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六章 失败的女婿计划(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PS:周一到了,同学们把鲜花和免费推荐票往老狼头上砸啊!)

    当许老头组织灵能者包围康鹏生物研究中心的时候,城市里已经是一片混乱,道路的车辆被掀翻推倒,引发交通梗阻,大面积停电,众多街道与居民区一片漆黑,至少十五家液化气供应站与加油站发生爆炸,爆炸引发的大火借着夜风已经蔓延开去,引燃了不少民房,消防车和警车的警笛响彻城市,还有不法分子乘火行劫,商场、酒吧和居民区等人群集中的地点到处可以听到尖叫呼救声与哭泣呼喊声,几疑是世界末提前到来。

    “救命!”这呼救声是一名刚从发生爆炸的居民区逃出来的少女发出的,她被一名穿古代盔甲的士兵按在路灯熄灭后的街道上,上的衣服在飞快的被剥去,但她的呼喊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因为几名闻声赶来救援的人看到——按住她的士兵上长着一对黑色的翅膀与三寸多长的獠牙,早吓得魂飞魄散,那还敢靠近救她。

    “救命啊!”那少女上最后一块遮羞布被撕去后,知道厄运已经无法避免的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发出最后的呼救,而按住她的士兵已经压到了她的上,准备用她的体安慰自己在魔界长年被压抑的魔,魔界士兵是世上最服从命令的士兵,也是最残暴的士兵,**妇女这样的事,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

    “妖孽,受死!”随着一声雄壮的厉喝,压在少女上的士兵发出惨叫,体不由自主的升上了半空,得逃大难的少女睁眼看去时,发现刚才企图对自己施暴的妖魔已经被一支闪烁火红光辉的长枪刺穿心脏挑上了半空,而这柄长枪的主人,则是一个戴着黄铜戏剧面具的男人,骑在一只既象龙、又象马,还象老虎和飞鹰的怪兽上。

    “啊!”在那妖魔士兵的惨叫声中,那男子长枪一挑,将妖魔士兵甩上天空,红芒长枪凌空虚刺,一道红色光箭自枪头出,打在那妖魔士兵上,那妖魔士兵的体立即凭空炸开,化为黑色的血粉末雨点般落下。

    “姑娘,快用这个遮住体,到人多的地方去。”那面具男子从地上挑起那少女刚才被妖魔士兵撕破的衣服,飞去的衣服不偏不倚正好盖在那少女的上。言罢,那面具男子胯下的奇异怪兽脚下生出五色祥云,飞天而去,留下惊喜交加的少女在原地发呆……

    “救命,桥要断了。”在一座已经断裂成数截的立交桥上,十几辆汽车被困在一截孤悬的桥顶上,二十多名车主与乘客上下不得,稍有不慎就会摔下水泥地面摔得粉碎骨,可十几名长着黑色双翼的妖魔士兵还在发黑色光球攻击支撑那段桥面唯一的桥柱。不到片刻,那唯一的桥柱已经被炸得千窍百孔,桥面摇摇坠,三、四辆轿车都被震下桥面,摔得面目全非,还好车主与乘客及时跳出轿车,没有跟着汽车一起掉下去摔死,饶是如此,桥面上的车主与乘客还是被吓得哭叫不止。而那些妖魔士兵则哈哈大笑,似乎将普通人玩弄在生死边缘是他们最大的乐趣。

    “本将在此,妖孽休得猖獗!”正当被困在桥面上的人群彷徨无计时,刚才救出险些被妖魔士兵的面具男子乘着那只奇异怪兽飞到,那些妖魔士兵马上放弃折磨那些即将摔死的车主与乘客,拔出黑色的妖刀展开双翼扑向那面具男子,那面具男子虽然以少敌众,却丝毫不乱,红芒长枪舞出数个枪花,架开看来的数柄妖刀但枪势不减,越舞越快,得那十几名妖魔士兵无法近,当红芒长枪化为一个光球时,那面具男子大喝一声,“破魔第九式,天下无魔!”红色光球骤然扩大,那些妖魔士兵避无可避,惨叫着顷刻间被红色光球笼罩,“喔——。”只听得那些妖魔士兵的古怪惨叫声嘎然而止,光球散去,那十几名妖魔士兵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要慌,不要乱跑,我马上救你们。”那面具男子对孤悬在桥顶上惊惶失措的司机与乘客大喊道,并收枪在怀,指挥那奇异怪兽飞上桥顶,那面具男子跳下怪兽对那些司机与乘客叫道:“快骑上来,让它送你们下去!”那些被困的男女这才恍然大悟,在那面具男子指挥下或骑上怪兽,或抓住那怪兽的双角,或互相拉抱,甚至抓住那怪兽的尾巴,待他们抱紧抓牢后,那怪兽才腾空飞起,将他们送到安全的地面。

