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八章 摸金校尉何浩(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各位旅客,感谢你乘座本次班机,再见。”

    空中小姐柔美的声音在何浩的耳朵旁回,眼中则是材高挑容貌秀美的空中小姐那迷人的姿,著名的建达大学之狼何浩却没有凑上去调戏空中小姐或者向空中小姐求婚——因为他的嘴已经被一个塞口球堵住,双手也被栓到到背后,绳子的另一头则落到了朱佳丽的手中。因为朱佳丽甚至不放心让何浩和孤雯雯独处,也只好跟着来了,顺便制止了几起飞机上的扰案件,所以何浩才落到了现在的处境。

    “快走,我叫你以后还敢在飞机上摸空姐大腿不?”朱佳丽一脚踹在何浩腿上,让边走边偷看女乘客短裙的何浩走快一些,何浩嘴里被堵上了塞口球不能说话,旁边的孤雯雯倒纳闷了,“朱小姐,何浩应该是你的男朋友吧?他这么花心好色,见到女人就象苍蝇见到血,你怎么也不管管?”

    “就他?他也配做我男朋友?”朱佳丽刚开始时对何浩一见钟,不和何浩接触时间长后了解了何浩的种种毛病,对何浩是越来越痛恨,总有一种把何浩碎尸万段的冲动,万般柔便化为了无数拳脚。孤雯雯看看相貌平平又一副色狼相的何浩,又看看清丽秀美气质清纯的朱佳丽,不免有些相信朱佳丽并怀疑自己的看法,点头道:“我看也不是。”

    “当然不是。”朱佳丽得意的一甩长发,对着何浩又是狠狠一脚,“再走快些,你应该向你的朋友张磊多学习,眼不斜视,话不多说,那象你?”

    古城西安,曾经被十几个朝代和政权定为首都,古墓与遗迹数不胜数,是世界各地盗墓贼垂涎的重要目标,城市中各种各样的盗墓团伙和倒卖文物团伙不计其数,盗墓界小有名气的孤雯雯就在市郊购买了一宽敞的别墅,这座别墅也成为了何浩、朱佳丽和张磊等人暂时的落脚点和休息处。

    “哇,这么多工具啊!”朱佳丽目瞪口呆的看着孤雯雯拿出的盗墓工具,有聚光手电,应急灯,帆布手,防毒面具,粗细不一的蜡烛,尼龙绳,高聚纤绳、被打破小口也不漏水的防漏水壶,酒精炉,随锅,野外型瑞士军刀,硝酸,硫酸,盐酸,醋酸,王水,工兵铲,方便铲,铁钎,铁錾,防水帐篷,悬吊睡袋,应有尽有,琳琅满目,甚至还有三支铭刻有特殊魔纹的AK47半自动步枪和满满一木箱黑色的子弹。

    “孤姐姐,你该不会让我们把这么多东西搬到岐山去吧?”一直在偷看孤雯雯丰满部的何浩这下子也吓醒了,指着这些堆快有歧山高的工具胆战心惊的问道。心说如果真要搬这些东西,朱佳丽是铁定不会帮忙的,孤雯雯估计动手也不多,出苦力的人还得是自己和张磊。

    “不用担心,车库里有一辆悍马越野车。”孤雯雯率先搬去那箱最沉重的弹药箱,挥手说道:“快搬吧,你不是急着挣钱回去娶老婆吗?想娶老婆就别抱怨。”在飞机上,何浩已经把自己和张可可的事告诉了孤雯雯,孤雯雯除了在听到张可可名字时有些惊讶,其他没再说什么,还向何浩担保,只要拿到这笔宝藏,她可以先拿出三千万元给何浩去交差。

    “孤姐姐,你搬子弹作什么?”何浩有些疑惑,一边炕起防水帐篷,一边提出质疑道:“你不是说,我们去对付的只是些守护宝藏的灵兽或者灵物吗?现代武器对他们有用吗?”孤雯雯没有理会何浩,只是搬着子弹大步出门,背起三个一米多高行李袋的张磊向何浩解释道:“这些子弹上都涂了黑狗血和女人经血,不仅可以击妖魔鬼怪,同时可以对灵兽和修行者造成伤害。”

