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六章 太乙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很好!”当听到何浩求归天丹的解药是说了救张可可后,朱佳丽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接着双掌齐发,重重打在何浩背上,何浩没想到朱佳丽说翻脸就翻脸,措手不及下被打落小四的脊背,在北京的天空中上演了一出无降落伞自由落体惊险大戏。

    “师兄!”小四吓得魂飞九天,不等小四转去救何浩,朱佳丽突然一把抓住何浩的脚,把差点吓昏的何浩从下坠中拉回小四的脊背,朱佳丽怒吼道:“停!停!让我下地面!”

    即便朱佳丽不叫降落,小四也不敢冒险让何浩留在地面了,飞快落到郊区的一片旷野中,小四的脚刚踏地,朱佳丽立即从小四背上跳下,何浩惊讶道:“这位小妹妹,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想杀我?”

    “我想杀你?我想杀你就会把你拉住了!”朱佳丽俏美的脸上挂着怨毒,恶狠狠说道:“差点上你的当了,你果然是龙虎山派来试探我们太乙道的探子,想试探我们是否拥有归天丹的解药,如果没有,你们就可以用归天丹把我们太乙道的人全部毒死,好恶毒的用心。”

    “你不要误会。”何浩赶紧摆手解释道:“我不是龙虎山弟子,我只是想救张可可,并不想插手龙虎山与太乙道之间的恩怨。”

    “少装。”朱佳丽冷笑道:“我们早查清楚了,龙虎山的张缺四为了帮助张刚二争夺掌门人位置,上个月故意在山西打伤我们太乙道弟子,挑起两教的争端,想灭了龙虎山的世仇太乙道,为他师兄张刚二的掌门人之路奠定基础。张行三早把孤寒凡当作张可可的未婚夫,张可可我也认识,以她的脾气,怎么可能为一个男人自杀?而且张可可中毒,为什么孤寒凡不来向我们求取解药,而是你来?”

    “结论只有两个!”朱佳丽指着目瞪口呆的何浩鼻子厉喝道:“一,你是龙虎山派来试探我们太乙道实力的探子!二,你就是孤寒凡,张可可确实为你而自杀,你化名来向我们求解药!”

    “小妹妹,你太多疑了。”何浩哭笑不得,心说我要有孤寒凡那相貌——也不会二十二岁了还是一个大处男。何浩合掌作出一个恳求的手势,诚恳的说道:“小妹妹,我确实名叫何浩,我租住在上海市浦东新区碧波路690号,不信你可以和我的房东于妈电话联系,她可以证明我的份,也可以证明我和张可可的关系。”

    “什么?浦东新区碧波路690号?”朱佳丽连退几步,大惊失色,握住玉笛的小手都在颤抖。正当何浩莫名其妙的时候,朱佳丽突然怒喝一声,“卑鄙小人,竟然抓一名普通老人做人质!”不等何浩解释,朱佳丽蹂而上,玉笛连点何浩上半三十六处大,和在张可可病房中一样,何浩体不受控制似的单手疾出,在朱佳丽的玉笛上点按弹压,顷刻间将朱佳丽的攻势完全化解。并顺势反击,中指在朱佳丽手腕上连弹数次,朱佳丽手上无力,玉笛便被何浩夺去。

    “糟糕,我真笨,应该用法术的,怎么能用最弱的武学去和一个男人拼呢?”朱佳丽心中暗暗责怪自己的轻敌,但让朱佳丽目瞪口呆的还在后面,何浩拿着玉笛莫名其妙了片刻,就象不清楚玉笛怎么会跑到自己手上一样,还双手将玉笛送到朱佳丽面前,“小妹妹,对不起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把你的玉笛抢了,还你。”

    “无耻小人,装什么蒜?”见何浩如此轻视藐视自己,朱佳丽不由气冲满怀,劈手夺回玉笛抿到嘴边,“让您尝尝我的厉害!”说完,朱佳丽也不管何浩想要解释,立即吹响玉笛。美妙动人的笛声响起,细若无丝,却又听得清清楚楚,何浩的四肢立即发软,几乎瘫软在地上;笛声激昂,何浩的手脚便开始不听指挥的手舞足蹈。何浩大奇,失声道:“怎么了,我怎么了?手脚怎么不受控制?”

    “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心智这么弱。”朱佳丽心中暗笑,**玉笛吹得更急,高亢的音乐声中,何浩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抱起一块上百斤的大石头,慢慢举到自己的头顶,何浩吓得魂飞魄散,他已经猜到自己的体下一步将要作什么了,但手脚就是不听使唤……

    “嗷呜!”小四突然剧烈咆哮一声,张开的血盆大口前空气扭动,一团实体化的音波脱口出,重重打在朱佳丽的玉笛上,朱佳丽樱唇出血,惨叫一声玉笛脱手飞出,而何浩仿佛手脚又回到自己的体上,赶紧把大石头扔开,坐在地上喘气。小四则着嘴唇不屑道:“和我比声音,起码要天阶的实力,你还差得远。”

