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十三章 何浩收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PS:新的一周开始,周一提前上传拉鲜花冲榜。另外再唠叨几句,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老狼终于拿到了上周贵宾推荐榜的前十,但老狼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太过贪婪了,为了一百元的奖金而煽动各位朋友买票,老狼真的内心有愧,所以老狼决定,今后放弃冲击贵宾推荐榜,请各位朋友别再买需要付费的票了,把KB留着支持老狼新书的VIP吧,老狼一定努力写出更好的《封魔》,绝不让朋友们失望,谢谢。)

    半个小时后,何浩被警察押进了看守所,两名被何浩殴打的保安则被送进了医院,应该算自卫还击的何浩自然愤愤不平,不过他的抗议换来的不过是警察们的拳脚而已,试想一个这么大的保安公司,怎么能和警察没有联系呢?警察会为了帮一个普通失业青年而得罪保安公司吗?何浩想明白了这点之后,便不再抗议老实的被押进了看守所,好汉不吃眼前亏。

    “哦,知道了,没问题。”一个警察头头对着手机嘀咕了几句,抬头对手下叫嚷道:“把这小子关押到十三号监室,晚上再提审。”他口中的这小子,自然就是何浩了,徐氏保安公司的执行经理已经拜托他好好照顾何浩,而十三号监室,自然就是牢霸狱霸集中的监室。

    “为什么要关我?”何浩质问道:“你们应该先带我到警察局,调查清楚事的经过,再关押才符合程序!”但何浩的抗议在这些警察的面前无比微弱,几名膀圆腰粗的看守所警察合力,轻松把大喊大叫着的何浩架进了十三号监室,其中一个警察还对牢房中的那些凶神恶煞的犯人叫道:“好好招待新来的。”何浩心中明白,他口中的好好招待,肯定就是要犯人杀杀自己的威风了。

    警察刚关上牢门,四五名胳膊比何浩大腿还粗的犯人立即摩拳擦掌的围上来,脸上都带不怀好意的笑容,何浩被吓得退后几步,紧张道:“你们,你们想要作什么?”几名凶神恶煞的囚犯一起大笑,其中一名脸上坑坑洼洼麻子的囚犯活动着拳头笑道:“你说呢?按老规矩,当是好好招待你了。”

    “临兵斗者,皆……。”何浩下意识想召唤出他的救命法宝,但是突然想起那个神秘声音和帝俊鬼对他的警告——让其他人知道他拥有那柄古怪战鞭将会导致他送命,又强压下这个冲动。其实何浩就算想召唤那柄战鞭也不可能,现在他丹田里的流根本就感应不到,更别说凝聚在一起了。

    “老远,这个小瘪三应该没什么油水,不用废话了,直接动手吧,不过别打他股,晚上我还要用。”一个白净脸的娘娘腔说道,别看他长得白白净净的,却是这个监室最黑心的一个罪犯,经常煽动这个同人外号叫老远的狱霸殴打新犯人,末了还会对新犯人做出一些有伤风化伦理的事。

    那个外号叫老远的囚徒在娘娘腔的白脸上摸一把,笑道:“崔兴亚,小人忍不住了?想把老子发在你菊花里的弄到这小瘪三菊花里了?”几名囚徒一起发出下流的笑,胆战心惊的何浩却被这些囚徒无耻的话语吓得半死,顾不得什么命之忧了——先把贞洁保住再说,何浩可不想**在一个同恋手里。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何浩大喊一声,右手朝外号叫老远的狱霸砸下,但狱霸老远眼明手快,一把将何浩的右手手腕抓住,一拳打在何浩的肚子上,几乎把何浩打背过气去。狱霸老远破口大骂,“小瘪三,还敢先动手,给我往死里打!”几名囚徒一拥而上,离何浩最近的崔兴亚干脆直伸手到何浩胯下……

    “住手,刚才是谁在在喊阐教的咒语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几名穷凶极恶的囚徒仿佛对那声音的主人非常害怕,暂时停止对何浩的殴打,那狱霸老远对着狱室内点头哈腰道:“守望大师,是一个新来的生南瓜(PS:监狱黑话,指新犯人),大概被我们吓昏头了才胡喊。”

    “是吗?我看看。”一个光头慢慢从通风最好的上铺坐起来,当他转过脸来时,何浩和他同时发出惊叫,“是你!”在这狱室里出现的这光头,干瘪瘦枯,脸如驴马,竟然就是当初受雅易安连锁超市总经理肥鱼和白十州雇佣,用法术坑害色安的那个干瘦老和尚!

