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三章 捡来的宝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公元二零零七年六月的一个平凡的早上,清晨的太阳刚从海平面上升起,中国上海一片富人聚居的郊区里忽然来了一名普普通通的青年男子,平凡不起眼的相貌,寒酸的衣着,踢哒着一双前端已经露白的皮鞋,在这片别墅如林、豪华轿车如蚁、俊男美女云集的地方,无疑是极不和谐的。

    “站住,这里不许拾荒,快走。”两名提着警棍的小区保安拦住那名穷酸男子,一名保安用警棍拍打着手掌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送报纸?送牛?没事就快离开!”

    另一名保安不屑道:“和他废话什么?你看他那模样,送报纸和送牛他都不配!快走,快走。”说着,那保安直接伸手往外推那名穷酸青年。

    “我是来上班的。”何浩满头大汗的解释道,也许是何浩天生一幅贼眉鼠眼的模样导致,昨天从张可可家中离开时,何浩就遇上了这种况,被另外几名势利眼的保安拦住,非说张可可借给何浩的两千元钱是在这一带偷的,幸亏遇上张可可那当警察的九叔来这里找张可可,替何浩打电话确认了钱确实是张可可借给何浩的,那些势利的保安才放何浩离开,想不到今天早上第一次上班,何浩就被另外两名保安当成拾荒者拦住。

    “你来上班?”一名保安疑惑的问道,何浩赶紧指着不远处的张家别墅说道:“对,对,到张家去上班,不信的话我们过去一问就知道了。”两名与何浩年龄差不多的保安对视一眼,都露出兴奋的神色,立即押着何浩往张家别墅的大门过去。

    “叮咚,叮咚。”一名保安替何浩按下张家别墅的门铃,不一刻,大门上的对讲机里传来张可可慵懒的声音,“他是我雇的工人,让他进来就行了。”张可可通过闭路监视器看到何浩被保安押着,立即明白何浩又被误认为是小偷了,一边替何浩解释,一边打开了电动门。

    “进去吧。”不能看到本区第一美女张可可,两名保安大为失望,一名保安还恶狠狠警告何浩道:“别以为你是张小姐雇的工人就了不起,你要是敢对张小姐有什么不轨举动,老子马上抓你进警察局。”

    “不敢,不敢。”何浩点头哈腰的说道,不过进了张家大门后,何浩立即在门后破口大骂,“什么东西,势利眼!”何浩本来还想做些什么动作表示自己的愤慨,但考虑到张可可那火暴的脾气,还是没胆量把痰吐到张家明滑如镜的大门前。

    “你迟到了五分钟。”张可可穿着一的卡通睡衣睡眼惺忪的出现在大厅门口,指着手腕上的欧米茄女式手表训斥何浩道:“下次准时,要是再敢迟到,我扣你的工资。”

    “从我住的地方走到你家得一个半小时。”何浩哭丧着脸说道:“我又没钱坐公交车,本来我早上五点三十分就出门了,可以准时到的,可是被你家这里的保安拦住,担搁了一段时间,所以才迟到的。”

    “我不听你的解释,我只要你以后准时。”张可可摆着小手蛮不讲理的打段何浩的话,又扔给何浩两把钥匙,“去把车库我的汽车擦洗干净,车里喷上香水,八点我要去学校。”说完,张可可打着呵欠又走回客厅,重重把客厅门关上,不让何浩看到客厅内的摆设。

    “我的早饭……。”昨天中午就把方便面和面包吃完的何浩说到嘴边的话被张可可凶狠的关门声打断,窝囊懦弱的何浩无奈,只得忍着饥饿去给张可可的车洗澡。

    张可可家宽大的车库中停有三辆豪华汽车,一辆奔驰,一辆劳斯莱斯,还有一辆火红色的宝马,何浩瞠目结舌惊讶张家的豪富之余,不由又哀叹自己的贫穷,仅这三辆轿车,就够自己奋斗一辈子了。用钥匙确认了那辆红色宝马车是张可可的座骑后,何浩便开始为张可可当牛做马了,慢腾腾的打来清水,漫不经心的擦车,给车厢里喷上高级香水,其实张可可的车本来就很干净,根本用不着何浩动手就一尘不染,也不知道是张可可有意要何浩劳动还是张可可有洁癖,才硬要何浩来辛苦的。

