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七章 联手除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PS:有VIP的朋友,请不要忘记把每天的‘贵宾推荐票’投给老狼,谢谢。)

    刚才魔煞刘凤鸣与魔鼠煞华斌同时攻击何浩时,何浩根本没有闪躲的举动——也无法动弹,那一瞬间,何浩脑海中闪过的竟然不是死亡的恐惧,而是种种色*场面,尤其是刚才刘凤鸣与华斌交合的经过格外清晰,何浩心中念杂生,下丹田那团火焰却越来越灼,仿佛要把何浩全烧化一样。直到魔鼠煞和魔煞的刀剑到面前时,何浩才下意识的催动那团火焰运行到右手,很幸运,这次何浩很顺利的把那团火焰运行到右手上,在刀剑即将刺到何浩上的那一刹那,何浩奋力挥出右手,声嘶力竭的吼出那句咒语,“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太阳般的光芒暴张,在何浩右手中突然冒出,光芒与魔鼠煞和魔煞的刀剑相撞发出巨响,短剑与钩镰刀节节粉碎,不是断成块状,而是直接化为粉末,轻轻呼吸都能吹动的粉末。而魔鼠煞和魔煞被那光芒照到,如同被亿万根钢针扎一样,惨叫着不由自主的全力向后跳开,脱离这光芒的照耀,直到此时,何浩才发现自己的手中,不知在何时多了一柄金光闪闪的战鞭!

    那战鞭上的光芒照在魔鼠煞和魔上是无比的伤害,而照在何浩上,何浩受的伤却立即痊愈,刚才的剧痛全然无影。何浩惊讶之余,慢慢的爬起来,轻轻晃动战鞭,金光更盛四而散,倒霉的帝俊鬼离他最近,被金光照中,立即惨叫道:“小子,把你的破鞭子拿远些,我上有伤承受不起,你想杀我这救命恩人吗?”

    “哦,对不起。”何浩也很感激帝俊鬼刚才几次舍命救他,忙把战鞭收到后,那边魔煞刘凤鸣与魔鼠煞华斌也偷偷爬起,狡猾的帝俊鬼立即猜出他们的用意,嘶吼叫道:“快拦住他们,如果让其他更厉害的魔将知道你有这破鞭子,你必死无疑!”何浩心中一凛,那声音教他召出这战鞭时也说过同样的话,现在见多识广的帝俊鬼也这么说,证明这事确实非常严重。

    “快逃!”那边的魔煞刘凤鸣与魔鼠煞华斌已经疾冲向地下室大门,何浩没他们那样的速度不知所措,倒是帝俊鬼大吼道:“快挥鞭!”何浩别无选择,对准大门双手挥动战鞭,战鞭前端金光疾,将地下室大门笼罩,魔煞刘凤鸣与魔鼠煞华斌**的体撞在那金光上,顿时皮焦绽,刘凤鸣那白嫩的肌肤都变成了漆黑色,两魔将无奈,只得又惨叫着退开。而地下室门口仍然金光闪闪,显然一时半刻不会散去。

    此时,帝俊鬼已经挣扎着爬到一堆赃物上,又叫道:“把你的破鞭子往地下插!”什么都不懂的何浩虽然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但还是按照帝俊鬼教的那样将战鞭插在地上,战鞭上的金光顿时沿着地下室的地面四,就象在地面铺上一层金色地毯一样,眨眼之间,地下室的地面与墙壁乃至天花板都笼罩在一片金色光芒之中,可怜了魔鼠煞和魔煞两个魔将,尖叫着跳到酒箱上躲避,根本不敢与那些金色光芒接触。

    “好,他们土遁的道路已经被堵死了。”帝俊鬼大笑道:“快用你的破鞭子杀了他们,让他们形神具灭,只有死人能保守秘密,顺便给我这救命恩人报仇。”

    “不要啊。”黑凤凰刘凤鸣尖叫,可怜巴巴的对何浩说道:“小帅哥,你不要杀姐姐,今后姐姐给你做牛做马,天天在上服侍你。”说着,刘凤鸣还恬不知耻的叉开双腿,对着何浩露出隐秘地带,试图以美色勾引何浩。华斌则跪在酒箱上磕头如同啄米,吱吱叫道:“武大爷,你千万不要杀我,我上有三千岁的老母要养老送终,下有没满月的孩子嗷嗷待哺,如果你放过我,我愿意一辈子做你的奴仆。”

    “我姓何,不姓武。”何浩没好气的回魔鼠煞一句,又问帝俊鬼道:“怎么让他们形神具灭?你再教我,我不会。”何浩知道魔煞和魔鼠煞的危险,不杀他们,这些狠毒的家伙缓过气来自己就得没命。

