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十二章 棋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房间里寂静得象坟墓一样,连一根绣花着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申躺在何浩的上闭目养神,而鼻青脸肿的何浩蹲在墙角给揉着自己被勒出血痕的脖子,不时用仇恨的目光扫视申,当何浩小声在心中第一百六十次咒骂“母老虎”的时候,闭着眼睛的申忽然开口了,“你如果再瞪我一眼,我马上挖掉你的眼睛。”

    “狡诈的母老虎!”何浩在心中狠狠骂上一句,已然计议停当,突然站起来往外走,申立即喝道:“站住,你去那里?”

    “去买给沈伯母的礼物。”何浩抬头,摊手说道:“刚才我只顾给张伯父买礼物了,忘记买给沈伯母的礼物,现在我去补买,我还要去洗澡理发,总可以吧?”

    “别想耍花招。”申瞟一眼何浩头的破烂闹钟,见时间是正午两点,冷声道:“四点以前回来,晚一分钟,我打断你的腿。”申又扔给何浩一瓶药膏,“擦在伤口上,别让其他人发现。”

    “知道了。”何浩不慌不忙的涂上伤药开门出房,暂时摆脱了申的控制,何浩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摆脱这个魔女的控制,虽然这个脾气暴躁歹毒的魔女非常漂亮,但看得到摸不着不算,还随时有命危险,竟然还自己去杀张可可,杀张可可的母亲沈芝茹,尽管何浩从小品行不良,但这样伤天害理的事还是不肯做的。所以何浩决定,一定要把这个魔女从自己和张可可边赶走。

    除了赶走申之外,何浩还有三件事不得不解决,第一就是何浩服下的焚心丹,将申赶走何浩已经想好办法,但是申突然发狂催动焚心丹发作可不是闹着玩的;第二是何浩冒充武吉之后,已经触怒了想让自己弟子冒充武吉转世的张刚二,同时孤寒法也因为自己和张可可的关系大吃干醋,何浩必须得安抚住这两个心狭窄的家伙,否则命难保;第三就是魔界在人间的卧底宋强了,尽管何浩可以用向人间灵能界举报这招威胁宋强住手,但何浩不打算这样作,对何浩来说,宋强和王寿的特殊份还有很大的用处。

    “你们的力量无比强大,我的力量无比弱小,但我可以借你们的力量对付你们自己。”从家中出来后不到十分钟,运思极快的何浩已经想好自己计划的一切步骤,何浩再不迟疑,立即找到一个僻静的街角打通了张牟九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何浩客气的说道:“张警官,你好,我是何浩。”张牟九是龙虎山弟子中对何浩印象最好的一个,连忙向何浩问好,并问何浩有什么事。

    “张警官,我听你说过,你的大师兄张余一想收我为徒?”何浩用害羞的语气问道:“我这么笨,不知道张伯伯能不能看上我?”

    “何浩啊,你不必灰心。”电话那头传来张牟九诚恳的声音,“虽然你已经过了修炼法术的最佳年龄,可你心地正直善良,还有有意,我大师兄就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我和大师兄已经商量过了,如果你愿意拜师,我和我大师兄将耗费功力打通你的先天灵脉,让你的灵脉回到十二岁时的状态,这样你就能修炼法术了。”

    “谢谢,谢谢张警官,”何浩有点感动,心说虽然张余一与张牟九不是白帮自己,但他们确实是为了自己好,还好自己这次的计划对张余一和张牟九一系有益无害,也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何浩又害羞道:“张警官,请问能不能告诉我张伯伯他们住在那里?我想先偷偷去看看张伯伯的模样,你可千万别告诉张伯伯啊。”

    “哈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张牟九爽朗的大笑声,“怎么?想提前看看师傅的模样?我大师兄住在东湖酒店4009号房,你去吧。不过你要小心一些,我二师兄也住在那家的9004客房,他可不是怎么很喜欢你。”

