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二章 魔踪初现(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尽管张可可难得大方的想让何浩在医院里住上一个星期,把病全部养好,不过在何浩醒来的第二天张可可无意说漏了嘴——把何浩吓得赶紧从病上跳起来,哭着喊着要立即出院。张可可是这么说的,“你住的特等病房,每天加上医药费要一千多元,我不要你掏现钱还,等将来你在我手下打工偿还吧。”

    “可可,我的病全好了,请你马上给我办出院手续吧。”何浩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说道。说话的时候,何浩不顾打点滴的药还没全部输进体内,直接把针管从手上拔下来,省一点是一点,何浩可不想在这个小魔鬼手下打一辈子的工。而且住在医院里,何浩还要每顿品尝这小魔鬼亲手做的饭菜,这简直是比下地狱还痛苦的事啊。

    “你的病还没痊愈,你真想就这么出院了?”张可可着急道:“你放心,你的医疗费,我不会算你利息的,这几天就算你请病假,不扣你工资。你再在医院住上几天,把病彻底治好再说。”

    “你不算我利息我也不住了。”何浩摇头拒绝,飞快跑出病房,何浩心说开玩笑,在这里住上一天,我在你手下当牛做马半年多的工资就不见了,这么昂贵的医疗费,我可承受不起。不管张可可怎么劝说甚至威胁,吓破了胆的何浩宁可挨张可可的拳脚,就是不敢再住了,张可可无奈,只得骂何浩几句‘皮’,气冲冲到财务室去办理结帐。

    去财务室的路上,经过一间紧急抢救室时,何浩和张可可听到急救室中传出一阵阵压抑的呻吟声。“九叔,你怎么了?”张可可慌忙推开病房门冲进去,何浩对曾经劝说张可可放过他的张牟九印象甚好,连忙跟着进去,刚进病房,何浩就看到躺在病上的张牟九全青蓝光芒闪烁,豆大的汗珠顺着张牟九的额头滚滚而落,连单都被抓破了,可见张牟九上承受的痛苦之巨。而旁边的医生和几名警察一筹莫展,束手无策。

    “啊!”张牟九惨叫一声,体上的青蓝光芒消失,张牟九终于瘫软在上喘着粗气,全汗水浸湿了被单,旁边的医生和警察都松了口气,张可可过去给张牟九擦汗,关心的说道:“九叔,我们还是告诉我爷爷吧,请他老人家来给你破掉那妖女的邪术。”

    “没事。”张牟九喘着粗气微笑道:“现在好得多了,前天是一天发作十二次,昨天是六次,今天到现在才是第二次,让我自己运功慢慢化解,不必劳烦师傅他老人家。”

    “请问,张警官这是怎么了?”张可可与张牟九对答的时候,何浩悄悄问一名特别调查科的警察。那名警察曾经在警察局与何浩见过面,知道他是张可可的助手,那警察低声答道:“张警官中了妖魔的法宝惊雷鞭所施的邪术,每天都会这么发作几次,被相当于三千伏特的高压电击,如果不是张警官已经修炼到了天阶壬极,早被这样的高压电活活折磨死了。”

    “惊雷鞭?”何浩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靓丽而冰冷的影,在他小的时候,似乎见过这样的景,那已经是在何浩六岁的时候,当时何浩就分不清那是梦境还是现实,现在隔了十几年,何浩一时那里想得起来。

    “可是,万一你无法化解妖女的法术,岂不是要天天受活罪?”张可可还在劝张牟九,“还是让我通知爷爷,请爷爷来给你化解吧。”

    “可可。你别上当。”何浩想也不想,脱口说道:“那妖女没有当场杀了你九叔,肯定是想让你爷爷消耗功力救你九叔,那妖女如果想对你爷爷不利,那就是她最好的机会了。”

    一语道醒梦中人,张牟九强撑着坐起来,惊讶道:“对,申那妖女法力高强,手中又有上古传下来的法宝惊雷鞭,要杀我易如反掌。这次她对我下手,我还以为是她想把我活活折磨死,原来她还有这样的险恶用心。”说到这里,张牟九对其他几名警察与张可可厉声道:“你们听好,我中了妖女邪术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掌门人,让我自己慢慢化解。”