    “什么?你不会用这破鞭子?”帝俊鬼惊讶得下巴差点掉地下,而魔煞和魔鼠煞大喜过望,彼此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绕着他打。”两个魔将腾空飞起,沿着以何浩为中心的半空飞翔,就象何浩是表轴他们是秒针和时针一般,四只手不断打出黑色光球,何浩那里躲闪得开,眨眼间接连被黑色光球打中,痛彻心扉,叫苦不迭,但何浩并不知道,两名魔将打出的黑色光球如果打到普通人上,只需一发就能把人体轰出一个透明窟窿,而何浩仅仅只感觉疼痛,已经算是奇迹了。

    “黑凤凰,我们合力使出地魔刃,杀了这小子。”华斌见光球对何浩无用,而何浩使用那把战鞭的模样完全是外行人,便对刘凤鸣喊道,刘凤鸣答应一声,飞到华斌背后,双手搭到华斌背上,华斌则平推出双手,两人上同时冒出黑色火焰,一道宽两米的半月形光刃迅速在华斌手前凝结,何浩知道危险临近,虽想举鞭招架,但两个魔将的飞行速度实在太快,眨眼之间就绕到何浩背后。

    “放!”飞到何浩背后时,刘凤鸣大喊一声,华斌催动全魔力,将地魔刃轰出,但是在地魔刃轰出那一刹那,华斌细短的腿土被一只大手抓住下拖,地魔刃便偏离了准头,擦着何浩的头发打在地下室的天花板上,一声巨响过后,天花板上被轰出一个直径两米大洞。

    华斌大惊之下低头看去,见全染满绿血的帝俊鬼正紧紧抓住自己的腿,原来魔煞和魔鼠煞刚才注意理全部在何浩上,并没有留意躺在赃物堆上的帝俊鬼,他们发地魔刃的位置,正恰在帝俊鬼头上,帝俊鬼为了救何浩与自己的命,才出手偷袭华斌。

    “小子,快动手。”帝俊鬼大吼一声,张口咬住刘凤鸣的右腿,长达半尺的獠牙深深陷进刘凤鸣腿中,同时牵制住魔煞和魔鼠煞,给何浩争取到宝贵的攻击时间。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何浩并不知道如何发挥那柄古怪战鞭的威力,只能赌运气再喊一声咒语,双手紧握战鞭跳起来奋力砸在华斌头上,金光闪现,“吱吱吱吱!”华斌惨叫不断,落到地上变成一只狗那么的灰毛老鼠,灰毛老鼠颤抖几下,躺地四肢一伸就此不动。

    “饶命啊!”刘凤鸣吓得魂飞魄散,挣扎求饶,但何浩一击得手后信心大增,毫不留的又是一鞭砸向刘凤鸣,虽然这一鞭结结实实砸在刘凤鸣**的肩膀上,但刘凤鸣还是及时弹出一只金蝇后,方才惨叫着化为一只长着三只翅膀的黑色大乌鸦。

    “噗!”帝俊鬼口中吐出一个火球,将已经飞到半空的金蝇烧为灰烬,这才无力的瘫在地上。

    “什么凤凰?不过就是一只臭乌鸦,也敢自称凤凰?”何浩踢着刘凤鸣变成的那只大乌鸦破口大骂,得意不已。甚至心中开始幻想,如果申和张可可看到自己这么威风的模样,那该多好啊。

    “先别高兴。”帝俊鬼挣扎说道:“我虽然杀了妖魔军团传通消息的金蝇,但金蝇一灭,妖魔军团的小鬼立即能感应到,只要这个城市里还有妖魔军团的小鬼,他们很快就会赶来,我们的危险还没过去。”

    何浩一楞,马上说道:“那你先休息一会,我去给你叫医生。”说完,何浩撒腿就跑,帝俊鬼见了,心中那个气啊,心说有什么医生敢来医我?

    “如果你丢下我不管,我就把你的事说出去。”帝俊鬼及时威胁道,已经跑到地下室门的何浩一楞,心中盘算如果帝俊鬼真的把自己将两个魔将打回原形的事说出去,那申还饶得了自己?再说那声音也曾再三警告自己,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自己能召唤出一根古怪的战鞭,否则命难保。

    “把你的血给我一些,我的伤就能痊愈,我们才有活命的希望。”帝俊鬼喘息道:“你大概还不知道,你的体质非常特殊,你的血对我们鬼族来说,是无上的疗伤珍品,你放心,我只要把伤治好就行,不会要你的命,也不会把你的事告诉其他妖魔。”

    “我的血是鬼族的疗伤珍品?”何浩有点不敢相信,但看帝俊鬼那认真的表,何浩的怀疑有些动摇了。

    “没错。”帝俊鬼艰难的伸出仅存的左手,呻吟道:“我为救你受这么重的伤,只要你几滴血,你应该不会吝啬吧?”