    不知不觉已经是八点过后,何浩刚把车上水抹干时,穿着校服的张可可便一团风一样的冲进来,嘴里还含有一块面包,“快,快上车,我上学要迟到了。”不由分说就把何浩踢上了后排座,自己冲上驾驶座,发动汽车一溜烟开出张家大门。

    “你会开车吗?”张可可抽空问何浩道,见何浩在反光镜里苦笑着摇头,张可可不由又大骂,“废物,我还准备让你当我的司机,给你加些工资,是你自己挣不到,别怪我。”何浩心中暗道:“说得好听,你这小铁公鸡会舍得给我加工资?”话虽这么说,可何浩还是不敢把这些话说出口的。

    张可可驾驶的汽车很快驶入一家贵族学校的停车场里,张可可抓起书包下车对何浩说道:“在车里等我放学,中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这里是贵族学校,不许乱跑,再被保安抓住了别怪我。”何浩畏手畏脚的说道:“张小姐,我还没有吃早饭。”张可可秀眉一皱,往驾驶台上她吃剩的那半块面包一指,“先吃这面包,我忘记准备你的早饭了。”说完,张可可头也不回的往教学楼冲去。

    “小气鬼,分明是舍不得我的饭钱。”何浩在心里咒骂着拿起那半块面包,香喷喷的面包很白很软,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香味,何浩看着面包张可可留下的唇印,心中不由一,心说一句“小丫头,我们这算是间接接吻了。”狠狠的往面包上咬下!象啃张可可殷红的小嘴一样把半块面包啃下肚后,何浩倒下就睡,用睡眠来抵抗饥饿。

    “起来。”何浩被张可可恶狠狠的叫声唤醒,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张可可正叉腰站在车门外,而在张可可后,还有几名打扮入时的男生给她拎着书包,一名英俊的男生还谄媚道:“张可可同学,这男人是谁啊?居然有福气睡在你的车里?如果是你的司机,就让他开你的车回家,我开车载你去吃午饭。”

    张可可回头狠狠瞪那男生一眼,劈手夺回自己的书包,上车扬长而去,留下那名男生在那里花痴般呆呆说道:“有格,我喜欢,张可可,我死你了。”刚才替张可可提书包的另一名男生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放,张可可是我的。”“是我的!”另外几名男生几乎同时大叫,一言不和,几人便在停车场里上演起全武行,而不远处的女学生几乎人人脸色铁青……

    “张小姐,我们这是去那里啊?”何浩发现汽车不是开回张可可家的方向,便怯生生的问道,不知为了什么,何浩总是对张可可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无比的害怕张可可,连正面对张可可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张可可头也不会,厉声道:“不要问,到地方就知道了。”

    宝马产在城市拥挤的道路上行驶了大约半小时,驶进了市警察局的停车里,看到出入不断的警察,何浩不免脚下发软,几乎怀疑张可可是要带他去自首——以半夜砸破雅易安超市的大门逮捕他!好在张可可没有招呼警察过来抓何浩,而是带着何浩径直上到警察局大楼的五楼。

    外表清丽可人的张可可无论走到那里,都是男人注视的中心,那怕是在警察局里都不时有年青警察过来大献殷勤,不时有警察怀疑张可可是来告相貌平平的何浩扰她的,弄得何浩不停解释,“我是陪我的老板来办事的,她是我的老板,你们不要误会。”几乎从一楼解释到五楼,直到张可可带着何浩进了五楼的一间装着隔音门的办公室里,何浩才总算摆脱了扰犯的嫌疑。

    进门的时候,何浩依稀看到门上的牌子是‘特别调查科’五个字,而何浩在雅易安超市里遇到的那三名警察全部在办公室里,另外还有三、四名何浩没有见过的警察,有男有女,其中一名女警察与何浩年龄相近,容貌虽然不如张可可那么艳动人,却也肤白嘴小,算是一名少见的美女。

    “九叔,我来……。”张可可刚开口向她正埋在公文山里的九叔打招呼时,一个依稀耳熟的声音响起,“这位警察小姐,请问你的姓名,芳龄,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有没有男朋友?”张可可吃惊的回头,却见刚才还畏畏缩缩的何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那女警察的办公桌旁边,摆出一幅自命潇洒的模样,还色眯眯的对那女警察说道:“请问你今晚有空吗?我们一起到茶餐厅喝杯茶好吗?”

