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四章 古宅恶鬼(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深夜,黑黢黢的深夜,古宅,森森的古宅,夜风凛冽,何浩缩手缩脚的抱坐在古宅的大厅中,听着夜风吹过古宅窗户上破碎玻璃发出的呼呼声,看着肮脏地面上班驳的污迹,何浩的体在发抖,心也在发抖。而他的主人——不,应该是雇主,因为睡眠不足是美女天敌的缘故,张可可大小姐已经在古宅门外裹着睡袋睡得正香,至于可怜的何浩,则是张大小姐用来引无头鬼出现的饵。

    “那该不是血迹吧?”借着昏暗的应急灯灯光,何浩看着脚下地面上那块污迹暗暗心中说道。何浩现在心中万分懊悔,后悔不该受电视和小说里的蛊惑,色迷心窍去砸那个倒霉的蛋妈超市大门,结果英雄救美没救到,反倒招惹上一个比妖魔还要恐怖、既自私又贪婪的小魔鬼!一个长仙子面孔的地狱魔鬼!

    因为张可可的吝啬与小气,今天中午在警察局中,何浩被活活饿晕,好不容易苏醒过来后,知道侄女格的张牟九见何浩可怜,便邀请何浩和张可可一起到警察局的餐厅去吃自助餐,结果何浩一个人吃下了五个人饭菜,张可可也毫不客气的吃得比何浩还多,事后张可可还埋怨的告诉何浩——她早料到九叔会请她和何浩吃饭,责怪何浩怎么不多吃一些,这样又可以节约一顿晚饭。

    下午,张可可独自一人去学校上课,留下何浩在警察局里,让张牟九给何浩介绍有关驱魔界的况,何浩才知道,原来张牟九与张可可都是道教龙虎山的嫡传弟子,张牟九表面上是公务员,实际却是属于政府的职业驱魔人,政府为驱魔人提供份掩护、物资和报支持等帮助,驱魔人替政府抵挡来自黑暗界的侵略与威胁,互相帮助,而且权利相当大,可以随时调看部分机密文件,还可以让当地政府与警察提供协助,张可可在雅易安超市里向警察出示的临时证件就是张牟九给她的,所以张可可能让警察帮助自己封锁驱魔现场。

    至于张可可要考取的证件是民间驱魔证,可以在民间接受驱魔工作,收取高额驱魔费用,并可以让政府部门帮助掩饰份,但是在必要时,政府也可以紧急调动民间驱魔人执行公务,当然,政府也要开给高额的工钱,所以贪婪的张可可早就眼谗这张民间驱魔证了。雅易安超市的老板色安去幕名去请张可可父亲驱魔,正巧张可可的父亲回龙虎山了,张可可便迫不及待的代父亲接受了替雅易安超市驱魔的工作,也成了何浩噩梦的开始。

    据张牟九给何浩的介绍,因为师门与法术不同,驱魔人还分为数十个门派,其中最大的门派就是张牟九和张可可所在龙虎山,张可可的父亲张牟三也是民间驱魔人,而且在门派中地位极高,只是张可可自幼生惯养,没有学到父亲的多少法术,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拿到民间驱魔证。除了龙虎山之外,还有茅山派、龙门道、大道教、净明派和太乙道等众多门派,基本上互有联络,但也有一些门派之间有深仇旧怨,甚至到了见面就剑拔弩张、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张牟九还特别警告何浩,因为何浩是张可可的助手,属于龙虎山的编外人员,要何浩特别小心与龙虎山敌对的太乙道,否则说不定那天就得吃亏。

    何浩收回思路,又把视线移到这座闹鬼的古宅里,这是一座建于上个世纪的欧式楼房,因为时间久远,屋内装潢已经十分破败,还散发着一股霉味与腐臭味,天花板剥落了不少,沾满了灰尘与蜘蛛网,墙壁上尽是各种各样的污渍,千奇百怪,就象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厉鬼,将可怜的何浩团团包围。

    “耶稣基督,上帝安拉,西方佛祖。”何浩胆战心惊的在心里祈祷道:“求求你们保佑,千万不要让那个断头鬼出来,我还是处男,我不想死。阿嚏!”念到这里,何浩不由自主的又打了一个喷嚏,他的感冒还没有完全痊愈,早上他到张可可家里上班时又忘记带上张可可给他的那盒感冒药,看来病又反复了。

