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第六章 多灾多难的多林派(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PS:小葱终于在《原始动力》后开了新书,也是写黑客的,叫《黑客江湖》,书号26297,好书不容错过。)

    我的魅力实在太大了,加入多林派没几天,不光中国的妖魔鬼怪和灵能者被吸引来,就连国外的妖魔和阳师都远赴重洋来到泷霞山,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由此可见,我的魅力实在太大了。——多林派另一位护法妃想天语。

    何浩等人抵达多林寺的当夜,因为没有电灯和电视,疲惫了一天的何浩等人大都已经入睡。而在南方一个港口城市中,仍然是灯红酒绿,亮如白昼,带着咸味的海风吹拂下,深夜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车辆络绎不绝,几疑在不夜城。

    在靠近港口的一座豪华写字楼的一半楼层,已经被孤寒凡父母经营的对外贸易总公司包组了多年,尽管写字楼的租金昂贵,但孤寒凡家经营的公司生意兴隆,还准备连同另外一半的楼层也包租下来,进一步扩展业务。孤寒凡也是因为家中有这么一只会下金蛋老母鸡,才能在被世俗遮掩了修心养本质的龙虎山混得风声水起,取得出张可可以外几乎所有龙虎山人等的喜,被公认为龙虎山第六十六代掌门人的第一人选。

    “ばか!なぜ私たちが求める貨物は不具ですか?あなたは最も私たちに失望した!”(混蛋!为什么我们要的货不齐全?你太让我们失望了!)

    此刻,孤家贸易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中灯火通明,被何浩打断了肩胛骨的孤君豪正垂头丧气的听着一个中年本男人的咆哮,而孤君豪的妻子——也就是孤寒凡的老妈杨玉莲则在旁边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不时还恶狠狠瞪一眼老公孤君豪,责怪他的无能。那只本人名叫小山之南,是孤家贸易总公司多年的老客户,由于孤君豪没有按照约定把急需的货物送到小山之南手中,大怒之下,能说一口流利汉语的小山之南用起了家乡话大骂孤君豪。

    小山之南咆哮完后,办公室中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过了良久,小山之南恢复冷静后,又问道:“孤君,你上次说根据你们二郎神教的典籍,已经确定了姜子牙藏宝的所在地,表示愿意把藏宝的一部分走私出售给我们大本奈良株式会社,乘国际珠宝市场价格上涨的机会大赚一笔,对此安倍大人十分高兴,完全按你的要价付钱。可是你呢?为什么言而无信?这已经严重伤害到了你们二郎神教与我们大本神道教的感!”

    “小山先生,这事不能怪我,要怪就怪那个叫何浩的小瘪三。”孤君豪低声下气的把那天在藏宝库中发生的一切叙述了一遍——当然,在孤君豪口中,何浩自然成了披着人皮的豺狼,吃人不吐骨头疯虎,连呼吸吐出的气体都是沙林毒气的魔鬼,三岁抢小女孩糖果四岁偷看阿姨洗澡的无赖。最后孤君豪指着自己被打断的肩胛骨哭丧脸道:“小山先生请看,这就是那小子打的,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我一定能取得所有藏宝,与安倍先生联手大赚一笔,贵我两教共荣共存。”

    “这么说,那批姜子牙藏宝已经落到了那叫何浩的支那人手中了?”小山之南不再责怪孤君豪的食言,盘腿而坐,闭目仔细盘算。这时,办公室窗角处浮现出一名戴着高高黑帽、穿着白色和服与白色木屐的年轻人,容貌秀美却带着莫名的邪气,那年轻人森森的说道:“小山君,不用考虑了,让我去把那个叫何浩的支那人杀掉,为我祖父把珠宝抢回来。”

    “安倍君,不可轻举妄动。”小山之南沉声道:“那个支那人可以轻易打败我们的盟友孤君,实力绝计弱不到那里。你是安倍晴明大人唯一的四十四代玄孙,万一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神道教就后继无人了。”

    那叫安倍的和服男子眉毛一扬,刚要说话,孤君豪妻子杨玉莲的手机却先响了,“寒凡的电话。”杨玉莲看到来电显示后低声咕哝一句,迅速接通电话,电话那边立即传来孤寒凡的惨叫声,“妈,你帮帮我,何浩那小瘪三把可可带走了,可师傅要我全力准备八月十五号的灵能界比武大会,不准我下山去找可可!”

