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二章 定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放我出去,我要去救何浩,我要去救何浩!”张可可拼命拍打着铁笼大哭大叫,但这个铁笼子是张家用来关押擒获的妖魔而打造的,足以抗衡天阶灵能者的冲击,而张可可从何浩那里获得的力量已经迅速衰减到地阶级别,不管张可可如何拳打脚踢,始终无法撼动这被法术加固后的铁笼子。张可可绝望的大哭道:“爸爸,妈妈,求求你们放我出去,晚了何浩就没救了。”

    “可可,你不要这么傻了。”因为保养得法兼真气浑厚,从外表看,张可可那年近四旬的母亲沈芝茹更象是张可可的姐姐,沈芝茹安慰女儿道:“妈妈已经派人到天心派去打听,王寿是一个人回来的,也就是说何浩已经落入申那魔女的手中。以那魔女的脾气,何浩肯定是抓到就杀,现在就算你去救他也没用了,只是送了自己的命。”

    沈芝茹边,张可可的父亲张行三脸色铁青,深恨自己与妻子平时对女儿的惯,竟然让女儿独自呆在这个城市上学,更恨那没有见过面的何浩,张行三甚至怀疑,何浩是否妖魔变化来迷惑自己女儿的?站在张行三背后的孤寒凡和张旋六脸上表沉重,眼中却尽是得意的光芒。

    “不可能,我最了解何浩了。”张可可分辨道:“他的命比蟑螂还硬,没那么容易就死的,上次他被申那魔女抓住,照样安然无恙的回来,我相信他一定还活着。”

    “上次他是运气好,运气不是每次都眷顾同一个人,听妈妈的话,改天我们给他做一场法事,给他超度了吧。”沈芝茹还在耐心解释。张行三可没那么好说话,怒吼道:“可可,别闹了,就算那个何浩还活着,我也不会让你去救他!”张行三喘着粗气补充道:“还有,过几天你和我们一起回龙虎山

    ,到鹰潭市去上学,我明天就去给你办转学手续。”

    孤寒凡欣喜若狂,龙虎山就在鹰潭市,张可可转学到了那里,孤寒凡可就能天天与心上人见面了。但这个消息对张可可来说,无疑是五雷轰顶,张可可惊叫道:“不,我不转学,我不离开这里。”

    “没商量!”张行三扳着脸说道:“平时我们就是太宠你了,才让你变成这样,小小年纪,竟然和一个普通凡人谈上了恋,今后我们要加强对你的管教才行。”

    张可可的小脯剧烈起伏,咬牙看着流泪的母亲与盛怒中的父亲,最后看到面带喜色的孤寒凡时,张可可下定了决心,慢慢自己撕破衣角,从衣服的夹层中取出一颗药丸,那是张可可从她爷爷那里偷来的剧毒归天丸,平时里横蛮霸道的张可可其实一直有个心结——就是担心父母会强行把她嫁给孤寒凡,才做的最后准备。张可可知道孤寒凡的一些**,但张可可的话在龙虎山没有第二个人相信。

    “归天丸!你那得来的?”沈芝茹惊叫道:“可可,你想做什么?”

    张可可把归天丸举到嘴边,哽咽道:“爸爸,妈妈,你们如果要我转学,如果再不放我出去救何浩,我就死在你们面前!”

    “可可,你别做傻事!”沈芝茹和孤寒凡大惊失色,同时惊叫,沈芝茹还想打开铁笼冲进去,张行三一把拉住妻,黑着脸吼道:“别理她,让她去死!竟敢用死来威胁我们,今天再管不住她,今后你就休想管住她了!”

    在张行三预想中,自己生惯养的女儿只是威胁自己,不会真的自杀。但是张行三没想到的是,张可可小脸上的肌先是扭曲了片刻,随即恢复了正常,张可可平静说道:“爸,妈,对不起了。”说完,张可可将归天丸送进了口中……

    “可可!”

    “快给她驱毒!”

    体摇摇晃晃倒下的那一刹那,张可可嘟哝了一句,“何浩,到了地下我也要压榨你……。”

    ……

    魔界的医疗方法人间完全不同,何浩这样的严重鞭伤如果在人间,那就是点滴葡萄糖并注强心针,可魔界士兵的军医却是把何浩抬到了一个水池旁边,水池里装满了散发着腥臭气味的暗红色液体,七手八脚的给何浩戴上一个通气面罩,魔界士兵又抬起何浩准备把何浩扔进水池,通话器中立即传来申的怒喝,“住手,谁让你们用白虎血给何浩治疗的?用凤凰血!”