    “谢谢,太感谢了。”客气一番后何浩挂了电话,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神色,正如何浩所料,到上海的龙虎山弟子果然住在一起,而且连客房号知道了,还可以省去很多麻烦。何浩再不迟疑,先到附近的大型超市买了一些名酒提上,叫一辆出租车直奔东湖酒店。

    东湖酒店离此不远,没用半小时,何浩就抵达了目的地,酒店中已经坐满了穿道袍的龙虎山道士,还打着宗教交流的牌子,不过这些道士明显是分成两派,坐的座位中间隔出好宽一条通道,何浩拿不准这些弟子各属于龙虎山的那一系不敢胡乱搭茬,借口拜访客人钻进了电梯直奔九楼。

    电梯门刚打开,何浩就看到一个房间门口站着两名龙虎山道士,何浩心知这肯定是张刚二的房间了,连忙过去必恭必敬对两名站岗的道士说道:“两位法师,请问这是不是天下第一灵能门派龙虎山、六十五代弟子中第一高手……,不。”何浩轻扇自己一个嘴巴,“错了,应该是天下第一灵能高手、尊敬的张刚二张老前辈的住房?”

    千穿万穿,马不穿,刚才还满怀狐疑的两名龙虎弟子对何浩的警惕立即消失了不少,其中一名道士答道:“没错,我们的师傅就是住在这里,你是谁?你有什么事?”

    “原来是张前辈的弟子啊,失敬,失敬。”何浩徉作激动,对着那两名道士深深一个鞠躬,嘴上象抹了蜜糖一样,“难怪我刚才看到这两位法师,就觉得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威武不凡、仪表堂堂的男人?原来是天下第一高手张前辈的弟子,果然是名师出高徒。”何浩吐出一连串自己都恶心的话后,这才自我介绍道:“小可何浩,与张前辈偶有渊源,斗胆前来拜见张前辈有一事相求,烦劳两位法师通报一声。”

    “你等着。”一名龙虎山弟子推开了房门,何浩很少在男人施展马神功,还不熟练,两名龙虎山弟子也不是很接受何浩的马,不过通报张刚二倒是没问题。不一会,那名龙虎山弟子出来,神色古怪的说道:“我师傅同意见你了,你进去吧。”这名龙虎山弟子心中纳闷,师傅听到这马精的名字表怎么那么激动?

    “谢谢道兄。”何浩千恩万谢推门进去,刚进大门,何浩就看到满面怒气的张刚二和张旋六坐在沙发上对自己怒目而视,旁边还站着一个脸色沉的孤寒凡,总之三个人的对何浩都没什么好脸色,张刚二和张旋六上还有包扎好的伤口,应该是昨天晚上与宋强和王寿造成的。而且何浩又闻到刺鼻的洋酒味道,仔细看去,发现酒柜上放有几瓶已经打开了的人头马。

    “购物袋好熟悉?难道是巧合?”何浩心中纳闷,那装人头马的购物袋,竟然与何浩今天早上买茅台酒那家超市附赠的购物袋一模一样,如果何浩与孤寒凡是在同一家超级市场买的酒,那很可能那些保安口中拒绝给那落魄老道酒的人就孤寒凡了。

    “你来干什么?”张刚二脸色沉,冷冷的问道,同时对孤寒凡使眼色,示意孤寒凡出去查看何浩带了多少帮手来——在张刚二看来,没带帮手何浩是绝对不敢单独来的,孤寒凡会意,立即出门而去。

    “小瘪三,你该不会是来看我们的笑话吧?”张旋六恶狠狠的问道。也不怪张刚二和张旋六对何浩态度如此恶劣,昨天晚上,两人去杀何浩结果遇到宋强和王寿出手相救,并且与宋强、王寿二人大战一场,结果张刚二倒是和宋强拼了一个旗鼓相当,张旋六却被王寿杀得抱头鼠窜,王寿再腾出手来帮助宋强时,张刚二就招架不住了,只得与张旋六带伤而逃,丢尽了脸皮。

