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九章 功亏一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二十三点十八分,上海第二医院急救室中,昏迷不醒的张可可况更加危险,心电图几乎变成了一条直线,呼吸微不可闻,最可怕的是张可可苍白如纸的小脸已经变成了暗绿色,绿幽幽的就象涂上了一层绿漆,狰狞而可怜。

    “何浩怎么还不回来?”张行三嘀咕着走马灯似的在病房中转来转去,不时探出窗户查看北方的天空,盼望何浩赶快出现。现在张行三已经无比后悔他自己的犹豫,龙虎山在机场就停有一架专机,张可可中毒快一天一夜了,他完全有充裕的时间到北京去向太乙道求解药,但龙虎山正宗嫡传弟子的高傲自尊心使张行三无法做到向敌对门派低头,加上张刚二和张旋六的坚决反对,张行三便错过了这宝贵的时间。

    “三清保佑,愿何浩能及时带着解药回来。”张行三暗暗在心中祈祷。虽然张行三对何浩的印象仍然不好,但独生女儿命在旦夕,张行三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张行三已经在心中发誓,如果何浩年及时带着解药回来救活女儿,那张行三将用一半家产报答何浩,如果何浩愿意学习法术作灵能者,那张行三将收何浩为关门弟子。当然,如果何浩提出要娶张可可,张行三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病房中静悄悄的,只剩下张行三的脚步声和沈芝茹压抑的哭泣声,张刚二、张旋六、张牟九、杨宇之和孤寒凡等龙虎山弟子一言不发,各想着各自的心事,有盼望何浩带着解药回来的,也有盼望何浩死在太乙道手中的。孤寒凡心更加复杂,既盼望何浩带着及时回来救活张可可,又害怕何浩救回张可可后两人的感加深,更担心何浩骑着那头灵兽的真正份,惟独不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用飞剑术冒险到太乙道为张可可求取解药——孤寒凡是绝对不会容许自己向别人低头的。

    “叮零零。”病房中的电话突然醒了,张行三看看电话的来电显示,见是龙虎山上清宫打来的,没好气的抓起电话,冲电话里吼道:“我是张行三,什么事?”电话里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在这安静的病房里,所有人仍然能听得清清楚楚,电话是龙虎山六十五代大弟子张余一打来的,张余一在电话里的声音非常兴奋,“三弟,可可有救了,刚才太乙道的掌门无为老道打电话给我,说明他们不愿与龙虎山为敌的态度。无为老道同时告诉我,他已经把归天丹的解药交给一个叫何浩的年轻人,何浩骑着一只能够超音速飞行的灵兽,用不了多少时间,何浩就能把解药送回上海了。”

    “三弟,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断线了?”电话那一头的张余一见张行三久久不说话,误认为黑心烂肝的电信又在降低服务质量了。

    “可可有救了,可可有救了!”张行三握着电话对妻沈芝茹大喊大叫,兴奋得声音直颤抖,而沈芝茹泪流满面,已经激动到了不能说话的地步,仅仅是合掌祷告。张牟九和杨宇之也喜形于色,张余一嫡系的张牟九干脆一把抢过电话,对电话里喊道:“大哥,我没说错吧?何浩那小子虽然也很多毛病,却是一个靠得住的小子。什么?无为老道也对他赞不绝口?你想收他为徒?我知道了,等他回来,我一定带他见你。”

    病房里张行三等人喜形于色,张刚二和张旋六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是惊慌失措,听张牟九与张余一的对答,张余一已经有收何浩为徒的打算,而何浩救了张可可后,在张行三心中水涨船高,张余一收何浩为徒,等于就是拉到张行三这一系的助力,获得了与己方抗衡的强援,这样的景,是权势心极强的张刚二绝对不容许见到的。

    “恭喜三弟,可可终于有救了。”张刚二笑容满面,张行三正在心花怒放中,也没和他计较阻止自己去向太乙道求援的事,只是点头称谢。张刚二乘机又说道:“既然何浩已经拿到了解药,为了防止他在路上出现意外,我和六弟打算去接应一下他,以免他被龙虎山的敌对势力阻击。”

    张行三想想也是,因为龙虎山弟子这些年来在人间灵能者中称霸已久,加上门下弟子良莠不齐,招惹来不少仇家,难保一些对龙虎山恨之入骨的灵能者会想要自己女儿的命。张行三感激道:“如此就麻烦二哥与六弟了,请一定保护何浩将解药救来。”