    “女人经血?!”何浩瞟着孤雯雯火辣的材直犯嘀咕,该不会用她自己的吧?想到这里,何浩下意识的摸摸藏在自己兜中的那瓶**,何浩暗下决心,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帮孤雯雯甚至朱佳丽解决十个月的痛经烦恼。

    孤雯雯的名字和她的脾气完全相反,一点都不文静,在公路上叼着香烟将悍马车开得飞快,时速绝对超过一百八十公里,期间孤雯雯强行超车十九次,与其它汽车发生擦挂小事故六次,孤雯雯殴打因擦挂事故而产生争执的司机与司机同伴十一人,如果不是张磊双手同时将两名高在一米八五以上的司机抓起,象抛稻草一样甩出二十多米远,孤雯雯的这个记录十有**还要扩大——她殴打的一名司机的同行是一支由二十辆卡车组成的车队。

    “佳丽,你将来千万别学孤雯雯这样。”看着车外孤雯雯将两名驾驶员打得头破血流的凶残模样,何浩胆战心惊的对朱佳丽说道:“否则我可不敢娶你做二……,哎哟!”朱佳丽收回打在何浩鼻子上拳头,冷冷说道:“你提醒了我,将来我一定向孤雯雯学习,以免你老是偷看我的内衣。”

    傍晚时分,何浩一行终于抵达了歧山一带,孤雯雯将车听到周公庙一带的无人荒野,用伪装布盖上悍马车,又施了一个伪装法术使汽车变得与附近的土丘一般,以防现在流行的车匪路霸将昂贵的悍马车借走。最后才指着南面渭水方向说道:“往这边走,我们的目的地在渭水附近。”

    “渭水?是不是姜子牙先祖曾经垂钓那条渭水河?”朱佳丽小吃了一惊,这还是她第一次到这道家圣地之一。同时朱佳丽生出一个疑问,疑惑道:“你说的宝藏是商末周初传下来的,那宝藏会不会是姜子牙先师留下来的?”

    “有可能。”孤雯雯虽然是一个女子,但她上背的行李和工具比何浩还多,比何浩还走得快。孤雯雯一边走一边答道:“不过我觉得更有可能是姜子牙给他的那个废物徒弟武吉留下来,渭水一带正是武吉的故乡,也是他和姜子牙相遇的地方,姜子牙心疼徒弟,十有**会把留给徒弟的宝藏藏在这里。”

    “太好了。”何浩高兴得傻呼呼的直笑,兴奋间脱口说道:“如果能在这里顺便找到武吉,那神仙姐姐交给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这会也没有人我冒充假武吉了。”

    “你说什么?你冒充假武吉?”朱佳丽和孤雯雯失声问道。沉默寡言的张磊轻骂一句,“笨蛋。”对何浩使一个眼色,何浩赶紧低头,徉笑道:“没,我没说什么,刚才说错了。”当下何浩再不敢说话,大步走在队伍最前面,孤雯雯和朱佳丽则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疑惑和惊讶。

    奇树留寒翠,神池结夕波。黄山一夜雪,渭水雁声多。岸草青青渭水流,子牙曾此独垂钓。作为中国古文明的重要发源地,渭水一带的环境被人类活动破坏得十分严重,全然没有了当年山青水秀。现在夕阳下的渭水,山是光秃秃的,岩石风化剥落,难见树木,只有稀落的耐旱灌木丛点缀其中,遍地都是黄沙,漫山遍野都是一片破败的灰黄色。

    不知道走了多久,太阳已经完全落山,忽然一阵山风吹来,卷起灰蒙蒙的尘土,得何浩一行人早早就戴上防沙镜和口罩,以躲避这刺眼呛鼻的尘土。朱佳丽抱怨道:“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全是沙土,我想洗澡,有洗澡的地方吗?”

