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九章 猥亵魔女(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贵宾推荐票!贵宾推荐票!贵宾推荐票!贵宾推荐票!纯洁的狼在这个排行榜已经跌到第九了,跳楼自杀的心都有了……)

    “妹妹,把面纱摘了吧。”何浩得意的笑道:“要被别人说你是丑女了。”但申看破何浩想用她炫耀别人的邪恶企图,扭开头不理会何浩。旁边的小飞与徐枫等人更是得意,辱骂何浩与申的言语更加肆无忌惮。

    何浩企图暴露申真实容貌使场面混乱的计划失败,但何浩并不气馁,又佯作关心的问道:“妹妹,你喜欢喝什么?啤酒?饮料?还是果汁?”何浩问什么申都不答应,何浩便自作主张道:“老板,再给我妹妹加一杯西米露,多放些冰。”这回申再也忍不住了,“谁说我要东西了?你真是越来越放肆!”

    何浩算准了申不会现在杀了自己,笑不答,不一刻,何浩要的小吃分别送来,何浩接过西米露,顺手把许老头的给他的**放了几颗在碗里,端到申面前,赔笑道:“妹妹,你就不要生气了,喝些冰的降火。”申不接,冷冷道:“不喝,我只喝清水。”

    “明白。”何浩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飞快跑去找摊主要到一个杯子,又跑去水笼头旁边反复冲洗,直到把玻璃杯洗得晶莹透亮,方才去倒满一杯加冰的清水——并且利用体遮挡住杯子的机会,顺手又把两粒**放进水中,这才端到申面前,双手奉上,“妹妹,清水来了。”何浩这么细心又必恭必敬,申也不好意思拒绝了,冷哼一声接过,重重放在面前桌上。

    “快吃,吃完就走。”申催促道,何浩确实饿坏了,答应一声低头大嚼,并不时偷看申的举动,而那边徐枫等人也没了兴趣,又把话题转移到减肥与网球、高尔夫等高级运动上,隐隐还听到小飞等男生遗憾无法约出张可可同去游玩,还奇怪今天晚上打张可可家的电话无人接听,手机也没开机。

    六月的天气无比闷,即便是在深夜,也让人得难以喘气,在这烟熏火燎的夜市上,更是人人汗流浃背,申虽然早已炼到不畏寒暑的地步,也不被这个气氛感染,小手端起水杯,轻轻撩开面纱一角,露出雪白小巧的下巴与粉红的樱桃小口,抿上一口清水。其实不光是何浩,旁边的人全都在偷看申,见到这样的美丽半截容颜,几乎所有的男人眼珠都快瞪出眼窝。

    “脸上肯定有麻子。”坐在申正对面的徐枫酸溜溜的说道,这会小飞等男生不再附和她了——“何浩,你是何浩吗?”那几个男生仿佛此刻才认出曾经被他们联手欺负过的何浩,一个个涎着脸坐到何浩的旁边,称兄道弟亲不已,那个叫刘小飞的男生更加无耻,居然拍着何浩的肩膀说,“兄弟,那天的事只是误会,你千万不要在意,不打不成交嘛。”

    “何浩,她是你什么人?听口音不象本地人,倒和你很象。”一名戴着耳环的男生暴露了他们过来的真实目的,指着申向何浩挤眉弄眼的问道。经这耳环男提醒,何浩才惊讶的发现一件事,申的口音竟然与自己十分相象,难道她也是山东人?

    “我表妹申,刚从外地来。”何浩信口胡扯,故意给这帮富豪子弟制造机会。何浩话音未落,那几名男生立即动了,争先恐后的大喊道:“老板,这桌的钱算在我头上!”“老板,再加两盏冰糖燕窝,还有两只本深海大龙虾,什么,没有本深海大龙虾?有什么拿什么了,都算我帐上。”“老板,再来……。”

    这些富豪子弟为在何浩所谓的表妹面前摆阔,狂叫一些昂贵的菜肴,丝毫不顾和他们同来的女伴已经一个个气得脸色铁青,乐坏的却是这个摊位的小摊主,那刘小飞还偷偷拐何浩一下,低声道:“你这个禽兽,难怪你表妹这么生气,那有表哥要吻表妹的?要吻也是我……,你的表妹夫……。”何浩强忍笑容,不住点头,申则不动声色,冷笑着看何浩玩的花样。