    “那个小瘪三带着张可可去那里了?”杨玉莲不动声色,细长的丹凤眼悄悄瞟一眼那穿着和服的年轻人,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他们现在在那里?在作什么?你知道吗?”过了片刻后,杨玉莲放下手机,对那穿着和服的年轻人说道:“安倍先生,如果你能帮我们杀掉那个何浩,那批珠宝我们可以对半平分,我们的一半,按原价的七折给你们。”

    “你们仅仅是提供报就要分一半?”那和服年轻人摇头,杨玉莲眼睛都不眨,立即说道:“我四你六,我们不仅提供报,并且负责找出被他收藏珠宝。我们只有一个条件,你必须杀掉何浩。”孤君豪嘴唇微动,刚想抗议妻子让步过大却被杨玉莲眼神制止。

    “成交。”那和服男子一口答应,小山之南本想劝阻,那和服男子已经抽出一把闪烁着森青光的宝剑,对着宝剑笑道:“草薙剑啊,自从一九四年以来,你就没有品尝过支那人的鲜血了。这一次,我安倍六十一定让你喝过饱!”

    ……

    第二天清晨,鸟儿刚在多林寺的墙头叽叽喳喳的欢唱,因为偷看朱佳丽换衣服而被张可可暴揍一顿、踢到一个单人帐篷里睡觉的何浩还在梦中同时迎娶十房八房美女,寺外突然传来巨大的机器轰鸣声,还有人的嘈杂声和土石翻滚的声音,在这安静的荒野中格外清晰,回响不绝,直接把何浩从美梦中拉了出来。

    “娘的,谁大清早施工?”刚梦到解朱佳丽衣服的何浩不满的踢开被子,扯开喉咙大叫道:“守望,守望。”不一刻,一臭汗的守望老和尚从寺外跑进来,跑到何浩帐幕前站住,满脸堆笑的问道:“师傅,你有什么吩咐?”

    “外面在干什么?”何浩不满的嘟哝道:“又是开山又是炸石的,你不是说这里都是荒山吗?怎么有采石场?去给我找那个采石场老板,把石场买下来,别打扰我睡觉。”

    “回禀师傅,不是采石场的声音,是给咱们多林派总部修路的声音。”守望老和尚笑得脸上的皱纹几乎扭成了一团菊花,点头哈腰的说道:“雯雯姑娘已经带着工程兵施工队的人来了,五十多台挖掘机才用了半个小时,就从村子里挖了一条公路延伸到寺门口,还有一百多辆沙石车拉着铺路用的沙石和沥青,三十台压路机在准备,大概在今天就可以把路铺好。”

    “这么快?”这回何浩也傻了,他虽然知道孤雯雯社会经验丰富,但没想到孤雯雯的能量竟然能大到这地步,在一夜之间调动军队的施工队,准备在一天内修好多林寺到省道的公路。这时,孤雯雯恰好从寺外进来,看孤雯雯的表,她似乎也很惊讶,对何浩叫嚷道:“何浩,你说怪不怪?军方施工队的人似乎早知道我们要修路一样,竟然早就把各种工具和物资准备齐全,甚至道路规划施工图都准备了,我刚打电话给他们,他们就从附近的宣城出发,直接到这里来修路。”

    何浩从帐篷中钻出来,一头雾水的问道:“军方施工队的人早知道我们要修路?还替我们准备好了规划施工图和各种物资?你没问原因吗?”孤雯雯一摊手,无奈道:“问了,但施工队的领导比我们还糊涂,只知道是上级安排的。他们还向我打听,你是不是太子党成员?”

    “我要是太子党成员,就不会二十多岁还是处男了。”何浩比画一个粗俗的手势,心说这事很古怪啊,就象有人巴不得自己这多林派赶快开张一样,而且这人能量还极大,竟然能直接命令军队帮助自己,起码得是一个部级领导,这人会是谁呢?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高贵的人物?“不管了,先出去看看。”思来想去,何浩决定把事暂时抛到一边,左右这暗中帮助自己的人是出自好意,早晚会知道他是谁的。

    出得大时,首先映入何浩眼帘的是院中张磊和妃想天在指导十二名小和尚练习武艺,十二个小和尚全部换上了守望老和尚在上海给他们买的新僧袍,一个个神气活现的,六个跟着张磊练习劈空掌,将破落的墙壁打得尘土飞扬。另外六个则在妃想天的指导下对着六个两人多高的木偶比画,其中两个木偶已经在自动活动,随着小和尚的手印伸展手足,就象有两根无形的绳子纵在那两名小和尚手中一样。

    “张磊,妃想天,你们也太厉害了吧?”与何浩一起出来的朱佳丽目瞪口呆的说道:“昨天晚上你们说教这些小和尚法术,一夜之间,进展竟然有这么大?”