    二十多名被困的司机与乘客,被那只力大无穷的怪兽两次就基本运下地面,只剩下那面具男子与两名实在搭不上怪兽的司机留在摇摇坠的桥顶上,当第二批搭乘怪兽脱困的司机和乘客还没有完全从怪兽上下到地面时,千疮百孔的桥梁发出一声巨响,在旁人撕心裂肺的惊叫声中,桥面轰然而倒,那面具男子当机立断,飞快将长枪放到口中咬住,张开猿臂抱住仍然留在桥面上的司机,双脚猛蹬已经在滑落的桥面,带着两人凌空跳起,跳向公路旁的一盏路灯的灯柱,眼看就要撞到那路灯杆时,那面具男子的形突然下沉,双脚搭上了路灯柱上电线,左右一绞缠上电线,借着电线悬吊在半空,同时激出阵阵电火花,但那男子被电击仿若不觉,直到那怪兽飞上半空接走那被他紧紧抱住两名司机,他才最后跳到那怪兽上,随即指挥那怪兽降落地面。

    “应该的,不用谢。”在被救司机和乘客的感激涕零中,那面具男子又骑上怪兽腾空而去,留下一片“超人!”“黑侠!”“蝙蝠侠!”和“奥特曼!”的欢呼声……

    “师兄。”正在飞行中的小四突然何浩说道:“我感觉到敌人突然化整为零,全部改变为单独行动,大概是发现集中在一起容易被你消灭了。”

    “糟糕!”何浩失声道:“他们肯定是想拖延时间,如果那个可能是妖魔据点的研究所发生意外,我该怎么办?”如果一百名魔界士兵聚在一起,那何浩可以轻易将他们消灭,如果这些魔界士兵四散捣乱,那光凭何浩一人对付他们,不仅要疲于奔命的奔走各地,还要担搁时间,而何浩现在的况,并不容许何浩有时间从容消灭这些捣乱的魔界士兵。

    “我来帮你如何?”不等小四答话,地面上突然飞来一人,那人生得青面獠牙,全长毛,手中还拿有一柄长达两米的三头钢叉,却是何浩的老朋友帝俊鬼。帝俊鬼对何浩大笑道:“魔界那帮鬼崽子在人界捣乱,我就知道你会出手,在这里等你好久了,我们来做笔交易吧。”

    “什么交易?”何浩紧握破魔枪,小心提防这知道自己特殊体质又险卑鄙的帝俊鬼。

    “我帮你把这些魔界的鬼崽子消灭干净,让他们少对人间造成破坏。”帝俊鬼笑道:“但你得给我一些你的鲜血,帮我增强力量。”

    换成平时,帝俊鬼敢对何浩提出这样的条件,何浩马上一破魔枪刺过去,但现在况已经到了这一步,何浩不得不权衡是否需要帝俊鬼帮忙了。而在此时,城市里越来越多的地点发生爆炸和房屋坍塌事件,虽然规模没有开始那么大了,却更多更频繁。何浩别无选择,只得对乘火打劫的帝俊鬼说道:“好,事成之后,我给你三滴灵血。”

    “才三滴。”帝俊鬼抱怨道:“你也太小气了,起码得给十滴。”

    “不同意的话。”何浩端起了破魔枪,双眼精光直瞪帝俊鬼,冷声道:“我是不会介意顺便消灭一只罗刹鬼的。”

    “好,我同意!”帝俊鬼吓了一跳赶紧,生怕把何浩急了抽出那条古怪战鞭来乱打,加上何浩现在有灵兽助阵,那帝俊鬼可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何浩冷哼一声,指着南城区说道:“你负责南城,我负责北城,半个时辰内,你必须把南城的妖魔消灭干净,否则你休想得到我的灵血。”帝俊鬼二话不说,抗起烈焱叉就往南城飞,何浩的条件虽然比较苛刻,但帝俊鬼还是有自信能办到的。

    何浩让自己负责北城区是有目的的,因为张可可就住在北面的城区,以这小丫头的贪睡自私的脾气,未必会赶去那所生物研究中心助阵,而她的实力连对付一名普通魔界士兵都成问题,偏偏她上又带有灵能者散发的特殊真气,还长得那么漂亮,很容易成为魔界士兵袭击的目标。

    有了小四助阵,何浩现在的实力足以应付一名天魔,对付这些名为袭击人类——实际上只是牺牲命给孟侠等魔将争取转移时间的普通魔兵,不过是小菜一碟,一路上,何浩先后消灭了二十多名四处袭击人类和破坏建筑物的魔界士兵,救出大量被困被袭击的普通人。同时小四也通过它的特殊能力探察到,帝俊鬼确实遵守诺言向魔界士兵发动了进攻,已经消灭三、四十名魔界士兵,南城区的况大为好转。

    “师兄,不好,五公里外你老婆住的那一带发现魔兵的妖气,还有你老婆的真气也在汇集,大概是交上手了。”小四对何浩叫道。何浩大急,连忙叫道:“快,快,快过去。”其实不用何浩催促,小四就已经加快了飞行速度,因为小四知道何浩与张可可那些过去的事。