    越怕越见鬼,大概是何浩祈祷时忘记祈求本国自产的神仙保佑,何浩边的应急灯闪了一闪,忽然熄灭,古宅中顿时漆黑一片。这时,不知从那里吹来一阵彻骨的凉风,将何浩吹得遍体生寒,几乎连血液都被寒风凝固。

    “阿嚏!阿嚏!”何浩又打了两个喷嚏,赶快抓起张可可留给他唯一的防武器装胆,来古宅之前,吝啬无比的张可可不知那根筋不对,居然大方的先给何浩买了一支白蜡木枪钢质枪头的武术长枪防,虽然何浩想要一把看上去更帅、价格也更加便宜的宝剑,但张可可死活不肯答应,硬是着何浩抗着这支长达两米的长枪来古宅,害得何浩在路不知被多少路人嘲笑,丢足了脸面。

    “啪嗒。”古宅的大门传来一声轻响,何浩吓了一跳,忙问道:“张可可小姐,是你吗?”没有人回答,又是一阵冷风吹来,还夹杂着低微的哭泣声,何浩更是心惊跳,手忙脚乱的去掏上的打火机,但越忙越乱,打火机突然怎么又打不着了,而古宅大厅中慢慢浮现出一团白影,还有一个的声音在古宅大厅中回,“还我的头来,还我的头来。”

    白影越来越清晰,让何浩逐渐看清它的模样。“救命啊!”何浩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具漂浮在半空没有头颅的人体,脖颈上流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那躯体的大半,而躯体的两只手中,还分别提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和一把染血的大斧,斧头上还有鲜血在缓缓滴落。

    “张可可小姐,无头鬼出来了,快进来救我!”何浩大叫着连滚带爬的绕过那无头鬼,扑到大门前去拉门,想逃出这座古宅,可是何浩使尽了吃的力气,那扇破烂腐朽的大门就是纹丝不动,而在何浩后,那具无头鬼已经在慢慢飘来,何浩大急,双手猛拍大门,撕破喉咙的大叫,“张可可小姐,快来救我,快来救我,你再不进来,我就没命了。”

    虽然此刻何浩的声音足可以媲美世界级的男高音,但外面就是听不到动静,也不见张可可破门进来,何浩急得满头大汗,而无头鬼已经到何浩的后,何浩都能听到他斧头上鲜血滴落到地面的声音。何浩无奈,只得转用长枪去刺无头鬼的口,口中大叫,“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可长枪虽然刺入了无头鬼的口,何浩却感觉象刺到空气一样,根本不受半点力。

    “还我的头来!”无头鬼的脖腔中又冒出这样一句话,右手挥动,脸盆大的斧头对着何浩砍下,何浩惨叫一声,“妈呀!”抛开长枪就地一滚,总算躲开斧头,爬起来就往古宅后房跑,黑灯瞎火中,何浩不知绊倒了多少古宅中的破烂家具,摔了多少次嘴啃泥,总算逃到古宅的后门前,但古宅的后门也推拉不开,而在何浩后,那只无头鬼又在慢慢飘来。

    “妈呀,救命!”何浩无奈只得放弃从后门逃命的打算,又跑入古宅狭窄的走廊中,试图找一个房间躲藏,可是不管何浩怎么撞砸,那些房间门就是一个都无法打开,急得何浩的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

    “还我的头来。”无头鬼突然穿过走廊的墙壁出现在何浩面前,何浩又叫一声,“爷爷啊,会穿墙!”只恨爹妈少给他生了两条腿,三步作两步的逃入古宅深处,古宅极大,房间和走廊都极多,何浩慌乱中居然在古宅里迷了路,找不到了逃回大厅的道路,正跌跌撞撞间,何浩脚下突然一虚,咕咚咕咚滚下一段台阶,头上不知被撞了多少个大包,分不清东南西北,

    “咭咭咭咭……,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一个更加恐怖的笑声传入何浩的耳朵中,何浩晕头转向的抬头一看,借着黑暗中漂浮的暗绿鬼火,何浩发现自己在一个地窖中,一只高八尺厉鬼正站在自己面前,那厉鬼生得青面獠牙,全长毛,双眼中尽是绿幽幽的光,手里还有一支三头钢叉,正在仰天大笑,而在那只厉鬼的脚下,是大堆大堆带血的白骨,其中一个骷髅头正面对着何浩,两只乌黑的眼洞正静静的盯着何浩,更让何浩毛骨悚然。

