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第五章 多灾多难的多林派(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大概是因为我的祥瑞之气,多林派自建派那一刻开始,就是灾多难多敌人多。仅仅是筹备建派那几天,就有几拨敌人和居心不良者到泷霞山捣乱,以后的子,我已经不敢想象了。——多林派掌门护法张磊语。

    公元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顺利接回了孤雯雯和小四的何浩,带着张可可、张磊、孤雯雯和守望老和尚等人来到了地处安徽南漪湖畔的泷霞山,朱佳丽虽说肯定不会背叛师门,但还是忍不住好奇——主要也是不放心让何浩和张可可独处,跟着何浩等人来到泷霞山参观,顺便给何浩英雄指点。除此之外,与何浩等人同行的还有一名新人物,何浩新结识的漂亮女护士妃想天。

    妃想天在病房无人时偷偷对于妈用了一手天使治疗术,解除了于妈上的吉祥散之毒,‘无意中’被何浩和张磊发现,在何浩和张磊的再三追问下,妃想天才吞吞吐吐的承认自己是混血儿,上流有西方天使血脉。色狼何浩见妃想天是精通治疗法术的天使后裔,人又长得十分漂亮,马上邀请还是实习护士的妃想天加入自己的多林派,妃想天自然借口自己的理想是为人民群众服务,谢绝何浩的好意,可经不住何浩的软磨硬泡,再三‘推辞’后,终于扭扭捏捏的答应了何浩邀请,成为了多林派的一员。

    “师傅,师娘,翻过这山头,就可以看到我们的多林寺了。”离开平整宽阔的省道,何浩等人新买来的中巴车在崎岖狭窄的乡村公路上颠簸了半个小时后,终于抵达了一个偏僻贫穷的小山村。守望老和尚让驾驶中巴车的孤雯雯在村中土场将车停下,指着前面那座海拔在五百米以上荆棘丛生的荒山对何浩赔笑道:“委屈师傅师娘了,多林寺不通汽车,还要委屈你们下车步行。”

    “什么,还要步行翻一座山?”已经被颠簸得小脸发白的张可可惨叫道:“天哪,你那破和尚庙究竟有多偏远?买衣服方便吗?买菜方便吗?有电视吗?有电话电脑和宽带吗?有按摩浴缸吗?有抽水马桶吗?晚上睡觉有没有蚊子、蜘蛛和老鼠?”

    “这个……,这个。”面对张可可连珠炮似的发问,守望老和尚支支吾吾半天才涨红着老脸说道:“师娘明鉴,多林寺还没拉电线,连电都没有,也没有自来水,更别说其他的了……。”

    “天哪。”张可可哀嚎一声一头栽在何浩怀里,连说话的心都没有了,无比后悔和何浩来到这偏远到鸟不拉屎的多林寺。而朱佳丽则喜笑颜开,庆幸自己没有加入到何浩组建这个多林派,逃过大劫。张可可苦着小脸说道:“何浩,要不我们把多林派的总部搬回上海吧,这里实在太差了。”

    这时,何浩等人乘座的中巴车四周已经围满了许多看闹的村民,大都是衣不遮体的老人和小孩,对着汽车指指点点,交头接耳,脏兮兮的脸上写着好奇,显然很少有汽车来到这贫穷破落的小山村——尤其是何浩等人乘座的带空调的依维柯客车。连青壮年村民都没看到几个,很可能是到大城市打工去了,让何浩到农村泡清纯村姑的计划彻底空。同时何浩也明白了守望老和尚为什么要帮肥鱼这样的无良商人卖命了,多林寺附近实在是太穷了,守望老和尚要养活多林寺十几张嘴,做些伤天害理的事也可以理解。

    “可可,别急。”从农村走出来的何浩对这样的景已经见怪不怪,何浩拍着车中的几个手提箱微笑道:“咱们有的是钱,只要我们花钱,还怕多林寺不通水电?还怕装不上电脑和卫星电视?就是这乡村土路,咱们也能换成柏油马路,一直通到多林寺门口,咱们再把这附近几个山头买下,植树造林,挖上几个人工湖泊,一定要把多林寺建设得比龙虎山还要好,让龙虎山的人羡慕咱们。”

