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四章 仙女姐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仙女姐姐,我总算找到你了!十几年了,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你,仙女姐姐,你还记得我吗?”何浩疯狂的抱着那女子的腿乱吻,大喊大叫道,十六年前发生那件令何浩刻骨铭心的事,又一幕幕浮现在何浩眼前。

    ……

    时间回到十六年前,那一年,何浩仅六岁,因为家中务农,何浩平常也要上山割草回家喂猪,有一次,何浩独自一人上山,那座山是何浩常去惯了的,熟悉到闭着眼睛走山路都不会摔倒,可以说山上有几根草何浩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可奇怪的事发生了,何浩来到他常去那块野草最肥美的地方时,发现平时布满苔藓的岩壁上,竟然出现了一个高约三米、宽约两米的大洞,洞里黑漆漆的看不清有多深,那时候的何浩胆子比较大,不象成年后那么的胆小如鼠,居然没有撒腿逃跑,反而在洞口提心吊胆看了半天,虽然洞中不断吹出刺骨的寒风让何浩全起满鸡皮疙瘩,但何浩还是听到了一些古怪的对话声。

    一个女子的甜得发腻的声音,“说,他的藏地在那里?他有没有轮回转世?”

    另一个凄厉的声音叫,“我不知道,我知道也不说!”

    对话声到这里,那个凄厉的声音忽然惨叫一声,隐约还听到电发出火花时的噼啪声,接着一阵打雷般的巨响,震得年幼的何浩耳朵直发麻,小何浩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壮着胆子悄悄摸进洞里,去寻找声音的来源,何浩至今还清楚的记得,他进过那个洞的地面很平整,即使何浩家乡附近的县城里,也没这么平整的公路。

    不知走了多久,何浩眼前豁然一亮,三个足球场大小的大厅出现在何浩的眼前,大厅有大概三层楼那么高,黑色厅顶上布满了仿若银河一般密集的明珠,闪烁着柔和的光芒,将大厅照耀得通明,地面都是白色的玉石铺成,厅内还立有五六十根成年人合抱那么粗的玉石柱子,雕龙刻凤,玉石地板与玉石柱晶莹透明,华美无比。

    最让何浩震惊的不是玉石大厅的奢华壮观,而是大厅正中那个十八、九岁的美貌大姑娘,穿着当时最漂亮最时髦的衣服,纤美白皙的手里握着一支闪烁着青蓝光芒的软鞭,整个人漂亮得就象仙女下凡一样,当时何浩还小,不会形容,只知道自己在电视里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大姐姐。那个漂亮的大姐姐也发现了何浩,居然还扭头对何浩笑笑,那灿烂无比的美丽笑容让年纪还小的何浩都差点流出口水——这也是何浩后来无比喜欢美女的原因,小色鬼何浩呆了,只会对着那美女姐姐拼命点头,心说我要是能娶上这么漂亮的老婆,死了也值得!要知道,那时何浩才六岁啊,就有这么远大的报复——这简直是从小就培养色狼嘛。

    不过,何浩再看清楚那位漂亮大姐姐对面的那团物体时,不又吓呆了,那物体应该是一只野兽,长着一对金光闪闪的长角,角自中段开叉分二,再至中段分为两角,最后变成八支扭曲的尖角,两只酒碗大的眼比手电筒还亮,躯体上覆满银色的鳞片,四只老鹰似的锐利爪子,却又有五趾,还有一条老虎般的尾巴,形容之古怪,不仅何浩从没有见过,连听都没有听过。

    “小弟弟别怕,有大姐姐在,这个妖怪伤害不了你。”那漂亮大姐姐甜笑着,用银铃般的声音对何浩说道,本已经被吓得双腿打颤的小色鬼何浩不知从那里冒出一股勇气,对着那漂亮大姐姐连点其头,还真有一些小男子汉的气概,惹得那漂亮大姐姐又是一阵笑。

    “少来!”那怪兽忽然口吐人言,对那漂亮大姐姐说道:“我虽然只是灵兽,却也比你这仙界叛徒之女高贵不少。”那怪兽又转向何浩叫道:“小弟弟,我拖住她,你快走,这个魔女杀人不眨眼,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你是妖怪!”小何浩不知从那里冒出一股勇气,对着那怪兽说道:“大姐姐那么漂亮,一定是好人。”说这话的时候,小何浩的眼睛不得意的瞟了那漂亮大姐姐一眼,果然,那漂亮大姐姐很满意何浩的回答,又对着何浩施放出一个迷死万千男人的甜蜜笑容。

    “你……。”那怪兽被小何浩的话气得一顿,又转向那漂亮大姐姐叫道:“妖女,凡人是无辜的,你让他出去,我们单独了过去的恩怨!”

