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十一章 棋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仙女姐姐,我这样做,那我的名誉就彻底毁了,就算真的把武吉引出来,将来我也避免不了被天下灵能门派追杀的命运,甚至我的家人也会被牵连。”何浩颤抖着问道,申的计策实在毒辣,要何浩先冒充武吉与张可可订婚,然后再杀死张可可并杀张可可的母亲沈芝茹,何浩真要做这么伤天害理乱人常的事,那武吉非露面不可,何浩自己也就成了过街老鼠了。

    “人间还有将来吗?”申冷笑道:“武吉一死,人间灵能者四分五裂,魔界大举进军人间再无顾忌,等我们魔界轻易占领了人间,你就是魔界的功臣,还有谁敢追杀你?”申毕竟在人间渡过了三千年光,知道打何浩一棒后必须给何浩一颗蜜枣,申用惊雷鞭抬起何浩的下巴,微笑道:“到那时候,金钱,美女,你要什么有什么,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如果我要你嫁给我呢?”何浩在心中偷偷问道,不过这样的话当然不能公开说出来,何浩低下头,不再说话。申反而一阵失望,在申的预想中,痴迷自己的何浩肯定会提出完事后要自己嫁给何浩,而申当然不会答应,不过在杀掉武吉保证了魔界进军人间无阻碍后,缠绕在申上三千年的使命与责任就此摆脱,申不得不考虑一下自己的将来了。

    何浩跪在地上发呆,申明白他还在犹豫,冷哼道:“我休息一会,你去给我买被褥和生活用具,顺便考虑一下吧,别想逃跑或者出卖我,你可是服下了炼心丹,你要是稍有异心,我马上让你五脏六腑化为灰烬。”

    浑浑噩噩的走出房间,何浩不知自己魂在何方,甚至连自己在想些什么都不知道,冒充武吉向张可可求婚,就是为了杀张可可能取得败坏姜子牙和武吉名声的更大效果,这样残忍的事,为什么偏偏发生在自己这一个农村来的普通流浪汉上?而且何浩还不能拒绝这么做,违抗命令的结果就是死,何浩已经不知道怎么选择了。

    心事重重的在超市里为申购买了一大堆被褥与生活用具,又买了几瓶茅台酒准备送给张行三,何浩还是无法决定是否接受申的安排,以致于忘记付钱就推着购物车往外走,超市的保安自然不会让何浩离开,和以往一样,一副穷酸模样的何浩再度被当成了小偷。几名提着警棍的保安拦在何浩面前,其中一名保安恶狠狠说道:“嗨,小子,你没付钱怎么就想走?跟我到经理办公室走一趟。”

    “哦,我忘记了。”何浩赶紧掏出一把钞票,准备往收银台去,但那几名保安正希望抓几个小偷表功劳,那会让何浩这么容易就走脱,其中一名保安拉住何浩说道:“站住,被我们抓住就付钱,那世上就没小偷了,跟我们走。”

    另一名保安则冷笑道:“看你这贼眉鼠眼的模样,十有**是个惯偷,把你的份证拿出来,我们要查查你是不是上网通缉的逃犯,”其实也不能全怪这些保安势利眼,主要是何浩外在的气质实在太差,走路站立老是缩手缩脚小心翼翼的,穿着又寒酸,和火车站的扒手几乎没什么两样。

    “你们是徐氏保安公司的员工?”何浩瞟见那几名保安的工作牌,胆气立壮,头抬起上,气质立即不同。何浩冷笑道:“知道你们前任执行经理陈刚是怎么进的大牢吗?是不是想进去陪他?”那几名保安脸色立变,其中一名保安小心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你可是姓何名浩?”何浩一言不发,顺便掏出份证。