    从歧山接孤雯雯时,何浩与孤雯雯商量把那批藏宝转移地点埋藏,而收藏宝藏的地点则非何浩等人准备长期居住的泷霞山多林寺莫属。决定了收藏地点后,何浩等人在原来歧山那个藏宝库下又挖了一个大坑,将珠宝全部掩埋,又原样铺上玉石地板以迷惑盗宝人,暂时收藏在原地。只取出少量珠宝到市场上出售,以免动摇珠宝市场价格。结果孤雯雯在西安城中先暴揍了一顿趁火打劫低价收购何浩珠宝的孔凡林,然后把把带出来的珠宝买给了孔凡林和其他几名黑市商人,换来了六千多万元现金,加上何浩走狗运中的彩票大奖,让刚建派的多林派资金已然达到亿元。光以资金而论,还在筹备建派的多林派已经是灵能派数一数二的了。

    “师傅,你老人家回来了。”何浩还在安慰张可可的时候,村庄的一个低矮的砖瓦房中冲出几个僧袍又破又脏的少年和尚,还满的棉絮,大概是在房间里弹棉花刚出来,那几名少年和尚大喊大叫着冲到干瘦的守望老和尚面前,将守望老和尚紧紧抱住,带着哭音喊道:“师傅,你总算回来了。”“师傅,弟子们还担心你遇到意外了。”“师傅,徒弟们想死你了。”几名小和尚和守望老和尚又哭又笑,场面颇为感人。

    “蝗虫,阳志,甲马,你们快来拜见师祖。”守望老和尚将三名小和尚拉到何浩面前,指着何浩说道:“这是师傅的师傅,你们快叫师祖。”三名小和尚非常听守望老和尚的话,也不管何浩和守望老和尚年龄的差别,马上跪下给何浩跪下,磕头道:“徒孙见过师祖。”

    守望老和尚解释道:“师傅,他们三个,还有我的其他徒弟,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在农村流浪乞讨,我看他们可怜,就把他们收进多林寺,让他们拜我为师,学点驱魔法术将来有一口饭吃。徒弟没给他们取法号,也是方便他们将来随时还俗,免得象徒弟一样当一辈子穷和尚。”

    “看不出我这人品极差的徒弟还有这样的好心肠。”何浩心中嘀咕一句,虽然三名小和尚都只是十五、六岁,但是把不到二十三岁的何浩叫做师祖,何浩还真有些不习惯。何浩略一盘算,拿出三千元递给三个小和尚,“起来吧,初次见面也没什么给你们的,这些钱给你们拿去买烟抽。”旁边的张可可直翻白眼,狠掐何浩一把,责怪何浩给得太多,但何浩假装不知。

    “谢谢师祖,谢谢师祖。”三名小和尚喜不自,心说这个年轻的师祖出手可真大方,这三千元可够自己们弹上半年的棉花。这时,何浩指着他们的上问道:“你们上是怎么回事?就象刚弹棉花回来一样?”

    “回禀师祖。”那外号叫蝗虫的小和尚红着脸答道:“因为师傅进城一个多月没回来,寺里断了粮,我们几个只好到四邻八乡打短工,挣些钱吃饭,刚才我们三个就是给村长家弹棉花,所以弄成了这样。”

    “可怜,你们放心,有师祖在,将来你们就不会再挨饿了。”何浩用一副暴发户的嘴脸说道,全然忘记就在不久前,何浩自己还是一个没钱吃饭的穷光蛋。三名小和尚见他出手就是三千元,那还有不信之理,马上“师祖长,师祖短”的叫得甜蜜,可惜他们还没有学到他们师傅守望老和尚马神功,否则倒有一番闹可看。何浩挥手制止他们的称赞,问道:“村长家在那里?带我去,我得先把多林寺附近的地全买下。”