    “不愧是四不象,说话做事学足了你那讨厌的主人。”那漂亮大姐姐对那怪兽说话时可没对何浩那么亲切,声音冰冷,漂亮的脸蛋上如罩寒霜,但对小何浩来说,这位漂亮大姐姐冰冷的模样却另有一番迷人风采。

    “四不象,我最后问你一次。”那漂亮大姐姐慢慢举起手中的软鞭,软鞭上闪烁的青蓝光芒闪得更急,还发出何浩刚才在洞外听到的噼啪声,对着那怪兽冷声道:“那个讨厌的家伙有没有轮回到现代?”

    “你休想我出卖主人的徒弟!”那怪兽大吼一声,布满银鳞的头微微一低,四足狂奔,以头上那对尖角刺向那漂亮大姐姐。“大姐姐小心!”在小何浩的紧张声中,那漂亮大姐姐百忙中扭头又对小何浩笑了笑,纤长秀美的手臂挥动,那闪烁着青蓝光芒的软鞭在空中画出一道青蓝光幕,光幕扩大了数十倍后又急剧缩小,伴随着有若雷鸣的声音,正抽在那怪兽头上,那怪兽嘶吼一声,被软鞭抽出十余米,古怪的体上立即出现闪烁着的青蓝光芒,那青蓝光芒似乎有灵一般,一头联在漂亮大姐姐手中的软鞭上,一头将那嘶吼着的怪兽完全笼罩,那怪兽虽然上窜下跳的满地打滚,可始终不能摆脱那发出噼啪声的青蓝光芒笼罩。

    “大姐姐打倒妖怪喽。”小何浩欢呼着连蹦带跳的拍着小手奉承那漂亮大姐姐,“大姐姐真厉害,我最崇拜大姐姐了。”

    那漂亮大姐姐似乎很欣赏小何浩的马,居然又在百忙中回头对小何浩妩媚一笑,小何浩几乎被这迷人的笑容迷晕过去——何浩清楚记得,那一刻他真的头晕了一下,仿佛体不属自己控制一样,可见那漂亮大姐姐的魅力之大。谁知那怪兽乘那漂亮大姐姐分神的机会,忽然全力往下一冲,地面上的玉石被撞得粉碎,那怪兽大笑一声,“哈哈,原来如此!”便从地底消失不见,那段青蓝光芒也自动回到漂亮大姐姐手中的软鞭上。

    事起突然,刚才还欢呼不已的小何浩张大了嘴,那漂亮大姐姐更是气得脸色铁青,雪白的小牙紧咬住红唇,半晌才狠狠说道:“果然转世来了,没有杏黄旗,玉石地面上就没法施展土遁!”那漂亮大姐姐的脸色越来越青,忽然将那软鞭发泄的往地上一抽,青蓝光芒大振,笼罩三个足球场大的大厅,白玉石铺成的地面立即发出一声震耳聋的巨响,炸出一个方圆十余米的深坑。而小何浩也被青蓝光芒照耀到,小何浩顿时全发麻,就象被电碰到一样,电得小何浩一股坐在地上,全发抖。

    “咦。”漂亮大姐姐注意到小何浩的反应,奇怪道:“你居然没事,过来,让我看看你。”漂亮大姐姐说这话的时候,美得让人心醉的脸上再没有丝毫妩媚,而是冷如冰霜,表之冰冷让小何浩不起了一鸡皮疙瘩,那里还敢动弹。

    那漂亮大姐姐见小何浩不肯过来,便迈着好看的步伐朝小何浩走来,小何浩突然在心里升起一阵恐惧,尖叫一声,撒腿就往洞外跑,小何浩跑得极快,还快就跑出那突然出现的山洞。那漂亮大姐姐似乎走得很慢,可小何浩前脚刚迈出洞,漂亮大姐姐带着好闻香气的小手就已经揪住小何浩的耳朵。