    “六弟,你可愿意和二哥去辛苦一趟?”张刚二对张旋六微笑道,张旋六正为何浩从孤寒凡手中抢走救张可可的功劳而火大,刚想拒绝,突见张刚二对自己眨眨眼睛,张旋六立即改口说道:“那当然,这也是为了救可可侄女啊。”

    “嗡……。”在张可可病房的窗角,一只淡青色的蜜蜂突然发出几不可闻的嗡嗡声,展翅飞离窗台,以快到眼难以察觉的速度飞向漆黑的夜空……

    五分钟后,这只蜜蜂飞到市区一间三星级酒店的一所包间中,飞到正躺在沙发上抽烟的宋强手上,蜜蜂的体迅速缩小并且发出声音,正是刚才张可可病房中张行三等人的对答,当复述完张旋六那句“那当然,这也是为了救可可侄女啊。”后,蜜蜂的体已经消失不见。

    宋强掐熄香烟,顺手起放在茶几上的法宝玄武弩,对低头抱站在墙边的王寿说道:“走吧,我们去救何浩,张刚二要对何浩下毒手了。”

    “张刚二要对何浩下毒手?”王寿有些不大敢相信,反问道:“为什么?何浩拿到了救张可可的解药,张刚二为什么还要杀他?”

    “没听到吗?张余一准备拉何浩作徒弟,张刚二怎么能容许张行三一家的恩人投入张余一的嫡系?”宋强微笑道:“最理想的办法,让何浩死于非命,张刚二自己去领这个天大的人。”王寿再不多言,保留着前世记忆的他,知道人世间争权夺利的丑恶。

    ……

    在同一时间,何浩迎来了他人生中最大的危机,因为先后被孤寒凡和张缺四所伤,何浩的体已经脆弱到了极限,断裂的肋骨在上一次突破音障被巨大的气压压成了粉碎骨折,被张缺四偷袭时造成的伤口又大量失血,这样的伤势,就是立即送往医院也未必能度过危险期,但这样的何浩还要在低过零度的高空中从北京飞到上海。

    “师兄,你的体行不行?”在快要加速到突破音速时,小四担心的问道:“如果不行,我们就放弃算了。”

    “没事的,小四,你快加速吧。”何浩用尽最后的力量,双手紧紧抓住小四的金角,将头尽量埋在小四的背上,躲避那可以就写要把人脸部肌撕裂的气流,低声答道:“快,快突破音障,否则来不及了。”

    见何浩还在坚持,小四咬牙道:“好,我的师兄不会那么容易死的!”说完,小四脚下生风,速度更快,逐渐达到每秒三百四十米的速度,终于——体已经衰弱到极限的何浩突然听到空气产生的剧烈爆炸声,巨大的声音顿时震破了何浩的双耳耳膜,鲜血同时从何浩的七窍流出;肺部就象灌进了大量水银一般,几乎把何浩的双肺撑炸;最可怕的不是这些,而是那已经扭曲成圆锥状的强烈气流,何浩破烂不堪的外衣飞快被剥离,本已止住流血的伤口再度被撕开,但鲜血根本没有机会流出来,反而被强大的气压压回了何浩心脏,那份痛苦让已经疼昏过去的何浩又疼醒过来,眼睛睁得眼球都快迸出眼窝。

    在高速飞行中,何浩额头上滚落的汗珠变成了一道道伤害自己的利刃,结成冰珠的汗水被狂风吹得向后飞行,将何浩的脸划出一道道成流线型的伤口,何浩已经流不出鲜血了,他的血快流干了……

    在这连昏迷都是一种奢侈的严寒和痛苦地狱中煎熬了二十分钟后,小四已经载着何浩飞到安徽中部,只要再坚持十分种,小四就能飞到上海,而在这时候,小四突然发现前方高速飞来两人,那两人也是在超音速飞行中,小四在快与他们相撞时,其中一人手中桃木剑红光闪现,横削小四背上的何浩,小四想都不想立即向下急坠,躲过那人的桃木剑。

    不等小四反映,另外一人手中又弹出一支冰锥,直取小四的面门,这一支冰锥的角度非常恶毒,如果小四继续向下坠落,那冰锥铁定中小四背上的何浩,如果小四停止下坠,那冰锥就会毫不客气刺入小四的脑腔,在高速飞行中,坚硬的飞机尚且害怕一只普通的小鸟相撞,何况是的小四与坚固的冰锥。

    “呜!”小四发出一声嘶吼,前肢朝上急抬,用柔软但不立即致命的腹部硬接了那只冰锥,锋利的冰锥立即插入小四的腹部,直至没柄……

    “没办法了。”小四别无选择,驮着何浩的它没有把握在飞行中甩开两名天阶高级别的灵能者,只能迅速降落地面,准备迎敌,而在这个时候,时间的指针已经指向了二十三点四十分。

