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三章 何浩的表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PS:只差一步回首页鲜花榜,朋友们请使劲砸花啊!)

    “该死的老天(作者?),你究竟打算让我昏迷多少次?”何浩心中嘀咕着被魔界士兵从装满凤凰血的水池里拉出来,用三十七摄氏度的温水冲去上的血液,再放到大型暖风机旁边吹干水渍,最后才被押到申开始毒打何浩那个房间。而倒霉的小四早被拉到了这里,上已经吃了不少仇人黑点虎的爪子。

    今天的申没有穿上她标志的黑色纱衣,而是穿上一件无袖彩条紧上衣,丰满的脯颤悠悠的呼之出,下穿着一条蓝色牛仔裤,勾勒出她修长笔直的大腿,玲珑浮凸的材显露无遗。见到如此美景,何浩二话不说,扑到申面前单膝跪下,右手扪心夸张的惊叫道:“神仙姐姐,每一次看到你,就发现你又漂亮一些,你究竟要变得有多漂亮才满足啊?”

    尽管因为油嘴滑舌挨了不少鞭子,何浩自己也偷偷发誓不再敢在申面前口花花,无奈江山易改,本难移,仅隔一夜之后,何浩见到了花容月貌的申,马上把那些毒誓和鞭子抛到了脑后,又开始故态萌发,而且还越来越麻。何浩合掌祷告道:“苍天在上,我何浩在此立下誓言,愿意为神仙姐姐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下眉头,只求神仙姐姐用她秋水明星般的眸子看我一眼……。”

    申轻轻抬起白玉般的小手,何浩马上住嘴,还吓得一股坐在地上,谁知申仅是抬手理顺额前秀发,何浩这才松了一口气。申冷笑道:“很好,正好我有一件事要你去替我办,你可愿意?”何浩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申不满的追问道:“怎么?刚才还说愿意为我上刀山下火海,现在就忘记了?”

    “没忘记,没忘记?”申那薄怒带嗔的俏模样,看得何浩口水横流,赶紧唾沫横飞的说道:“没问题,神仙姐姐交代我的事,我一定办到。”

    “先别答应得那么爽快。”申冷冷说道:“我要你去冒充我的师兄武吉,败坏他和他师傅姜子牙的名声,你可做得到?”

    “好,我一定做到。”何浩可不在乎什么姜子牙和武吉的名声,连眼皮都不眨,马上答应。不过何浩答应得这么爽快,申倒起了疑心,心说这小子该不会又在耍什么谋诡计吧?申盯着何浩色眯眯的脸看了半天,始终没发现何浩有什么诡异表,申这才将信将疑的说道:“那好,你先听我安排的第一步。”

    “这是姜子牙的坐骑四不象,姜子牙回仙界的时候,把它留在人间帮助武吉与我们对抗,这件事有一些人间灵能者也知道。”申指着小四解释道:“这只四不象也被我抓来,服下了我的炼心丹,已经选择了投降我们,我要你骑着它出现在人间灵能者面前,人间灵能者就会认为你是武吉……。”

    “啪!”申一记耳光扇在色眯眯盯着自己脯看的何浩脸上,红着脸训斥道:“混蛋,你在看那里?有没有注意听我说的话?”

    “听到了,听到了。”何浩揉着脸陪笑一通,指着小四说道:“它是姜子牙的坐骑四不象,我骑着它出现在人间,人间灵能者就误以为我是武吉了。到时候我只要做些伤天害理的事,姜子牙和武吉的名声就完蛋了,那个该死的武吉肯定会出现来找我算帐,到时候,神仙姐姐你就可以把他抽成红烧狮子头用的馅。”

    申张大了嘴,何浩的头脑之敏捷让她大吃了一惊,但申直到后来才知道,何浩在搞谋诡计上的天份,仅仅是露出冰山一角而已。小四则对何浩一笑,露出满口手术刀般的牙齿,点头道:“何浩你好,今后请多多关照,从现在开始,我一定帮你扮演好我的师兄——武吉!否则我就会被炼心丹烧化五脏六腑,死得凄惨无比。”话虽这么说,其实小四此刻肚子都笑疼了,心说世上还有这样的事?