    这些事全因何浩而起,张刚二和张旋六不对何浩恨之入骨才怪,几乎认为当时昏迷的何浩已经知道他被自己们阻杀的事,是以胜利者的份来看他们的笑话的,但何浩的接下来的动作让两人傻了眼……

    “师傅在上,请受徒弟一拜!”何浩对张刚二双膝跪倒,双手高举买来的贵重礼品,哽咽道:“张伯父,我早就听可可说过你是天下灵能界第一高手,更是龙虎山第一高手,公认的天下无敌、举世无双、威震寰宇、神勇威武、侠义非凡、义薄云天、古往今来、无与伦比、有有义、有胆有色、既酷又帅、诚实可信、风度翩翩、气质高贵、貌赛潘安、智胜孔明、勇比子龙、义超关羽、巧越鲁班、至尊至圣、至高无上、才高八斗、傲视众生、风流不羁……。”

    一大串不换气的恭维念得何浩自己差点背过气去,同时何浩竟然还能做到眼泪滚滚,看上去就象是发自内心的一般,把张刚二和张旋六听得是目瞪口呆,几乎认为何浩是在发神经病了。好不容易等何浩换气的时候,张刚二赶紧打断道:“停,停,你对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张伯父,小侄不才,有一个不之请……。”何浩满脸通红,扭扭捏捏半天就是不说什么不之请,倒是张刚二等得不耐烦了,追问道:“你到底有什么请求,说来听听。”

    “张伯父,请你一定要答应小侄。”何浩眼泪汪汪的膝行两步,将买来的茅台酒举得更高,痛哭流啼道:“如果你不答应小侄,小侄就跪在这里不起来,直到张伯父答应为止。”

    “你有什么请求,你到是说啊。”张刚二苦笑不得,那有这么求人的,礼物和礼节都到了,就是不说什么请求。这时候,孤寒凡已经外面回来,向张刚二小声禀报何浩没有帮手,张刚二和张旋六这才相信何浩没有知道被自己们阻杀的事——否则也不敢冒险独自前来了。同时孤寒凡也对何浩跪在张刚二面前放声大哭而一头雾水,搞不清楚何浩卖的什么药。

    “小侄,小侄。”在张刚二和张旋六等人再三催促下,何浩终于扭捏道:“小侄想拜张伯父为师,学习法术。”

    “你想拜我为师?”张旋六孤寒凡目瞪口呆,张刚二也狐疑的打量何浩,心说这家伙可能就是武吉转世,但既然是武吉转世,怎么会自降几十辈的辈分拜自己为师了?该不会有什么谋吧?狡诈的张刚二又追问道:“你为什么要拜我为师呢?以你的年龄,已经过了学习法术的最佳时机,怎么会想起拜我为师学习法术呢?”

    “小侄想学习法术,是有原因的。”何浩满脸通红,仿佛很害羞的说道:“只是小侄的理由很可笑,张伯父请千万不要笑我。”

    “有恒心是好事,不管为了什么目的。”张刚二仿佛很大度的摆手说道:“说吧,我不会笑你的。”

    “小侄,小侄是想学好法术,才有资格去追一个女人,我想娶她。”何浩红着脸还没说完,脸色铁青的孤寒凡已经摸到了傲龙剑——在孤寒凡看来,何浩所说的女人,自然就是孤寒凡的梦中人张可可了。张刚二按住孤寒凡,淡淡问道:“你是为了那一个女人?居然值得你这么来求我?”

    “那个女人叫,申。”何浩红着脸说道,这次张刚二、张旋六和孤寒凡三人全都目瞪口呆了,异口同声问道:“申?难道就是魔界的那个魔女申?”