    “还想洗澡?你知足吧。”孤雯雯不屑道:“要是你去一次撒哈拉大沙漠,你就会发现,这里原来是天堂。想洗澡,等回到西安或者上海再说。”

    “上帝啊,你饶了我吧。”朱佳丽发出惨叫,无比后悔跟着何浩一起来到这样的地方。朱佳丽越想越是生气,正想抓何浩来殴打出气,一直没说话的张磊突然惊讶道:“你们看,何浩怎么了?”

    孤雯雯和朱佳丽抬头看去,见漫天风沙中,何浩的神有若呆痴,步伐和动作仿佛机械一般,机械的走在最前面,遇到岔路,何浩不需要孤雯雯指点,便能自行走上正确的道路,最让孤雯雯瞠目结舌的是,上一次她到这一带时,为了防止被别人发现她的踪迹,她故意将道路破坏,又用石头和泥土布下**阵,但这些花招在何浩面前根本没用,何浩轻易便找到了正确路径。

    水声哗哗,何浩带着朱佳丽等人转过了一个小山丘后,浑黄污浊的渭水河便出现了何浩一行面前,何浩仿佛着魔了一般,径直往渭水河走去,“何浩,你走错路了。”孤雯雯提醒何浩道,但何浩仿若不知不觉,径直爬到了河边的一块大石上,对着渭水河发呆。

    “何浩,你怎么了?你发高烧了吗?”朱佳丽冲何浩叫道,何浩不回答朱佳丽的话,而是突然对着渭水河放声高歌,“登山过岭,伐木丁丁;随板斧,斫劈枯。崖前免走,山後鹿鸣;树梢异鸟,柳外黄莺……。”歌声清亮,歌词古朴,欢快的曲调带着一丝凄凉,把朱佳丽和孤雯雯听得目瞪口呆,而张磊则全发抖,不敢相信似的瞪着何浩。

    “奇花异草,悦目赏心;逍遥自在,任意纵横。”何浩总算结束了这段歌声,又过了片刻,何浩突然惊叫道:“讶,我怎么爬到这块石头上了?我怎么走到这里的?”何浩想想又回头对朱佳丽咆哮道:“朱小姐,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怎么又用**术控制我?你想让我跳河吗?”何浩曾经吃过朱佳丽**术的亏,误以为朱佳丽又对自己下手了。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用**术了?分明是你自己爬上去的!”朱佳丽勃然大怒,把何浩从大石头上揪下来痛打,孤雯雯也替朱佳丽作证,是何浩自己走到这里爬上的大石头,张磊则一言不发,低着头想心事,不过他平时就惜语如金,何浩等人倒也不以为奇。

    “真是我自己做的?莫非这里有鬼?难道我被鬼缠了?”何浩总算得出一个令他胆战心惊的结论。想到这里,胆怯的何浩再不敢和朱佳丽争辩,抗起旅行袋匆匆逃离这片令他被鬼上的地方。

    天完全黑定,何浩一行终于抵达了藏宝地附近,孤雯雯发现的这个宝藏是在一道峡谷中,峡谷里有一面悬崖被灵力封印着,解开了这道灵力封印,就是藏宝洞的入口。听到孤雯雯的介绍,何浩这才惊讶的发现,这个宝藏的隐藏方式竟然和自己小时候和申第一次见面时那个洞一模一样。何浩仔细回忆家乡那个洞里的景,地面似乎是玉石做的,洞顶上的应该是夜明珠,或者,那个山洞也是一个藏宝洞。

    “何浩,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等你有机会回老家再去取那些宝藏。”何浩暗暗对自己说道。

    虽然目的地近在眼前,但小姐朱佳丽已经在大喊累和饿,因为不知道宝藏中是否还有暗道机关,还要担搁多少时间,所以孤雯雯也同意先吃了晚饭再进峡谷,四人便在峡谷口生火张罗起晚饭,朱佳丽的手艺远在孤雯雯和张可可之上,虽然在野外缺少调料,但朱佳丽做出的饭菜还是让何浩吃得赞不绝口,不过张磊站在一边发呆,没有参加何浩的晚宴。

    “张磊,你也吃一些吧。”何浩将一碗咸拌饭端到张磊面前,的招呼道:“尝尝吧,朱小姐做的饭菜很香。”谁知“呛啷”一声,张磊挥手将何浩手中的钢精碗打落,连看都不看何浩一眼。

    “你这什么意思?”朱佳丽大怒,对张磊吼道:“何浩好心端饭菜给你,你不吃就算了,为什么还要砸碗?”