    “何先生,误会,全是误会。”刚才还眼睛长到头顶上的几名保安马上笑容满面,对何浩点头哈腰的陪笑,还争先恐后的替何浩推购物车。见此景,何浩不暗暗摇头,心说还是有权有势好啊,要是有那么一天我也能成为有权有势的人,不知道该有多好。平时里混吃混喝等死的何浩在心中头一次升起想出人头地的愿望,不过这样的愿望未免太不现实,何浩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伏完钱后,几名保安又必恭必敬的帮何浩搬沉重的购物包送到超市大门,准备替何浩叫出租车,何浩也没有客气,在几名保安簇拥下走下台阶,长吁短叹的心里始终无法决定,应不应该按申交代的去做?何浩低头沉思间,耳边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叫声,“小伙子,能不能把你的酒送老道一瓶,老道的酒瘾犯了。”

    那苍老的声音叫了两次,何浩才反应过来定睛看去,发现在超市大门的台阶下坐着一名穿着破烂道袍的老人,那老道士的容颜无比苍老,脸上皱纹重重叠叠,让人看不出他的年纪。那老道士举起手中的竹枝对何浩叫道:“小伙子,就是说你,我最喜欢喝茅台酒了,你能不能送我一瓶?”

    “又来了,臭老头你烦不烦?”一名帮何浩提着购物袋的保安冲过去,挥着警棍驱赶那老道,嘴中还骂骂咧咧的,“臭老头,刚才还说你最喜欢喝人头马,现在又变成最喜欢喝茅台了,快滚,别弄脏这里的台阶。”那老道被他打中几下,马上哼哼起来。

    何浩出农村,对尊老的礼节非常看重,忙过去拉住那保安,那保安陪笑道:“何先生,你别在意,主要是这老头太讨厌了,一个多小时前,他就拦住一位顾客乞讨人头马,现在又来向你要茅台,实在恬不知耻。”

    “哦,原来是这样。”何浩看看那老道,见他苍老的模样实在可怜,弯腰说道:“老人家,你这么大年纪了,喝酒对你体不好,要不这样吧,我拿一些牛给你喝,好吗?”何浩取出几瓶买给自己补体的纯牛,准备递给那老道。

    “吝啬的小伙子,你当我老道不知道?最贵的牛都比茅台便宜。”那老道还很势利,不肯接何浩的牛,盯上了何浩购物袋里的茅台酒。

    何浩苦笑,只得又拿出一盒两瓶装的礼品茅台酒,连同刚才的牛双手递给那位老道,“老人家,我可不是吝啬人,我真的是为你的体着想,你喝酒的同时,请注意喝些牛,我听说可以保护胃。”见那老道欢天喜地的接过酒和牛,何浩心中突然升起一种甜蜜的感觉,也许这是自己这一生中最后一次做好事了。因为何浩已经决定,回去以后就明确告诉申,自己不会帮她害张可可,要么申另想办法引武吉出来,要么申把自己杀掉。以申那恐怖的格,自己很难幸免。

    那老道接过酒和牛后连一句感谢的话都不说,仿佛何浩是理所当然应该孝敬他的一般,扭头就走,已经豁出去的何浩自然不会在乎,就当是临死前积些德罢了。倒是何浩旁边那些保安在肚子里大骂不已,一个个愤愤不平,“老天爷真是瞎了眼,怎么让我们老板的独女儿看上了这样的白痴?”

    “看在你这么懂礼貌的份上。”那老道突然回头,对何浩淡淡说道:“昨天晚上你做错的事,我暂时原谅你。”

    “什么?”何浩一楞,奇怪的问道:“老人家,我昨天晚上做错什么了?”

    那老道不回答何浩的问题,又淡淡说道:“我只奇怪一件事,你为什么只想做一枚棋子?而不想做一名棋手?”