    “是的。”何浩点头,红着脸说道:“就是她。我从第一次见到她以后,就疯狂上了她,可我知道她是魔女,我们不可能结合。”何浩放下礼品解开衣服,露出被申抽出的鞭痕哭着说道:“张伯父请看,我因为想忘记她,就用鞭子抽自己,甚至用电电自己,想用痛苦赶走这段思念,可我做不到,我就是夜夜想着她!我她!”

    何浩磕头不止,大哭道:“张伯父,求求你收下我这徒弟吧,我不怕吃苦,我一定要学好法术打败申,然后我才有资格追求她,求求你了。”

    张刚二、张旋六和孤寒凡三人呆呆的看着磕头拜师的何浩,各有各的心事,听说何浩追求的人不是张可可,孤寒凡自然是欣喜若狂,庆幸自己少了一个麻烦的敌人。张刚二则在盘算何浩拜自己为师的目的,如果真象何浩所说的那样,他是为了追求申才拜师,那张刚二收下何浩这个徒弟可占了大便宜了,假如何浩真是武吉转世,那修行之人最重师道,一为师,终为父!何浩就算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将来也不会不承认自己这个师傅,自己的地位马上上涨几十截,变成与姜子牙、昆仑十二仙同辈,在天下灵能界,还有谁能及得上自己的一根小脚趾头?而且还有一点,收何浩为徒后,万一让孤寒凡冒充武吉转世的计划失败,自己还可以把何浩推出来,天下灵能者统帅还是自己的!

    张刚二是为利,孤寒凡是为,被何浩的拜师鬼话暂时蒙蔽,无利无的张旋六却旁观者清,张旋六问道:“既然你喜欢的人是申,那你为什么还为了我的侄女张可可冒险突破音障求解药?误以为我侄女死以后你还准备自杀,这你怎么解释?”

    “对呀,你为什么对可可这么好?”经张旋六提醒,孤寒凡心中一凛,赶紧问道。张刚二也暂时收起君临人间灵能界的幻想,警觉的盯住何浩,看何浩怎么回答。

    “因为我欠可可的钱。”何浩坦白说道:“六师叔你也知道,我欠可可很大一笔钱,如果可可不幸遇害,我就欠了来世债,所以我拼了命要救可可,就是为了不欠可可的来世债。至于小侄自杀,那是为了追下间向可可解释,我已经尽力了。”说到这里,何浩擦了一把眼泪,哽咽道:“六师叔是亲眼所见,我在可可手下纯粹是当牛做马,我这辈子已经受够了,不想来世再给她当牛马。”

    何浩的解释尽管荒诞,张刚二、张旋六和孤寒凡三人反而有些相信——因为这样傻的人在龙虎山代代都有,这也是龙虎山始终站在天下灵能界之巅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张刚二更坚定了何浩可能就是武吉转世的怀疑——武吉就是这样典型的傻瓜。

    “孤师兄。”何浩眼泪汪汪的说道:“我知道师兄与可可两相悦,怎么还会追求可可,生生拆散师兄与师嫂的美满姻缘?”见在张可可吃够碰鼻灰的孤寒凡不断叹气摇头,神暗淡。何浩心中得意,臭小子,别以为长得比我帅就不得了,起码在张可可面前,我比你的地位高。何浩眨巴眨巴眼睛,信口雌黄道:“师兄,其实你不知道,我和可可在一起的时候,她经常提起你,她心中只有你一个。”

    “真的?”孤寒凡连呼吸都急促了,连忙把何浩扶起,“师弟请说,可可是怎么提起我的?”但何浩挣扎着不肯起,一定要张刚二收下拜师礼才肯起来,孤寒凡一把抢过何浩举起的茅台酒扔到一边,教导何浩道:“师弟,你要拜师别送茅台,我们的师傅喜欢喝人头马,我每天都要亲自去给师傅买酒,呆会师兄带你去买人头马来送师傅,你先对师兄说可可的事。”

