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七章 道派之争(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同是道士,龙虎山道士和太乙道道士穿着的道袍颜色却不相同,龙虎山道士穿的是黄道袍,脚踏黑面白底的朝鞋;太乙道则穿藏青色的道袍,脚下穿的鞋子则没有统一标准,象掌门无为老道穿的是草鞋,朱佳丽穿的则是高跟皮鞋,其他弟子或穿布鞋,或穿皮鞋,甚至还有穿名牌运动鞋的,让何浩这样的外行人都可以分别两个道派的区别。

    “无为老牛鼻子在那里?叫出来受死!”四十名龙虎山道士分开站成两排,一个高足有两米,满绝不在魔壮煞张大牛之下的壮年道士慢慢踮到太乙道面前,用粗沙难听的声音傲慢而恶毒的说道:“太乙众小鬼,无为老牛鼻子到那里去了?是不是听说我张缺四来了,吓得躲回你们师娘被窝里去了?”

    听到张缺四出言辱及无为老道,太乙道弟子无不勃然大怒,何浩则暗暗叫苦,无为老道已经答应送自己一粒解药了,龙虎山却偏偏挑在这个时候来挑战,这不是给自己添乱吗?

    太乙道其中一个年龄最大的弟子站出来,愤怒道:“张缺四,你不要欺人太甚!上个月我师弟在山西为一家屡屡发生事故伤及人命煤矿渡厄,你故意招大量恶鬼到煤矿中消耗我师弟的功力,然后又强行要那家煤矿的老板换你们龙虎山弟子做法事,然后借口我师弟和你们抢生意,将我师弟打成重伤,至今还躺在病上。那件事我师傅已经让我们忍让了,你们还想做什么?”

    何浩听得眼睛发直,心说难怪张可可自私和贪婪的格会扭曲到那样的地步,有这样的师伯和孤寒凡那样的师兄,再洁白无暇的布也会自动变黑的。同时何浩暗暗心惊,这个张缺四外表粗豪野蛮,象一个屠夫一般,心思却这么歹毒狡诈,而且他还是张刚二和孤寒凡一帮的,自己可得小心了。何浩盯着张缺四,朱佳丽却用狐疑的目光盯着何浩,何浩前脚刚进太乙观,张缺四后脚就来砸门,这样的巧合不管谁都会怀疑的。

    面对太乙道弟子的指责,张缺四毫不脸红,而是摆弄着自己十根擀面杖粗指头——指头上戴满了硕大黄金戒指,漫不经心的说道:“看来你就是无为老牛鼻子的大弟子虚因了?你那个牛鼻子师傅有没有教给你礼貌?论辈分,我应该算你师叔,你应该向我磕头见礼才对。”

    “难道你不是牛鼻子?”何浩看不惯张缺四的嚣张,又对无为老道感恩戴德,鼓起勇气出言讥讽道:“张牛鼻子,早就听说龙虎山和太乙道不和,根本没什么同门谊,更别说论资排辈,你可以自称这位虚因道长的师叔,虚因道长也可以自称是你的师叔,你为什么不象他磕头见礼?”

    何浩对张刚二和孤寒凡满腹怨气,对张缺四也没什么好感,说起话来自然不会客气,但何浩的话句句在理,张缺四无言可对。太乙道弟子则哄堂大笑,“哈哈哈哈,对,你快向虚因师兄磕头见礼。”对何浩好感倍生,朱佳丽也收起了对何浩的怀疑,心说这家伙敢这么讽刺龙虎山六十五代弟子,肯定不会是龙虎山的间谍了。

    “师兄,不要参合道家门派的争端,会给你惹大麻烦的。”何浩正跟着太乙道弟子大笑时,突然听到小四细细的声音钻入自己耳中,何浩扭头看去,发现小四正对着自己拼命摇头,示意自己不要惹事。何浩毕竟是懦弱惯了的,马上闭嘴,听从了小四的叮嘱。何浩住嘴了,张缺四却不肯放过何浩,毒扫一眼何浩,又注意到何浩边的朱佳丽和小四时,张缺四眼中不由闪烁出一丝贪婪猥亵的目光。

    “你是什么人?”张缺四恶狠狠的问何浩道:“看模样,你似乎不是太乙妖道?”何浩刚要开口答话,张缺四手上的硕大黄金戒指上突然出一道金光,何浩措手不及被金光口,顿时鲜血飞溅,何浩也摔倒在地上。朱佳丽惊叫一声,赶忙扑到何浩上检查伤势,一看之下朱佳丽又吓得尖叫一声,原来张缺四出的光箭已经刺穿了何浩的膛,几乎是擦着心脏在何浩上留下了一个指头粗的透明窟窿,泉水般涌出的鲜血染红了何浩的半个膛,也染红了朱佳丽的一双粉嫩小手。

    “卑鄙小人!”虚因大怒,命令道:“师妹你给何兄弟止血,其他师兄弟,布阵迎敌!”