    “张开嘴。”申命令道,何浩对她敬若天人,下意识的张开大嘴,露出一口被劣质香烟熏黄的牙齿,申手指轻弹,一颗扣在手中的丹药立即飞进何浩口中,钻入何浩的食道。

    “神仙姐姐,你给我吃了什么?”何浩胆战心惊的问道,从魔女申手中出来的丹药,自然不是什么延年益寿滋壮阳的好东西。

    “和四不象一样,你也得服下炼心丹,要是你敢耍花招,我马上让你内脏化为飞灰。”申体轻轻一旋,转到何浩眼前时,俏脸已经变了一个模样,变得没那么羞花闭月的动人了,不过还是相当的漂亮。申朝黑点虎一招手,黑点虎咆哮一声,庞大的躯急速缩小,最后变成了一只小的黑猫。小四也变成了原来那只流浪狗模样,人立扑到目瞪口呆的何浩上,“不用惊讶,其实我们已经见过面了。”

    申抱起黑点虎变化的黑猫,羞涩道:“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你的表妹小碧,这是我的宠物小黑。我在旁边帮你装扮武吉,直到真正的武吉出现。”

    “干嘛是我表妹?是我老婆多好?”何浩大为失望,心中抱怨但不敢说出口。申却在脸上偷偷发烧,要知道,在申出生并成长的那个年代,表妹可是表哥绝对的脔啊!

    ……

    从隐秘通道离开了太湖湖底的魔界基地,当第一缕阳光照到何浩上时,何浩长长舒了一口气,对一个普通人来说,能够活着从遍布妖魔的基地出来,已经是一种奇迹了。而且更让何浩心花怒放的是,边多了一名绝世佳人,虽然这名绝世佳人变去了倾国倾色的容颜,但也相当的艳丽动人,虽然这个绝世佳人的脾气暴躁冷酷,杀人不眨眼,但何浩还是相当的满意——因为他已经摸准了申的心理,在没有杀掉那个该死的武吉之前,是不会杀掉自己的。

    “小碧,山路不好走,让表哥背你到汽车站吧。”何浩飞快半蹬到申面前,作出背人的姿势。一看何浩那副色眯眯的模样,申就知道何浩的不良居心,抬腿把何浩踹一个大马趴,红着脸训斥道:“少做梦,以后你的脏手再碰到我,我马上砍断你的手!”

    “小黑,驮着我们飞到那里。”申顺手给自己与何浩施一个隐术,率先坐上黑点虎,何浩一看有戏,马上象上次那样骑到申背后,名正言顺的抱住申的腰,申扭转脸不再说话,红着脸任由何浩搂抱,可惜何浩还不满足,“要是穿露脐装多好啊?”

    有了障眼法的掩护,黑点虎驮着申与何浩没用半小时就飞到了何浩居住那个城市,因为现在这个城市里遍布人间灵能者,申担心黑点虎飞行时产生的灵力波动被灵能者探知,刚到市郊就让黑点虎在公路旁边降落,准备乘车进城,何浩自然少不得乘机在申腰上揩油,换来申两记火辣辣的耳光。

    “小碧,我们叫出租车吧,现代这个世界世风下,遍地是色狼,让你坐公交车,我担心有色狼会扰你。”何浩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仿佛忘记了他是有名的建达大学之狼。因为张可可忘记从收缴孟侠当初给何浩的定金,何浩更是底气充足,拍着口说道:“钱方面你放心,表哥有。”

    和以前何浩在大学里追女孩一样,申压根没理会何浩的殷勤,仅赏了何浩一个卫生眼球,但失恋经验远远超过樱木花道的何浩并不气馁,很快拦下一辆出租车往城里去,开车门掸灰尘,介绍城市状况,态度之亲密就象一对侣一样,惹得那年轻的出租车司机大为眼红,而申虽然一言不发,心中却颇为受用。

    出租车的速度可比黑点虎慢多了,在被魔界士兵破坏后满目疮痍的公路上磨蹭了两个多小时,出租车才开到何浩租住的住房下,何浩刚下出租车,就听到房东于妈的叫声,“何浩,你昨天到那里去了?前天晚上发生地震,警察局来核查失踪人口,我差点把你报上去。我都快急死了,要是你发生什么事,我怎么向你父母交代?”

    “于妈,我没事,我只是去接来这里打工的表妹。”何浩心中里有些感动,于妈确实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可以说这个城市里,也就是张可可和于妈还关心着自己。何浩指着申介绍道:“这是我表妹小碧,小碧,这是我的房东于妈。”

    何浩还担心申的傲气不会听自己的安排,谁知申朝于妈礼貌的点头,象一个普通女孩初见陌生人一样羞涩道:“于妈,我是小碧,今后要麻烦你了。”

    “闺女生得真俊,快赶上我女儿了。”于妈似乎很喜欢懂礼貌的申,亲的拉起申往里走,“快到于妈家里坐坐,呆会于妈给你安排房间。”

    申略带羞涩的被于妈拉进房里去了,何浩倒被冷落到一边,不过何浩并不在意于妈的喜新厌旧,而是在心中狐疑,变化后的申虽然没有原来那样让人神魂颠倒的漂亮了,却也算一个大美女,否则刚才那个年轻的出租车司机就不会只收何浩一半的车费并向何浩要联系电话了。可于妈居然还说申没有她在北京上大学的女儿漂亮,要知道,于妈并不是那种不知道谦虚的人啊?