    张刚二和张旋六一看好嘛,为了一个张可可,孤寒凡先代师收徒了,但两人也不好打扰徒,也只好任由孤寒凡去。孤寒凡将何浩扶了坐好,拍着何浩的肩膀问道:“师第你快说,可可是怎么在你面前提起我的?你说了,我一定帮你求师傅收你为徒。”

    “师兄,你知道可可脸皮薄,这些话你千万不要告诉可可是我说的啊。”何浩先吊足孤寒凡的胃口,痴的孤寒凡果然中计,连忙手按口发誓道:“我孤寒凡以师傅的名誉发誓,绝不把师弟何浩的话告诉可可,否则天谴之,地谴之。”

    “师兄,你可是送给可可一条白金镶钻的项链?”何浩想起那天张旋六提起孤寒凡时,向来吝啬的张可可回家后把一条白金钻石项链扯断扔进了下水道,后来如果不是发生那么多事,何浩肯定早去下水道捞宝了。

    “没错,没错。”孤寒凡点头如同鸡啄米,“可可向来不收我的礼物,就只收了那一条项链。”

    “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只要有空,她就拿出那条项链,脸红红的发呆。”何浩象是在回忆般说道:“我问她为什么,她就是不说。”

    ……

    “阿嚏!阿嚏!”在同一时间,正在做菜张可可连打了两个喷嚏,不少唾沫星子都飞进了菜里,张可可看看四下无人,嘀咕道:“算了,反正这菜是给何浩准备的。”于是,张可可继续没事人似的专心做她那些堪比毒药的菜肴。

    ……

    “后来呢?后来呢?”孤寒凡红光满面,追问不止,同时对何浩生出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后来有一次,就是在鬼屋与帝俊鬼的大战中。”何浩突然长叹了一口气,就此打住,急得孤寒凡只差没掐他脖子,何浩摇头道:“帝俊鬼虽然被可可打败了,但那一条项链也在战斗中丢了,可可找啊找啊,找了一夜,在黑暗中摸索地面把手指头都磨破了,流了不少血,可就是没找到,当时可可都急得哭了。”

    “可可……,呜……。”孤寒凡突然泪流满面,哽咽道:“你怎么这么傻,为了一条项链,你要项链,多少条我都可以送你啊。”

    “是啊,我也这么说。”何浩趁打铁说道:“我劝可可别找了,另外买一条,可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这回问话的人是张旋六,他可是一直希望孤寒凡能娶到张可可的,张刚二也听得入神,想听听侄女与徒之间究竟有没有可能。孤寒凡追问道:“可可她怎么着?师弟你快说啊,急死我了。”

    “可可她反手就给我一记耳光!”何浩突然加重语气,抚摸着自己的脸回忆道:“可可打了我以后,就哭得更大声了,我再三追问才知道,原来那条项链是你送她的,我也急了,跟着可可差点没把那栋房子翻过来,可项链就是没找到。后来因为这件事,可可还大病了一场,我陪她去市四医院去求医的时候,可可靠在我上还不停在梦里叫你的名字。”

    “师兄如果不信,你可以打电话给市四医的收费处问。”何浩仿佛怕孤寒凡不相信,又找出证据,“六月二十五那天早上,可可是不是到收费处去交费看病?你也知道可可有时候比较吝啬,她是用一把毛票和硬币交的费,收费处的人一定记得她。”

    “我帮你查市四医的电话。”何浩掏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查问,已经哭成泪人一般的孤寒凡拉住何浩,大哭道:“师弟,我信,我信了。可可,你这是何苦呢?我马上去买一条同样的项链送你,我还给你买了一对红宝石耳环,我也送你,可可……。”何浩的鬼话不仅哄得孤寒凡放声大哭,就连张刚二和张旋六都被何浩的话感动,心说原来张可可心里还是最喜欢孤寒凡的。

    “师兄,你如果送可可礼物,她脸皮薄。”何浩拍着口说道:“以后你要送什么礼物,尽管交给我代送,我方便替你出面。”