    “糟糕,真是冤家路窄!”何浩心中暗暗叫苦,张可可曾经对何浩说过,她曾经在何浩上留下追踪法术,发现何浩被这干瘦老和尚与肥鱼等人活埋时,张可可及时赶到救出何浩,并且斗法打败这老和尚,把他送进了监狱,张可可还要何浩今后小心泷霞山多林寺的妖僧,以免被这些秃驴报复。

    何浩害怕那干瘦老和尚,那老和尚却更怕何浩,清醒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连滚带爬的到何浩面前跪下,磕头有如捣蒜,“大仙饶命,大仙饶命,小僧再也不敢做坏事了,大仙你就饶了小僧这条狗命吧。”那干瘦老和尚的动作把何浩吓了一跳,如坠梦中。

    那干瘦老和尚一边磕头,一边命令其他囚徒也给何浩跪下,“跪下!快跪下给大仙磕头,否则佛爷宰了你们!”干瘦老和尚仗着一武艺与邪术,几天来已经成为这伙囚徒中的新霸王,其他几名囚徒是被这干瘦老和尚打怕的,赶紧跟着磕头,生怕这更加心狠手辣的老和尚翻脸动手。

    “莫非这老和尚被可可打怕了?他以为我还是可可的助手,怕我是可可派来视察他有没有新干坏事,所以这么怕我。”这时,何浩总算给自己找到一个可以自圆其说的理由。想到这里,何浩便大咧咧的说道:“起来吧,只要你不再做缺德事,我就不把你的事报告上面。”

    “上面?”那干瘦老和尚几乎吓傻了,心说这个阐教弟子原来和仙界众仙还有联系,或者干脆就是仙界众仙派下来视察人间的!那干瘦和尚胆战心惊道:“多谢上仙开恩,小僧冒昧,见上仙仙法乃是正宗昆仑嫡传,敢问上仙师承何人?是阐教第几代弟子?”

    那干瘦和尚问这话是有小算盘的,如果何浩是阐教的第六代弟子以上,那何浩肯定是直接从仙界下凡的无疑,自己绝对惹不起;如果何浩是第七代或者第八代弟子,那何浩就有可能还是在人、鬼、神三界修行的普通阐教弟子,自己照样惹不起;如果何浩是阐教第九代弟子或以后之类新手,而且的师傅也不是什么著名难缠的人物,那干瘦老和尚还可以不用这么害怕。

    “这个……。”何浩被那干瘦老和尚问住了,何浩那知道什么昆仑和阐教?不过何浩也还算机灵,知道现在如果镇不住这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老和尚,那一顿皮之苦跑不掉不说,还有可能**在这帮穷凶极恶的狱霸手里。何浩把头一昂,故作傲慢的说道:“这个是你应该知道的吗?”

    “小僧无礼,小僧该死!”何浩的态度果然把那老和尚镇住,那老和尚还真以为何浩来头不小,赶紧磕头谢罪,卑躬屈膝的把何浩扶到边坐好,又拳打脚踢的命令那伙狱霸,拿出平时敲诈其他新老囚犯弄来的香烟、烧鸡、烤鸭和卤等物,甚至还有一瓶白酒,让那些狱霸把酒举过头顶跪着孝敬何浩,胆子逐渐大了的何浩从早上到都没吃东西,抱着做一个饱死鬼的心态甩开腮帮子大嚼,吃得不亦乐乎。

    何浩吃得香甜,那犯的老和尚心中反倒笑开了花——谁不知道阐教弟子的人品一向不错,受人点水之恩必然涌泉相报,吃了自己的饭菜就肯定不会为难自己。等何浩酒足饭饱时,那老和尚马上双手给何浩奉上一支香烟,因为贫穷至少有一个月没吸烟的何浩飞快接过,那老和尚中指一弹,一束火苗立即出现在指尖,“大仙,请用。”何浩就着火点燃香烟,深深吸上一口,让久违了的尼古丁滋润讥渴已久的肺泡,大有死里逃生之感。

    “你这法术,应该不是圣炎心法吧?”何浩盯着老和尚手指上的火苗随口问道,何浩知道的火系法术也只有这圣炎心法。

    “大仙取笑小僧了。”以为何浩是嘲笑他的老和尚有些害臊,扭捏说道:“这只是小法术,圣炎心法乃是龙虎山独门法术,小僧是泷霞山弟子,那有福缘学到?”