    “原来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生灵骨。”那漂亮大姐姐在小何浩头上摸了一下,又恢复了妩媚的笑容,比小何浩的嘴还小的殷红檀口中吐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怪不得间接挨了一下惊雷鞭,还可以安然无恙。”

    漂亮大姐姐的笑容好比阳三月的阳光,小何浩害怕立即抛到九宵云外,色心又起,居然对漂亮大姐姐又露出儿童天真无邪的笑容。那个漂亮大姐姐仿佛看穿小何浩的心思,笑着小何浩的嘴上亲了一口,漂亮大姐姐樱桃小口中那如兰似麝的香味何浩快二十二岁了都还记得——或许到死都记得。

    那漂亮大姐姐亲吻后,见小何浩已经陷入呆痴状态,不由又扑哧一笑,“小弟弟,如果有人教你,或者你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可这是大姐姐第一次亲男人,你死了也值得了。”漂亮大姐姐说到这里,她柔软的手在小何浩头顶又拍了一下,小何浩眼前发黑,双眼翻白,什么也不知道了。

    小何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太阳落山,漂亮大姐姐早就不在了,岩壁上的那个大石洞也不见了踪影,厚厚的青苔也证明那岩壁仿佛开天辟地后就是这样。小何浩纳闷半天,才揉着曾经被漂亮大姐姐亲吻的额头回家对父母说了这事,结果被父母狠狠骂了一顿,骂他是偷懒睡觉时做的梦,岩壁上怎么会忽然开洞,又怎么会有比仙女还漂亮的大姐姐?是梦吗?小何浩也有些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但那个仙女姐姐嘴真的好香。

    从那天开始到现在,凡是何浩遇上的女生,只要是稍微有些漂亮,何浩就会象牛皮糖一样的粘着不放,何浩的花痴毛病,也是由此而来。而今天何浩在宾馆里遇见的这冰冷女子,也是那天在山洞里遇见的那个女子。

    ……

    “仙女姐姐,那还记得吗?你第一个吻的男人,就是我!”何浩激动抬头的说道:“十六年前,在山东,那时候我才六岁,我们曾经见过面,你吻了我。”尽管从外表年龄看去,何浩还要比已经活了三千年的申大上几岁,但何浩还是一口一个姐姐的叫,丝毫不觉难堪。

    “是你?你还活着?”申惊讶道,申也想起当年的往事,看到当年她吻过男人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一丝红晕悄悄爬上申的双颊。旁边的刘凤鸣和另两个男人大吃一惊,他们都知道申的脾气,从不对如何男人假以颜色,更别说与男人亲,但看何浩激动的表,还有申第一次害羞的模样,已经证明何浩所言非虚。

    “仙女姐姐,我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何浩突然又丢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我你!请你嫁给我吧,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一定让你幸福!”从小到大,何浩已经记那边清楚是第几次对女人说这样的话了,所有台词背得滚瓜烂熟,简直就是张口就来,远的不说,仅是在信里,何浩至少就对安孑孑说过三百次这样的话,唯一不同的只是求婚对象的称呼而已。

    “你,你胡说什么?”申这次终于羞得满脸通红了,虽然她天生丽质,但三千年来,因为她那冰冷的表和残酷无的为人,还没有一个男人曾经向她求婚,第一次遇到男人求婚,申也不免手足无措,面红耳赤。

    “臭小子,竟然敢调戏我们大小姐。”旁边一只巨大的手掌抓住何浩的头,将何浩凌空提起,却是前几天曾经在色安家中出现的魔壮煞张大牛,只是当时这个何浩昏迷不醒,并不知道眼前这壮汉乃是妖魔。何浩在半空,竟然还认真的说道:“这位大哥,我不是调戏你们小姐,我是真心的,我从第一次见到她时就上她了,十六年我一直对她念念不忘。”

    “混帐!”张大牛大怒,手上加劲,想把何浩的脑袋捏碎。旁边申已经恢复了正常,冷冷说道:“住手,放开他,我还有话要问。”张大牛对申无比害怕,马上把何浩放下,谁知何浩刚得自由,马上去抓申的小手,“仙女姐姐,你救我,证明你终于明白我的真心了……”