    “棋子?棋手?”何浩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又不是非常明白。

    “你不是棋子,你是棋手的命。”那老道举起手中青竹轻轻晃晃,“试着做一名棋手吧,去摆布棋子,你行的。”说完,那老道扬长而去,留下何浩在原地发呆。

    ……

    “棋子?棋手?”在回家的路上,何浩反复念叨这两个词,若有所思,但总有一些想不明白的地方,何浩只想明白一点,自己现在就是申摆布的一枚棋子,自己在申棋盘上的价值,就是引出真正的武吉。

    抱着沉重的购物袋艰难爬上狭窄的楼梯,刚推开自己的房门,何浩便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房间中除了申外,又多了两个人,一个外貌皎好如二八少女的长发年轻男子,抱站靠在墙壁上;还有一个白白胖胖的慈祥老人,正坐在自己用砖头和报纸搭建的简易板凳上抽着香烟。何浩惊讶道:“请问,你们是?”

    “何浩,你好,我叫宋强,是天心派的掌门。”宋强先自我介绍一通,又指着站在墙边的长发男子介绍道:“他是我的徒弟王寿,你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字。”以前何浩与宋强、王寿见面时,何浩都处在昏迷中,所以何浩并不认识这两人。

    “听可可说过。”何浩放好购物袋,老实答道。何浩曾经听张可可说过,孤寒凡与王寿是天下灵能界并驾齐驱的天才灵能者,比自己强多了。

    “吸香烟吗?”宋强递给何浩一支香烟,何浩颇有些烟瘾,客气的接过,谁知沉着脸的申怒道:“不许吸,又呛又熏。”何浩吓了一个机灵,赶紧将香烟放下,宋强看看何浩,又看看申,微笑道:“申大小姐,不要对何浩这么苛刻,物极必反,小心反了何浩。”

    “他敢!”申冷冷瞪何浩一眼,在宋强和王寿面前,申对何浩的态度更为凶恶。何浩大吃一惊,小心指着申低声说道:“申大小姐?你知道她的份?”

    “当然知道,因为我的魔界派在人间的卧底嘛。”宋强倒是很坦白,一见面就捅明了自己的真实份。何浩目瞪口呆,张可可口中的灵能界天才王寿的师傅竟然是魔界在人间的卧底?而且看模样,王寿应该也是魔界卧底,这是什么世道?

    “坐下说,坐下说。”宋强微笑着把何浩拉到自己边坐下,拍着何浩的手微笑道:“我们交给你的任务,想必大小姐也告诉你了,让你冒充姜子牙的徒弟武吉。”何浩点头,表示承认,这时,申细细的声音钻进何浩的耳朵,“不许告诉他们我的计划,你听他说就行了。”何浩偷看申一眼,发现她正对自己怒目而视,吓得何浩赶快把头扭开。

    “既然知道就好说了,你的任务一是把真正的武吉引出来,二就是我们帮你坐上人间灵能者军队统帅的位置。”宋强脸上微笑更亲切了,将人间灵能者军队组建的事对何浩说了一遍,又补充道:“到那时候,你就把我提拔成军师,担任你的智囊,你明白了吗?”

    宋强的话这次可让何浩再一次大吃一惊了,申可从来告诉何浩什么人间灵能者军队的事,更别说让何浩担任人间灵能者军队统帅了,何浩突然明白,申虽然和宋强同是魔界中人,但两人并不一条心,所以申才不许自己告诉宋强她的计划。

    “对你来说,今天晚上将是最好的机会。”宋强继续说道:“因为你舍命救出张行三的独女儿,同时得罪了龙虎山张刚二一系,所以你既有良好的机会,也有很大的危险。”

    “请继续说。”何浩是越来越糊涂了。

    “我来找你,就是帮你获得机会,同时帮你避免危险。”宋强深深吸上一口香烟,吐着烟圈说道:“晚上你到张家以后,龙虎山的张余一如果提出收你为徒,拉你进他的派系对抗张刚二,你千万不能答应,一是姜子牙的徒弟不可能拜一个晚辈为师,二是你一旦拜张余一为师,立即就站在了张刚二的对立面,这是非常危险的。”