    “全靠那些丹药帮忙。”张磊头也不回,往墙角散落的几个金漆葫芦一指,“妃想天昨晚去了一趟善于炼丹的丹鼎派,偷了他们的镇教之宝三转金丹,我让这些小和尚每人吃了三颗,增加他们三十年的修行,进度当然快了。”守望老和尚也对何浩干笑道:“护法开恩,徒弟也服了三颗,将来可以更好的为师傅效劳了。”

    “什么叫偷?别说那么难听好不好?”妃想天抱怨一句,用粉红羽扇蒙住小嘴吃吃笑道:“应该是他们少掌门送我的,虽然我答应了他的求婚后过了一小时又把他踹掉,但也是他在这期间送我的。”

    “丹鼎派!天哪!”朱佳丽一只手蒙住亮洁的额头长叹,心说如果丹鼎派掌门龙在里知道自己儿子把镇教之宝送给了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小时的女人,非气出心脏病来不可。张可可则大叫可惜,“太浪费了,一人服一颗就行了!三转金丹,龙虎山上次是求爷爷告花了十五万才买到一颗啊!”

    “你们太过份了,我们多林派刚成立,在灵能界举目无援,怎么能轻易招惹其他灵能门派呢?”何浩满脸严肃说道,张磊停止指点小和尚练习,回头刚想辩解,何浩又补充一句,“既然要招惹其他灵能门派,反正是招惹,就惹到底,应该把他们丹鼎派所有的灵丹妙药全部骗过来,这样和他们结仇才不至于吃亏。”

    “切!伪君子!”包括文雅的朱佳丽在内,张可可、张磊、孤雯雯和妃想天等人都朝何浩竖起粗俗的中指,只有守望老和尚点头哈腰的说道:“师傅宝训,如酝醍灌顶,拨云见,有灯塔指南之效,徒弟一定铭刻在心,我多林派定然战不无胜,攻无不克!”

    “小四呢?”何浩左寻右找不见变成了黑狗的小四,妃想天吃吃笑道:“它也吃了三颗三转金丹,不知跑去那里运功疗伤去了。”何浩耸耸肩膀不再追问,大步走出寺门。

    正如孤雯雯所说,前来给多林寺修路的工兵队的头头也不知道是谁派他们来的,只知道是上面的命令,至于命令出自那位领导,就不是他这个级别的人能知道的了。何浩见打听不出什么况也懒得继续追问,直接塞了两颗核桃大的夜明珠进那头头衣兜里,说是给他在野外宿营时照明用的,结果那个颇为识货的工程兵头头二话不说,马上指挥施工队给多林寺重建围墙,还全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并且调车去拉孤雯雯订购的树种树苗,帮助多林派在附近的荒山搞植树造林。

    在施工现场扒拉了一顿朱佳丽亲手做的早餐后,何浩本想回寺安排必需物资的采购问题和招募新弟子的问题,不料远处开来几辆豪华得厉害的轿车,嚣张跋扈的冲进施工现场,轿车停下,几名衣着光鲜的大胖子艰难的挤出轿车,先色眯眯的打量何浩边的朱佳丽和张可可几眼,这才扯开嗓子叫道:“谁是多林寺的负责人?是谁要在多林寺这里搞宗教旅游开发的?”

    “我是多林寺的负责人。”何浩迎上去答道,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何浩修路造林打的是投资旅游开发的牌子。何浩问道:“请问你们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县国土局的,你有土地开发许可证吗?”一名大胖子傲慢的叫道。

    “我是县环境保护局的,你有环保证吗?”另一名大胖子的态度更加恶劣,同时一双小眼睛不停在朱佳丽高耸的脯上打转。

    “我是县旅游局的,你搞旅游开发,必须先经过我们同意。”一个又黑又胖的中年男子肥手一挥,“否则一律不准开发!”

