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十章 摸金校尉何浩(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钻石,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猫眼石,欧泊(白宝石),碧洗,海蓝宝石,水晶,珍珠,橄榄石,月光石,琳琅满目,应有尽有,还有无数叫不出名字的珠宝,让人眼花缭乱,在这些足以活埋何浩的奇珍异宝面前,夜明珠只能当电灯使用,羊脂美玉只有铺地板的资格,而人头大的天然金块此刻只是何浩和孤雯雯俩人的板凳。

    姜子牙留给徒弟的藏宝数量与价值都远超过孤雯雯的估计——毕竟是周朝的首任丞相兼齐国首任大王啊,如果何浩能活着带这些珍宝的十分之一回到城市,那何浩马上能娶到十个张可可,包上三十名二,顺便实现何浩的梦想,建立全国最大的养猪场。可是,现在如果拿用十颗拇指大的钻石换一瓶最普通的矿泉水,那何浩铁定换上十瓶——因为这个宝库里的珍宝可以买下一个城市,却没有一滴水。

    昏迷中的张磊手上毒血被何浩吸出了绝大部分,再用衣服撕成布条将他的双手齐肩扎紧,以防毒气攻心,总算让张磊能多坚持一段时间,而同样中毒的朱佳丽也是处在昏迷中,灵力薄弱的她从进宝库后就没醒来。张磊和朱佳丽还算是好的,伤势最严重的还是小四,它不仅中剧毒,还被张缺四的黄金戒指炸伤,伤口虽然被孤雯雯用随携带的急救包止住继续失血,但它已经完全处于晕厥状态,五人一兽中,仅有何浩和孤雯雯两人还处于清醒。

    山洞中没有白天和黑夜,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张磊和朱佳丽俩人的脸部皮肤已经呈现出灰黑色,呼吸微不可闻,小四的体形则缩小了一半还多。而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何浩和孤雯雯两人仅靠着一瓶二百毫升装的矿泉水维持生命——这一小瓶矿泉水是何浩藏在裤包里另有他用的,想不到现在却成了何浩和孤雯雯唯一的生存希望。

    “咚,咚,乒。”重物撞击宝库大门和墙壁的声音一直没有断过,被隔在宝库外的龙虎山弟子和二郎神教弟子显然还不肯放过何浩等人,而这个声音越来越大,可见龙虎山与二郎神教的合力破坏并非徒劳无功。何浩心中明白,一旦宝库的大门被张缺四等人撞开,就是自己的死期到了。孤雯雯则靠在墙壁旁边闭目养神,一言不发的模样,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孤姐姐,你说宝库的大门和墙壁还能坚持多久?”听到撞墙的声音越来越大,何浩是越来越心虚,胆战心惊的问孤雯雯道:“照这个趋势下去,他们还要多少时间冲破大门?”

    “这宝库的大门和墙壁都是昆仑山的玉莲石制成,刀斧难伤,我二哥和张缺四他们只能靠自灵力施法破坏。”孤雯雯淡淡的答道:“以我的估计,大概再过五个小时,他们就能完全打破这扇大门。”

    “那就是说,我只能活五个小时了?”何浩惨叫问道,孤雯雯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何浩沮丧了半天,忽然异想天开道:“孤姐姐,要不你去和你二哥他们谈判,只要他们放我们平安离开,再把佳丽和张磊中毒的解药给我们,我们就把这宝库里的所有财宝给他们?你们是亲兄妹,你二哥也许会答应的。”

    “你想得美。”孤雯雯不屑的打断了何浩的美梦,“我二哥的格我比谁都清楚,贪婪而自私,宝库门一旦打开,这里财宝就全是他们的,他又怎么会放我们走?就算他看在兄妹份上放过我们,又不会放过你!他独生子孤寒凡的敌!”

    “孤寒凡,**你祖……。”气急败坏中的何浩总算还有一丝理智,及时想起眼前还有一个孤寒凡的姑妈,改口道:“**你老婆!”估计孤雯雯对孤寒凡也没什么好感,何浩辱骂她的亲侄子她也不在乎。何浩冷静下来后细思不对,又问道:“孤姐姐,你是孤君豪的亲妹妹,孤寒凡的亲姑姑,为什么你还对我们这么好?不拿我的脑袋去送给你的亲侄子?”