    “大小姐,我们的凤凰血不多了,天英魔大人受伤我们都没舍得用。”一名魔界医生胆怯的答道:“用白虎血虽然会让受治者感到痛苦,治疗的时间长一些,偶尔会留下后遗症,其他效果都差不多。”

    “少废话。”申在通话器中的语气非常不善,怒气冲冲的说道:“马上给我换凤凰血,这个人我还有用。”众魔医无奈,只得将水池内的白虎血换掉,换成散发着清香而且绝对不会留下后遗症的凤凰血,这才把何浩扔到凤凰血中浸泡治疗。

    直到何浩的体完全淹没在凤凰血中,另一个房间里的申才放心的关掉监视器,躺在简朴的上玩弄着惊雷鞭发呆,俏丽的脸上不住晴变幻。旁边的黑点虎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干扰了申的思考,黑点虎心中暗想,“我的主人一定是为了迟迟找不到武吉而烦恼,老主人交给主人的任务就是在末之战来临前杀掉武吉。主人为了这个任务已经奔波辛苦了三千年,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主人始终不能把武吉形神具灭,而现在只要再把武吉杀掉,就算还不能把武吉形神具灭,武吉再转世轮回也没有时间了。可那个武吉这一世变得神出鬼没,到现在,主人连他在这一世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如果换成我,也会烦恼的……。”

    “该死的混蛋,竟然当着其他人的面摸我那里,叫我以后怎么见人?”正在发呆的申忽然红着脸自言自语说道,旁边的黑点虎一头摔倒在地,心说原来让主人烦恼的人是他,我还以为是武吉,完了,主人这回是彻底动了,可主人的眼光也太差了……

    申正为何浩抓到她部而烦恼的时候,房间里的通话器响了,在这个基地里有资格与申直接通话的人不外乎孟侠、郝鑫和风破浪三名天魔,而这三名天魔则是没有重要的事绝对不干扰申的。申无奈,只得从上坐起打开通话器,通话器那边立即传来孟侠沉重的声音,“大小姐,宋强来了,他说有重要的事要向你禀报,请你立即到密室来一趟。”

    “黑点虎,我们走。”通过监视器又看了一次何浩的治疗况后,申才起去密室,宋强是魔界三大魔垣之首的紫微魔垣苏小苏安排到人间灵能界的卧底,平时为了隐藏份从不与三大魔垣之外的任何魔族接触,今天突然到太湖湖底的魔族基地,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密室中,白白胖胖的宋强一支接一支的抽着香烟,喷出的刺鼻浓雾熏得刚进密室的申直皱眉头,因为宋强与紫微魔垣苏小苏的特殊关系,宋强不象其他天魔那样需要向申行礼,而是直接说道:“大小姐,我听说你抓到一个名叫何浩的年轻人,有这事吗?”

    “有这事,是你的徒弟王寿告诉你的吧?”申知道宋强与王寿的关系,误认为宋强是来替王寿向自己要回何浩,冷冷说道:“回去警告你的徒弟,别以为他和父亲有些交就敢对我无礼,也别打救何浩的主意,我非杀何浩不可,谁敢阻拦我,我先杀了谁。”

    宋强松了一口气,听申话中的意思,她果然还没杀掉何浩。宋强微笑道:“大小姐误会了,我那敢替王寿向你要人?我来这里,是有一件大事要禀报你,顺便劝你暂时别杀何浩,免得给大小姐你造成麻烦。”

    “我杀何浩那无赖下流胚,能有什么麻烦?”申果然上当,不问宋强要说的大事,却先气呼呼的问杀何浩会有什么麻烦。

    宋强长叹一声,摇头道:“那何浩确实是一个无赖下流胚,但他也是龙虎山掌门张修业独孙女张可可的男朋友,如果大小姐杀了他,那龙虎山还不翻了天啊?还肯与大小姐善罢甘休吗?”宋强此言一出,孟侠、郝鑫和风破浪三名天魔的眼睛立即瞪大了一倍,心说你宋强是来劝申大小姐别杀何浩的?还是来劝申大小姐马上把何浩剁成十七八块的?