    “哦,这就看你的机缘了。”差点露馅的何浩立即挽救,故作高深的说道。

    “多谢大仙指……。”也不知道是福至心灵,还是倒霉催的,那老和尚‘指点’两个字没说完,已经扑通给何浩跪下,磕头道:“师傅在上,请受小徒守望一拜!”

    “什么?”何浩和其他在旁边看闹的囚犯同时发出惊呼,无不佩服那老和尚的脸皮之厚实,从外表看,那老和尚的年龄没有六十岁也有五十了,却对二十来岁的何浩磕头拜师,这样的事,不是脸皮结实到可以抵抗子弹的程度,是做不出来的。但这老和尚可没半点羞愧,多林寺不过是佛教的一个微末旁支,仗着些妖术混饭吃,不仅道教各门各派看不起,就是在佛教的各个宗派中也是常常被欺负的主,而阐教则是道教中正宗得不能再正宗的门派,前三代弟子中除了姜子牙那个废物徒弟武吉没升仙之外,全都是仙界正仙,随便和谁搭上关系,这老和尚在人间还不得横着走?

    “师傅,求求你收下我这不肖的弟子吧。”老和尚为了自己的光辉前途,急得膝行几步上前,抱住何浩的腿放声大哭,“师傅,你就大发慈悲,收下弟子吧。”

    何浩那知道那老和尚打的如意算盘,只是一头雾水,这个老和尚是发什么疯了?不过何浩明白,现在如果拒绝这个老和尚,说不定他翻脸了不再约束这帮狱霸,那自己就吃定眼前亏了。何浩转念一想,反正这事自己不吃亏,咬牙道:“好吧,既然你一心想拜师,我就收下你这徒弟了。”

    就这样,当初被何浩送进监狱的无良老和尚就成了何浩的徒弟,那老和尚心愿得逞后无比欢喜,连连命令那些被他打怕的狱霸服侍何浩,捶腿擦靴,揉肩捶背,无比孝顺,稍有怠慢守望老和尚立即对他们拳脚侍侯,简直比亲儿子还亲。言谈中,那老和尚向何浩介绍了他自己的况,原来这和尚的法号叫做守望,一般人都叫他守望禅师,今年已经五十六岁,是泷霞山多林寺的方丈主持,手下还管着十几名会些法术的和尚。只是泷霞山地处偏僻,多林寺香火不旺,守望和尚为了养活十几个徒弟,才走上邪路挣钱的——当然,这也不排除是守望和尚的本使然。

    经过简短的交谈,何浩发现这个守望和尚并非象自己想象中那么蠢笨,反而非常诈,当初他进监狱时,守望和尚就用妖术给肥鱼和白十州洗了脑,让他们抗下所有罪名,如果不出意外,守望和尚很快就会以被蒙骗为借口无罪释放;至于进这个狱霸集中监室,更是守望和尚精明之处,故意触怒看守所的警察,假装被关进这个狱室里受罪,控制了这群在监狱中横行霸道的狱霸,通过他们勒索其他犯人,守望和尚才能在监狱过上大鱼大的享受生活。

    “这家伙很狡猾啊?”何浩心中纳闷,“那他为什么要拜我为师呢?我有什么地方值得他利用的?”

    被关进看守所三个多小时后,何浩终于被警察提去审问室审问案了,那两名来提何浩的警察无比纳闷——被指定要众狱霸教训的何浩怎么没缺胳膊断腿?反而红光满面?何浩新收的徒弟守望和尚可不管那些,只顾对何浩点头哈腰道:“师傅你慢走,徒弟这里你不用担心,过几天徒弟出了狱,马上去给师傅你磕头。”

    “你去找鬼磕头吧,我给你留的是假地址。”何浩心中嘀咕,他可不想带着一个比他大三十多岁的徒弟满大街溜达。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