    “谢谢师弟,你等等。”孤寒凡冲进自己的卧室,拿出一对精美的红宝石耳环递给何浩,孤寒凡红着脸说道:“师弟,这对耳环是我准备送给可可的,和你说的一样,可可脸皮薄,几乎不收我的礼物,既然师弟愿意帮师兄,就麻烦师弟了,请师弟转告可可,我今生今世,只她一人。”

    “师兄的事就是我的事,谁叫我和师兄一样,都是痴人。”何浩接过耳环珍而重之的装好,心中乐开了花,心说这次终于有贵重首饰送张可可那小财迷了,小财迷戴上了这对耳环感谢我,这傻小子更得感谢我。何浩想了想,又补充道:“师兄,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可可对你有一点非常不满,你一定得改正。”

    “可可对我那点不满?”孤寒凡满面通红,激动道:“师弟快说,我一定改。”

    “可可对我说,她最不喜欢你的一点。”何浩为下一步的计划先打下楔子道:“你虽然被称为不世出的灵能天才,但你在与妖魔的战斗中战绩太差,连可可打跑罗刹八大鬼将之一的帝俊鬼那样的战绩都没有,你这样的战绩,怎么配得上可可呢?师兄你也知道,女孩子都喜欢英雄,不喜欢师弟我这样的懦夫啊。”

    “呛啷”一声,满面怒色的孤寒凡拔出傲龙剑,房间里的温度立即下降了不少,何浩被吓得一哆嗦,几乎以后自己说错话,激怒了孤寒凡要下杀手了。谁知孤寒凡跳起来挥舞着傲龙剑吼道:“可可你放心,我一定要砍下几个天魔的脑袋送你,让你看看我是英雄还是懦夫!”

    “好了,这会基本上我的布局可以开始了。”何浩在心中对自己说一句,又朝张刚二扑通跪倒,“师傅在上,请受徒弟一拜!”孤寒凡也在张刚二面前跪倒,大叫道:“师傅,何浩是真心拜师,请你收下何浩吧。”

    何浩正要磕头时,张刚二拦住何浩,又问道:“且慢,我还有一个问题,据我所知,我的大师兄张余一也想收你为徒,你为什么不拜我的大师兄为师?却来恳求我收你为徒呢?”

    “因为张伯父你是天下第一高手,你教出了孤寒凡师兄这样的天才,我当然要弃暗投明了!”何浩自豪的答道,说到这,何浩换了一副神秘的笑容,“所以,我掌握的一个有关魔界灵兽培养计划的重要报,我就没告诉张牟九警官他们,准备送给师傅你作礼物。”

    “灵兽培养计划!”张刚二和张旋六同时发出惊叫,康鹏生物研究中心那件事后,张旋六等人得知三名天魔带走的是灵兽培养的半成品时,无不捶顿足的叫可惜,后悔不该故意放天魔逃走以免张余一一系再立大功。天下灵能者,有谁不想获得一只实力超群又无比忠诚的灵兽呢?而掌握了那么多灵兽后,还怕天下灵能者不俯首听耳?

    张刚二连忙把何浩扶起,“快说,你有有关灵兽培养计划的什么报?你若立此大功,我一定收你为徒!”而张旋六则拿出一支香烟递给何浩,并亲自给何浩点燃香烟。

    “事是这样。”何浩深吸一口香烟,神秘的说道:“师傅,你知道徒弟我曾经被魔女申抓去,后来逃了出来/她把我关押到了太湖湖底的一个魔界基地,妖魔培养的灵兽,就是藏在那个基地里,有白龙,有麒麟,有火眼金角兽,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灵兽,都已经在发育了。除了灵兽之外,还有许多珍稀药材,我表妹用来救可可的九转银丹,就是我从那里偷出来的。”

    “那后来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张刚二知道何浩被抓去的事,何浩回来以后就遇到了张可可中毒的事,谁都没机会问何浩是如何逃出生天的。张刚二问道:“魔界基地肯定防守严密,你能逃出来,肯定不容易?”