    “你很希望我杀你吗?”孤雯雯瞟何浩一眼,见何浩胆怯的摇头,孤雯雯才闭眼道:“我不会杀你的,至于原因,事到了这一步,我就告诉你有关我家庭和二郎神教的事吧。我家共有四兄妹,大哥孤君云,二哥孤君豪,我还有一个姐姐孤雯霞,我是家中最小的。如你所见,我们兄妹之间的关系并不好。”

    “其实二朗神教原来的教主是我大哥孤君云,不过他已经死了。”孤雯雯缓缓说道:“十八年前的六月二十四,是二郎神杨戬的诞辰,我大哥率领二郎神教所有教徒举行祭拜二郎神杨戬的祭典,不想二郎神杨戬突然显灵,二郎神君告诉我们,他对他的师弟武吉封魔不力十分不满,要在我们二郎神教中选出一人做他的弟子,代替武吉领导人间灵能者抵御魔界入侵人间,完成封魔任务。”

    “那肯定是孤寒凡被选中了?”何浩问道,心说孤寒凡被灵能界誉为天才,如果二郎神要选徒弟,那就非他莫属了。

    “没错,当时二郎神君确实一眼就看中了我那年仅四岁的侄子孤寒凡。”孤雯雯点头,说到这里,孤雯雯刚强的脸上竟有些忧伤,“可我的大哥不愿意,倒不是我大哥怕我二哥的儿子成为二郎神君的徒弟威胁他的教主地位,而是在一千多年前的宋朝时,武吉先师曾经对我们二郎神教有恩,所以当时的二郎神教教主发誓,永远听命于武吉先师,协助武吉先师抵御魔界。我大哥为人正直,当然不肯违抗祖训。”

    “那你大哥就得罪二郎神了。”何浩听说过一些有关二郎神的故事,知道这位神仙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以二郎神的脾气,肯定不会放过你大哥,不是杀了你大哥就是免掉他的教主位置,因为你们的神教就是以他为名的。”

    “没错。”孤雯雯擦去眼角的眼泪,“二郎神君对我大哥的抗命十分愤怒,当即免去了我大哥的教主位置,命令我二哥接任,并且赐与我侄子孤寒凡法宝傲龙剑,要我们广为联系天下灵能门派,把孤寒凡推上灵能者领导这一位置。而我二哥也看上了灵能者领袖带来的权势和财富,不择手段的执行二郎神君的命令,把当时我那年仅十八岁三姐孤雯霞嫁给崂山派少掌门,企图拉拢天下第二的灵能门派,可怜我三姐当时已经有了投意合的男朋友,生生被我二哥拆散,嫁过去不到一年就死了,死因至今不明……。”

    说到这里,孤雯雯已经泪流满面,哽咽道:“还有对我很好的大哥,也在被免除掌门职位后不到三个月就死了,同样死因不明。”何浩心中也不怎么好受,坐到孤雯雯边将她揽到怀中,轻轻的替她擦去眼泪,而孤雯雯此刻绪波动激烈也没有反抗,靠在何浩怀中抽泣道:“后来,我二哥把孤寒凡送到了龙虎山,拜龙虎山六十五代弟子中第一高手张刚二为师,与天下第一灵能门派的龙虎山拉上了关系,等我长大以后,我二哥又想把我嫁给其他灵能门派联姻,我不肯,就被二哥逐出了神教……。”

    “可恶的二郎神,雯雯姐你的世这么惨,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何浩恨恨说道:“心狭窄的家伙,封神是姜子牙完成的,封魔又是要姜子牙的徒弟武吉去做,他就眼红了,想抢功劳。”

    “别胡说,小心天谴。”孤雯雯虽然也很讨厌间接害死她大哥三姐的杨戬,但从小拜的就是二郎神,心中始终还是有一丝敬畏的。孤雯雯收住哭泣说道:“你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个武吉先师确实很无能,听说他连一点仙术都不会,二郎神君也是为了天下苍生着想。”但孤雯雯不知道的是,何浩的这个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正是将来的师兄弟手足大战的起因……

    “那你打算怎么办?”何浩轻声问道:“呆会你二哥他们一旦攻破宝库大门,你打算怎么办?”

