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九章 摸金校尉何浩(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不对,藏宝洞的灵力封印怎么被打开了?难道已经有人先进去了?”孤雯雯突然惊叫道,何浩和张磊等人抬头顺着孤雯雯手指的方向看去,见一面平滑如镜的石壁上,出现了一个高约三米,宽约两米的深洞,洞口边缘整齐,仿佛斧錾而成,绝非天然如此。何浩心中一凛,这个石洞的洞口,竟然和自己小时候与申见面那个山洞一模一样,丝毫无差。

    “先进去再说。”张磊回头看看追兵,见张缺四和张准八已经带着龙虎山弟子追近,抗着何浩和朱佳丽两人果断前行,率先抢入藏宝洞,孤雯雯紧跟而进,而后面追得最紧张准八已经看到这里的形,厉声大叫道:“他们逃进山洞了,吩咐埋伏在外围弟子提高警惕,小心山洞另有出口。”

    “小心摔倒,地面很滑。”何浩提醒张磊和孤雯雯,在何浩的记忆中,这样的山洞里地面光滑如冰面,稍有不慎就会摔倒,何浩的话提醒了张磊和孤雯雯,两人在落脚时便格外小心,地面果不其然的光滑无比,已经隐约猜出内的张磊倒没什么,孤雯雯却惊讶道:“你没走这路,又没有光线,你是怎么知道地面很滑的?”

    “我小时候曾经进过这样的山洞。”何浩顺口答道:“如果真和我小时候进的那山洞一样,往前走三里路,就会有一个巨大的玉石大厅,大厅的顶上全是夜明珠,比白天还明亮。”

    张磊和孤雯雯有何浩提醒,后面的追兵可不知道地上这陷阱,冲在最前面的张准八只顾着提防张磊与孤雯雯在黑暗中突施暗算,没怎么留心脚下,一脚下去立即打滑,摔了一个狗吃屎,追在第二位的张缺四更惨,也摔了大马趴不说,大概还因为和张磊掌对掌的关系,被后面摔倒的龙虎山弟子手中的桃木剑刺中了某个部位——张缺四捂着血淋淋的股跳起来,反手给那龙虎山弟子一记响亮的耳光,惨叫道:“你他娘的瞎眼了?怎么戳我门?”

    先不说张缺四在背后通道中教训插穿他门的龙虎山弟子,单说逃在前面的张磊和孤雯雯等人,正如何浩猜测的那样,张磊抗着他和朱佳丽向洞中前行约三里后,眼前顿时豁然开朗,当年何浩曾经见到的那个玉石明珠宫果然出现在何浩等人面前。虽然何浩已经是第二次见到这样的宫,不过上次年龄还小不懂事,现在经过二十多年世俗熏陶的何浩再次进入这样的宫时才突然发现,原来地面上的地砖不是廉价的玉石,而是真正的美玉,而镶嵌在大顶上的发光珠子真的是夜明珠,每颗都有鸽子蛋那么大,而那黑色的顶似乎也不是俗物,后来何浩才知道,那顶竟然是大块的黑色水晶拼凑而成。

    “那边有人!”朱佳丽眼尖,指着大的一边叫道,何浩等人定睛看去,发现在大的后门处,聚拢了数十人,远远看应该是普通人打扮,而非道家弟子。而中毒后又抗着两个大活人疾奔十余里的张磊此刻再也坚持不住,仰面摔在大中,何浩和朱佳丽也跟着摔在地上。

    “张磊,你没事吧?”何浩顾不得上摔出的疼痛,飞快爬起来查看张磊的伤势,见张磊面色灰白,两只手臂发黑发胀,已经肿得快和大腿一般粗细,“张磊,你坚持住。”何浩惊叫一声,抓起张磊的左掌凑到伤口上吸毒,试图将张磊的毒血吸出来来,朱佳丽也抓起张磊的右手,替张磊的右手吸毒。菜鸟何浩和朱佳丽这么没经验,气得孤雯雯大叫,“你们傻啊,直接用嘴引毒,张磊没救回来,你们自己先得中毒!”