    “是姜子牙的坐骑四不象救的我。”何浩把早准备好的谎言说出,“我被抓进去的时候,姜子牙的坐骑灵兽四不象也被抓了进去,和我关在一起。后来申不知为什么突然离开了那个基地,基地只剩下三名受伤的天魔和不到五百名魔界士兵,尤其是天英魔伤得最重,四不象就乘机带着我逃了出来,并且用法术制造我们死在追杀我们的魔界士兵手里的假象,避免了妖魔继续追杀我们。”

    何浩弹去烟灰,从裤包里掏出一张路上画的地图,“不过我把那魔界基地入口记住了,还画了地图。”张刚二迫不及待的接过地图,见地图虽然画的简略,却标示得很清楚。刚才被何浩刺激得血沸腾的孤寒凡只看了一眼就大叫,“太好了,我这就去斩杀天魔立功!”

    “且慢。”张刚二喝住孤寒凡,又问何浩道:“你确认那三名天魔都有伤吗?”不等何浩回答,张旋六抢先答道:“二师兄,没错,孟侠硬接了老九的五行大阵一记全力攻击,后来又被一个骑着四不象的神秘人刺了一枪,都是我亲眼所见,他确实受伤了,连站都站不起来。”

    “弟子那敢欺骗师傅?否则四不象也不能把我救出来了。”何浩说道:“现在四不象就藏在徒弟租的房间里,徒弟这就去带它来见师傅,它是姜子牙的坐骑,它总不会撒谎了吧?”

    “不用带它见我了。”张刚二一挥大手,威风凛凛的说道:“寒凡,你马上组织你的师兄弟,六弟,你去约与我们同盟的门派,到西面郊区集结,告诉他们,这次成功之后,我送他们每个掌门人一只灵兽!记住,千万不能让老大知道!乘我们的精英全在上海,我要把这些灵兽全部拿回来。”

    “师傅,那我回去安排四不象给你们带路。”何浩乘机说道:“弟子现在还不会任何法术,去了也帮不上忙,只会拖师傅的后腿。”

    “很好,你去安排四不象到市郊区给我们带路。”张刚二点头道:“这事成了之后,我就正式收你为徒。”

    “多谢师傅。”何浩只得又违心的给张刚二磕头,孤寒凡又拉住何浩的手,塞给何浩一万元,“师弟啊,我听说你生活很困难,这点钱你先用,将来缺钱只管对师兄说。六点你要去可可家对吧,师兄不能去陪同你了,那对耳环就麻烦送给可可,并且告诉可可,最多到凌晨,我一定带着三名天魔的头颅回来,让她看看我是真英雄!”

    “你做梦吧!你能站着回来已经是你运气好了。”穷困潦倒的何浩毫不客气的接过钱,并且心中狠狠嘀咕一句,但何浩脸上尽是感激之,点头道:“师兄放心,师弟一定帮你把话带到,一定把礼物送给可可!”

    与忙碌布置攻打魔界基地的张刚二和张刚二等人告辞后,何浩离开酒店已经是三点二十分了,何浩不敢怠慢,马上拦住一辆出租车,把孤寒凡的钱抽出十张百元钞扔到驾驶台上,生平第一次扬眉吐气道:“三点四十五分以前,只要赶到碧波路690号,这些钱你就不用找了。”

    闯了一个红灯以后,何浩总算比申规定的四点提前十五分钟赶回租住屋,何浩把头发和衣服弄乱,装出一副焦急的模样,憋着气三步作两步冲上楼,一脚踹开自己的房门,对在自己上盘腿打座的申喘着粗气嚷嚷道:“神仙姐姐,大事不好了,我接到一个消息,人间灵能界正在准备攻打你们在太湖的基地!”

    第四集完,知后事如何,请看第五集第一章,《两个人的晚宴》。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