    “二郎神教中有一门法术,叫做玉石俱焚。”孤雯雯平静说道:“是我们二郎神教弟子在走投无路时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招数,我不想让我二哥拿到这些珍宝,他也是拿去走私到国外,中国的国宝外流已经够多了,我虽然不是那么国,也不想看到这些三千多年前的珠宝流落到洋人手里。顺便……。”孤雯雯在心中补充一句,“顺便给我的大哥和三姐报仇。”

    孤雯雯开始还担心何浩追问她顺便做什么,但久久不见何浩说话,孤雯雯不心中奇怪,扭头看去,见何浩皱着眉头象是有什么难以选择的事。孤雯雯奇道:“何浩,你在想什么?你怕死吗?”

    “我在想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何浩的表非常严肃,问道:“雯雯姐,你是不是处*女?”

    何浩的问题非常唐突,饶是孤雯雯格再豪放也不免有些害羞,半天才扭捏道:“是,怎么了?”

    “雯雯姐,我也是童男。”何浩十分严肃的说道:“反正我们都要死,不如我帮你结束处*女,你帮我结束童男,让我们没有遗憾……,哎哟!”何浩的话还没说完,孤雯雯已经跳起来一脚把何浩踢到了宝石堆中,愤怒道:“你这花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这些?”

    “我只是不想留下遗憾。”何浩趴在宝石堆里哭丧着脸说道,孤雯雯又羞又气,跳上去对着何浩又是一阵拳打脚踢,“闭嘴,你想都别想,你再胡说八道一句,我马上杀了你!”

    “不敢了,不敢了。”何浩向来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赶紧抱头求饶,但孤雯雯那里肯听,直把何浩打得鼻青脸肿后方才住手,又气呼呼的坐回原地,扔下何浩在宝石堆上呻吟。

    “我不怕死,我只是不想没破了处男就死。”何浩越想越是不甘心,自己活了二十二岁,只在梦中和张可可玩了一次**,眼前这孤雯雯虽然年龄比自己大,却也相当漂亮,自己怎么也得和她破了处男再死,才不留下终遗憾。想到这里,何浩悄悄摸到了藏在自己裤包里的那瓶**……

    “雯雯姐,我渴了。”何浩指着放在孤雯雯边的那小半瓶矿泉水说道:“请再给我一瓶盖水。”被困在这宝库里的几天来,何浩和孤雯雯两人每次都是在渴到无法忍耐的时候才喝一瓶盖水滋润喉咙,所以那瓶仅有两百毫升的水现在还剩三分之一左右。

    “自己拿。”孤雯雯连眼睛都不睁,冷冷的答应了何浩的请求,何浩心中暗喜,过去拿起矿泉水打开瓶盖,背转先小心翼翼的倒上一瓶盖水,乘机将五粒**放入矿泉水水瓶中,许老头的**无色无味,遇水即化,刚进瓶中便溶化不见,何浩这才扭转头去,当着孤雯雯的面把那一瓶盖水喝下,将剩下的水递给孤雯雯,“雯雯姐,反正我们马上就要死了,水也别省了,你喝了吧。”

    孤雯雯慢慢睁开眼睛,接过何浩递来的水瓶——在那一刹那,何浩的心中狂喜,连呼吸都急促了,谁知孤雯雯将水放到鼻子下闻闻,冷冷问道:“你在水里放了什么?”

    何浩大吃一惊,赶紧打哈哈道:“雯雯姐你也太多疑了,我们现在是同生共死的伙伴,我怎么会害你?”

    “少装模作样,你刚才背转倒水,肯定在耍花招!”孤雯雯久在江湖上闯,何浩那些小花招自然瞒不过她的眼睛,孤雯雯一把抓过脸色大变的何浩,捏开何浩的嘴将那瓶下了**的水灌了一半进去,何浩吓得魂飞魄散,挣扎着叫道:“雯雯姐,我就放了些**,你别误会……。”

    “**?你这大花痴!”孤雯雯更是勃然大怒,硬是把所有下了**的水全部灌进何浩嘴里,顺手点了何浩全的软麻道,将何浩扔到一边,愤怒道:“我们就剩下这么一点水了,你竟然还下**!好,我就让你尝尝**的滋味。”

    “雯雯姐……。”何浩想说话但全软麻,连说话都办不到,根本无法开口求饶,只觉得全发烫,全上下就象有无数团烈火燃烧一般,尤其是下体的丹田处,更是火难耐,别说是俏丽动人的孤雯雯,就是一头母猪现在在何浩眼前都会变成天仙,偏偏又全不能动弹,连用手自己解决都办不到……

