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一章 两个人的晚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PS:从昨天晚上四点停电到现在,更新晚了,请朋友们原谅。)

    何浩一脚踹开房门,对盘腿坐在自己上打座的申喘着粗气嚷嚷道:“神仙姐姐,大事不好了,我接到一个消息,人间灵能界正在准备攻打你们在太湖的基地!”喊完,何浩还按住口坐到地面靠在门边喘粗气,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

    申正在奇怪何浩怎么提前回来,听何浩这么说,不由大吃一惊,太湖湖底的魔界基地中几乎全是魔界的伤兵败将,而天下人间灵能界的精英有将近一半在这个城市,如果人间灵能者这时候攻打魔界基地,那孟侠他们很难招架得住,死上三名天魔对申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不过让人间灵能者破坏甚至获得了灵兽培养计划的成果,那魔界可就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太湖基地何等隐秘,人间灵能者是如何得知基地所在的?”申心中事先闪过这个念头,下意识的扫视一眼何浩,如果何浩不是确实在大口大口的喘气、脸上也露出呼吸过于急促后造成的青白、还有那因为剧烈奔跑后散乱的头发和衣服,申还真可能怀疑何浩是在欺骗自己,在耍小花招,或者干脆就是何浩向人间灵能界告了密。

    “你是怎么知道的?”申先让何浩把门关上,布下隔音法术后方才问道:“组织攻打我们基地的是什么门派?什么时候开始攻打?”

    “事是这样。”何浩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象是在回忆说道:“我去给可可的母亲买礼物的时候,在超市遇到了龙虎山弟子孤寒凡带着一帮龙虎山弟子,也在那家超市给他的师傅张刚二买洋酒人头马,神仙姐姐你也知道,孤寒凡和张刚二都非常恨我,所以我不敢接近他们。但我听到他们说起可可的名字,就留了心眼,靠着货架的掩护接近他们,没想到竟然知道了一个对仙女姐姐你不利的消息。”

    “没错,继续说。”申点头,她已经有些相信何浩的话了,如果何浩说是与张余一、张牟九或者张行三相遇,那申肯定怀疑何浩是和这些龙虎山弟子勾结来欺骗自己。但何浩说是从孤寒凡那里得到的消息,那孤寒凡和张刚二就绝对不会和何浩狼狈为了。

    见申已经被自己吊起了胃口,何浩马上变了口风,嬉皮笑脸的说道:“神仙姐姐,我这个消息是冒着生命危险打听来的,你是不是考虑给我一点好处补偿?否则我也太亏了。”申大怒,心说这无赖又来了。申抽出惊雷鞭准备威胁何浩,谁知申还没开口,何浩已经主动把头偏着送上来,故计重施叫道:“神仙姐姐,如果你舍得杀掉你最忠心的帮手,再舍得丢掉太湖湖底那些未成型的灵兽,你就请吧。”

    “好吧,你要什么条件?”申拿耍无赖的何浩是最没办法的,杀又打心眼里舍不得杀,打呢,在太湖把何浩打成那样何浩都没泄露半点有关武吉的消息,反而用一大堆假报来威胁自己,显然打也是没用的。申无奈,只得红着脸说道:“但是要我饶过张可可母女和……,和,和再吻你一下,这两条绝对不行。”

    何浩哭丧着脸抱怨道:“神仙姐姐,我就想要这两条啊,这两条你随便给我一条都行。”申脸上通红,咬牙道:“你少做梦,除了这两条,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真的?除了这两条,你什么条件都答应我?”何浩激动的问道,申再次点头,何浩马上色眯眯的说道:“好,竟然神仙姐姐不愿再吻我,那请神仙姐姐让我吻一次。”

    “你这无赖!”申怒火勃发,举鞭要抽何浩,何浩飞快叫道:“神仙姐姐,你言而无信,你说过除了那两条你都答应。”申已经挥出的惊雷鞭又收回手中,瞪着何浩咬牙切齿,过了片刻,申才又低声道:“你说吧。”何浩大喜过望,赶紧问道:“神仙姐姐,这么说你答应了?”申低头不回答何浩的问题,在何浩再三催促下轻轻抬起滚烫通红的脸蛋,对何浩抛了一个白眼球,心说天下怎么有这样的笨蛋?

    现在拿出全部心思周旋在各大势力之间的何浩可不笨了,他其实只是想看看申羞涩的妩媚模样,而申也很配合。心愿得逞后,何浩立即说道:“我接近孤寒凡以后,听到他在抱怨自己没机会亲手斩杀天魔,所以没法获得可可的欢心,被我这样的笨蛋捡了便宜,他那些师兄弟当然跟着他大骂我,骂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

    “不要说废话,谁都知道你是笨蛋。”申没好气的打断何浩,“说重点。”

    “是,是。”何浩骗人的技术得自韦爵爷的真传,小事与细节不厌其烦,但是在关键地方就变了味。何浩接着说道:“我怕孤寒凡发现我,正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孤寒凡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神仙姐姐你知道孤寒凡比我有钱多了,用的是名牌高档手机,音质清晰而且音量大,所以在嘈杂的超市里我都听得非常清楚。”

