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十六章 神魔无度(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井朱夏 书名:迈步修神路
    夕阳西下之时,鸟鸣幽幽,更加衬得天地悄寂。桂花林中的尸体仍在,血迹斑驳,新翻出来的泥土和折断的桂枝、跌落的桂花倾诉着之前的杀戳。

    凉风吹拂,万草鼓摇,天地间灰蒙一片,远处大道通天,此此景如此空虚寂寥,金一二浮在半空,看着越来越多叫嚣着朝自己奔来的修行者,内里间或夹杂着几个熟悉的影,忽然有种被天地举世所弃的哀伤,心头空的,久久望着远方,不觉痴了。

    金一二上在蒙蒙的天色中散发出一圈圈亮光,束到小腿的小皮靴上镶了一排银扣子,映着初濯莲生的剑光一闪一闪的,微风吹动玉色起花暗纹箭袖的衣面,盈盈似流动的水光。

    冥炎邪凤飞近了,逆着光,他看不清少年的脸,一圈圈五彩的光斑闪呀闪,闪得他眼花缭乱。他眯起眼睛,少年明洁如美玉的脸庞在五彩光斑中渐渐清晰。漆黑飞扬的眉毛像是用画笔画上去的,可画上的眉毛绝没有这样生动,明亮有神的眸子像是两粒寒晶,可寒晶绝没有这样的暖意。他的鼻子又高又直,嘴角扬出一个柔软的弧度,似笑非笑的,居高临下打量他。一时间,他竟看得出了神,心里忽然想摸一摸他的脸。

    就在这时候,一声惨叫传来,寻着声音望去,才发现在皇宫广场的中心插着一面旗幡,三角形的旗幡上面用黑白二色绘出螺旋的图案,在冷风的吹拂之下,不住地飘扬。

    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旗幡,真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众人凝神看去,就觉得那不住飘动的旗面在自己的面前变得越来越大,心中涌起一阵没有来由的诡谲波涛,再定神望去,似乎那面旗幡在向四面八方无限地扩张,可以把所有的心神全部吸进去。越是接近这面旗幡,这种感觉就越发地强烈,之前在万灵血珠下飞溢的魂魄和元婴纷纷惨叫着被吸了进去。

    “啊,果然是妖人!”

    “他还要用妖术惑人!”

    “大家小心!”

    “啊……啊……啊……”

    乱七八糟的声音响起来,金一二缓慢地降了下来,冷冷一扫众人,却不屑解释这一切。

    叶赫娜拉跳到金一二边,笑道,“金,你看……”

    叶赫娜拉一边说,一边把金一二拉到那诡异的旗子旁边。

    “你……你好了?”金一二疑惑道。

    “恩,刚才那万灵血珠要吸取我的精气血的时候,我就醒了!”叶赫娜拉笑道,“一尾他们的摄神法还不如三尾!”

    金一二点点头,不自地去接近那旗子,没看见一尾三人脸上突然涌现的恐惧。

    “别碰!”七尾大叫起来。但是,下一刻,他就睁大眼睛倒了下去,没有人看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小七!”一尾和二尾的惨呼响起。

    一尾朝着叶赫娜拉来光刃,一阵阵涟漪便从叶赫娜拉上生起,向四周漾,渐扩渐远,将一尾的攻击消弭逮尽。

    金一二下意识地反攻回去。

    二尾挡在一尾前面,被金一二的攻击击个正着,鲜血从他前喷涌而出,溅到不少人上。

    “老二……啊……”一尾抱住二尾的子,发出像野兽般的惨痛叫声,他似乎想要站起来,却又跌坐在地,一双眼睛红得起火,怒视金一二和叶赫娜拉。紧接着,鲜血从他嘴角一滴滴地滑落,他狂笑一声,“哈哈,生不能在一起,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

    炎流涌动,火焰飞舞,三人上霎时间赤光大涨,随着烈火的舞动,在空中化成一阵阵炽的气焰波浪朝前方奔腾而去。

    眼前变故太过突然,众人惊魂未定,面面相觑。暴雨劈头盖脸的倾泻着,将众人上的鲜血迅速洗刷,血流到坑洼里,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冲淡了的血迹,冲不掉的悲哀。

    清风吹过,树木沙沙摇曳,发出海浪似的叹息。数百片色彩斑斓的叶子悠然卷舞,从众人额前、脸旁翻飞飘落。清晰的水波回旋,涟漪漾的声音响在众人心头,那是血水滴落的声音。

    金一二皱了皱眉,倏然一阵恶寒从他的手上传来,他正眼一看,原来是幡旗被风一吹,正打在自己的手掌上。感觉上这旗幡的质地非丝非绢,非绸非缎,十分的柔滑。

    “这感觉好奇怪啊!”