    小四的四只脚刚落到地面,气压与温度恢复了支持,何浩立即昏去。而天上的一名灵能者手中的桃木剑已经出一道黄光打到小四附近的地面,坚硬的泥土地面马上变得象流沙一般,小四的四肢立即陷入了这泥沙中,不等小四再飞起来,另一名灵能者手中的桃木剑又出一道蓝光,小四附近的地面突然冒出一白雾,白雾散去,小四的四肢已经被冰快冻结在了沙土中。

    “是你们!”直到这时,小四才算看清偷袭自己的人是谁——正如宋强所料,张刚二和张旋六并不仅仅是来保护何浩返回上海的。小四马上明白这俩个衣冠禽兽的打算,破口大骂道:“败类!道教败类!等我回仙界,一定找你们的祖师爷告状,请他清理门户!”

    “那要看你有没有机会回仙界。”张刚二落到小四面前,用桃木剑拍打着掌心微笑着问小四道:“说,你是不是上古灵兽的四不象?你背上的何浩,是不是姜子牙长徒武吉转世?”

    “何浩是武吉转世?”和张刚二同来的张旋六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吃惊的问道:“二哥,平时你不是常说孤寒凡才是真正的武吉转世吗?怎么变成这小子了?”

    “我已经偷偷让孤寒凡到心问枪面前认主了,心问枪拒绝了寒凡。”张刚二微笑着答道:“至于何浩是不是武吉转世,我并不肯定,我只是发现这只灵兽很象传说中姜子牙的坐骑四不象,所以怀疑何浩这小子才是真正的武吉转世。”张旋六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的看着何浩。

    “没错,何浩就是我师兄武吉转世!”小四知道现在不得不说出真相了,否则自己与何浩很可能死在这两名人面兽心的灵能者手里,小四威胁道:“赶快放了我们,让我们去给可可姑娘送解药,刚才你们偷袭我们的事我可以装着不知道。否则我的主人姜子牙一旦怪罪下来,那后果你们敢想象吗?你们龙虎山灭门都只是最轻的!”

    “你当我三岁小孩?”张刚二冷笑道:“先不说何浩是不是真武吉还不肯定,就算是真的,我们袭击了阐教嫡传弟子,那阐教中那些上仙还不把我们撕了啊?”张刚二早考虑过何浩如果是真正武吉转世的后果,如果何浩真是武吉转世,那是非要杀人灭口不可了,否则那后果真是张刚二无法想象的。

    “二哥,我们还是先确认一下吧。”张旋六颤抖着低声在张刚二耳边说道:“如果他真是武吉,那后果就太可怕了。”张刚二冷冷扫一眼堂弟,冷声道:“怕了?”见张旋六胆战心惊的点头,张刚二骂道:“愚蠢!正因为怀疑他是武吉,我们才不能轻认真假!懂吗?”

    “如果不确认他的真假,我们把他们杀掉,如果是假的就算了,要是真的,我们也可以不知搪塞,不知者无罪,懂吗?”张刚二狞笑道:“天下只能有一个武吉转世,那就是我的宝贝徒弟孤寒凡,为了我们一统天下灵能界的大计,孤寒凡必须被我们打造成真正的武吉转世!眼前这个可能是武吉转世的何浩必须死,否则就会给我们造成麻烦,明白了吗?”

    “明白了。”张旋六逐渐回过神来,他与何浩第一次见面时对何浩的态度恶劣,在病房中又对何浩连下杀手,一旦证明何浩是真正的武吉转世,很难说何浩就这么放过他,到那时候,不用何浩亲自动手,何浩只要动动嘴皮子,天下灵能者就会争先恐后的把他的脑袋砍下来送给何浩当夜壶。而把孤寒凡推上武吉转世的位置,那他就不但无罪,反而有功了。

    “你去把何浩上的解药拿过来,再用流沙术,我用凝冰术,活埋他们!”张刚二对张旋六偏偏头,张旋六颤抖着点头答应,小四见势不妙,赶紧大喊道:“你们敢!以下犯上,你们不怕天劫吗?”

