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四章 目标,三千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因为担心色迷心窍的何浩乘机逃回老家结婚,更担心让好色如命的何浩和死对头狐狸精朱佳丽单独在一起做出了什么有伤风化的事,所以张可可不顾何浩房间中仅有一张睡,硬是在何浩房间里住了一夜。当然,朱佳丽也不放心何浩与张可可单独住在一个暗无天的密室中,为了避免他们做出什么有违人伦的事,朱佳丽也坚持在何浩房间里住了一夜。

    有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在何浩房间中过夜,并不代表着何浩就可以左拥右抱大享齐人之福——因为张可可和朱佳丽都看透了他禽兽不如的本质,所以何浩是被张可可与朱佳丽合力捆住双手双脚并蒙住眼睛扔到墙角中过夜的。不仅如此,张可可和朱佳丽两个死对头还在何浩的房间里吵了一夜的架,对骂之中,两个实力相当的小丫头还大打出手,何浩也没少受鱼池之殃。

    在朱佳丽与张可可的对骂中,何浩总算明白了这两个小丫头结怨并结识的经过,原来在一年前,张可可的父母带着当时年仅十六岁的张可可到北京旅游,自视甚高的张可可专门到了朱佳丽就读那所全国知名的大学参观,美其名曰提前熟悉环境,以便将来考上这所大学后不至于环境陌生。结果在张可可刚踏进那所大学的第一步,那只刚迈进校园的小脚就被正与女同学打闹的朱佳丽重重踩住!

    踩住脚这样的小事,如果换成其他人,互相说句道歉和没关系就过了,可惜这件小事的两个当事人都不是善茬,而且双方的容貌同样俏丽并且不相 上下,互不服气之下张可可坚持要朱佳丽亲手替她擦鞋,朱佳丽则连一句对不起都不愿说,争执不下唯一的结果,就是一对不共戴天仇人从此诞生!尤其是张可可在带着几名龙虎山弟子去找朱佳丽算帐时,发现了朱佳丽居然是龙虎山近千年的死对头太乙道弟子,两人的意气之争立即由个人之争升级到了国仇家恨的,一场恶斗下来,算半个地头蛇的朱佳丽揪断了张可可几使根头发,张可可则仅揪断朱佳丽不到十根头发,吃了些小亏。从此之后,两个心同样狭窄的小丫头就成了恨不能将对方食其寝其皮的死对头!

    对打对骂了大半夜后,两个小丫头终于累了,横躺在何浩的上昏昏睡去,而耳根终得清净的何浩在幻想了与‘青梅竹马’婚后幸福生活超过两个小时后也抵抗不住疲倦,歪在墙角睡去。一时间,喧哗吵闹了大半夜的房间里安静了许多,只剩下一些断断续续模模糊糊的嘟哝声,“想回家?你欠我的钱要用一辈子还……。”“我一定把你从张可可手里抢回来。”“申,可可,申,佳丽,我你。”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不知道睡了多久,窗外侥幸逃脱进野味餐馆清蒸红烧命运的鸟儿开始在城市里见缝插针的欢叫,被黑点虎盯死了几天的小四也早早跑去公园里勾引晨练的漂亮母狗去了,总之一句话,天亮了。尽管上三竿,但吵闹激动了一夜的何浩和张可可、朱佳丽三人还在蒙头大睡。这时,“咚咚咚咚!”何浩的房间门被人大力敲响,那节奏和力量,很有些解放前土匪绑票时的敲门的风范。

    “谁呀?”朱佳丽和张可可揉着眼睛醒来,彼此对视一眼并对骂一句“狐狸精”和“小铁公鸡”后,为房东的朱佳丽打着呵欠打开房门,不等朱佳丽看清楚来人,张可可的父亲张行三和沈芝茹冲了进来,沈芝茹一进门就紧张道:“可可,你没事吧?你昨天晚上不回家怎么也不打电话说一声?打你的电话也是关机?”张行三则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的打量女儿的衣服完整程度和行动举止有无异样。

    “我的手机没电了。”张可可顺口撒慌道,想堵住唠叨父母的嘴。谁知道朱佳丽连眼皮都不眨,马上拆穿张可可的谎话,“可可,昨天晚上你不是故意关的手机吗?怎么能欺骗父母呢?你的父母养育你多不容易?你这么欺骗你的父母亲,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说到这里,朱佳丽还擦擦眼睛,对沈芝茹表很委屈的说道:“阿姨,昨天晚上我再三劝可可回家,可她就是不听,我怕她出意外,还特地陪了她一晚上。”