    “何浩,今后你要对于妈再尊敬一些!”百世大处男何浩暗自下定决心。

    于妈拉着申在房间里亲的问这问那,好不容易等于妈检查完申早已准备好的假份证后,于妈才把申安排住在何浩房间的隔壁,并承诺一定给申介绍一个好工作,尽管于妈喋喋不休的唠叨个不停,申却没有丝毫反感,反而感到一种难得的温暖感觉。“小碧啊,你暂时在你表哥休息一下吧,晚上让何浩带你去买被褥用具,有需要尽管开口。”于妈好不容易结束她的长篇大论,放何浩把申领回房间休息。

    “出去,在我的房间没安排好之前。”刚才还对着于妈满面微笑的申刚进到何浩简陋的房间,立即变了脸色,冷冷对何浩说道:“你不许进这个房间,否则我打断你两条腿。”

    “遵命。”何浩苦笑着答应,正要出房突然瞟见上的张可可给自己买的手机,何浩这才想起要向张可可报一个平安,忙向申说道:“神仙姐姐,我想给可可打一个电话,麻烦你把电话给我。”

    “你们很亲密啊,她是你的女朋友吗?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她就是抱着你的。”申想起在色安家门外那个大雨滂湃的晚上,语气不免酸溜溜的。何浩垂头丧气的解释道:“神仙姐姐你误会了,我和她只是工人与雇主的关系,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早些还清她的债务,回家种田养猪,而且这个女人贪婪吝啬又小气,我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就算她倒贴,我也不会和她在一起。”

    “在我面前打电话。”申对何浩这个解释还算满意,冷哼一声把手机扔给何浩,“别想耍花招。”

    嘟嘟嘟几声后,电话接通了,何浩刚想对张可可报平安,电话那边先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焦急的声音,“你是谁?你找什么人?”

    何浩呆了一呆,答道:“我叫何浩,我是找张可可小姐,请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张可可的父亲张行三。”电话那边迟疑了一下,接着传来张行三愤怒的声音,“你就是何浩?你这瘪三还有脸和我女儿联系?你还嫌你害她不够惨吗?她就要被你害死了!”

    “可可出事了?”何浩大吃一惊,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她怎么了?她现在在那里?”电话那一边没有回答,何浩只听到张行三愤怒的粗重喘息,接着听到一个沙哑的女子声音,“让他过来和可可见最后一面吧,也许可可还能清醒一次。”然后那男子才喘着粗气说道:“可可在市第二医院,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过来见我女儿最后一面。”

    张行三还没有说完,何浩已经打开房门往外冲了,但何浩眼前人影一晃,申已经站在何浩面前,申俏脸上如罩寒霜,冷冷说道:“你想去那里?没有我的同意,你那都不许去。”

    “滚开!”何浩红着眼睛冲申大吼一声,申做梦都没想到何浩敢对自己口出恶言,鼻子差点气歪了,但让申吃惊的还在后面,何浩也不知道从那里冒出一股神力,一把将申推开,拨足冲下租住房,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往市第二医院方向跑去,小四也紧紧跟在后面。

    “小姐,这小子为了其她女人,竟然敢对你无礼。”变成黑猫的黑点虎跳上申的肩头,在申的耳边低声说道:“我们追上去,把这对妇碎尸万段。”

    “滚开。”申没好气的把黑点虎甩下肩头,看着何浩匆匆离去的背影,口剧烈起伏……

    何浩以他自己都不敢想象的速度跑到市第二医院的时候,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但何浩没有作片刻休息,直接医院见到穿着白衣的医护人员就问,“张可可在那一个病房?张可可在那个病房?”此刻何浩的头发蓬松,双眼赤红,汗水顺着下巴流淌,气势如同一条受伤的猛虎一般,那些医护人员被何浩这副恐怖的表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更别说回答何浩的话了。

    “何浩,可可在这里。”何浩突然听到张牟九的声音,何浩赶紧扭头看去,见浑包扎着纱布的张牟九杵着一副拐杖站在一间急救室门外,何浩放下一个被他抓住衣领的医生,跌跌撞撞的冲过去,刚进病房,何浩就看到了躺在病上的张可可。

    张可可静静的躺在病上,平静得就象睡熟了一样,美的小脸白得和白色的病一样,而露在单外面的小手却呈现出可怕的绿色,半截手臂都是这种惨淡的绿色。

    “可可中毒了。”张牟九拍拍几若呆痴的何浩肩膀,低声说道:“最多能撑到今天晚上零点。”张牟九没有把话全部说完,在没有事先服下解药的况下,本来归天丸入口归天,但张可可却没有立即断气,张行三和沈芝茹经过检查发现,张可可的体中有一股古怪的真气,护住了张可可的心脉,所以张可可才能支撑到现在,只是那股古怪的真气正在急速衰退,只要那股真气完全消失,就是张可可的死期到了。

    “可可!”何浩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就象一头垂死的野兽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