    在村中唯一一栋两层水泥楼中坐了半小时后,声称要搞旅游开发的何浩仅用八十万元就搞定了泷霞山附近土地全部产权,不过那个秃顶的村长和有狐臭的村会计也没亏,由于青壮年流失严重,泷霞山附近贫瘠的土地已经全部是荒地,根本无人耕种,不如卖给何浩植树造林,还能美化环境。同时何浩投资五十万元修建泷霞山到省道之间的公路,两名村官还能从中大赚一笔。从村长家出来的时候,两名村官已经把何浩当财神爷一样的供着了。

    多林寺比何浩想象中还要残破,那瓦片被揭去大半的寺顶鸦雀搭窝,基本已经失去挡风遮雨的作用,坯土建成的寺墙东倒西歪,鼠狗洞到处都是,院中则杂草荆棘丛生,难以落脚,时而还能看到许多黄白之物,而大内更是触目惊心,泥胎木塑的菩萨佛像残缺不全,灰尘尘厚,蛛网横生,几乎成了老鼠的乐园——就连老鼠都瘦骨伶仃,残败破落的景象,让人触目惊心。

    见此景,不光张可可二话不说,马上拉着何浩要走,要何浩回上海租房组建多林派,就连何浩都信心动摇,心说难怪守望老和尚死活要找到我才回泷霞山,还要买那么多衣服和食物回来。不过在何浩看到了守望老和尚和几个小和尚期盼哀求的眼神时,何浩又咬牙道:“没关系,我们最多委屈几天,只要各种物资一运到,这里的况马上能改善。”

    “可我们晚上住那里?”张可可哭丧着脸说道:“难道要我住在这样的寺里?晚上万一老鼠爬到我的脸上怎么办?”

    “我带有野营帐篷和野外炊具。”孤雯雯是何浩一行人中露宿经验最丰富的,微笑道:“我们把大打扫干净,在大里扎营睡觉。”孤雯雯的话还没说完,守望老和尚已经带着几名小和尚在清扫大了,做梦都想重振多林寺的守望老和尚可不想失去这唯一的复兴希望。而张磊一言不发,捻着手诀使了一个水系法术,在大中聚起一个巨大的水球,帮助守望老和尚等人清扫。

    “我做几个拖把。”妃想天微笑着对何浩抛了一个媚眼,摊开白嫩的手掌,一个闪烁着圣洁光芒的白光球飞上大顶端,将昏暗的大照得通明,又找来几根木棍和大量多林寺和尚的破烂衣服,开始扎制拖地的拖把。

    “我去做饭吧,我可不想刚到多林寺就被某人毒死。”朱佳丽狠狠瞪一眼依偎在何浩怀里的张可可,拿起野炊工具和便携食品出而去。

    “看到了吗?”何浩拍拍张可可的小脸,微笑道:“快帮忙吧,只要我们努力,地狱也会变成天堂的。”说完,何浩拿起一个妃想天扎绑的拖把,奋力拖洗地下的污渍。张可可一个人苦着脸站了半天,终于还是加入了清扫的队伍。只有变成黑狗模样的小四重伤未愈,躺在供桌上看着何浩等人忙碌。

    扎枝为帚,拾枝为柴,掘井汲水,垒石为灶,扎营为房,傍晚时分,象征着生活的火焰开始在石灶中翻腾,圣灵法术施出的白光球在大顶上散发着柔和光芒。经过一番努力,多林寺奇迹般的涣然一新,变得连原来的物主守望老和尚等人都不敢相信是在自己的寺庙里,张可可也终于收起她那张苦脸,开始有说有笑起来。

    吃过晚饭后,孤雯雯自告奋勇下山去采购各种生活和建筑用品,何浩知道她社会经验丰富人又胆大心细,也没有阻拦,与小四一直把孤雯雯送下崎岖的泷霞山山路,在分手的时候,孤雯雯拉着何浩说道:“何浩,你要小心那个妃想天,虽然她施展的确实是西方的天使法术,但我总觉得她这人怪怪的,加入多林派似乎另有所图,你可千万别吃她亏。”

    “放心了。”何浩拍着膛说道:“我知道她来路不明,当然会对她小心提防,不会随便上她的当。就象现在,我就把张磊、佳丽和守望和尚留在可可边,她就算想对可可不利,也没那么容易得手。”

    “得了吧。”孤雯雯不屑的说道:“我看她对你抛一个媚眼,你马上就神魂颠倒,只差没跪到她的石榴裙下。”孤雯雯想想又补充一句,低声道:“我倒不担心她对可可不利,我怀疑她的目标是你,在没有弄清她来历之前,你千万不要和她独处,更别和她上,明白了吗?”