    “狐狸精,你少搬弄是非!”张可可气得破口大骂,还想冲上去撕朱佳丽的嘴,但早憋了一肚子火气的张行三这时怒喝道:“闭嘴!马上给我回家!”平时被父母纵惯了的张可可还想顶嘴,但气急败坏的张行三已经一记耳光扇在她脸上,扇得张可可双眼直冒金星,雪白的小脸蛋上立即浮现出一个巨大的五指印。

    “臭丫头,丢尽了我们张家的脸!”张行三英俊的脸上肌扭曲,显得狰狞无比,张可可本想放声大哭,可见到平时慈祥的父亲这样的表,被吓得连退几步,就象不认识一样看着张行三。房间中,只剩下张行三的咆哮,“你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女孩子,在一个男人的家里过夜,而且还是一个普通凡人,这样的事传出去,我和你母亲还有脸见人吗?你爷爷还有脸见人吗?我们龙虎山还怎么在灵能界立足?”

    “伯父,你这话就不对了。”何浩虽然被捆住手脚并蒙住眼睛,但何浩还是能听到张行三的话,何浩挣扎着想站起来,这时发现何浩房间中有灵力波动的小四也跑了回来,赶紧替何浩咬断绳索,何浩得脱自由后扯下蒙脸布站到张行三面前,不卑不亢的说道:“伯父,虽然你是长辈,但你说的话我觉得不对。”

    “小瘪三,滚一边去。”张行三正在气头上,怒吼道:“你认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我早查清楚你的背景了,农村户口,几代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家里就三间破瓦房,你虽然考上了大学,可花光了你父母的积蓄,而且毕业至今没找到一份工作,你舍命救我的女儿,无非就是看中了我家的家产,想吃软饭!”

    张行三的话虽然对何浩充满歧视,不过也不算完全冤枉何浩,至少何浩就存在吃软饭的念头,说得何浩脸上发烧,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但张行三刺激何浩的还在后面,张行三怒气冲冲的掏出一张现金支票砸在何浩脸上,“拿去,二十万元,这是你救我女儿的代价,够你在农村过上好子了,从今以后,我张家再不欠你什么!”

    “跟我回家。”张行三拉起张可可就往外走,惊呆了的张可可这才如初梦醒,挣扎着大叫道:“不,不,我不走。”但张行三已经铁了心要将女儿从何浩这样的穷鬼边拉走,手就象铁钳一样把张可可的小手握出一圈乌青,让张可可挣脱不住,沈芝茹也在旁边流着眼泪轻声安慰女儿,“可可乖,你爸爸是为了你将来好,等你再长大一些,你就知道你爸爸的苦心了。”

    “不,我知道你们要我转学。”张可可大哭着喊道:“何浩,何浩,你快来帮我,我爸我妈要我转学到鹰潭,你快来救我啊。”但何浩就象痴了一样,呆呆的看着落在地面上的现金支票,仿佛没有听到张可可的求救一样……

    “何浩,你快来救我,你如果不来,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张可可的哭叫声逐渐远去,何浩还是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张支票,心中悄悄对自己说,“何浩,捡起来吧,捡起这张支票,你就可以昂首的回去见父母,可以和苗静过上好生活,你快捡啊……。”而朱佳丽一言不发的看着何浩,看何浩是如何选择。

    何浩颤抖着将手逐渐伸向那张支票,当他的手碰到那张支票时,旁边的朱佳丽失望的摇了摇头,心中暗笑自己——怎么会迷上这么没用的男人?突然,何浩将那张支票抓进手中,大步冲出了门外,朱佳丽好奇心又起,紧跟出去,想看看何浩下一步的动作。

    “可可,我来了。”何浩大吼着冲到张行三一家旁边,将已经被张行三推上汽车的张可可拉住,何浩喘着粗气说道:“可可,我不会让你走的,你放心。”刚才已经彻底绝望的张可可喜出望外,不知从那里爆发出神力挣脱父亲的大手,扑进何浩的怀里大哭。

    “小瘪三,你已经收了钱,你还想作什么?”张行三勃然大怒,如果不是旁边已经围满了看闹的人群,张行三还真有驱动五雷正法将何浩劈死的冲动。

    “不想作什么。”何浩慢条斯理的把那张二十万元的现金支票撕得粉碎,何浩轻吹一口气,纸屑飞得到处都是,“我只是想救回我的女朋友,我喜欢可可,可可也喜欢我,我们是不会分开的。”张可可也从怀里抬起头来,对张行三大哭道:“爸爸,我喜欢何浩,我不会离开他的,求求你就不要拆散我们了。”