    何浩挥手制止朱佳丽的愤怒,对张磊诚恳道:“张磊,我知道你不愿和我们做朋友,可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朋友,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是同甘共苦的伙伴,你对我有什么不满,请尽管说,我不会在意的。”

    “我和你不是伙伴。”张磊冷冷说道:“等回到宋强大人边,我会向大人禀报你的况,到时候,也许我会杀了你。”

    “禀报我的什么况?”何浩糊涂了,何浩刚想再说话时,张磊突然一把推开何浩,单掌推出,一道银光夹裹着狂风劈向何浩背后,朱佳丽和孤雯雯这才看清,远出有一道细细的金光疾飞而来,与张磊的掌风相撞顿时爆炸,一声巨响过后,地面已经现出一个直径在三米以上的大坑。“敌袭!”孤雯雯惊叫着从腰间拔出一柄软剑,朱佳丽也擎出夺魂玉笛放在嘴边,紧张的盯着远方的黑暗处,而何浩二话不说,飞快躲到了已方实力最强的张磊背后。

    “哈哈哈哈,朱小姐,几天不见,你是越来越漂亮了。”伴随着这粗豪的笑声,曾经率领龙虎山弟子攻打太乙道的张缺四带着十名龙虎山弟子出现在何浩等人面前,张缺四摆弄着满手的黄金戒指色眯眯的打量朱佳丽一通,这才对孤雯雯说道:“雯雯,你怎么和这帮人搅在一起了?快过来,免得四哥误伤了你。”

    “少来,我和龙虎山没有半点关系!”孤雯雯坚定的声音洗刷了何浩和朱佳丽对她的怀疑,孤雯雯举着腰带剑怒道:“张缺四,你跟踪我们是什么意思?难道龙虎山也改行做盗墓贼了吗?”

    “雯雯,四哥是来找何浩和朱佳丽这对狗男女算帐的。”张缺四脸上肌扭曲,显得狰狞无比,“你还不知道吧?就是这个何浩,和你的亲侄子孤寒凡抢女人,你如果自认还是孤寒凡的亲姑姑,就帮四哥杀掉这小子,给你侄子消灭一个敌人。”

    “你是孤寒凡的亲姑姑?”何浩目瞪口呆,心说怪不得孤雯雯听到张可可的名字会吃惊,原来孤寒凡就是孤雯雯的亲侄子!想到这里,何浩吓得连退几步,下意识的想离孤雯雯远一些。但孤雯雯想都不想,啐道:“放!我早就和孤寒凡的老爹断绝兄妹关系了,孤寒凡的死活好歹,与我无关。”

    “既然你无,那就休怪四哥无义了。”张缺四狞笑一声,手中一枚黄金戒指弹出,飞打孤雯雯的手腕,孤雯雯深知他的格,不躲不避反而一脚踹开边的朱佳丽,“小心!”果不出孤雯雯所料,张缺四的黄金戒指飞到半道,突然变线加速打向朱佳丽丰满的脯,幸亏孤雯雯反应及时将朱佳丽推开,黄金戒指擦着朱佳丽的衣服飞过,打到远处炸开。

    “下流,无耻!”朱佳丽又羞又怒,气得破口大骂,何浩也是勃然大怒,拣起一块石头砸向张缺四,“卑鄙小人。”但是那石头飞到张缺四面前忽然折头,反打何浩的面门,何浩避之不及吓得哇哇大叫,幸得他前的张磊忽然出手,将那块石头抓住捏得粉碎,轻轻一吹,粉末飞得满天都是。

    “小子,武艺不错嘛。”见张磊露了一手,张缺四心知这是个难缠人物,故意飞而起,双掌齐拍张磊,大喝道:“可敢接我一掌?”为天魔的张磊自然不害怕与张缺四硬拼灵力,立即双掌拍出,迎向张缺四,而且张磊故意撑破了手上的手,想让张缺四尝尝倒霉的滋味。