    忽然犯了花痴老毛病的何浩正努力看那女警察牌上的姓名——旁边高耸的部时,一个黑影从侧面扑来,越来越大,终于重重的何浩的脸部亲密接触,“啪”一声,张可可最拿手的回旋踢将何浩踢出一米多远,可怜的何浩猝不及防,头正撞在警察办公室来的铁皮柜上,鲜血顿时顺着何浩的头流下,而办公室中先是一片寂静,然后爆发出一阵轰笑。

    “臭色狼!”张可可叉着腰,气得小脸通红,“你还真是色胆包天,居然敢在警察局里扰女警察,你真想去吃牢饭了。”

    “不是!”何浩擦着脸上的血解释道:“我刚才是荷尔蒙分泌旺盛,肾上腺素忽然失调,习惯动作,绝对只是习惯动作,没有其它意思。”何浩的解释惹得办公室里又是一阵爆笑,而张可可更是怒不可遏,又是飞起一脚踢在何浩脸上,再次将何浩踢翻在地,跳到何浩上猛踩狂跺,如果不是张可可的九叔及时将张可可拉开,只怕何浩当场得毙命在这头喷火的小母霸王龙脚下。

    “可可,再打就出人命了。”张可可的九叔先劝开处在发飙边缘的张可可,又拉起何浩,板着脸对何浩说道:“你好,我叫张牟九,是市警察局特别调查科长,你就是我侄女说的何浩?”见何浩点头,张牟九又说道:“我侄女说要聘请你当她的助手,你知道她是做什么工作吗?”

    “大概知道,她是驱魔人。”何浩老实答道。

    “这一行很危险,随时可能丧命。”张牟九继续说道:“而且我事先提醒你,你如果在驱魔工作中丢了命,我们不会承认你的死因,只会对外界宣布你是意外死亡或者正常死亡,你的家属也不会得到任何补偿,你可要考虑清楚。”

    “再危险又没你侄女危险。”何浩在心中嘟哝一句,又哭丧着脸说道:“张警官,其实我根本不想当驱魔人助手,只是我欠你侄女的钱,她硬着我这不懂什么是驱魔的人当她助手以工抵债,还着喝下一杯古怪的水,她一念咒我就会肚子疼,如果有第二条路可以走,打死我也不当驱魔人的助手。”

    张牟九沉思片刻,伸手按到何浩的天灵盖上,一股暖流从何浩的天灵盖直冲小腹,而何浩脑中忽然眩晕了一下,何浩从眩晕中再恢复时,体内的暖流已经消失,张牟九的手也从何浩的天灵盖上收回。张牟九皱着眉头转对张可可说道:“可可,他虽然灵骨不错,可他已经过了成长期,不可能再学会任何法术,你用他作你的助手,只怕帮不了你的忙,反而还要让你分心照顾他。”

    说到这里,张牟九毫不客气的当着众人鄙夷何浩道:“而且他的格你也看见了,又窝囊又好色,让他作你的助手,九叔也不放心。依我看,左右你已经从雅易安超市那里拿到了二十万的驱魔费,你还是免了他的债,解了他的断肠拘魂咒,让他滚蛋吧。”

    “对,对。”何浩点头哈腰的说道:“张小姐,你还是解了咒让我滚蛋吧,另请高明的助手。”

    “闭嘴!”张可可冲何浩大吼一声,又对着张牟九嘟起小嘴撒道:“不嘛,人家第一次驱魔,那有免费的道理?我就是要让他做工抵债,他虽然驱魔帮不上什么忙,给我当背包的劳力,替我当饵引妖魔现也不错啊。”

    “我就怕他拖累你。”张牟九还想劝张可可放弃压榨何浩的决心,但张可可已经抱着他的手臂摇晃,大眼睛中珠泪滴,哽咽道:“九叔,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我也知道你们难,末之战就快到了,妖魔军团越来越猖狂,你们和我父亲、祖父他们天天忙得晕头转向,我也是想替你们多少分担一些工作,替普通人降妖除魔,让你们腾出手来专心对付妖魔军团。九叔,我真的真的好想帮你们……”

    说到这里,张可可俏脸上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张牟九大为感动,点头道:“好吧,就依你,你父亲知道你这么孝顺,一定会很欣慰的。”