    ……

    “咚!咚!咚!”宝库大门处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响,坚硬的玉莲石大门上甚至已经出现了一丝裂痕,孤雯雯甚至可以听到二哥孤君豪的叫喊声,“小妹,快把门打开,你要是再不开门,等二哥自己进来的时候,就别怪二哥不念兄妹之了。”孤雯雯自然不会理会薄二哥的虚假意,只是站在宝库正中,默默等待死亡降临的那一刻……

    宝库大门上的裂痕越来越长,逐渐由一条裂痕变成了无数条,“轰隆!”,一声巨响过后,宝库的大门变得粉碎,张缺四、张准八和孤君豪三人首先冲了进来,张缺四破口大骂道:“妈的,这破门砸了五天,终于是砸破……,哇!”看清了藏宝库中的珍宝时,张缺四停止了大骂发出惊呼,夜明珠照在他的脸上,表既狰狞又贪婪。

    “小妹,你想作什么?住手!”孤君豪认出孤雯雯摆的起手势,吓得失声尖叫,而孤雯雯再不迟疑,立即催动灵力凝集,想让自灵力爆炸炸毁这个藏宝库,不想孤雯雯五天五夜未进饮食精神委顿,凝集灵力的速度比她自己估计的要慢上一拍,被孤君豪抢先出手掷出三尖两刃刀刺中她的小腹,张准八和张缺四乘机双双扑上,封住她的灵脉与丹田。

    “呼,好险。”孤君豪亲手将妹妹捆住后擦了把冷汗,刚才只要晚上半秒种,自己和张缺四等人都得陪着妹妹殉葬。而孤雯雯心知无幸,挣扎道:“二哥,你如果还念一点兄妹,就马上杀了我。”

    “雯雯妹妹,你想死?”张缺四下流的摸了一把孤雯雯的下巴,笑道:“不用死了,刚才我和你二哥在宝库门外已经商量好了,他把你嫁给我续弦,你就等着做我老婆吧。”

    “你做梦!”孤雯雯心中一沉,她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她的二哥又把她作为联姻礼品送了出去。张缺四也不急于一时,大笑着把贪婪的目光转移到珍宝上,心中盘算该如何与孤君豪分这些价值连城的珍宝,而后面跟进来的二郎神教弟子和龙虎山弟子无不对这些珍宝垂涎三尺,只是师傅们在场,暂时没有人敢上前去抢夺。

    “四哥,八弟,你们说这些珠宝该如何分?”孤君豪嘴上客气,心中却大为不满,为什么龙虎山弟子偏偏在这个时候在场,否则这些宝藏可都是自己的了。

    “先别管宝藏,先杀何浩。”张准八冷冷说道,一双细长的眼睛死死盯住瘫软在珍宝堆上的何浩,张缺四也暂时收起平分宝藏的盘算,将毒蛇般的目光转到了何浩上。

    “糟糕!”何浩心中叫苦,可又动弹不得,而因为**作用,此刻体里的高仿佛要把**熔化一般,烧得何浩双眼通红,舌干口燥,无数道灼流在四肢百骸滚动,越滚越快,丹田里也聚集了一团巨大的火球,无形而炙。突然间,焦急万分的何浩心中一震,此刻自己体里的这些变化,似乎和以前有些相似……

    “老八,你我共同出手,一起杀了这小瘪三。”张缺四握紧一枚黄金戒指,而张准八点点头也握紧了火焰刀,张缺四大吼一声,“杀!”黄金戒指随声弹出,张准八的火焰刀也朝何浩凌空劈出,金光与火焰,闪电般向了动弹何浩……

    “轰隆!”何浩的丹田处传出一声何浩自己才能听到的巨响,在许老头**的帮助下,何浩体内产生的巨大流终于冲进了丹田,与丹田里巨大火球融合,刹那间在何浩的经脉中流转数十周,被孤雯雯点住软麻造成的体麻软消失得无影无踪……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何浩声嘶力竭的吼出这句咒语,同时使出他的救命绝招,可惜何浩在焦急中,挥出的不是召唤那支古怪战鞭的右手,而是挥出了左手……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