    “上……。”孤雯雯格爽朗,说话直来直去,何浩倒有些不好意思,搔着头说道:“那有那么容易,再说了,我的处男想要留给雯雯姐你或者可可,不会顺便给别人的。”

    “去你的。”孤雯雯又好气又好笑,将何浩远远推开,“谁说我要和你上了?快滚,别让可可和张磊他们担心。”

    与孤雯雯分手后,何浩又到村长家中去了一趟,催促他加快修路,并许诺加大投资,直到村长拍着口保证明天早上就开始修路,何浩这才起程回寺。但与小四翻过了荒山后,地面半山腰上的多林寺突然燃起熊熊大火,火势猛烈,几乎映红了半个天空。何浩大吃一惊,赶紧与小四加快脚步跑回多林寺。

    “轰隆!”何浩气喘吁吁的跑回多林寺门口的时候,夜空忽然一声惊雷传来,同时劈里啪啦落下瓢泼大雨,很快将多林寺中的大火浇灭,大雨磅礴中,张磊提着两名穿龙虎山道袍的道士缓缓走出多林寺大门,对何浩微笑道:“张行三派来的,想一把火烧了你的多林寺,把张可可回上海。”

    最后一个火头在狂风骤雨中挣扎两下,最终熄灭,刹那间,已成倾盆之势的大雨应声而止。不一刻,妃想天摇晃着一把粉红色的羽毛扇自寺中款款走出,风万种的横何浩一眼。而守望老和尚则带着几名小和尚马整天,“本门妃护法法力齐天,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无有不灵!张护法威震寰宇,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两位护法齐心协力保我圣,我派中兴在望。”

    “呼,好险。”何浩擦去额头的雨水,多林派筹备建派的第一天,就险些被一把火烧了,还真是开派大‘吉’啊。想到这里,何浩不由勃然大怒,揪起一名龙虎山弟子啪啪两记耳光先扇上去,大吼道:“回去告诉张行三,他要是再敢派人来烧我的多林寺,回头我就去烧他的上清宫,知道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那名倒霉的龙虎山弟子哭丧着脸说道:“早知道多林寺有这么多高手,打死我也不敢来。”这俩名龙虎山弟子也确实够倒霉,他们被来烧多林寺,何浩在场时他们不敢动手,好不容易等何浩离开了,他们俩才在寺后放上一把火就准备逃,谁曾知道,多林寺还有两个煞星在场,大火马上被法术招来大雨扑灭不说,他们两还被张磊抓住暴打一顿,被迫招认出幕后指使者。

    “滚!再敢到多林寺来捣乱,别想再站着回去。”何浩把那名龙虎山弟子踢开,匆匆跑进了大,既然张行三派人来烧多林寺,以张可可的格一旦知道了真相,铁定要伤心绝,何浩得赶去安慰张可可。

    张磊将那名龙虎山道士扔出数十米后,对守望老和尚问道:“刚才起火时,你拼命抢救那些典籍,应该是你们多林寺以前留下来吧?”守望老和尚点头,老实答道:“是南北朝时代,多林寺创建时第一任主持留下的,是我们多林寺以前的镇寺之宝,只是大部分是古梵语书虚而成,小僧看不懂。”

    “我了解一些古梵语,去拿来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快速修炼的法术。”张磊一边往寺中走一边淡淡说道:“放火烧寺只是开头,以后来捣乱的人只会越来越多,你们也得立即提高修为。”经过妃想天边时,张磊突然凑到妃想天耳边低声说道:“一起来吧,我知道你也懂古梵语,投靠了罗刹鬼界的堕天使妃想天小妹妹。”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