    “太好了,九叔答应了。”张可可小脸上的表变幻之快足以去竞争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刚才还泪盈眼眶,转眼就雨过天晴,让张牟九与何浩等人心中同时升起一个念头——这丫头刚才是装哭!张可可拍着小手欢呼道:“九叔最好了,快给我发正式驱魔证吧,我今天就开始工作。”

    “不行。”张牟九换上一幅公事公办的严肃表,摇头道:“你是第六十六代弟子,按规定必须考试合格,才能颁发正式驱魔证,从民间和龙虎山领取任务。”

    “哼!”张可可嘟起小嘴道:“人家都已经消灭了一头成年穷奇,还不算合格?非要我回龙虎山参加考试,人家还要上学,那有时间回去?”

    “可可,你不用担心。”刚才被何浩扰的那名漂亮女警察微笑道:“今天早上我们已经商量了,要你回龙虎山参加正式考试显然不现实,一是师门暂时停止了考试,二是你要上学,所以我们决定,派你去郊外的一座闹鬼的古宅里,只要你把那古宅里的鬼消灭,我们就颁发正式驱魔证给你。”

    “好,没问题。”张可可飞快说道:“是什么鬼怪?级别有多高?”

    “难度倒不高,是一只无头鬼。”张牟九微笑道:“那座古宅曾经发生过一次命案,年前男主人被入室行凶的歹徒砍去了头颅,因为是冤死,魂不散化为厉鬼,这半年已经害死了两条人命,我们早就想去驱除他,可他非常狡猾,我们驱魔人一在古宅露面,他就躲在地下不肯出来,我们走了他又出来害人,所以一直没机会除掉他,你是新手,有的是时间,就交给你去办如何?”

    “没问题,太简单了。”张可可笑得嘴都合不拢,但何浩的脸都已经变成死她一样的颜色了,惨叫道:“无头鬼?我听我妈说,无头鬼因为没有脑袋,要砍活人脑袋安在他自己头上,直到找到合适的脑袋才能转世投胎,这么危险,你还叫简单?”

    “呵呵,你懂得还多嘛?”刚才被何浩扰那漂亮女警察微笑道:“你不用担心,无头鬼对凡人来说确实危险,可是对修道者来说,就非常简单了,可可昨晚上第一次出手就解决了一只成年穷奇,消灭一只无头鬼,对可可来说还不是走走过场,你放心好了。”

    “我不放心!”何浩大叫道:“昨天晚上你们是没看到,她被穷奇撵得上下楼跑,还要我去引开穷奇,让我送死她逃命……,哎哟!”

    何浩的话到半截,脸上又重重挨了张可可一拳,虽然刚才何浩被撞破的头顶上流下的鲜血沾得张可可满手都是,但张可可也不去擦拭,只是铁青着小脸狠狠瞪着何浩,那目光仿佛象要把何浩吃下去一样,“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被穷奇追着跑了,是穷奇被我追得上下逃命才对,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撕烂你的嘴。”

    “我没有胡……。”何浩的话被张可可凶狠的目光吓回了肚子里,但张牟九却看出不对,历声对张可可说道:“可可,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老实说,昨天晚上你究竟是怎么消灭穷奇的?你要是说一句假话,这次的考试就取消!”

    在张牟九严厉的目光注视中,张可可大急,她可不能说穷奇实际上是眼前这个窝囊又好色的男子帮她消灭的,那她就拿不到师门颁发的正式驱魔证,怎么还能替民间驱魔挣钱?

    “快说,你是用什么法术消灭的穷奇?把详细况复述一遍。”张牟九又追问道。张可可没法回答,急得满头大汗,忽然看到自己手上刚才沾到的何浩鲜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转,计上心来。

    “呜……。”张可可突然又抽泣起来,哽咽道:“其实,昨天晚上我是用聚气成剑加五雷心法才消灭穷奇的,只是六十六代弟子里没几个人能用聚气成剑,我怕你们不相信我的话,所以没敢说。”

    “聚气成剑!”特别调查科里的几名警察一起发出惊叫,在这个办公室里,除了张牟九之外,还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到这一步。

    “真的?”张牟九其实更吃惊,在龙虎山第六十六代弟子中,能够做到聚气成剑的人,其实只有一个人,就是被誉为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孤寒凡!除他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到。见张可可认真的点头,张牟九在办公室中找出一支桃木剑,顺手递给张可可,“表演一次让我看,我就相信你。”