    “可是,如果我救了你,你不会反过来想杀我吧?”何浩不太敢相信帝俊鬼的为人。

    “你手里拿着那根破鞭子,我敢伤你吗?”帝俊鬼苦笑道。何浩想想也是,加上何浩确实感激帝俊鬼刚才的几次出手相救,终于狠下心咬破左手中指,小心翼翼的将一滴血滴到帝俊鬼手上,那一滴血落到帝俊鬼手上后,帝俊鬼全立即闪发出柔和的白色光芒,光芒中,何浩目瞪口呆的看到帝俊鬼全上下的伤口迅速愈合,小腹那个直径二十厘米以上的透明窟窿竟然又长出新,随即恢复原状,断了右手也重新长了出来。

    “真小气,多一滴都不给。”帝俊鬼抱怨着一跃而起,何浩吓得退后几步,将那根战鞭举到前。但帝俊鬼并没有乘机偷袭何浩,而是省视自己上的伤口,口中惊叹道:“你小子究竟是几世童男修行啊?一滴血虽然没让我法力增长,却让我的所有伤口全部痊愈了!”

    “你,你要守信用啊。”何浩颤声道,第一次见识到自己鲜血的威力,何浩除了惊讶外就是心惊胆战,这件事如果让其他妖魔知道了,自己还会有命在吗?只怕比《西游记》里的唐三藏还要抢手!

    “你放心,我虽然是鬼族,但说话向来算话。”帝俊鬼偷偷嘌一眼何浩,发现何浩紧握着那根可怕的战鞭,没有下手的机会,帝俊鬼只得暂时放弃偷袭何浩的打算。帝俊鬼刘凤鸣的外衣包住手掌,抓起烈焱叉,对何浩着分叉的舌头说道:“小子,看在刚才你救我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你的特殊体质,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还有你这根破鞭子,也别当着其他人拿出来,包括你的那个小丫头老婆,否则会惹来杀之祸。”

    帝俊鬼这么关心何浩,完全是出自一片私心,何浩如果死在其他妖魔手上,那帝俊鬼就再没有增强鬼力的机会,更别说在强者为尊的鬼界称王称霸了,只要何浩保住命,帝俊鬼就有机会偷袭,取得何浩的全部血。何浩那知道帝俊鬼的打算,还向狡诈的帝俊鬼道谢,帝俊鬼大笑一声,从地魔刃轰出的大洞中直接飞出去,丢下何浩一个人在地下室里。

    帝俊鬼走后,何浩终于松了口气,刚才这么大的动静,肯定吸引了大批警察赶来,而特别调查科警察几乎都认识自己,有他们在边,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想到这里,何浩赶紧按照昏迷时学会的法术将那柄古怪的战鞭收起来,“无上仙师,谢赐灵力,收。”何浩轻念一声,那柄古怪的战鞭立即缩短,最终在何浩的右手中消失。何浩细看右手,发现没有丝毫异样,心中暗喜,自己有了这招,将来还用怕张可可那小丫头吗?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何浩窃喜的时候,地下室里已经冲进来几名警察,黑洞洞的枪口全部瞄准了何浩,何浩飞快举起双手,大叫道:“不要开枪,我和你们合作,我只是普通百姓,是被歹徒挟持到这里的。”

    “把手放在头上。”一名警察过来给何浩搜,何浩焦急道:“请快一些,这里很危险,我们得马上离开,否则你们会有生命危险。”帝俊鬼说过妖魔军团还会来人,那些妖魔鬼怪杀人不眨眼,杀了这些警察倒没什么,顺手取走自己的小命就麻烦了。

    “少废话,老实点!”给何浩搜后发现何浩没携带武器,那警察方才问道:“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爆炸?这只大老鼠和大乌鸦是那里来的?”

    “警察先生,请你们快带我走,这里很危险。”何浩急得直跺脚,“请你们联系特别调查科的警官,详细况我会对他们说。”

    那些警察都知道特别调查科是作什么的,对视一眼,一个头头模样的警察一挥手,几名警察按住何浩就往外走,但是时间已经晚了,“嗷呜!”被地魔刃炸出来那个大洞外传来一声虎哮,黑影一闪,申已经骑着黑点虎掠进地下室中,黑点虎刚进地下室又是一声长啸,震得灰尘滚滚而落,何浩与那些警察耳膜生疼。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