    “师兄,我们没时间了,这丫头又夹缠不清,别和她废话,强迫她带我们到太乙道道观。”小四一溜小跑冲到朱佳丽前面,抢先把朱佳丽的法宝夺魂玉笛咬住,送到何浩手中。见何浩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朱佳丽心中害怕,尖叫着撒腿就跑,不过在这没有障碍物的旷野上,穿着高跟鞋的她速度怎么能和小四的飞行速度相比,被小四轻易追上,四只鹰爪般的大爪子抓住她的四肢,抓回何浩面前。

    “小妹妹,我们没有恶意,只要你带我们去太乙道道观,保证不会伤害你。”何浩还想说服朱佳丽主动带自己去太乙观,但朱佳丽已经认定何浩到太乙观是怀有歹意,唾骂道:“休想,太乙道虽然是小门派,但没有出卖同门的人。”

    不管何浩怎么解释甚至恳求,朱佳丽就是不松口,最后何浩也火了,干脆张开十指威胁道:“你要是再不带我去,我就把你的衣服扒光!”此时,何浩不想起那天晚上梦中帝俊鬼迫张可可‘咬’自己的景,一股火开始在心头燃烧,刚才何浩心急为张可可寻找解药没怎么留意朱佳丽的相貌,这时何浩才借着月光仔细打量朱佳丽,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何浩心中火更甚,眼前这个少女相貌虽然比不上申,但是和张可可比起来至少不相上下,而且材明显好过张可可,何浩甚至在盼望朱佳丽不要理会自己的威胁了。

    “你敢!”尽管落魔爪,但朱佳丽还是十分嘴硬。不过她的回答正遂了何浩的心愿,心中暗喜的何浩合掌向上天祷告道:“苍天在上,我何浩是为了救人才做这样的事,请过往神灵明查了。”虚假意的祷告完,何浩便迫不及待的大叫一声,“小妹妹,这是你我的。”两只魔爪探出,抓住朱佳丽前双峰……

    “住手!我带你去!”朱佳丽的前被粗暴的何浩揉得又涨又疼,无奈间只得大哭着答应,何浩毕竟更担心张可可,只得失望的将朱佳丽放开,暗怪朱佳丽答应得太快。偷偷闻闻带着**的手,何浩命令道:“快,快带我们去。”

    此时,时间已经是夜晚二十点正……

    十分钟后,哭哭啼啼的朱佳丽终于将何浩与小四带到了太乙观,何浩让小四在道观前落下,先对朱佳丽说声抱歉,并将玉笛送还朱佳丽,朱佳丽没有理会何浩的道歉,直接大哭着冲进了道观,何浩稍作犹豫,也带着小四进了太乙观的大门,并且对小四叮嘱道:“小四,你记住,我们是来求人的,不是来打架的,你不能太冲动。”

    快到大时,道观中冲出一票道士和俗家打扮的男女,将何浩与小四团团包围,道观中的路灯照耀下,哭得梨花带雨的朱佳丽指着何浩对为首的一个老道哽咽道:“师傅,就是他扰我,还想扒光我的衣服,他可能就是龙虎山的孤寒凡。”那可怜巴巴的模样,就象女儿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回家向父亲告状一样。

    从外表看,被朱佳丽称为师傅那老道面容清瘦,须发已然花白,大约有五、六十岁的年龄,手中还拿有一柄拂尘。那老道打一个稽首,冷冷说道:“无量寿佛,孤道兄天才之名名满天下,有什么指教,请冲老道来,何必欺负贫道之徒?”旁边的年轻道士可没这老道的涵养,几名年轻的道士叫道:“师傅,不用和他客气,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迎战吧。”

    “道长,你们误会了。”何浩苦笑不得,看来那漂亮又迷糊的丫头认定自己是孤寒凡了,何浩双手合掌,必恭必敬的鞠躬道:“这位道长,在下何浩,是一个普通的失业流浪汉,并非龙虎山的孤寒凡,刚才与这位小姐之间,只是一场误会。我今天到贵观来,是有一事相求,并无恶意。”

    何浩的礼貌并非没有作用,至少那相当通达理的老道就满欣赏何浩的礼节,但是那老道还有一个疑问,合掌问道:“请问何施主,施主既然拥有上古方有的灵兽,何必自称普通凡人?”说到这里,那老道瞟一眼小四,细长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又问道:“敢问何施主,这只灵兽可是昆仑独有的四不象?”

    “我不知道它是什么灵兽。”何浩老实答道:“我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它的外表是一只普通的黑狗,因为它从敌人手中救了我一命,所以我收留了它,后来我才知道它是一只灵兽。”

    “我的份暂时不能告诉你。”小四着爪子对那老道说道:“将来你会有知道我份的一天,现在暂时保密。”

    “原来如此。”不知道为什么,那老道对初次见面的何浩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信任感,对何浩非常相信。那老道点头说道:“贫道无为,窃居太乙观观主之位,敢问何施主,为了何事寻找本观?”