    办公室里的几名警察全部站到张可可旁边,想看她如何演示聚气成剑,张可可不慌不忙的左手接过桃木剑,假意退后两步,朝何浩踢上一脚,“滚开,不要碍着我。”乘众人暂时被何浩窝囊畏缩的动作吸引时,张可可飞快将右手上沾着的何浩鲜血往桃木剑上一抹,发动五雷心法,三尺长的黄色桃木剑立即闪烁出一道明亮的火红光芒,光芒欢快的跳跃吞吐不定,最长时居然长达五尺以上,而且还散发着扑面生疼的灼

    “谢天谢地。”张可可心中暗道:“我的估计没错,这窝囊废的血果然能让桃木剑灵力倍增,怪不得另一个他说不能让妖怪得到这窝囊废的血,这次我可捡到宝贝了。”

    何浩什么都不懂,对张可可的聚气成剑法术倒没什么反应,但特别调查科里等懂行的人却张大了嘴巴,一动不动的看着张可可手中的灵力剑,尤其是张牟九,下巴差点没掉在地上,他虽然以能使出聚气成剑,可他的剑芒最高只能达到四尺,而且颜色也不象张可可手中灵剑那么鲜红。一时间,办公室里鸦雀无声,只剩下几名警察喘粗气的声音。

    张可可看到张牟九等人目瞪口呆的模样,心中更是得意,有意买弄,假装双手持剑,将右手上剩余的何浩鲜血悄悄涂到剑柄上,喝一声催动全部灵力,只见那剑芒呜呜生响,颜色由红转青,疾速增长,几乎刺中站在张可可前方的一名警察。

    “好了,停!”张牟九怕张可可的灵剑刺破墙壁,连忙喝止,张可这才停止发力,可剑芒已经长达四丈有余,而且由笔直变为扭曲,软绵绵的铺在办公室的地面上,与其说象光剑,不如说更象一条光鞭。这回何浩也睁圆了眼睛,张可可此刻的动作,简直象极了他小时候在曾经见到的一名漂亮大姐姐,只是那名漂亮大姐姐手中的光鞭是青蓝色,而张可可手中的光鞭则是青红色。

    “收起来吧。”张牟九擦去额头上冷汗说道,张可可连收几次灵力,灵力剑却依然如故,张可可苦笑道:“九叔,我收了,收不了啊。”张牟九差点没晕过去,聚气成剑极耗灵力,他的灵力不过能支撑五分钟左右,就得休息一天一夜才能再次发动,但张可可已经支撑十几分钟了,灵力剑仍然光芒四,显然一时半会不会消失。

    “你等等,我去查阅古籍,看该怎么收。”张牟九也是第一次听说灵力剑能扭曲成鞭的事,不敢肯定是因为张可可修行不到位,还是因为施法不当造成的,只得去翻箱倒柜的翻查古籍,看能否找到相应的法术。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张牟九等人仍然没有找到这样的法术记载,张可可手中的灵力剑却逐渐变短,直至消失,而桃木剑上清洁如新,再也看不到半点何浩的鲜血。

    “九叔,现在相信我了吧?”张可可笑黡如花,得意的问已经目瞪口呆的张牟九道。

    “相信,我相信了。”张牟九擦着汗说道,忽然冲到电话机前,抓起电话按了一通号码,冲着电话里大吼道:“三哥,你女儿真了不起啊,什么?对,就是可可,你肯定不敢相信,末之战,我们又增添一个战力了……”

    张牟九对着电话狂吼的时候,其他警察将张可可包围,七嘴八舌的问道:“可可,你是不是吃过什么灵丹妙药?”“可可,你是不是有什么奇遇啊?”“可可,你该不会是吃了千年人参……”而张可可笑连连,就是什么都不肯说。

    “乒!”张可可正得意万分的时候,何浩却摇摇晃晃的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张可可惊叫一声,不自的冲上去把何浩扶起,开始被何浩扰那名女警察抓起何浩的手腕,皱眉摸了半晌何浩的脉象。

    “王姐,他怎么了?”张可可焦急的问道。

    “他……。”那姓王的女警察有些迟疑,“他应该没事,好象是,饿晕的……。”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