    “这我知道。”何浩点头,这点和申交代的一样,只是申不象宋强这样告诉自己原因。

    “然后张行三夫妻肯定会提出报答你,你就乘机向他们提出,希望能与张可可结婚。”宋强微笑道:“我立即了一下况,张可可那小美人实际上也很喜欢你,她不会拒绝的。”何浩脸红了,心说张可可怎么会喜欢自己这穷光蛋,她最多就是感激自己的救命之恩罢了。

    “你不用担心张行三夫妻拒绝,如果他们拒绝,你就打出你是转世武吉的招牌,然后要求参加一个月以后在龙虎山举行的心问枪认主祭典,加上有姜子牙的灵兽四不象帮腔,龙虎山不会拒绝你的要求。”宋强白胖的脸上已经笑成了一朵花,“申大小姐应该已经告诉你,我们会在心问枪上做手脚,让心问枪认你为主,到那时候,你就成了龙虎山掌门的孙女婿,一起参加祭典的我再鼓动天下灵能门派奉你为主,让你坐上灵能者军队的统帅位置,明白了吗?”

    “明白了。”何浩胆战心惊的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然后呢?然后我该怎么办?”

    “然后你我再联手,把人间灵能者军队送进魔界军队的埋伏圈。”宋强*笑道:“你放心,你的小美人儿张可可我们是不会杀的,仍然给你这大功臣做老婆,其她女人你要多少有多少……,你怎么了?”宋强惊讶的看着何浩——因为正何浩胆大包听的对申怒目而视。

    “还不明白吗?”申不动声色,斥责何浩道:“照宋强说的话做,女人少不了你的,下流胚。”何浩对申的斥责没有害怕,继续气势汹汹的瞪着申,心说原来魔界根本不想让我杀张可可,想杀张可可的人是你。

    见何浩敢对自己施以脸色,申不由大怒,马上抽出惊雷鞭就要动手,宋强赶紧把何浩拉开,顺手把一只玉蜂塞进何浩的袖子里,摆手笑道:“大小姐,何浩也算我们自家人了,没必要动不动就抽他。”宋强好说歹说,总算把剑拔弩张的何浩与申之间安抚下去,宋强又说道:“事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先告辞。”

    宋强与王寿走后,申飞快施一个隔音法术,从何浩的袖子里抓出宋强的间谍玉蜂捏得粉碎,对满面怒色的何浩说道:“没错,杀张可可,是我个人的意思,因为我看到她就讨厌!”何浩扭转脸不说话,申怒火又起,抓起何浩吼道:“你这什么态度?你别忘记了,你的命在我手里,你要是敢违抗我的命令,我马上让你死无葬之地!”

    “我可以帮引出武吉,但你能不能换一个办法?”何浩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胆子,顶撞申道:“但是你就放过可可吗?她是无辜的。”

    “啪!”申重重一记惊雷鞭抽在何浩上,“闭嘴,我想杀谁就谁,轮不到你说话!你要是敢不按我说的话去做,我马上杀了你,再杀掉张可可,让你们到间去做夫妻!”何浩脸上肌抽搐了两下,又对申施以愤怒的目光。

    何浩的顶撞态度惹得申更是暴怒,申甩出惊雷鞭勒住何浩的脖子,勒得何浩直翻白眼,申凶狠道“你给我记住,你就是我的一枚棋子!你这枚棋子要是不听话,我马上让你从我的棋盘上消失!”

    “棋子。”何浩从几乎不能呼吸的喉咙中挤出这个词,何浩心中大喊,“申当我是她的棋子,宋强也想让我做他的棋子,龙虎山的张余一也盯上了我这枚棋子,谁都把我当棋子利用!我为什么要做棋子?我要做一个棋手!”

    狂怒中的申没有注意到,在宋强坐过的座位下的砖头缝中,还有一只微小的玉蜂正静悄悄的钉在那里……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