    “你这个吃里爬外的死丫头!”张行三气得额头青筋暴跳,挥起手掌也扇女儿耳光,何浩这次再没有迟疑,毫不犹豫的探挡在张可可面前,替张可可挨了这掌,张行三打女儿本没用内力,打何浩却毫不留,在碰到何浩体的时候掌中突然加上暗劲,想震伤何浩内脏让何浩吐血,可惜张行三忘记了——当初他在医院的时候就这样吃过何浩的大亏,而且这次更惨,何浩的体内这次的反击力远超过上次,强大的力量将张行三反震得摔在地上,同时何浩被帝俊鬼封住丹田的体因为强行运气而丹田剧痛,疼痛到难以呼吸的地步。

    “臭小子!”张行三挣扎着站起来想继续追打何浩,一直没有说话的沈芝茹拦住他,沈芝茹轻声细语的对何浩说道:“何浩,我知道可可现在迷上了你,你也喜欢我们的女儿,本来你们两相悦,我们做父母不应该阻拦。可是……。”

    沈芝茹指着何浩说道:“可是你将来能养活我们的女儿吗?你看看你自己,你上穿的衣服都是我女儿买给你的,你还有脸追求我们的女儿吗?”沈芝茹的话非常巧妙,刚才还对何浩和张可可抱着同心理的围观人群中立即传来不少鄙夷声,几乎所有人都断定何浩是一个吃软饭的无赖,而何浩也是老脸一红,羞到无地自容的地步。

    “是,我现在是没钱。”何浩红着脸说道:“可我还年轻,我也不懒不笨,我一定会努力让可可过上好的生活。”

    “你放心,我会和你一起努力的。”张可可轻轻抚摩着何浩脖颈上被张行三打出的乌青,深的说道。

    “让可可过上好生活?你知道可可每天要花多少钱吗?”沈芝茹轻蔑的问道,张可可赶紧说道:“妈,我会节约的,我一定会节约,不给何浩增添负担。”面对女儿的天真,沈芝茹轻叹着摇头说道:“傻孩子,妈不是不知道你三分钟度的脾气,妈知道你是因为感激何浩这次舍命救你,所以被他迷住了,等你将来看清他的真面目的时候,你后悔也晚了。”

    “妈,何浩已经不是第一次救我了。”张可可焦急中把真话也说了出来,“他第一次救我的时候,是在雅易安超市里消灭了穷奇,第二次又在帝俊鬼手里救了我,后来还有很多次,你别看他现在这样,他一旦发高烧以后,就变得无比厉害,要不,我马上让他用冰水浇体,发高烧给你看。”

    “我发高烧以后变得无比厉害?”何浩目瞪口呆,不太敢相信张可可的话。沈芝茹也摇头说道:“可可,你就不要欺骗母亲了,不管你怎么说,妈都不会同意让你和一个连养活自己都办不到的男人在一起。除非……。”

    “除非什么?”张可可赶紧问道。

    “除非何浩能向我和你父亲证明,证明他不是一个吃软饭的男人。”沈芝茹轻摇着手指说道:“证明他能让你过上幸福生活,不会让你挨冻受饿,不会让你陪着他一起吃苦,我们就同意你和他往来。”

    “芝茹,你在胡说什么?”张行三着急道:“我宁可让我们的女儿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会让她和这臭小子交往。”

    “你听我说完。”沈芝茹低声答应丈夫一句,又回头对何浩微笑道:“何浩,如果你真喜欢我女儿,那你敢不敢接受我们的条件,如果你做到了,我们就不干涉你和我们的女儿交往。如果你做不到……。”说到这里,沈芝茹变了脸色,“那你就离开可可,永远不许出现在可可面前!”

    “臭娘们,我真应该听申的安排,把你先后杀!”何浩在心里狠狠骂未来的岳母一句,何浩当然知道沈芝茹提出的条件肯定十分苛刻,很可能是自己绝对办不到的事。但何浩看看怀中眼泪汪汪的张可可,终于咬牙道:“好,我答应!”

    “你不后悔?”沈芝茹冷笑问道,见何浩庄重的点头,沈芝茹冷冷说道:“那你听好了,我要你在一个星期之内,挣到一千万元人民币!这样我们才相信你能让可可,才许你和可可交往。”

    “一千万元!”张可可张大了小嘴,不敢相信的看着坏笑不止的母亲,而张行三此刻已经喜笑颜开,暗自佩服妻子的心计,眉飞色舞的对何浩说道:“小瘪三,听好了吗?一个星期内,你只要挣到一千万元,我就同意你和我的女儿交往。”

    “一星期内一千万?为什么你不要求我挣到三千万呢?”何浩苦笑道,心说反正我一样办不到。谁知沈芝茹打蛇随杆上,马上改口道:“很好,是你自己说要挣到三千万的,我们也不要你的钱,只是要你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一个星期内,你挣来三千万,我们就同意你和可可交往,过了一个星期你做不到,我们就让可可转学到鹰潭。”