    又过了一会,摊主很快送上满桌的昂贵菜肴,何浩还在慢条斯理的吃蟹包,等待药效发作或者这些色狼学生扰申,那自己就有了脱的机会了,那些学生则不断的高谈阔论,言语间不断自己家中的豪富,并不时偷看申面纱下的朦胧容颜。申开始压着子等待何浩,现在却有些忍耐不住了,同时体开始发,脸上发烧,雪白的皮肤甚至有些泛红。

    “我这是怎么了?这是什么感觉?”从未有过这样感觉的申暗问自己,只是申做梦都想不到,胆大包天的何浩竟然敢在她喝的水里下**,申勉强运功将体内的燥压进丹田,暂时压制住药效,在心中恨恨道:“一定是今天被这小子扰挑逗,我才有这样感觉的,等他说出那混蛋的下落,马上杀了他报仇!”

    想到这里时,那个叫六小飞的男生已经坐到申边,涎着脸问道:“申妹妹,我是你表哥的好朋友,请问你为什么把脸蒙上呢?是不是怕色狼扰你啊?你放心,何浩的表妹就是我表妹,我一定会保护你的。”说到这里,刘小飞竟然去按申的手,申那会客气,反手一拳打在刘小飞鼻子上,顿时将刘小飞引以为傲——自认为象刘德华的鼻子打断。

    “哎哟。”刘小飞抱着被打断的鼻梁瓮声瓮气的叫道:“臭娘们,有几分姿色就敢摆架子,还敢打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爹是市农机总公司的经理,黑白两道谁不卖我爹几分面子,今天的事,你不给我个交代,我要你的命!”

    “真是无知者无畏啊。”何浩摇头低声道,而刘下飞的男同伴已经将申包围,张牙舞爪的叫道:“臭娘们,给脸不要脸,站起来!”申不动声色,抓起惊雷鞭一挥,啪啪啪啪连声,那几名男生嘴上立即开花,血流不止,抱着嘴上窜下跳的惨叫,那边刘小飞见申厉害,马上掏出手机咆哮着叫帮手,夜市中顿时乱成一片,无数人围到了申与何浩边,只是惧怕手中提着鞭子的申不敢靠近,远远围观而已。

    何浩本想乘这个机会撒腿就跑,但是发现申明亮的眼睛还在面纱中紧盯着自己,本已开始站起来体又坐下去,埋头继续吃饭。申冷冷说道:“你还有什么花招?我告诉你,你休想逃出我的手心,你再想耍花招逃走,我马上让你尝尝惊雷鞭三千伏高压击的滋味。”

    “妹妹太多心了,我那舍得离开你边?”何浩嘴里含着两个蟹包含糊不清的说道,同时何浩在心中犯愁,这丫头不仅心狠手辣,而且还狡猾诈,现在那**明显对她不起作用,闹事的人又不敢接近她了,自己该用什么办法逃走?搞不好这顿小笼包,就将是自己最后的晚餐。

    “啪!”申再也无法忍受何浩故意慢条斯理吃饭拖延时间,挥鞭砸去桌上的饭菜,冷冷说道:“够了,你别装了,你不就是想拖延时间给武吉争取逃跑的机会吗?你要是再不说,我也不问了,立即杀了你。”

    何浩一边擦嘴一边苦笑,申竟然认为自己拖延时间是为了那个子虚乌有的武吉,自己是那种愿意为别人牺牲的人吗?想到这里,何浩把牙一咬,昂首说道:“好,你吻了我,我马上就说!否则,你杀了我吧!”

    申丰满的脯起伏不断,面纱下的雪白面孔又红又青,羞怒交加,握住惊雷鞭的小手关节都握得发白了,几乎想使出全部力量将这个无赖登徒子当场碎尸万段,犹豫了良久,为父亲报仇的执念、完成父亲托付给大计的心愿和对阐教弟子的痛恨,申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申粉雕玉琢般的小手慢慢解开面纱,面纱落地,露出因害羞而更加动人的绝世容颜的那一刻,喧哗无比的夜市以她为圆心逐渐安静下来,先是离她最近的张可可的几个男同学连疼痛的呻吟突然停了,然后是围观人群的最前排全都忘记了说话,后排的人嘴虽然张得巨大,却忘记了发出声音,男人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申的倾城倾国的容颜,女人则妒忌得几乎疯狂,自卑到无地自容的地步。

    据不完全统计,当夜过后,这个夜市上看到申容貌的男女,共有三百一十二对侣分手,一百八十九对夫妻离婚,至少四百个男人从此发誓非申不娶——其中就包括张可可的几个男同学……