    太乙道弟子无不气满膛,整齐答应一声,各自举起桃木剑与拂尘等武器,脚踏天罡北斗方位穿插包抄龙虎山弟子。张缺四不敢怠慢,飞快一弹手指,手指上的一个硕大黄金戒指立即飞出,在半空中炸开,瞬时爆发出比太阳还要刺眼的光芒。龙虎山弟子早知道张缺四这招的作用已经闭上了眼睛,不知内的太乙道弟子却纷纷中招,惊叫连连中一个个被刺得眼前发白,视物不清。张缺四乘机冲上去对着虚因当数拳,把虚因打得远远飞出,险些口吐鲜血,其他龙虎山弟子也不客气,各使武器重击暂时失明的太乙道弟子,顷刻间伤者不计不其数。好在龙虎山弟子不敢在北京公然杀人,打的都是筋骨连接处,让太乙道弟子失去反抗能力,或是废去一功力。

    “敢和我作对,找死。”张缺四冷笑一声,又一枚黄金戒指脱手飞出,飞打虚因的丹田,意图废掉虚因的全功力。

    “无量寿佛!”随着一声长吟,无为老道从大中飞而出,拂尘挥出,挡住张缺四打出的黄金戒指,但张缺四似乎早料到无为老道会救大弟子,又一枚黄金戒指又脱手飞出,这次直接是打虚因的面门,无为老道只得又举拂尘去挡,谁曾知道那黄金戒指与拂尘相撞立即爆炸,一股青黄的毒烟飞快将无为老道包围。

    “师傅!”在朱佳丽和太乙道众弟子的惊叫声中,张缺四笨大的体如离弦之箭般窜出,双拳连环挥出,戴满黄金戒指的双手好比上了一个金属拳,威力倍增,无为老道既要闭气防止吸入毒烟,又要招架张缺四的拳头,顿时狼狈不堪。张缺四得势不饶人,拳头越来越快,快到让人看不清的地步,但无为老道既然为一派掌门,而且还是天下道家第一大派龙虎山的对头门派掌门,自然也不是轻易可以解决了,强运功力挡住张缺四无数拳头,待毒烟散去后,无为老道换了一口气,拼着再硬挨张缺四一拳,大喝一声拂尘尾须怒张,如千百根钢针般出,张缺四没想到无为老道在中了自己这么多拳头后还能反击,兼之距离太近,被尘须体多处,惨叫着跳出战圈。

    无为老道喘上几口粗气,先到何浩边疾点何浩伤口周围道,何浩血流立缓,无为老道又将一只玉瓶递给朱佳丽,“给何施主敷在伤口上。”这才回照料大弟子虚因的伤势,而张缺四还在那边手忙脚乱的拔出上的尘须,战斗暂时停歇。无为老道的金创药非常有效,刚敷在何浩伤口上,何浩缓缓流淌的鲜血立即停止,从垂死边缘挣扎回来。

    “张道兄,深夜来我太乙道观,打伤我教弟子,难道张道兄真想挑起我两教之争?”处理完虚因的伤势后,无为老道愤怒的问张缺四道:“贵我两教虽然理念不和,关系淡薄,但贵我两教同是道家一脉,何苦自相残杀?”

    “少废话!”张缺四此时也拔光了上尘须,咆哮道:“自北宋我教张叔夜先祖以后,天下驱魔门派以我龙虎山为首,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可你们太乙道的第十七代掌门在明朝嘉靖年间率先违抗我教,煽动众教背立我龙虎宗,刀兵相见,我龙虎宗由盛转衰,皆由你们太乙教而起!你我两教,誓不两立!”听到张缺四的咆哮,朱佳丽惊讶看一眼正在被自己包扎伤口的何浩,何浩刚才就谎称他曾经见过太乙道的第十七代掌门,难道这只是巧合?而何浩正听得入神,压根没注意朱佳丽对自己的注视。