    “三千万啊!”“这小子只能去买彩票了,听说福利彩票的奖池已经朝过八千万了。”“小伙子,放弃吧,这纯粹是刁难人啊。”围观的人群中发出阵阵惊呼和低语,还有嘲笑和讥讽,没有人敢相信何浩会答应这样苛刻的条件。

    “妈,你这简直是刁难何浩,改条件,改成三百万。”张可可暗暗估计了自己的私房钱后叫道。但沈芝茹微笑摇头道:“不行,不能改,因为妈知道你的存折里有多少钱,妈是为了你好。再说是何浩自己答应的,妈要看他配不配做我们的女婿。”

    “妈,你不要他了。”张可可想用百试不灵的撒手段,可惜沈芝茹这次不再吃她这一,只是摇头拒绝,而何浩默然无语——就算真改成三百万何浩也拿不出来啊。沈芝茹察言观色,知道已经得计,便嘲笑道:“何浩,你现在还后悔来得及,我可以重新给你写一张二十万现金支票,你是愿意拿着支票离开可可呢?还是答应我们的条件?”

    “妈——。”在张可可撒的长长尾音中,沈芝茹冷笑着取出支票本,准备进一步打击何浩的决心……

    “我答应。”何浩抬起了头,淡淡说道:“一个星期内,如果我挣到三千万,希望你们不要食言。”

    “何浩,你疯了?你听清楚没有?不是三千元,是三千万元!”张可可惊叫道,何浩耸耸肩膀,微笑道:“放心吧,我也想向你证明,我能够让你过幸福的生活。”嘴上这么说,何浩心中却在苦笑,三千万啊,而且还只有短短一个星期时间,大概就是贩毒或者倒卖军火能挣到吧。

    “找我们相熟的警察盯住这小子,他一旦用犯罪手段挣钱,马上抓他去吃牢饭。”沈芝茹用传音入密术对张行三说道:“不能找老九,老九对这小子印象不错,搞不好会坏我们的事。”

    张行三笑着点头,表示听清楚了妻的话。旁边的张可可看出不对,赶紧问道:“妈,你在对爸爸说什么?你们该不会是想耍花招吧?”

    “妈是和你爸爸商量,如果何浩办到了,我们该怎么向他表示歉意。”沈芝茹心中长叹,心说还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还没嫁就胳膊肘往外拐了。沈芝茹又笑容满面的对何浩说道:“何浩,你记清楚了,我们先让可可回家,一个星期内你要是挣到了三千万,你就可以抬起膛进我们张家,但你记住,借来的钱可不算。如果你办不到,你自己回老家吧。”

    “可可,你先回家吧。”何浩咬着牙齿说道:“七天内,我一定带着三千万来看你!”何浩想想索做一个空头人,补充一句,“你放心,我挣到的钱,全部归你保管!”

    张可可狐疑问道:“你真的能办到?”见何浩信心满满,张可可还真以为何浩有什么主意了,便点头道:“好,我等你。”何浩强作微笑,将张可可搂紧,当众在她颤抖着的红唇上深深一吻,张可可先是一阵害羞,接着下意识的也抱紧何浩,两人长吻在一起。

    “不要冲动,那小子绝对不办到。”沈芝茹拦住想上去拉开何浩和张可可的丈夫,笑着说道。

    “七天后如果你做不到,你就用冰水浇自己。”张可可红着脸挣脱何浩的嘴唇,在何浩耳边低声说道:“你记住,在我离开上海之前,你一定要让自己发高烧。”

    ……

    送走张可可一家后,何浩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公寓楼,三千万啊,上那里去挣?而且是在一个星期内,必须挣到这么多钱!当何浩经过抱冷笑的朱佳丽面前时,朱佳丽突然讥讽道:“笨蛋,快去买彩票吧,这是你唯一的希望!三千万啊,你打工大概得十辈子吧。”何浩苦笑着不理会朱佳丽的嘲讽,继续往自己的房间慢慢走。

    “如果你真能在一个星期内挣到三千万。”朱佳丽朝何浩的背影嘟哝道:“那我就不阻拦你和张可可结婚,我还一辈子不嫁人,给你做二。”

    “这是你说的。”何浩突然回过头,认真的问道:“你说话算不算?”

    “我说话向来都遵守信用。”朱佳丽冷笑着回答道。可惜的是——如果朱佳丽知道何浩以前为了一个女人,曾经在不到五十天时间里自学完高中三年的所有课程,那朱佳丽说话也不会这么有信心了。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无敌灾星》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