帝俊鬼,同时本妖魔一起扑上,从四面八方包围帝俊鬼。

    “呼!”一支巨大的银白色回旋镖沿着美妙的弧形飞来,将帝俊鬼后的数十只乌鸦天狗拦腰斩成两截,帝俊鬼借着这个机会飞出包围,回头看时,见全已经穿着银白色铠甲的张磊已经飞到,一把抓住飞回面前的巨大回旋镖,再次朝本妖魔群挥出,砍瓜切菜般将本妖魔成片成片的切断。

    “本小帅哥,陪姐姐上怎么样?”妃想天吃吃笑着,毒麝扇连连散动,一股股粉红色的毒烟从扇中出,毒烟所到之处,本妖魔纷纷皮销熔,化为白骨堕地。那些没有**的妖魔更惨,直接魂消形灭,化为轻烟淡去,霎时间,至少三百只本妖魔丧生在毒麝扇下。她边的孤雯雯一言不发,腰间软剑如波浪起伏,将袭向妃想天的黑冢和犬神使等本妖魔一一斩落,让妃想天可以全力大规模杀敌。

    “般若波罗蜜!”守望老和尚大吼一声咒语,新买来佛珠连珠弹出,一一在本妖魔群中爆炸,炸死炸伤不知多少倒霉的本妖魔。而在守望老和尚背后,六个两人多高的木偶和十具散发着腥臭气味的尸体在多林寺众小和尚的纵下,摇摇晃晃的杀入本妖魔群中,与本妖魔展开近搏。同时朱佳丽也毫不犹豫吹响**玉笛,她的能力虽不足以直接纵灵力强大的天狗、吞酒童子和雪女等本妖魔,干扰它们行动还是能办到的,这些本妖魔中的主要战力被笛声牵制,后面人类工程兵可就轻松了许多,只管把铁铲和铁钎往本妖魔头上狠砸。一时间,场面彻底大乱,多林派这边人数虽少却精,几乎是对本妖魔形成了屠杀的局面。

    “支那人,罗刹鬼,支那天魔,支那僧,支那灵能者,怎么全部和我们大本帝国作对?”安倍六十可算是彻底气坏了,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他,中国的灵能界和鬼族、魔族互相敌对,彼此不共戴天,远不如阳师和本妖魔那么穿一条裤子。但今天他所看到的,却是中国的军人、僧人、天魔、罗刹鬼将和道士联手大战本妖魔,这也是本灵能界最害怕看到的景。

    “去死!”安倍六十气急败坏中,驱动大蟒蛇首先冲向杀本妖魔杀得最狠的张磊,左手草薙剑朝张磊头狠狠劈下,张磊知道他手中宝剑厉害不敢硬接,本想跳开却被安倍胯下的蟒蛇蛇尾卷住,只得起巨大的天魔回旋镖招架,一声巨响过后,张磊的回旋镖被草薙剑劈作了两半,连带上天魔盔甲被剑锋劈开,鲜血顿时染红了大半副雪白的天魔银甲。

    “小心!”妃想天见张磊况不妙,赶紧挥扇去打安倍六十肩头,毒麝扇上粉红羽毛如针竖起,只要有一根羽毛扎进安倍六十的体,妃想天就有把握让安倍六十毒发亡。同时孤雯雯也朝安倍六十座下的大蟒蛇打出一股灵蛇毒汁,毒汁落到那条大蟒蛇上,顿时腐蚀去那条蟒蛇大片皮,疼得蟒蛇蛇尾乱拍,激起阵阵尘土,被草薙剑斩伤的张磊乘机跳出蛇

    “去死!”安倍六十双眼赤红,草薙剑猛斩在妃想天的法宝毒麝扇上,将毒麝扇斩成两截,又回剑斩落五粒守望老和尚来的佛珠,草薙剑再度对准妃想天落下,旁边帝俊鬼及时从侧面刺出一叉,得安倍六十回剑救出老相好妃想天,但帝俊鬼的烈焱叉也被草薙剑斩成两截。

    “小子,快用你那把破鞭子!”帝俊鬼双手各抓一截断叉跳出战圈,对着何浩咆哮道:“这倭奴手里提的是倭奴三宝之一的草薙剑,除了你那把破鞭子,没有其它法宝能挡住!”吼完,帝俊鬼又将三头火焰叉接连出,牵制住追杀妃向天的安倍六十。

    “何浩,你没事吧?”这时,张可可也乘安倍六十被帝俊鬼和张磊等人缠住的机会,挥起桃木剑砍断了不少何浩边的人面树枝条和树根,逐渐向被枝条捆绑住的何浩靠近,何浩挣扎着叫道:“可可,快,快砍断我上的树枝。”经过一番努力,张可可终于砍断了何浩上的树枝,何浩得脱自由的第一件事就是扑到地上去摸药瓶,还叫道:“可可,你也帮我找,是一只玉瓶。”