    “小心,他手上有毒针!”何浩和孤雯雯同时惊叫,孤雯雯是深知张缺四那些卑鄙无耻的小花招,同时卑鄙下流的何浩则完全是以己度人,但他们叫出声时为时已晚,张磊与张缺四四掌相接后已经爆发出一声虎吼,后跳跃开,张磊再看手时,发现自己的双手上掌心各有一个小血孔,还在冒着黑血,还有一种麻麻的感觉。

    “哈哈哈哈。”张缺四得意的放声大笑,“小子,永别了,这是我的独门毒药,世上无药可救。”

    “张磊,你没事吧?”何浩惊叫着拉起张磊那双能给任何人带来霉运的手,见张磊掌心流出黑血,何浩毫不犹豫,立即俯到伤口吸毒,毒血腥臭熏得何浩头直发昏,张磊不动声色的推开何浩,全银光闪烁,图施展天魔灵铠与张缺四决一死战,但张磊突然发现背后风响,忙将灵力运到背后凝聚,果不其然,张磊的灵力刚刚凝聚,一记火焰刀已经劈到张磊背后,前面张缺四又已经扑到,与那火焰刀的主人合力齐击张磊,张磊见敌人前后来袭避无可避,一咬牙大吼一声,上银芒疾张,生生挡住这两记攻击,张磊也被震得口吐鲜血。

    “张准八!你这无耻小人!”孤雯雯喝着挥剑刺向从背后偷袭张磊那人,何浩这才看清,新来那人也是龙虎山道士打扮,四十岁左右的模样,又干又瘦,象一根芦苇一样,手中使的是一柄闪烁着烈火的钢刀,与孤雯雯战在一起。

    “除了孤雯雯,全杀了!”张缺四大手一挥,十名龙虎山弟子齐声大喝,各使桃木剑涌向朱佳丽,何浩大怒之下抓起放在地上的AK47,对着十名龙虎山弟子一阵狂扫,那些龙虎山弟子虽然各祭灵光护体,无奈何浩出的子弹都是特殊加工过的,灵光纷纷被穿,各自受伤,张缺四冷冷说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挥手打出一枚黄金戒指打在何浩的枪上,立即将何浩手中的AK47炸得粉碎。

    “快进山谷!”张磊见势不妙,劈手挥出一团白芒打在地上,激起满天灰尘挡住龙虎山弟子的视线,抗起何浩和朱佳丽就往山谷中冲,孤雯雯也是脱行家,在与张准八的缠斗中突然闭眼,在张准八面前最近距离捏破一个强光丹,剧烈的强光暂时让张准八难以视物,孤雯雯乘机跳出战圈,紧追着张磊等人冲进了山谷。

    “追!”张缺四见煮熟的鸭子飞了,气得暴跳如雷,“我要亲手宰掉何浩和那小子,再把那两个小娘皮先后杀。”其实不用张缺四吩咐,恢复了视觉的张准八已经飞进谷追去,张行三对他交代要何浩的命,为张行三嫡系的张准八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何浩。

    “张磊,你中毒了,让我们下来自己走。”被张磊抗在肩上的何浩担心张磊的伤势,挣扎着想下来,同样被张磊抗在肩上的朱佳丽也大叫道:“对,让我们自己走,否则你的毒会发得更快。”

    “少废话!”张磊冷冷回答何浩与朱佳丽一句,扭头问孤雯雯道:“你说的藏宝窟在那里?我们到里面去躲。”

    “就在前面不远了。”孤雯雯大步冲在最前面给张磊带路,在黑夜里奔跑了数里路后,在孤雯雯和张磊等人出现了一到光滑似镜的悬崖,孤雯雯突然惊叫道:“不对,藏宝洞的灵力封印怎么被打开了?难道已经有人进去了?”何浩顺着孤雯雯手指的方向看去,见石壁当中已经出现了一个高约三米、宽约两米的大洞,和自己小时候与申见面的那个山洞一模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