    二十多秒后,全力飞行的小四就已经飞到了张可可居住的沪富花园,心急如焚的何浩第一眼就看到一名妖魔士兵正在与手执桃木剑的张可可恶斗,驱魔术不过是半桶水的张可可无论在体力和法力上都比不上一名普通魔兵,全靠她的父母留给她的符张保命,但再好的道符都要有足够的真气方能发动,张可可抛出的那些道符,仅能将魔兵打伤皮毛,无法造成致命的伤害,自己倒被得节节败退,狼狈不堪。

    见张可可安然无恙,何浩松了口气,轻拍小四的长角指挥小四俯冲下去,大喝一声左手一枪将那名倒霉的魔界士兵刺个透心凉,右手揽住张可可的纤腰,将她抱进怀里带上半空。“救命啊!”因为何浩还是戴着黄铜面具的,张可可还被吓得尖叫挣扎,险些从半空中摔下去。何浩飞快取下面具,对她微笑道:“别怕,是我。”

    “何浩?”张可可先楞了半晌,方才扑进何浩又咬又抓,“坏蛋,坏蛋!故意戴个面具来吓我,你找死啊。”

    “不好意思。”何浩将她抱得更紧一些,让她也坐上小四的脊背,微笑道:“因为怕其他人看到我的相貌,所以戴上了面具,刚才救你的时候太着急,忘记取下了。”

    “哼!”张可可红着脸在何浩口肌上狠狠掐一把,凶道:“每次都是在我快撑不下去的时候才出现,你是存心让我吃苦头对吗?”面对张可可的刁钻与蛮不讲理,两个何浩都束手无策,只能苦笑以对。好在张可可并没有继续追究何浩救驾来迟之罪,而是追问道:“你怎么现在就出现了?我是希望那个笨蛋何浩在明天早上再发高烧,你再出现去见我父母,你现在提前出现,万一我父母要见你的时候何浩的高烧退了,那我如何向父母交代?难道让那个笨蛋何浩到我爸妈面前去出丑吗?”

    何浩苦笑道:“没办法,笨何浩太听你话了,往上浇了五盆冰水,我只好提前出来。”说到这里,何浩换了一副严肃的神色,“先别管我的事,我们先去把袭击凡人的妖魔消灭,这才是大事。”

    “那是你的事了,与我无关。”张可可找了个舒服的体位把小脸贴在何浩怀里,搂紧何浩的腰喃喃道:“没良心的坏蛋,难道你还要我这样的美女去冒生命危险?要是我受了伤,你才高兴对吗?要是我死了,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找徐枫和姓安的那只狐狸精对吗?”

    有破魔枪在手,何浩已经能施展部分驱魔法术,确实不再需要张可可从旁协助。小四驮着何浩与张可可在城市中飞行穿梭,何浩一边施展破魔九式斩妖除魔,一边与怀中的张可可对答,张可可则压根不理会与何浩交战的妖魔士兵,只是不住询问,“我们骑的这怪物竟然能飞,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灵兽?”

    “对,它是我的伙伴。”何浩顺手将一名妖魔士兵的咽喉刺穿后答道,被何浩的破魔枪刺死的魔界士兵随即化为浓水。但何浩并没有告诉张可可小四的真正名字,有些事,张可可知道了反倒对她危险。

    “那它一定值不少钱。”张可可的大眼睛中又闪过贪婪的光芒,“如果拿到灵能者市场上去卖,应该能卖上亿。”

    “不行,它不能卖。”何浩吓了一大跳,破魔枪上激向魔界士兵的光箭险些打偏,“它不仅是我的伙伴,更是我的帮手,没了它,我怎么降妖除魔?”

    “小气鬼!”张可可不满的嘟哝一声,又哼道:“谁稀奇你这只破灵兽?将来,你要给我找一只更好的灵兽,否则我饶不了你。”一边卿卿我我,一边奋勇杀敌,和张可可在一起的何浩格外勇猛,只是苦了那些负责拖延时间的魔界士兵,不到一个小时时间,北城区的魔界士兵就被何浩消灭得一干二净,而南城区的妖魔士兵也纷纷惨死在帝俊鬼的钢叉下,城市里的危险逐渐被解除。

    “师兄,帝俊鬼已经把南城区的敌人全部消灭了,正在朝我们这边飞过来。”小四向何浩汇报道,何浩正想夸奖几句帝俊鬼的信用,突然眼前一黑,险些从小四背上摔下去,他怀中的张可可发现他的不对,忙问道:“你怎么了?呀,你的额头好烫!”张可可知道,这是何浩即将昏迷过去的征兆。

    “我的体不行了。”何浩无力的歪在张可可肩上,喘息道:“我就要消失了,可帝俊鬼正在赶过来,万一被他发现我的秘密,那就糟糕了。”

    “张小姐你抱紧我师兄,我们快逃。”小四急叫一声,速度陡然加快,往人类灵能者聚集的康鹏研究中心的方向逃走。远方正欢天喜地赶来的帝俊鬼迅速发现小四的行动,帝俊鬼大怒之下破口大骂,“臭小子,本鬼将千辛万苦帮你杀光魔界的小鬼,你想言而无信?”帝俊鬼越想越是愤怒,也是加快速度,紧追上去准备指责不守信用的何浩并索要报酬……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