    “我听孤寒凡对电话里的人称师傅,打电话来那个人应该就是张刚二了。”何浩紧张道:“张刚二在电话里要孤寒凡立即赶到西面市郊区,说是接到了内线报,要去西边破坏神仙姐姐你们的灵兽培养计划,还要孤寒凡千万保密,不能让张余一派系的人知道。孤寒凡走了以后,我知道西面就是去太湖的方向,所以不敢怠慢,就马上赶回来向神仙姐姐你禀报了。”

    何浩说完后,申没有追问其他细节,而是闭目以神游太虚,探测市区与西郊的灵力波动,一探之下果然,西郊区果然有大批灵能者集结,灵力波动是属于张刚二一系的力,而市区里照常活动的灵力者则全是张余一一系的阳力,其他灵能门派,与张刚二交好的都已经到了西郊,平时与张刚二敌对的则全在市区。

    “难道太湖基地里真出了叛徒?”申轻轻睁开眼睛,美目中流露出一丝疑惑,何浩乘机煽动道:“神仙姐姐,你们的基地里一定出了叛徒,否则太湖基地那么隐秘,张刚二和孤寒凡那些人怎么可能知道基地所在?”

    申不回答何浩的话,而是美目凝视何浩,想从何浩的表与举动中观察是否有破绽,何浩知道这狡诈丫头在怀疑是自己告的密,但何浩更知道张刚二和孤寒凡平时与自己的敌对关系,说自己向孤寒凡他们出卖申,只怕申都不相信,所以何浩不慌不忙,只是乘这个机会色眯眯的在申俊俏的脸蛋和皎好的材上打量,不时还努力咽下一口口水,一副标准的色狼相。

    “这混蛋服下了我的焚心丹,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出卖我。”申暗笑自己的多疑,站起来淡淡说道:“很好,算你有些忠心。我返回基地去一趟,如果我在六点以前赶不回来,你就单独去张行三家赴宴,按我的吩咐行事就行了。”

    “好,这丫头终于上当了。”何浩心中得意,脸上不动声色,朝申急切道:“神仙姐姐,你带上我一起去吧,孤寒凡和张刚二他们很厉害,我担心你的安全,我要去给你帮忙。”

    “就你这样的笨蛋,去了只会给我添麻烦!”申没好气的回何浩一句,将何浩骂退下去后,申在何浩面前停了一停,象是等何浩的下一步动作,见何浩唯唯诺诺的退在一边不领自己的,申不由又在心里骂了一句笨蛋。申吩咐道:“你去长岭宾馆,把这件事告诉宋强,让他提前到钱塘江基地布置,一旦太湖那边况危急,我就让孟侠转移到钱塘江基地。”

    “是,我一定办到。”何浩点头哈腰的答应,目送申带着黑点虎用隐术掩饰形飞天而去,何浩不再迟疑,立即抱起小四下楼,拦住一辆出租车,何浩本想叫出租车去警察局找张牟九,话到嘴边心中一动立即改口,“司机,请去长岭宾馆,快一些。”

    “我记错了,我们在钱塘江没有基地,你还是让宋强到秦淮基地吧。”不出何浩所料,出租车发动后,申细细的声音立即在何浩耳边响起,原来申对何浩并不是完全信任,故意说一个假基地让何浩转告宋强,并且假装离开隐监视何浩,如果不是何浩反应得快,一旦叫出去警察局等其他地方,或者打电话通风报信,那何浩现在已经丧命在惊雷鞭下。

    “好险。”何浩心中暗叫,上已经吓出一冷汗,何浩假装惊讶的四处扭头寻找声音的来源,一张温润的小嘴带着香风突然在何浩脸上轻触一下,申羞涩道:“这是给你忠诚的奖励,我没法同去保护你,你去张行三家时小心些。”

    “这丫头,如果不是硬着要我杀可可,我还真舍不得赶她走。”何浩揉着被申吻过的脸颊在心中说道。

    车到长岭宾馆附近,何浩让小四再三确认申与黑点虎没有跟来后,方才把小四带到街道的角落,对小四吩咐道:“小四,你马上变回原形去市西郊找张刚二和孤寒凡,带他们去太湖的魔界基地。记住,千万不要让申发现是你带的路,把孤寒凡和张刚二带到目的地以后,他们一开战你就找机会走人,不能参与他们的战斗。”

    小四走后,何浩这才进到长岭宾馆,不过何浩没有直接去找宋强,而是在服务台那里找到宋强的房间电话,通过电话与宋强联系,电话接通后,何浩先把申的话转告给宋强,然后又对宋强说道:“宋强先生,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电话那一头的宋强所以中丝毫不带怒气,还是在呵呵微笑。

    “申她的目的和你不同,她是想我把可可杀掉。”何浩把申的计划叙述一遍后,何浩又说道:“宋强先生,我不想杀可可与她的母亲,更不想做那样的事。如果你把申从我边赶走,我就完全照你的吩咐做,保证扮演好假武吉的角色,帮你坐上人间灵能者军队军师的位置。”