    “当年我教先祖带头违抗龙虎山,是因为当时你们龙虎山弟子倒行逆施,采少女经血练红丸进献嘉靖,以博富贵。”无为老道正色道:“又蛊惑嘉靖采净女延年益寿(PS:指与没有来过月经的幼女**),害得无数百姓家破人亡,造下无数罪孽。我教先组为拨乱反正,不得以而反龙虎山,实为顺天应人!况且当时的龙虎山掌门被我教先祖正法后,立即停止了对龙虎山弟子的讨伐,龙虎山一脉方才得以保存,我教先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如果那老道真的是这个太乙教的先祖,那他为什么向五岁的我磕头呢?”何浩心中暗想,“那老道肯定是冒牌货,否则那有几百岁的老人给我磕头的。”

    “无为老牛鼻子,别的话我不想多说了。”张缺四被无为老道说得无言可对,只得指着满地受伤的太乙道弟子吼道:“今天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自废全功力,自缚到龙虎山上清宫向我师傅、向所有龙虎山弟子磕头请罪,听候我师傅的发落!二是我杀光你们太乙道所有弟子,一把火烧掉你的太乙道观,把你们太乙妖道连根拔除!”

    “你做梦!”朱佳丽忍不住顶嘴道:“当年的事,完全是你们龙虎山的错,应该是你们龙虎山向我们磕头谢恩才对。”朱佳丽哼哼道:“就你也想灭掉我们的太乙道,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

    “把这丫头给我抓起来!”张缺四乘机吼出他早就想下的命令,指着朱佳丽吼道:“我要慢慢教训她!还有那只灵兽,也给我抓起来,我要给二师兄送一份厚礼!”

    四名龙虎山弟子欺而上,一起扑向朱佳丽,无为老道却因为张缺四的牵制不敢稍动,其他太乙道弟子又大都带伤,无为老道只是叫道:“佳丽,快带何施主离开,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四名龙虎山弟子都是张刚二为张缺四挑选的六十六代弟子一流好手,速度极快,朱佳丽甚至还没有站起来,四名龙虎山弟子就已经扑到面前,朱佳丽在武艺上修行极弱,吓得惊叫不已。

    “小妞,过来吧。”一名色眯眯的龙虎山弟子丝毫没有半点修真者的气度,直接伸手抓朱佳丽的脯,而且出手快似闪电,朱佳丽连闪避都做不到。但他的手在即将碰到朱佳丽时,下面突然伸来一只手,速度更快,后发先至,在他手肘上轻轻一扭,那龙虎山弟子的手便转向抓到自己脸上,抓出五条血淋淋的血痕,把朱佳丽吓得芳心乱跳,刚才如果被那龙虎山弟子抓中自己的口,那后果就可想而知了。至于救自己的是谁,朱佳丽不用想就知道——出她和何浩交手时何浩就用过招借力打力。

    “好小子,有两下子。”那龙虎山弟子嚎叫着退到一边,重伤的何浩杵着朱佳丽的腰站起来,喘着粗气说道:“都住手,张道长,无为道长应该是龙虎山的朋友,他为了救张可可,连刚配制出来的归天丹解药都舍得送我去救龙虎山弟子,他是好人。”

    “可可中毒了?”张缺四一楞,他没想到何浩会认识张可可。何浩赶紧咳嗽着把张可可中毒的前因后果说了一编,末了补充道:“张道长,你可以打电话你的师兄张刚二道长,他此刻就在可可的病榻旁边。”

    张缺四将信将疑,对后面一挥手,早有龙虎山弟子双手奉上手机,张缺四拨通了张刚二电话,顺手施一个法术隔开自己与张刚二通话的声音,对着电话嘀咕一番后,张缺四又将手机扔回龙虎山弟子的手中,脸上表复杂。何浩松了口气,这次终于可以澄清误会了。但何浩没想到的是……

    过了片刻,张缺四才微笑道:“何浩,你的苦计演得不错,无为老牛鼻子果然针对我们龙虎山配制了归天丹的解药,还成功把无为老牛鼻子和他的弟子分开,让我们各个击破。你的卧底任务完成得很好,回去向我二师兄和可可侄女领赏吧。”

    何浩先是目瞪口呆,随即明白了张刚二与张缺四的险恶用心——想借太乙道的刀,杀掉自己!不等何浩解释,怒不可遏的朱佳丽已经一记耳光扇在何浩脸上,“卑鄙,无耻小人!”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