    “我知道应该用塑料袋蒙住嘴吸,否则嘴中一旦有细小伤口或者溃疡,吸毒的人自己先得中毒。”何浩吐出一口腥臭漆黑的毒血,喘气道:“可我们的行李全丢在了谷外,上那去找塑料布或者塑料袋?只好赌一把了。”说完,何浩又凑到张磊伤口上继续上毒,而朱佳丽明知自己有轻微的牙周炎,但形势所迫不同朱佳丽多想,仍然吸毒不止。

    “笨蛋。”中毒后的张磊头脑虽然昏昏沉沉的,但何浩与孤雯雯的对答还是听得清楚,张磊迷糊间轻骂一声,两滴泪水渐渐渗出他的眼角……

    “什么人?那边有人!”这时,那边先行进人这个大的那群灵能者也发现了何浩等人的存在,为首的人一发喊,二十多名灵能者呈箭字形冲过来,待这群人冲到可看清对方相貌时,孤雯雯首先大叫道:“二哥,你怎么来了?”而那边为首那人也叫道:“小妹,怎么是你?”何浩听到孤雯雯与那人的对答,不由心中暗惊,心说来人莫非是孤寒凡的老爸?

    “何浩,小心些,我二哥孤君豪就是你的对头孤寒凡的老爹,也是二郎神教的教主。”孤雯雯低声的提醒证明了何浩的猜测,何浩吃惊下细看来人,见孤君豪的相貌与孤寒凡十分相象,俊朗帅气,浑散发着成熟男的魅力,由于保养得法,看上去四十岁都不到,也是一个难得的美男子。何浩心中叫苦,孤君豪可千万自己把他儿子卖了还让他儿子给自己数钱的事啊。

    孤君豪与孤雯雯虽然是亲兄妹,但兄妹感似乎不怎么好。见到亲妹妹突然出现,孤君豪脸上居然毫无喜色,反而怒容满面,训斥孤雯雯道:“你真是江山易改,本难移,被兄长逐出了门派后竟然变本加厉,上次你到欧洲去盗大英博物馆,欧洲灵能者已经把状告到我这里了,想不到你今天胆大包天来盗姜太公留下的宝藏!”说到这,孤君豪换了一副冰冷的神,“说,你是不是从本门典籍中知道姜太公宝藏所在的?”

    “得了吧,二哥。”孤雯雯没好气的回孤君豪道:“你如果光明正大,那你怎么会带着弟子出现在这姜子牙先师留下的宝藏中?是不是又有外国人出高价向你收购中国的文物和珍宝,你恰巧手中没有合适的货源了?”

    “末之战迫在眉睫,二郎神君指示我等全力准备大战物资,当然需要金钱。”孤君豪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儿子一旦通过了心问枪祭典,自然需要更多的金钱,再说了,这些财宝也是属于我那武吉转世的儿子的。”

    “你们父子俩,成天就作一统灵能界的梦。”孤雯雯不屑的揭穿了二哥的真正目的。这时,孤雯雯后突然‘扑通’一声,孤雯雯和何浩扭头看去,见朱佳丽脸色发青摔倒在张磊边,显然她吸毒作不慎也中毒了。“佳丽。”何浩惊叫着扑上去抱起朱佳丽,摸到她的琼鼻下,发现还有细微的呼吸,何浩这才松了口气。

    “塔塔塔”的脚步声音从进入大的通道中传来,孤雯雯心知是追兵已到,马上对满脸狐疑的二哥说道:“二哥,外面来的是另一伙盗墓贼,他们也是来盗取姜子牙宝藏的,十分厉害,我的朋友都被他们打伤了,二哥你帮我挡住他们,我把上次从欧洲偷回来的英国王冠送你。”

    孤雯雯深知自己二哥自私自利的格,绝对不会容许别人与他平分宝藏,同时示之利。孤君豪果然中计,一拍口说道:“小妹快带你的朋友进里面,敌人我帮你挡住。”孤君豪又特别补充一句,“英国王冠你什么时候送我?”孤雯雯示意何浩抱起朱佳丽,自己背起张磊往正中疾走,边走边答道:“等我的侄子孤寒凡通过了心问枪认主祭典,我送给你做贺礼。”

    “就这么说定了。”孤君豪也深知自己妹妹言出必行的格,兴奋的指挥教众布下锋矢阵,待龙虎山追兵刚出现在通道中时,孤君豪下意识的大叫一声,“发动阵形。”孤君豪的命令声中,二十一名二郎神教弟子一起掷出手中三尖两刃刀,二十一柄三尖两刃刀化为二十一道白光,白光凝聚成一支巨大的箭矢,直龙虎山弟子所在通道。

    “敌袭!”张准八大吼着警告弟子,手中闪动着烈火的钢刀对着光箭劈出,后面的张缺四也毫不犹豫出三枚黄金戒指,一声巨响过后,岩石通道坍塌了许多,将龙虎山弟子埋在了碎石中。虽然一击得手,但孤君豪却毫无喜色,喃喃道:“刚才那股灵力,似乎是龙虎山一系的,难道我又上那死丫头的当了?”