    “呵呵,如果我拒绝呢?”电话那头的宋强微笑问道。

    “如果你拒绝,我们就一拍两散。”何浩威胁道:“我已经布置好,一旦我突然失踪或者死亡,就会有人把你是魔界卧底的份通知龙虎山和天下灵能界。你是愿意要我这一条无关要紧的小命,放弃你苦心经营多年的掩护份;还是愿意帮助我赶走申保护可可,继续完成你的卧底任务;你自己选择吧。”

    “我答应你。”出乎何浩的预料,宋强几乎没做任何思考就答应了,态度之爽快甚至让何浩怀疑宋强在耍花招。宋强在那边微笑道:“呵呵,何浩啊,其实你的计划里有一个不小的漏洞,你故意挑起张刚二他们和申火并,想让他们斗得两败俱伤,可万一张刚二手下也有我们的卧底呢?一旦揭露是你在背后搞的鬼,你该怎么办?”

    何浩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点他确实没想到,同时何浩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宋强是怎么知道是自己在背后搞鬼的?难道他一直在监视自己?想到这里,何浩上已经被冷汗湿透。

    “呵呵,不要害怕,将来你就会知道,我其实对你没有半点恶意。”电话那头传来宋强的微笑,宋强微笑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才是你最忠诚的同伴,放心去进行你的机会吧,我一定会把申从你边赶走,不会让她伤害到你的可可,但我希望你也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何浩问道。

    “那个条件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宋强笑了笑,“因为你现在还办不到,等你有能力办到我的条件的时候,我再告诉你,但我可以向你保证,那个条件绝对不是伤天害理,更不会让你有丝毫损失,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我答应你。”何浩一头雾水,但眼前的形势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谢谢。”电话那一头的宋强竟然向何浩道谢,宋强又嘱咐道:“记住,过了今天如果有魔界的人询问你有关申的事,你就一口咬定申与孤寒凡在你家里曾经偷偷见过面,不用怕,有什么责任我帮你承担。”

    “咬定申曾经与孤寒凡见面?”何浩心中一动,又问道:“你想栽赃申?让魔界误会是申向孤寒凡泄露了太湖基地的所在?”

    “你很聪明。”宋强顺手挂了电话,对站在旁边的王寿嚷嚷道:“妈的,为了让这小子将来答应我的条件,我可是下足了血本,两个基地都得完蛋了,我大哥非骂死我不可。”

    “你自找的。”王寿耸肩回宋强一句。

    ……

    傍晚六点,张可可在家中看着满满三桌的山珍海味发愣,她的父母在半小时前被张牟九的电话叫了出去,而龙虎山的其他弟子也一个没有来,庞大的张家别墅中,竟然只有张可可一个人在这里等何浩来赴宴。

    “叮咚,叮咚。”门铃响起,张可可打开大门,穿着一西装的何浩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花出现在张可可面前,何浩微笑道:“可可,我迟到了一分钟,能不能别扣我工钱?”

    “怎么不扣?”张可可红着脸接过玫瑰花,滴的花朵衬得她的小脸更是俏丽,张可可奇怪道:“你表妹呢?她怎么没来?”

    “她有事不能来。”尽管已经胜券在握,何浩并不想戳穿申份,张可可略有些失望,“那没办法了,看来今天晚上的宴会,注定只有我们两个人。”张可可嘟起小嘴,抱怨道:“我九叔也真是的,明知你要来赴宴,还把我的爸妈和大伯他们叫走,说是接到报发现了魔界培养灵兽的基地,要我爸妈他们去帮忙。”

    “放心吧,你的父母和大伯他们不会有危险的。”何浩笑了,他用新买的电话卡给张牟九打电话,捏着鼻子改变声音告诉了张牟九魔界基地的所在地,并且建议张牟九他们等张刚二与魔界拼得两败俱伤后,再在魔界基地转移的路线上伏击申等魔界中人,自然危险很小。

    进到客厅以后,一天没吃饭何浩看着满桌的酒菜大咽唾液,不过何浩强压下扑上去大嚼的冲动,从兜中取出那对红宝石耳环,亲自给张可可戴上,张可可的小脸比那对红宝石耳环还红,何浩凝视着张可可那张含羞带喜的俏脸,心中感慨万千,一天来冒着生命危险周旋在几大势力之间,挑拨离间,煽风点火,以微小的力量调动敌人自相残杀,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幸福。

    “可可,我……。”何浩刚想开口向张可可求婚,张可可冰雪聪明早知他的用意,羞涩的拦住何浩,低声道:“现在还不行,我才十七岁,再过三年,我一定给您机会。”

    “我恨婚姻法!”何浩在心中狠狠说道,但张可可接下来的话让何浩差点吓瘫下去,“何浩,这些菜全是我亲手为你做的,别的菜你可以不吃,但我做的菜,你一定要全部吃光。”

    “可可,你就饶了我吧。”何浩惨叫道。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