    “师傅,你别相信这条色狼!”朱佳丽抱住无为老道的胳膊摇晃,嘟着小嘴说道:“他是想问你手里有没有归天丹的解药,虽然他说是要用这解药去救张修业的独孙女张可可,不过我怀疑他的真正目的是来打听我们太乙道有没有克制龙虎山剧毒的丹药,方便他们下毒暗害我们。”

    “丽儿,不要胡闹,你看这位何施主的七窍都有血迹,这是在飞行中勉强突破音障的证据,而且他的肋骨还有骨折,更是危险万分。如果何施主不是为了救人,怎么可能会冒此生命危险?”无为老道目光锐利,观察到何浩的伤势,断定何浩确实是为了救人而来求药。

    “就算他真是救人,可他救的是龙虎山的人,我们有也别给他。”朱佳丽不满的嘟哝道:“而且他还对我……,师傅,你就眼睁睁看着徒儿被他侮辱,你就束手不管吗?”

    “这位小妹妹,刚才的事真的是非得已,我才出此下策。”何浩见那无为老道通达理,没有难为自己,干脆就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伸出双手昂首说道:“如果小妹妹还不肯原谅何浩,就请小妹妹砍断何浩的双手,为小妹妹出气。只求小妹妹在出气之后,求无为道长施舍解药,让何浩带回去救人。”

    不出何浩所料,他这个举动赢得满场赞赏,无为老道更是暗暗点头,心说这个年轻人真是一个正人君子。朱佳丽也被吓了一跳,同时心中有些妒忌,怎么没有男人愿意为自己冒生命危险?没有男人为自己愿意被砍断双手?朱佳丽想想撇嘴道:“呸,砍你那双臭手作什么?你的手又不猪蹄,现在猪涨价这么快,猪蹄还能卖几个钱。”

    “敢问何施主,那位张可可小姐是施主的什么人?”无为老道沉声问道:“何施主为了救她,在自己上还有重伤的况下,可以冒着生命危险突破音障飞行?如果说一点关系没有,那老道可不敢相信?”

    “师傅也真是的,总喜欢废话。”朱佳丽没大没小的撇嘴道:“肯定是他的女朋友,甚至是他的未婚妻,否则他冒这么大的危险做什么?”朱佳丽似乎还不解气,又呸道:“张可可那只贪财又吝啬的狐狸精,竟然还能找到这样的男人,真是她的运气。”

    “小妹妹,你猜错了。”何浩扭扭捏捏的说道:“其实,其实可可只是我的债权人,因为我欠她的钱,给她打工还债,而且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好,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早些还清欠她的钱,让我回老家种田养猪,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辈子。”

    “骗人!”朱佳丽不屑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冒着生命危险为她找解药?她死了,你欠她的钱不就可以不用还了?”

    “虽然我们的关系并不好,但她是我的朋友。”何浩搔着在飞行中被气流吹得乱蓬蓬的头发,扭捏道:“我不想看着朋友死,再说我不想欠那样的来债,我妈说过,欠死人的来生债,来世要给那个人当牛做马,我已经受够她的气了,不想下辈子再受她的气。”

    朱佳丽差点笑出来,心说世上还有这么笨的人?朱佳丽刚想再讽刺何浩,无为老道拦住她,对何浩合掌道:“何施主,归天丹的解药,我确实有。也是施主的运气,这解药是我五天前才配制出来的,早几天的话,贫道也无计可施了。”

    “真的。”何浩的眼睛都红了,朝无为老道扑通跪下,磕头说道:“求道长施舍一粒解药,不,我买!”何浩手忙脚乱的掏出当初孟侠给他的定金,大约还剩八千多元,何浩全部掏了出来,激动道:“道长,这是我全部的钱了,求求你卖一颗解药给我吧。如果还不够,请让我欠着,将来我一定还,砸锅卖铁我都还。”

    见到何浩那激动万分的焦急模样,朱佳丽的鼻子突然有些发酸,何浩这样的蠢人,确实是朱佳丽生平第一次见到,刚才对何浩的不满和痛恨,早已经抛到了九宵云外,并且对张可可生出一股强烈的嫉妒感……

    “何施主,不必花钱。”无为道长转头往道观中走,同时淡淡说道:“请施主稍等,贫道去取解药来送施主一颗。”

    自从认识张可可的这些天来,受尽委屈与挫折的何浩还是第一次遇到无为老道这样的人,激动之下,何浩不放声大哭,对着无为老道的背影磕头不止,想说感谢的话却发现自己除了哭声以外再也发不出别的声音……

    “你运气好,遇上我师傅这样的好人,真是便宜你了。这下子龙虎山知道我们已经有对付归天丹的解药,我们还会有麻烦。”朱佳丽的鼻子更酸了,满怀嫉妒的讽刺何浩道:“大男人哭鼻子,没一点男子气概。”

    朱佳丽的话音未落,太乙观的大门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三米高四米宽的木质被砸得粉碎,一个粗豪的声音叫道:“太乙道的妖道滚出来,我张缺四来找你算帐了!”随着这粗沙的声音,一群龙虎山道士蜂拥而入……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