    没有容得他再转什么念头,霎时狂风大作,黑白两色的旗幡猛烈地拂动,发出猎猎的响声,旗面上的螺旋图案突然一变,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拉长了一样,朝四面无限地延伸过去,一股黑气从中冒出,顿时将冥炎邪凤和他后面的一干修真者全部卷在其中。

    “乱魂千军伏!”有人突然惊叫一声:“这是镇魂之旗啊!”

    “你这妖孽!”怒吼声亮了起来,比起之前更多了一些切肤之痛。

    “啊,仙长也被卷进去了……”更多的是恐慌的声音。

    “怎么办?”混乱的嘈杂声逐渐淹没在升腾起来的黑色雾气里。

    黑龙、白灵儿和一尾、二尾、七尾面面相觑,心里诡异赶十足,实在不明白怎么成了这样的局面。

    黑色的雾气越来越浓,越来越盛,似乎在一瞬间,这里的天地已经陷入混沌太初之时,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金一二本能地伸手,任由初濯莲生在自己周围化出一朵朵透明的黑莲,赤红的气流不断地从剑上涌出来。

    “金,金,这是怎么回事?”叶赫娜拉的饮泣声在浓浓的黑雾中显得特别尖锐响亮:“金,我好怕!”

    数道白光划破黑雾,是修真者的阵法,他们将金一二和叶赫娜拉围在当中,神十分肃穆。因为他们知道这面镇魂之旗的来历,这是当年神魔之战中一件非常奇特的神器,据说拥有这面旗幡就可以自由出入三界九地,镇天神之魂魄。而这面旗幡最可怕的地方是它可以隐藏起千军万马,让所有的耳目失去作用,所谓乱魂千军伏就是这个意思,它所在的地方,就算有千军万马潜伏着,也无法查出来的。

    望着光芒自动爆涨的初濯莲生,金一二一手护住叶赫娜拉,一手猛然挥出,狠狠地斩向前方的黑色雾气中。初濯莲生所到之处,有如披荆斩棘,分波破浪,黑色的雾气往两边急速开,前面正是旗幡所在之地。

    初濯莲生还没有接触到旗面,从剑上就爆出一道赤芒入不断飘动的旗幡上,满天的焰火中,从旗幡上出了数道隐约的青影,朝金一二点头致意后,飘然上升至半空中,渐飞渐远,直至看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对着金一二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他的“熟人们”看见他之后先是不相信自己眼睛所看见的,但是马上又被那些青影向金一二鞠躬的一幕所震撼。

    一道闪电照亮了天地,众人突然看见一个人影从黑雾中冲天飞起。

    众人纷纷后退,脸上神色更加肃然。

    “叶赫娜拉……”这是黑龙和白灵儿奇怪的声音。

    跌坐在地的叶赫娜拉,满脸怠惫,衣衫褴褛,鲜血长流,右手紧紧的握着骨枪,左手握着一颗拳头大的黑色龙珠。这是她的本命龙珠。

    黑龙和白灵儿上前扶起叶赫娜拉,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没事吧?”

    叶赫娜拉吃力的摇摇头,虚弱道,“不碍事。你们快去看看他,他好象发疯了一般,连我都不认识了,还把我龙珠都拽出来了。”

    这话震得所有熟悉金一二的人俱是一抖,这代表了什么?每个人心里都在想,金一二难道已经堕入魔道,不然上的邪之气为什么如此之盛。

    暴雨越来越猛烈,雷电交加,暗黑的地面与紫黑色的天空仿佛要将在场的众人压成碎片。众人心中却说不出的恐惧,这觉得一股寒从心底浮了上来。

    满场的黑色雾气已经开始汇集成团,往金一二后的旗幡急速飞来,那形好似长虹吸水一般,蔚为壮观。金一二周围罩进了一片黑雾,而金一二上的暗黑之气更盛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上强烈的杀气。

    “上啊!”

    “杀啊!”

    “先下手为强!”

    “等那些雾气聚起之时,就是我们亡命之时了!”

    …………

    惊恐的叫喊声响起,一批修为低点的修行者纷纷狂乱地叫喊起来,径直朝金一二冲去。

    人影一没入黑雾,就消失不见,只听见整个广场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无数的血水从黑雾中喷出来,很多人躲闪不及,被溅了一的血水。

    每个人心头俱是一凛,就连黑龙和白灵儿都感觉到彻骨的寒意从金一二上散发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心头有这样的问号,焦急地注意着那些黑气没入镇魂旗,而镇魂旗则没入了金一二的额间,谁也没有看见叶赫娜拉低垂的眸子中闪过的精光。

    雾气消失殆尽,广场上人潮汹涌,升腾着强烈的杀气,与金一二上不断散发出的邪之气形成鲜明对比。

    金一二冷冷地打量着眼前神紧张的众人,然后扫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上面,他看到那些人的眼眸中露出怯意,那是对自己的恐惧。

    这些人包括了古灵古怪,包括了自然门的前辈晚辈,还有一些做佣兵时认识的朋友,等等,他们的眼睛正显示了他们内心的恐惧。

重要声明:小说《迈步修神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