    “呀!”何浩挣扎着想站起来逃跑,但左腿疼痛无比,似乎是摔伤了,何浩只能爬着退后,尖叫道:“鬼大爷,鬼祖宗,你千万不要杀我啊。”这时候,那只无头鬼也飘进了地窖,对着那只厉鬼跪下,脖腔中飘出声音道:“主人,屋子里就他一个人类,大厅门外还睡有一个女人,似乎是灵能者。”

    “咭咭,很好。”那厉鬼大笑道:“你还有点用,人类灵能者的最补了,用你来做饵引灵能者上钩,果然没有错。”

    何浩的下巴差点没掉在地上,听口气,这只厉鬼是无头鬼的主人,而且这只无头鬼只是引驱魔人上钩的饵,也就是说,这是一只懂计谋的厉鬼!这时,那只厉鬼走到何浩的面前,蒲扇大的手抓住何浩,把何浩提到半空,让何浩的脸正对着那只厉鬼的眼睛。

    “不错,不错。”那厉鬼伸出分叉的舌头添着香肠般的嘴唇说道:“看样子还是个童男,童男的也很补,前两次来的灵能者里都没有一个童男,而且还厉害,今天总算补偿到了。”

    “不,我不是童男,我的一点都不好吃。”何浩毫不脸红的撒谎道:“外面那个女人就是我老婆,我怎么可能是童男?鬼大爷,你还是放过我,去抓其他童男吃吧,要不我去替你找真正的童男来,我保证把他们骗到这里让你吃。”为了活命,何浩打上了为鬼作伥的主意。

    何浩的话有些打动那只会计谋的厉鬼,那厉鬼心中琢磨道:“这小子说得不错,有一个活人为我骗人到这里来吃,总比用无头鬼引灵能者到这里来上当有用得多,要是运气不好,象前两次那样引来几个厉害的灵能者,那我人吃不上,搞不好还得形神具灭。”

    想到这里,那厉鬼问何浩道:“你真愿意作我的奴仆?愿意为我引活人来这里?”

    有一线生机,何浩的头立即点得象鸡啄碎米,“愿意,愿意,主人,我愿意为你作一切,我是你最忠诚的奴仆。”

    “那好。”那厉鬼放下何浩,“你现在就去把你的老婆叫进这座房屋里,让我吃掉她,我就相信你是真心做我的奴仆,我再赏给你我的鬼奴丹。”说到这里,那厉鬼摸着何浩的头大笑道:“到那时候,钱、美女、力量,你要什么有什么。”

    说老实话,在那一刻,何浩有些心动,美女自不用说,是何浩的最,钱和力量也是何浩无比需要的,但何浩想到古宅大门外熟睡的那只小恶魔,刚开始动的心又沉到谷底。特别调查科的那漂亮女警察曾经说过,张可可对付无头鬼易如反掌,这手提钢叉的厉鬼虽然是无头鬼的主人,想来张可可对付他还是绰绰有余的,要是让那只小恶魔知道自己打算用她作祭品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鬼,那肯定被落到被这厉鬼的手里还惨。

    这时,那厉鬼对何浩踢了一脚,叫道:“我的鬼奴,上去叫你老婆进来吧。”何浩哭丧着脸答道:“主人,我的腿摔伤了,站不起来。”那厉鬼用何浩听不懂的语咕哝一句,大概是骂何浩没用,一把抓起何浩的衣领,直接飞出地窖,无头鬼也紧跟着飘出地窖。

    那厉鬼一直飞到古宅的大厅中,把何浩往大门前一扔,自己藏到大门后,对何浩喝道:“立即把你老婆叫进来,这座古宅里有我的结界,没有灵能者能发现古宅里的灵力波动,出去就难说了。”说完,那厉鬼打一个响指,大厅门发出一声轻响,显然大门上的法术已经被厉鬼解除。

    何浩恰好被扔到刚才丢到的长枪前,这才能拄着长枪勉强站起来,到了门边,何浩深吸一口气,打开打门猛往外冲,一边冲一边喊,“张可可小姐,鬼来了,你快起来抓鬼啊!”谁知何浩冲出门没跑几步,那厉鬼闪就到了何浩面前,对着何浩的口重重一脚,将何浩又踹入古宅,再飞起一脚将正在睡袋中的揉眼睛的张可可踹进古宅,正砸在何浩上,厉鬼又急飞进古宅,大门立即自动关闭,大厅内再度恢复一片黑暗,只剩下环绕在那厉鬼上的几团鬼火闪烁。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