    “少废话!”张刚二甩手打出一团冰雾,小四的四肢被冻在泥土中无法动弹被冰雾打中嘴唇,两片嘴唇立即冻在一起无法叫喊,张刚二又冷笑道:“我们有什么不敢?在这荒山野岭上杀了你们,除了我们自己,能有谁知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个响亮而慈祥的声音就象璀璨的流星划破了漆黑的夜空,张刚二和张旋六大吃一惊,以他们的修为,方圆百米飞花落叶都难以逃脱他们的耳目,可听这声音竟然是在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传来的,这声音的主人是什么人,用膝盖想也知道不是好招惹的了。这时,另一个比较年轻的声音在同样的距离和位置响起,“看来,我们现在也成了他们想要杀人灭口的对象了。”

    “王寿!”张旋六对这个傲慢而冷淡的声音十分熟悉,清灵而沉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俊美如黄花少女又冷漠如千年寒冰一般的王寿和白白胖胖的脸上总挂着慈祥笑容的宋强先后出现,张刚二咬牙切齿道:“宋强,你怎么带着徒弟来了?”

    “没什么。”宋强微笑道:“我听说我没有见过面的小朋友何浩有危险,当然要赶来救他,朋友义气嘛。”

    “看来,你是想趟这淌混水喽?”张刚二的声音更加冰冷。

    “既然来了,总不能坐视不理吧?”和张刚二的冰冷相反,宋强的微笑更加暖人。

    “如果我帮你推翻崂山派,让你的天心派坐上天下灵能门派老二的位置呢?”张刚二突然换了副表,亲切的笑道:“灵能者军队一旦组成,除了需要一个统帅,也需要一个参谋长,我可是一直很佩服你的老谋深算。”

    “真舍得下本钱。”面对张刚二的利,宋强微笑着回答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王寿却拔出无名刀对着小四一挥,一团暖流顺着刀锋出,小四的嘴上和四肢的寒冰立即化冻,张刚二大怒道:“王寿,你想做什么?”王寿懒得回答张刚二的叫嚷,直接对小四说道:“带何浩走,这里有我们。”

    “谢谢你了。”小四打着喷嚏大叫一声,又拔足飞向天空,张刚二大吼道:“那里走?”桃木剑斜指半空中的小四,但他剑上蓝光刚刚闪动,旁边突然飞来一支闪烁着红光的弩箭,将他的桃木剑击断。

    “张刚二,我为人间修行者中有你这样的败类的羞耻。”宋强胖脸上的微笑不见了,摆弄着他的法宝玄武弩冷冷说道:“亮出你的法宝吧,我陪你玩。”

    “我知道上次在那所生物研究中心的时候,你就对我不满。”王寿举起无名刀对张旋六说道:“来吧,我给你机会向我报复。”

    ……

    “坚持,就快到了,我一定要坚持住。”小四在心中对自己说道,但是小四腹部被张刚二打出的伤口还在流血,小四的力量也在随着血液流失,它的速度已经不可能再超过音速了,和当年申用惊雷鞭给小四造成的伤害不同,小四这次是纯粹的**受伤,不是何浩的鲜血能将它立即治愈的。时间在飞快的流逝,但小四的速度却越来越慢……

    尽管刚经过了一场动,上海的夜空还是那么美丽,处于半昏迷边缘的小四在美丽的夜空拼命飞翔,虽然小四不知道现在的准确时间,但小四可以肯定——现在肯定已经过了零点了,小四只是希望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自己还有时间把何浩及时送回张可可边,在何浩漫长的轮回生涯中,张可可已经陪伴何浩轮回七世了,小四不愿再看到他们生离死别的痛苦……

    当飞到张可可所在的第二医院上空时,小四再也坚持不住了,直接摔在了医院的大院中,躺在它背上的何浩也跟着摔落地面。剧烈的撞击下,何浩终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刚才何浩一直处在昏迷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到小四的狼狈模样不由大吃一惊,小四却呻吟道:“师兄,别管我,快进去,快去。”

    何浩看看满是血的小四,又看看第二医院的大楼,流着泪挣扎着艰难站起,跌跌撞撞的跑进医院,手脚并用的爬上张可可所在的二楼,此刻何浩满血污如同地狱爬出来的恶鬼,将深夜肃静的医院里偶尔出现的护士和患者吓得失声尖叫,但何浩连解释的力气解释了,摔倒在地上的他只知道没命的爬行,在他的后,留下长长的条状血污……

    急救室的房门一推就开,但何浩只看到漆黑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张可可和龙虎山弟子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在隔壁的病房里,传来收音机的声音,“各位观众,今天的《午夜新闻》到此结束,谢谢收听。”

    “零点十五分了。”何浩的心就象落入了无尽的深渊……

    “可可!”何浩声嘶力竭的嚎叫,象垂死的野兽一般,蕴含着无尽的伤心……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