    “孤君豪,你瞎眼了?”张缺四愤怒的嚎叫证明了孤君豪的猜测,孤君豪及时制止教众的继续攻击,碎石滚动,灰头土脸的张缺四和张准八从碎石中跳出,而其他的龙虎山弟子,则全被活埋在了瓦砾碎石中。孤君豪惊叫道:“缺四兄,准八弟,怎么是你们?”

    “当然是我们!”张缺四捂着被刺穿的股大吼,想找孤君豪算帐,而张准八则比较冷静,指着已经逃到了大深处的何浩与孤雯雯等人叫道:“快拦住他们,杀了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准八兄,你们为什么要追杀小妹?”孤君豪再混蛋也知道手足深,愤怒道:“难道我的小妹偷了龙虎山的珍宝?还是偷了龙虎山的修真秘籍?”

    “谁追杀了你小妹了?”张准八一边追向何浩等人一边大喊,“我是追杀那个抱着女人的何浩,何浩就是和你儿子抢我们侄女的小瘪三!”

    “何浩!”孤君豪听儿子在电话里说过在何浩面前吃鳖的经过,不由大怒下令道:“那边的人,拦住他们!杀掉抱着女人那小子!”

    “杀!”仍然在守卫在大另一头的二郎神教教众一齐大吼,各三尖两刃枪迎向何浩,而他们后也传来一声嘶吼,“师兄,你怎么也来了?”咆哮声中,一头金角鹰爪的怪兽从后冲出——竟然是从何浩边失踪了的小四,一通角顶爪抓尾巴扫,将扑向何浩的二郎神教弟子冲得七零八落。

    “小四,你怎么在这里?”何浩惊叫道,小四朝后一摆头,“先进后进去再说。”言罢,小四放声嘶吼,一团实体化的音波自口中出,挡住张准八劈向何浩背后的一记火焰刀。何浩和孤雯雯见机不可失,大步冲向后,小四则连连大吼,以它独有的音波功替何浩等人挡住追兵。

    “又是这只灵兽,它怎么会着这里?”张缺四认出了当初让他吃过苦头的小四,旁边的孤君豪诧异道:“缺四兄,你认识这只灵兽?这只灵兽不是在这里守护宝藏的吗?”原来孤君豪根据教中典籍找到了这个宝藏的所在,率领二郎神教到这个宝藏中盗宝,恰巧遇上了来这个宝藏为何浩取宝交差的小四,小四当然不容许别人盗走属于师兄的财富,便与孤君豪等人在此大战一场,结果小四势单力薄架不住众多二神教弟子的围攻,被迫退回宝库中借坚固的宝库坚守,不想却遇上了何浩等人遭袭逃入此地。

    “这只灵兽和何浩那小瘪三似乎是朋友,又好象是姜子牙的坐骑,和我在太乙道观大战了一次。”张缺四想起当时的景就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小四碎尸万段,却又惧怕小四真是姜子牙的坐骑四不象,杀了它会惹大麻烦,不敢对小四下杀手,只能躲在后面看着小四且战且退。

    “缺四兄,既然它和你有过节,那就绝对不能放过它!”孤君豪也不是笨蛋,他也不敢杀掉姜子牙的坐骑惹来滔天大祸,不过孤君豪也不会放过妨碍二郎神教与龙虎山联姻的何浩,更不会让姜子牙的坐骑把自己打姜子牙藏宝主意的消息传出去,孤君豪煽动道:“你想想,如果它真是姜子牙的坐骑,已经和你有了过节,如果你不乘这个机会杀掉它,一旦它返回仙界后找你算帐,你吃罪得起吗?”