    不等张可可与其他警察答应,何浩又说道:“不错,以申格,她既然要利用张警官你消耗贵掌门的法力,就不会直接取你的命,张警官你暂时命无忧,惊雷鞭五行属水,张警官可用火克之,相信用南方火山上特产的火蟾配之圣炎心法,就可以破除张警官上的法术。”

    “咦!”张牟九与其他警察发出惊叹,惊讶何浩的见识之广。张可可则酸溜溜的问何浩道:“你认识申那妖女?你什么时候见的她?”对容貌颇为自信的张可可在遇到申之后,第一次产生妒忌的感觉,嫉妒的就是申的美貌。

    “申是谁?”何浩莫名其妙,刚才他说那些话压根就没经过他的脑子,全是顺口说出,就象有人纵他说话一样,何浩自己都弄不清楚自己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张可可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转,已经了然于,眼前这个何浩确实不认识申,申露面时,这个窝囊的何浩还在昏迷中,至于何浩说火蟾加圣炎心法可以破除张牟九上的邪术,肯定是那个威武的何浩知道的,或许是何浩在潜意识里从那个何浩知道这些事,或许是这个何浩与那个何浩象电视剧里的一样,已经开始格与意识的融合了。想到俩个何浩融合后,能与那个威武坚毅又温柔体贴的何浩天天见面,张可可不由心跳加快,脸上发烧,同时在心里暗暗发誓道:“等他下次出现,一定要问清楚他是怎么认识那个狐狸精的!”

    “小兄弟,你是怎么知道我上的邪术破解方法的?难道你以前学过什么仙术?”张牟九狐疑的问何浩道,那天在警察局里时,张牟九曾经试探过何浩上的灵力,发现何浩灵骨虽佳,却错过了最好的学习灵力的时机,不能再学会任何法术,已经是属于驱魔界的废物。可听何浩的这些话,他对各种法术似乎又非常了解一样。

    “我……。”何浩搔搔头,刚想回答自己也不知道,旁边张可可抢先答道:“九叔,是这样,我看他虽然错过了学习驱魔术的时机,但他的记忆力非常好,我就让他看了我家那些有关驱魔破法的典籍,所以他能知道破解你上邪术的办法。”

    “哦,原来如此。”张牟九信以为真,张可可是龙虎山掌门的独孙女,家中上古典籍虽然比不上龙虎山的收藏,却也算是多如烟海,何浩能从那些典籍中找到一些破解邪术的办法,倒也不算稀奇。

    “九叔,你先养病,我去给这个废物办出院手续。”张可可怕担搁下去何浩又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露了馅,那她的摇钱树肯定会被龙虎山抓回门派研究,赶紧找借口道:“南方火蟾的事包在我上,呆会我到许老头那里去一趟,他那里应该有火蟾。”

    张可可话音刚落,张牟九等特别调查科的警察已经吓了一跳,张牟九连忙摇手道:“可可,我虽然是公费医疗,但你不能象上次那样,帮我买十张价值八百元的空白符纸,你给我开一万六千元的发票回来。”可惜张牟九的话还没说完,张可可已经拖着何浩跑得没影了——当然,就算张可可听到张牟九的话,也会很爽快的忘记的。

    张可可与何浩刚走,张牟九所在病房的窗户上飞起一只金蝇,以普通人眼难以观察的速度飞出医院……

    路上,张可可向何浩介绍了许老头的况,许老头名叫许寺,在这个城市的一处集贸市场里经营香蜡生意,表面上看是一间普通的小店,实际经营的却是驱魔人所必须的符纸、朱砂、桃木和各种炼丹器具,全是精于炼制法器的许老头自制,比其他灵能者做的法器威力要大得多,当然价格也昂贵许多,算这个城市驱魔界的泰山北斗。

    何浩和张可可到许老头的店中时,许老头正在趴在老旧的木制柜台上睡午觉,张可可过去重重一拍柜台,没好气的说道:“许老头,生意上门了,你还睡觉,小心我把你店里的打东西偷光。”

    许老头抬起一张瘦长丑陋的马脸,睡眼惺忪的说道:“原来是张侄女啊,我说谁敢这么凶呢?”说话间,许老头看到了低眉顺眼站在张可可后的何浩,不由大奇道:“张侄女终于心动了,居然把男朋友都带到我这里来,是不是想买验童丹,检查你的男朋友是不是童男?”