    “玉瓶?是什么东西?”张可可问道,何浩那敢回答自己随带着**,只是催促张可可帮助寻找,但天空已经被安倍六十的妖术聚来的乌云遮盖了光线,伸手不见五指,何浩和张可可一时半会那里寻找得到。而在另一边,帝俊鬼已经被安倍六十那柄无坚不摧的草薙剑砍伤,同时孤雯雯的腰带剑也被斩断,安倍六十占着法宝厉害的便宜,完全占据了上风,多林派一边则岌岌可危。

    “不管了,最多挨一顿打!”何浩一咬牙一横心,站起来将张可可扶起,认真的说道:“可可,我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

    “什么事?”借着微弱的汽车灯光,张可可见何浩表认真,点头道:“你说吧,我一定答应。”

    “让我把手伸进你的衣服里,摸你的……,哎哟!”正如何浩预料,他的话还没说完,满脸通红的张可可已经两记耳光扇到他的脸上。张可可又羞又气,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这个大花痴,都什么时候了,还满脑袋的色*?”

    “可可,我这是要救张磊和妃想天他们。”何浩捂着被张可可打肿的脸,苦笑解释道:“我一直没敢对你说,我如果摸到看到漂亮女人的**,或者服下**产生冲动,才能召唤那两件法宝,现在我的**丢了,就只能靠你帮忙了。”

    “胡说八道,世上那有这样的事?”张可可自然不愿相信何浩的鬼话,满脸通红的指责何浩的无耻谎言。而在另一边,妃想天忽然惨叫一声,被草薙剑在小腹上划出一条长长的伤痕,连肠子都流了出来。

    “可可,对不起了。”何浩再不迟疑,一把将张可可紧紧抱住,不管她的踢骂喝打,一双大手不顾一切的伸进她的衣服,扯掉罩,在她小嫩滑的**大力搓*揉……

    “混蛋,我杀了你!”张可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处在发狂边缘的何浩推开,迅速整理好被何浩弄乱的衣服后,张可可刚想继续找何浩算帐。却听得何浩大吼一声,“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当初在张可可家打得张可可父母抱头鼠窜的两件法宝顿时出现在了何浩手中,张可可的小嘴顿时张得可以塞进两个鸡蛋,心说,“原来他没骗我。”

    “小本鬼子,你何爷爷来找你算帐了!”何浩得意的狂笑一声,舞动左手怪旗,怪旗上金色莲花尽出,在何浩上组成一副黄金盔甲。右手怪鞭对空虚挥,一道金光自怪鞭顶上出,入乌黑云层,墨汁般的乌云立即如潮水般退开,真正的拨云见。刹那间,阳光便给泷霞山上下铺上了一层金黄的地毯。

    “哇哇哇哇!啊——!戛戛——!”在多林派众人和众多军队工程兵目瞪口呆中,被阳光照到的本妖魔,发出各种各样恶心而凄厉的惨叫,一个个滚落尘土,或是变成腥臭块,或是烟消云散,或是化为动物骷髅,无一幸免。眨眼之间,刚才还人多势众的本妖魔军团便只剩下一个骑在蟒蛇上的安倍六十。

    “是谁破了我的百鬼夜行术?是谁破了我的百鬼夜行术?”安倍六十大吃一惊,连声大叫。这招百鬼夜行术是他祖先安倍晴明传下的法术,一千多年来,安倍家族就是靠着这招在本招摇撞骗,故意召唤妖魔捣乱人间,安倍家族再出面收妖,从中牟取大量钱财,在上千年的时间里屡试不爽,从未失手。想不到刚在中国第一次使用就被破去,安倍家族苦心收罗的这些见不得太阳的妖魔也一举丧失,损失不可谓不重。

    “小鬼子,是你何爷爷我做的!”何浩大吼一声,大步冲向安倍六十,安倍六十勃然大怒,催动大蟒蛇飞迎向何浩,怒挥草薙剑朝何浩当头劈下,何浩不躲不闪,反手一鞭击向安倍六十,剑鞭相撞后又是巨响一声,何浩被震退十余步,场面上吃了点亏。但何浩和安倍六十低头各看自己法宝时,胜败却完全相反,何浩手中的怪鞭连个米粒大的缺口都没有,安倍六十手中的草薙剑却被崩出一个鹌鹑蛋大的弧形缺口。

    “你的是什么法宝?”安倍六十这下可吓得不轻,草薙剑和八咫镜、八坂琼曲玉被合称为本三大镇国之宝,各具不同灵力,其中以草薙剑的攻击力最为强悍,斩金断玉无坚不摧,从未有过半点损伤——当然,那是在本。而现在草薙剑与何浩手中怪鞭刚刚相撞立即受损,安倍六十现在就算把何浩碎尸万段,回到了本,损毁镇国之宝的罪名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打狗棒,专打你这样的本畜生!”何浩大笑一声,三步作两步冲上去,对着安倍六十手中怪鞭全力打下,这回安倍六十学乖了,不敢再用草薙剑去碰何浩的怪鞭,而是默念经文,让护体经文符纸遍布全,同时草薙剑改斩削为直刺,刺向何浩难以招架的右肋。但安倍六十没想到的是,何浩打的是和他一样的主意,也是将自防御交给那面古怪战旗召唤出来的金色莲花,自己全力抽打安倍六十。