    果然,刚才还冷冰冰的申脸上立即变了颜色,站起来就要往门外走,宋强又悠悠然说道:“当然,大小姐是不会害怕龙虎山的,甚至还希望龙虎山那帮牛鼻子自己到大小姐面前送死,还免去大小姐四处追杀他们浪费时间。”申重重哼一声,又坐了下来。宋强继续吹捧道:“而且龙虎山的牛鼻子也不全是笨蛋,他们听说仇人是大小姐,肯定是装聋作哑,那还敢来触大小姐的虎须?”

    “如果他们想试试我惊雷鞭的厉害,就尽管来吧。”申冷冷道,心中却对宋强的话颇为受用。其实申和普通女孩一样,虚荣心非常的强,喜欢听别人的奉承话,何浩能够在她手下几次都保住小命,除了他本的运气超好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何浩不停的奉承申的美貌,而可怜的申因为她那冷酷残暴的脾气,三千年来还真没有几个男人敢当着她的面奉承——就算有说奉承话的也马上死在申手下,也只有运气奇好的何浩能在申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奉承讨好的话。

    ”既然龙虎山知道我的厉害,那你为什么还劝我不杀何浩?“申冷冷问道。提到张可可,申就象起何浩替张可可舍抵挡自己惊雷鞭和张可可紧抱着何浩的景,怒火不由开始在申心中燃烧。

    “原因嘛,自然是有的。”宋强微笑道:“你们都知道,表面一团和气的龙虎山实际上分为三派,张修业的大弟子张余一、也就是龙虎山未来的掌门人自成一派,另一派是以龙虎山六十五代弟子第一高手张刚二为首,加上张刚二又有一个天才徒弟孤寒凡,势力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张余一的少掌门位置;还有一派则是张修业的独生子张行三为首,张行三因为头上压着两个实力超强的师兄,没希望继承掌门人;但他这一派却在张余一和张刚二之间起到平衡作用,如果张行三倒向张刚二,那张余一这个少掌门马上就得下台;如果张行三表态支持张余一,那张余一就可以顺利接任掌门人。”

    “我明白了。”孟侠在天魔中不仅实力超强,而且头脑也很好,点头道:“如果何浩被大小姐杀掉,那张刚二的徒弟孤寒凡就可以迎娶张行三的独生女张可可,获得张行三一派的支持,张余一只好让位,龙虎山三派就能团结一致。如果大小姐放何浩回去,那张可可就不会嫁给孤寒凡,龙虎山三派继续分裂,对我们来说,一个分裂的龙虎山,比一个团结一致的龙虎山要容易对付得多。”

    “没错,今天早上在生物研究中心那件事就是例子。”天巧魔风破浪补充道:“那时候我还奇怪张旋六为什么会给我们制造出这么好的突围条件,现在可以断定,张刚二派系的张旋六,是不想给张余一派系的张牟九立功的机会。”

    “大小姐,宋强大人说得有道理,还是请你释放了何浩吧,我们不能因小失大。”孟侠对申说道:“我看那个何浩,应该是真的没见过武吉的容貌,否则你抽了他那么多鞭子,那个软骨头要是知道早就说了。”

    申板着脸不说话,本来释放没用的何浩倒没什么,不过是放何浩回去和张可可团聚,申可就要仔细考虑了。过了半天,申才硬邦邦的说道:“区区一个龙虎山,不管它分裂还是团结,都威胁不到我们分毫。而何浩那混蛋几次对我无礼,无论他是否知道武吉的下落,我都要杀了他!”

    宋强心说你要是舍得杀你早杀了,何必为自己找借口?宋强耸耸肩膀,又微笑道:“其实,我希望大小姐释放何浩,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这个目的,与我要告诉你们的大事有关。”宋强将自己参加人间灵能界与政府的会议的事,还有孤寒凡的目的说了一遍。

    当宋强说到人间灵能界准备组成军队与魔界抗衡时,包括骄狂的申都变了脸色,因为三千年来,人间灵能界曾经两次组成军队与魔界交战,第一次就是三千年前那场大名鼎鼎的封神之战,魔界损失了最优秀的妲己三姐妹和梅山七怪等一大批精英;第二次则是在北宋年间,当时天罡地煞一百零八魔将转生世间,配合魔界暗中纵的辽国侵略北宋,结果被当时的龙虎山掌门张叔夜率领灵能者军队击败,一百零八魔将在损失大量灵力与魔界军队后被迫退回魔界,现在人间又要第三次组成灵能者军队,这个消息不由得申与孟侠等人不胆战心惊。