    “过了这会,我一定要杀了你!”众目睽睽之下,申心中反复念叨这句话缓缓走到何浩面前,粉红的樱唇慢慢凑到何浩脸上,申本想吻何浩的脸,但何浩那会让她蒙混过关,头一动凑上去,大嘴立即含住申的小嘴,只是害怕申那恐怖的格,不敢把舌头伸进申嘴中而已。肌肤相接的那一刹那,申的俏脸立即红到脖子根,刚才被强压下去流又开始在体内翻腾,灵巧的小香舌竟然不自的伸到何浩口中,何浩大喜过望,连忙将申紧紧抱住……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好女配赖男!”“美女与野兽啊!”不知多少男人开始在诅咒何浩了,如果何浩此刻敢走进人群中,肯定会被这些妒忌发狂的男人撕成碎片!其实不光是男人妒忌,就是女人也对众目睽睽相拥而吻的何浩与申嫉妒得发狂,至少张可可的同学徐枫就毫不客气的拿出手机,飞快给张可可发去一条短信,“你的男朋友何浩,今天晚上在黄河路夜市上,和一个狐狸精女人当众接吻……”

    在距离何浩与申不远处,一条流浪狗偏头看着何浩与申的当众吻,如果有人注视它的眼睛,就会发现这条狗的眼睛中竟然也闪烁着惊讶的光芒,就象它也很奇怪一样……

    “够了!”至少过了十分钟,那少许的**药效已过的申才挣脱何浩的怀抱,红着脸低声道:“我已经吻了你,你可以说出那混蛋的下落了吧?”此刻申心中又开始犹豫,如果何浩说出了武吉的下落,自己是杀何浩?还是不杀?

    何浩一笑,正想坦白说自己是骗申的,魔煞刘凤鸣与魔鼠煞华斌实际上是自己召唤出的一支古怪战鞭打回原形。这时,人群中突然传来喧哗声,一个嚣张的声音喊道:“那个敢打我儿子的臭娘们在那里?老子要剥光她的衣服游街!”而刘小飞连蹦带跳的喊,“爸爸,我在这里,这美人也在这里!”

    人群分开,二十几个提着西瓜刀与铁棍的男人冲过来,为首一名中年男子嘴上叼着雪茄,手里拎着西瓜刀叫嚷道:“臭娘们在那里?在那里?在那……。”喊到这里时,那中年男人的雪茄落地,盯着申连眼珠都舍不得转动了,而他后的男人全部目瞪口呆,二十几双眼睛全部凝聚在申上,恨不得把申的衣服剥光!

    刘小飞叫道:“爸爸,就是她打的我,快把她抓起来!”经儿子提醒,那中年男子这才反应过来,一挥手叫道:“把这女人抓起来,我要她赔偿我儿子的医药费,还有精神损失费!”喊这话的时候,那中年男人的眼睛仍然紧盯在申高耸的脯上,真正想让申赔偿的是什么,一看便知。

    中年男人旁边的打手饿狼般嚎叫着答应,二十几双肮脏的大手张开,张牙舞爪的伸向申。申那会怕这些流氓地痞,冷笑一声挥开惊雷鞭,啪啪连声中,那些打手或是皮开绽,或是筋断骨折,有一个幸运儿的命根子正好被惊雷鞭抽中,痛苦的嚎叫声响彻大街。刘小飞的父亲见势不妙,伸手进怀掏出一支手枪,瞄准申吼道:“臭娘们,举起手来,否则老子开枪了!”可惜他话音未落,申的惊雷鞭已经卷到,刘小飞的父亲赶紧开枪,想打伤申活捉,谁知申的惊雷鞭仿佛有灵一般,鞭捎弹出裹中子弹,回鞭就在刘小飞的父亲手上,刘小飞的父亲的双手立即骨折,哀嚎着满地打滚。

    “杀人了!”见刘小飞的父亲行凶开枪,围观的人群怕被流弹击中,立即大叫着散开,奔跑中,不知多少摊位被掀翻,也不知有多少人被踩伤,场面乱成了一锅粥。

    “不堪一击。”申冷笑着回头,刚才她在教训这些流氓地痞时,始终分出一段意识拴在何浩上,虽然这样的法术对灵能者来说可以轻易破解,但对监视何浩来说,却是绰绰有余。但是让申目瞪口呆的是,本应站在她后的何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乱哄哄奔跑逃命的人群中,那看得到何浩的半点影子?

    “是谁救走他的?”申心中闪过一丝念头,“难道是武吉那混蛋?”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