    “你胡说什么?就这窝囊废,配做我男朋友吗?”张可可满脸飞红,捶着柜台凶道:“我是来买火蟾蜍,你有没有?不要说其他废话!”谁到这,张可可心中一动,罗刹鬼帝俊曾经说过,何浩至少是十世童男,唐僧就是十世童男,所以妖魔吃唐僧一块,就可以修行大进,乃至长生不老,这个何浩究竟是几世童男呢?

    “有是有,不过价格……”许老头比画着数钱的手势,眼中露出贪婪的精光,“我敢保证,全市就我一家有售,那么稀有的药材,一只少于一万,我是不会卖的。”

    “老黑心!一只蟾蜍你敢买我一万!”张可可嘟哝几句,又点头道:“行,我要一只,不过发票上你得给我开八万。”

    “可以,但是我得再加一万,税太高了。”许老头笑道。

    “八千,你多的都有了。”张可可熟练的还价道。

    黑心商人与黑心雇主讨价还价时,何浩无聊的打量许老头的小店,这间店店面并不宽,不到两米,可是非常之深,幽黑狭窄的店道看清有多远,店中除了放着许多香蜡纸钱外,货架上还放满各色各样的瓷瓶,何浩好奇心起,走到货架前细看,见瓶上全都刻有古朴的篆文,显然年代已久,不知是什么多少年的古物了。

    何浩顺手拿起一个瓷瓶,正想打开看时,许老头突然凑到何浩的耳边低声笑道:“小兄弟,好眼力,这种**就是专给女人吃的,别看你的女朋友成天凶神恶煞,你只要拿这药把她制服,包管你人财两得。买吧,我给你打八折。”

    何浩吓了一大跳,飞快把瓷瓶放下,但耳朵灵敏的张可可已经听到许老头的话,又羞又气的她冲过去一把揪住何浩,扬拳就打,抬腿就踢,打得何浩只差没跪地求饶,旁边许老头摇头叹气道:“唉,女人这么凶,男人这么窝囊,今后男人有得苦子过啊。小兄弟啊,看来今后你要走上我的老路了。”当年,许老头就是娶了一个各方面都比他优秀的老婆,受了大半辈子的气,看到何浩重蹈他的覆辙,不免生起兔死狐悲之感。

    “许老头,不要废话了,快去拿火蟾来,我去银行取钱。”张可可板着脸说完,抬腿出店,扔下何浩在许老头的店里。许老头从来不刷卡或收现金支票,张可可上没那么多现金,必须到附近的银行去支取现金。

    许老头很快从后店取来火蟾,张可可还没回来,懦弱的何浩则在揉着被打青的脸低声饮泣,同病相怜的许老头突然生出恻隐之心,拍着何浩的肩膀安慰道:“小兄弟别哭了,你的女朋友虽然脾气凶暴,可是家里很有钱,人又漂亮,还是家里的独生女,你绝对不吃亏,现在先让着她,等将来再慢慢找她算帐,连本带利的拿回你的损失。”

    “她不是我女朋友。”何浩红着脸解释道。许老头误会了何浩的意思,拿起那瓶**塞进何浩的上衣兜里,笑道:“算了,我好人做到底,这瓶药送你了,帮你早些得手吧,等你将来人财两得,再来报答我就行。我这**无色无味,遇水即化,效果有口皆碑,别说那个仅是地阶酉级的小丫头,就是天罡地煞一百零八魔中的女魔头随便吃上一颗,也得跪着求你上她,你一试就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