    “去死!”何浩和安倍六十同时大喝一声,何浩的怪鞭直把安倍六十上那些写满经文的符纸抽断,战鞭抽到安倍六十上,将安倍六十的口肋骨打断数根。而安倍六十的草薙剑刺到何浩上那些金莲花时,虽然刺落了十余朵金莲花,但何浩手上怪旗立即产生更多的金莲花护住何浩,让何浩免于被草薙剑刺伤。

    “啊!”安倍六十惨叫着一口肮脏的黑血吐出,险些被何浩打下巨蟒,但何浩不依不饶,又是一声大吼,“这一鞭是为旅顺的中国人打的!”怪鞭再度抽在安倍六十右肩上,将安倍六十的右肩齐肩打成粉,安倍六十又是一声惨叫,赶紧驱动蟒蛇飞上半空,躲过何浩的继续追打。

    “谁?谁帮我飞上天,我要杀了这小鬼子!”何浩不会飞翔,气得将怪鞭对着天空乱打,金光连连乱,但安倍六十所骑那条巨蟒蛇动作颇为灵活,将何浩打出的金光一一闪过。何浩虽然胜券在握,却因为不会飞翔,只能眼睁睁看着敌人在半空盘旋,伤敌不得。

    “张磊,帝俊鬼,你们能驮着我飞上天吗?”何浩问出话才后悔,张磊和帝俊鬼、妃想天等能够飞行的多林派成员全部重伤,那还有余力驮着自己飞翔。而安倍六十已经在半空中嚎叫道:“支那猪,这笔帐我记下了,下次再找你算。”喊完,自知不敌的安倍六十催动巨蟒,开始往东南方向逃窜。

    “小鬼子,有种别逃!”何浩气得破口大骂,正无可奈何间,多林寺中突然飞出一道金光,径直飞到何浩面前大叫道:“师兄,快骑到我背上,我们追!”何浩定睛看去,见飞来这物竟然是应该在养伤的小四,何浩惊讶道:“小四,你的伤好了?”

    “我服了三颗三转金丹,已经好了。”小四解释道:“刚才我运功疗伤正到关键时刻,所以没出手,快追吧。”何浩再不迟疑,立即跳上小四的脊背,小四脚生祥云,腾空追去。

    白云在脚下不断掠过,象是士兵一般列队疾弛,劲风在耳边呼呼作响,如同战鼓一般给何浩助威,让何浩本就沸腾的血彻底燃烧,何浩的爷爷当年就是抗军队的士兵——虽然是国民党军队的,亲眼本鬼子在中国土地上的烧杀抢掠,国仇家恨集一之下,何浩连突破音障的痛苦都全然忘记,眼睛只是死命盯着前方那条巨大的蟒蛇。

    “这是为平顶山的中国人打的!”当追上安倍六十时,何浩在超过音速的高速移动中大吼一声,战鞭全力打出,安倍六十努力闪躲仍被打中一条腿,连带着巨大蟒蛇的体被战鞭打断,哀嚎着从空中摔落地面。

    “中国大爷,中国爷爷,饶了小的这一回吧。”何浩落到安倍六十面前时,安倍六十不顾伤口剧痛,惨叫着求饶道:“都是孤君豪夫妻要我去杀一个叫何浩的人,不小心得罪了中国的仙爷,求仙爷看在同是灵能一脉的份上,饶过小的这一回吧。”

    “去你娘的!”何浩一脚踢在安倍六十眼泪鼻涕横流的脸上,大吼道:“老子就是你何浩何爷爷,就凭你想杀我?”

    “何爷爷饶命,何爷爷饶命!”安倍六十用他仅剩的一只左手猛扇自己耳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道:“何爷爷,我们安倍家族就我一个继承人,你如果杀了我,我们安倍家族就断子绝孙了……。”

    “娘的。”何浩踩在安倍六十的脸上,大吼道:“以后看到我们中国人,全部要叫爷爷,明白了吗?你要是再敢叫一声支那,老子马上杀到本,把你们安倍家族连根拔除!”

    “知道,知道,明白,明白。”安倍六十连声答应,那态度,还真有些象孙子对爷爷说话的模样。大概是安倍六十的认罪态度打动了何浩,何浩踢了安倍六十一脚,转叫道:“小四,我们回去吧。”同时何浩先将那面怪旗收起,上金色莲花顿时消失,安倍六十见反败为胜的机会来临,下意识的马上去抓掉在旁边的草薙剑……

    “老子就知道你这小鬼子是人面兽心!”不等安倍六十的手碰到草薙剑,何浩已经转挥鞭打在他的左手上,将他唯一的左手彻底打断。何浩狞笑道:“我故意收起护法宝,就是要给你制造机会,现在好了,我这算是自卫杀人了。”

    “饶命……。”不等安倍六十的求饶话说出口,何浩的战鞭已经当头打下,暗红腥臭血液与白色的脑浆顿时飞溅,“这是为南京的中国人打的!”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