    “我是林业局,你擅自砍伐树木,这是违法行为。”

    “我是工商……。”这群大胖子七嘴八舌,气势汹汹的围着何浩指手画脚,追要各种证件,全然忘记了多林寺一带在昨天还是无人问津的荒山野岭,最可气的是连计划生育办的官员都来找何浩的麻烦,追问何浩有没有做过输精管结扎术,就象百世大处男何浩已经做出了超生超育这样的违法乱纪的不轨行为一样。。

    “各位领导,各位领导,先听我说。”何浩当然知道这些官员来找自己无非就是想要敲诈贿赂,何浩暗暗盘算,一个人塞上两万元应该能摆平。何浩摆手等这些官员停止说话后,才微笑道:“各位领导请到小寺一坐,喝杯清茶,各种手续问题,我还向各位多多请教。”说到这里,何浩回头对朱佳丽比划出两个手指,“佳丽,快去安排座位和茶水,还有,那些也准备好。”

    “这小子很懂事啊。”几个肥头大耳的官员当然明白何浩比画两个手指的意思,一个个心头乐开了花,泷霞山所在的县是安徽有名的穷县,官再贪也弄不到多少钱,现在新来这个投资的财神爷不仅有钱,而且出手大方,看来今后还可以从他上狠捞一笔。

    “各位领导,请吧。”何浩心中诅咒着,脸上微笑着比出一个邀请的姿势,几名肥头大耳的官员刚要迈开四方步,晴朗的天空突然黑了下来,何浩与施工队的工程兵抬头看去,发现一片比墨汁还要漆黑的巨大乌云迅速到了泷霞山上空,将方圆十余里完全笼罩,在电光闪动的乌云中,隐隐还传来一阵森的笑声。

    “嘻嘻嘻嘻……,呵呵呵呵……,吉吉吉吉……。”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当泷霞山完全被乌云笼罩时,泷霞山已经漆黑一片,与黑夜无异,施工队车辆只得把车灯打开。这时,乌云中忽然飞出无数的人头,在天空盘旋飞翔,疯狂起舞,发出各种各样恐怖而且恶心的笑声。

    “鬼呀!”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官员们个个吓得面无人色,没头苍蝇似的乱跑,更有甚者已经瘫软在了地上,裤裆处湿了一大片。而军队施工队的工程兵虽然不象他们这么丢人,却也吓得颤栗不已,有武器的军官则已经掏出了手枪。

    “飞头蛮!”张可可认出了这些人头的来历,惊叫道:“这是本的妖怪,怎么会出现在中国内陆?”

    “这个支那女人不仅漂亮,还有见识嘛。”一个穿着和服的英俊男子骑着一条巨大的蟒蛇,手中拿着一把闪烁着森青光的宝剑,飞到何浩和张可可面前的半空中,在他的后,是各式各样的本妖怪,那和服男子森笑道:“支那女人,告诉我,这里谁是支那人何浩?”

    “小本鬼子!你有种再叫一声支那人!”何浩勃然大怒,连**都来不及服下,就指着那和服男子破口大骂道:“你再叫一声,老子送你这小本去见你们的天照野鸡!”

    “卑的支那人,既敢侮辱我们大本伟大的天照大神。”那和服男子知道在中国女人被称为野鸡代表着什么,狂怒道:“我以祖先安倍晴明的名誉发誓,一定要将你打入地狱的无低深渊,让你永世沉……。”那和服男子话还没说完,何浩已经拣起一块石头砸了过去,“小本鬼子,老子不仅要侮辱你们的天照野鸡,总有一天还要把她玩烂玩残,拍成黄片免费分发!”

    “去死!”那和服男子闪过何浩的石头,挥剑对何浩砍出,何浩这时才想起自己还没服下**无法召唤那面怪旗,只得急跳闪避,幸亏何浩上时有时无的武艺此刻突然上,一跳就跳出十几米远,躲过那把宝剑劈出的剑风,剑风落地,地面上立即现出一道七、八米长的深坑,旁边一个前来敲诈何浩的官员可没何浩这速度,一条大腿被剑风带中顿时粉碎,疼得他死去活来,杀猪般惨叫。

    “动作还快。”那和服男子大吼一声,乌云中又飞出无数长着人脸的大树,落在地上立即生根,根须与枝条毒蛇般探出,从四面八方涌向何浩,何浩刚拿到**的手被一只树根扫中,**瓶应声落地,何浩大惊之下弯腰去捡时,密如珠丝的树根和枝条已经缠住何浩的四肢,将何浩呈大字形凌空吊起……

    “这回我看你怎么闪?”那和服男子手中宝剑再度挥出,一道比刚才更加巨大的剑风朝何浩劈出……

    (PS:12月13,南京大屠杀纪念,请替南京死难的同胞默哀。)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