    “啪!”这回申没有再客气,反手一记耳光闪在何浩脸上,虽然申连百分之一的力量都没使出来,何浩脸上仍然立即浮现出一个五指印。申贝齿轻咬下唇,恨恨道:“花痴!不许再提当年的事,否则我让我的黑点虎吃了你。”

    “嗷呜!”房间的一角传来老虎的咆哮,何浩寻声看去,吓得当场一股坐在地上——一只黑底白斑的老虎正蹲坐在房角,两只茶碗大的眼睛往外放着绿光,正恶狠狠的盯着何浩。

    “我问你,你可认识一个叫武吉的人吗?破解我的惊雷鞭的办法,是不是他教你的?”申厉声道:“他是使用长枪高手,擅于使一柄破魔枪作战,天下唯一可能知道破解我惊雷鞭法术的人,就只有他一个。”

    “武吉,没听说过。”何浩努力做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陪笑道:“仙女姐姐,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用古代的长枪?除非他是神经病,要不就是二百五。”

    “你说得也对,在这个时代用古长枪,确实会引人注目。”申沉吟道:“我和他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我父亲的军团即将重临人间,他害怕我继续追杀他,肯定会隐藏份躲在暗处修炼,妄图阻止我们。”

    “既然是仙女姐姐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何浩拍着膛,严肃的说道:“仙女姐姐放心,只要我找到那个使什么破魔枪的武吉,一定好好教训他,为仙女姐姐报仇!”

    “就你?送死还差不多。”申不屑道,但何浩认真的表还是让申颇为受用,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为她分忧。申略一盘算,又对何浩冷冷说道:“不要打岔,你还没说,你是怎么知道破解我法术的办法的?快说,否则我杀了你。”

    “这个……。”何浩还在犹豫是否说真话,但旁边的魔壮煞与魔鼠煞已经举起武器,何浩吓了一跳,想说是自己想出来的话又憋进肚中。这时,何浩灵机一动,一个鬼主意冒出来,换了一副神秘又沉痛的表,垂头说道:“仙女姐姐,我可以告诉你,但是请你替我保密,否则我肯定就没命了。”

    “说吧,如果那个人敢报复你,我替你杀掉他。”申冷冷说道。

    “仙女姐姐,其实这个办法。”何浩小声说道:“是罗刹鬼族的八大鬼将之一的帝俊鬼告诉我的,他的野心很大,想独占人间,仙女姐姐你漂亮又法力高强,帝俊鬼不是你的对手,就想借龙虎山的手来与仙女姐姐你作对。”何浩曾经听张可可说过帝俊想报复他的事,所以何浩干脆把这个罪名载到帝俊鬼头上,既可以搪塞申等人,又可以利用申消除自己的危险。

    申不动声色,旁边的黑凤凰刘凤鸣、魔壮煞与魔鼠煞已经暴跳如雷,魔壮煞张大牛撞着双手大锤吼道:“好狡猾的帝俊鬼,以前我看他就不是个好东西,果然如此,竟敢坏大小姐的好事!”黑凤凰刘凤鸣则对申下拜道:“大小姐,那帝俊鬼前在罗刹鬼界发起叛变,失败后逃入人间,现在他又想吞并人间,并非没有可能。”

    “传令下去,全体搜索帝俊鬼,见到就杀。”申冷冷吩咐道,魔壮煞张大牛答应一声,高大粗壮的体逐渐模糊,最后消失不见,何浩心中暗喜,心说帝俊鬼看你还敢追杀我不,这次有你受的了。但魔鼠煞的话又把何浩吓得魂飞魄散,“大小姐,这小子已经没用了,让小人杀了他吧。”

    “仙女姐姐饶命啊!”何浩扑通跪下,磕头不止道:“仙女姐姐,你不能杀我啊,我家就我一根独苗,家里还有父母和年迈的爷爷,你如果杀了我,等于就是杀我一家啊。”

    “好主意,杀了你就等于杀你一家。”申冷冷道:“魔鼠煞,杀了他,省得他老是油嘴滑舌的占我便宜。”

    “遵命。”在何浩的哭喊声中,魔鼠煞举起三米多长的钩镰刀,挥刀朝何浩劈下……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