    “多谢孤兄弟指点。”张缺四并不知道孤君豪刚才已经与小四交过手,见孤君豪说的并非没有道理,道谢一声扑上去,手上戴满的黄金戒指上毒针尽出,狂风骤雨般击向小四与何浩,可怜小四本就不是擅长战斗型的灵兽,又要分心照顾中毒的张磊和朱佳丽,还有手无缚鸡之力的何浩,加上张准八的火焰刀着实凶猛,顾此失彼间被张缺四连连击中,虽然张缺四戒指上的毒针奈何不了它上的金鳞,但一个不小心中,小四的脆弱的鼻孔中被一枚毒针刺中,张缺四的毒针乃是总结龙虎山数千年中积累的毒药经验制成的,即便是小四这样的上古灵兽和张磊这样的天魔也承受不起,眨眼之间,小四的全发麻,鼻子肿大了至少三倍,再无当初美灵兽的风采。

    “这只灵兽中了我的毒,快合力杀了它!”张缺四见小四鼻子肿大,知道自己已经得手,赶紧招呼众人动手。而张准八向来唯张行三之命是从,根本不关心小四的恐怖背景,三记火焰刀斩出,毒气冲脑的小四避之不及,被劈得满地打滚,其他二郎神教弟子乘机将手中三尖两刃枪往小四上乱刺,眨眼之间,小四上鲜血淋漓,遍体鳞伤。

    “小四,小四!”混乱中,抱着朱佳丽的何浩已经冲到了距离后不到十米,见小四受伤,急得大叫着想冲回去,小四挣扎着叫道:“别管我,快进后,关上门!”但张缺四杀心已起,甩手一枚黄金戒指打向何浩,小四见势危险,奋不顾的跳起用体替何浩挡住这枚黄金戒指,张刚四的这枚戒指刚与小四体相撞立即爆炸,将小四上炸出一个血洞远远出,正撞在何浩上,将何浩和朱佳丽撞了个大跟斗。

    “快进去,快进后。”全血染的小四呻吟着催促何浩进,而何浩这边目前状态最好的孤雯雯已经把张磊背进了后,将张磊扔到地上后,孤雯雯又飞在空中抽出腰带剑喝一声全力横扫,软绵绵的腰带剑化为一条青色灵蛇,灵蛇张嘴喷出一条绿汁落到正乱枪攒刺小四的二郎神教弟子面前,孤雯雯是二郎神教的弃徒,同门都知道她的厉害,惊叫着“灵蛇毒汁”纷纷退开,那绿汁落地立即冒出一阵烟雾,玉石铺就的地面也出现了深浅不一的坑洼,可见毒汁的腐蚀之烈。

    “快走。”孤雯雯一只手执剑紧订追兵,一只手抗起全血淋淋的小四,对着何浩大喝道,何浩鼓起勇气,抱着昏迷不醒的朱佳丽率先冲进了后,张缺四虽然又是一枚黄金戒指打出,但黄金戒指即将碰到何浩时,何浩的体又不由自主的使出当时在张可可病房中施展的古怪步伐,险险躲过了张缺四的杀着逃入后。孤雯雯也洒出最后两道灵蛇毒汁退状若疯虎的张准八,抗着小四安全退回后

    “关门!”孤雯雯大吼命令何浩,同时全力挥剑激斩一只脚已经踏入后的张准八,试图将他退,无奈张准八的武学修为乃是龙虎山中数一数二的,没有了毒汁的孤雯雯腰剑对他几乎没有什么威胁,反被他双手夹住软剑,大半个体乘机探进了后。正在这危急时刻,孤雯雯后突然飞出一只银色的回旋镖,以弧形路线飞翔横削张准八首级,张准八平时很少下龙虎山,没见过这样的攻击方式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低头急闪时,孤雯雯已经松开腰带剑,修长的双腿连环踢出,将张准八踢出了后,何浩乘机将铭满九宫八卦图的后大门关上,并在孤雯雯的帮助下压下门栓,将己方与敌人暂时分开。

    “这道门有姜子牙的灵力封印,我们暂时安全了。”张磊挣扎着说完这句话,便扭头昏去,刚才就是他用最后的灵力打出了一支天魔回旋镖,帮助孤雯雯退了张准八。而筋疲力尽的何浩和孤雯雯对视一眼,双双累得瘫软在地上……

    知何浩将用什么的方法脱困,取得张磊、小四和朱佳丽中毒的解药,请看下章。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