    宋强刚说完,孟侠立即站起来,紧张道:“我马上回魔界,向苏小苏大人和刘英大人他们禀报这个消息,请他们定夺。”

    “稍安勿躁。”宋强摆手叫住孟侠,宋强白白胖胖的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我倒觉得,这次人间灵能者组成军队的事,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契机,我有一个主意,可以借这个机会把人间的所有灵能者,一网打尽!”

    “宋强大人请说,我们该怎么办?”孟侠、风破浪和郝鑫三名天魔赶紧问道,申虽然不动声色,却悄悄竖起了耳朵,宋强在魔界中是公认的足智多谋,这点申还是满佩服的。

    宋强慢腾腾的点上一支香烟,吸上几口吊足申和孟侠等人的胃口,当申快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宋强才微笑道:“如果我们把一个自己人推上人间灵能者领袖的位置,那我们能不能把人间灵能者一网打尽?”

    孟侠和风破浪等三名天魔大失所望,申则不屑道:“说得容易,能当上灵能者军队的人,肯定不是泛泛之辈,声望和实力缺一不可,我们手里那有合适的人选?”

    “宋强大人,你有把握坐上这个位置吗?”天牢魔郝鑫倒是觉得这个计划有一定的可行

    “我不行,我的天心派太小,我的声望也不够,指挥不动龙虎山和崂山派这些大门派。”宋强倒是很坦白,不过宋强又笑道:“可我知道有一个人可以担任这个位置,而且是众望所归。”

    “谁?”申仔细回忆人间灵能者中有谁可以满足这个条件,可惜一无所获。

    “姜子牙的徒弟,武吉。”宋强挥手制止住申和孟侠等天魔的疑问,解释道:“我说的当然不是真的武吉,那家伙害怕大小姐找他算帐,躲着不肯露面,他也不会听我们的指挥。”

    “宋强大人的意思是,我们用一个假武吉,把他捧上这个位置?”孟侠若有所思,见宋强点头后,申与三名天魔都不说话了,都在紧张盘算这个计划的可行,而宋强只是一支接一支的抽着香烟,坐等鱼儿上钩。

    不出宋强所料,先是孟侠眼睛一亮,然后是风破浪面露狂喜,郝鑫连点点头,最后是申犹豫再三后,发现宋强和孟侠等三名天魔都在看着她。孟侠赔笑道:“大小姐,那小子竟然敢在你的面前假冒武吉,还差点把我们骗过,有我们的帮助,加上他和龙虎山的关系,让他骗过人间灵能者还是有希望的。而且他胆小如鼠,好色如命,对我们来说,是最合适暗中控制的人选。”

    “是啊。”风破浪附和道:“孤寒凡那小子敢冒着败名裂的危险冒充武吉,就是为了领袖人间灵能者,我们用那小子去冒充武吉,就算不能成功,也可以把人间灵能界搅得四分五裂,难以抱成一团。”

    “我们手里还有四不象。”郝鑫分析己方最大的优势,“只要四不象和大小姐承认何浩是真武吉,那还有谁敢不相信?”

    申还在犹豫不决,不肯点头,宋强看出的心思,在她权衡的天平上加上最大的一块筹码。宋强*笑道:“大小姐,如果你是武吉,看到何浩这样的废物冒充他欺骗人间灵能界,败坏姜子牙的名声,你能忍得住不露面吗?只要武吉肯露面,你还怕杀不掉武吉吗?”

    说到这里,宋强长叹一声,笑道:“只是可惜了张可可那个漂亮小丫头,当知道了自己的心上人是在为我们做事,把她的父母送到我们的屠刀下,只怕不自杀也要精神分裂,可惜了啊。”孟侠、郝鑫和风破浪三名天魔一起笑,连连点头,这三名天魔虽然不象何浩那么的好色如命,却也是喜欢美女的。

    话说到这份上,如果你是申,有这样好的机会,既可以全歼人间灵能者军队,又可以杀掉不共戴天的仇人武吉,还能打击张可可这样的狐狸精,顺便还可以放过并不是真心想杀的何浩,你能不答应吗?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