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一章 叶赫娜拉(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井朱夏 书名:迈步修神路
    迈步修神路第一章叶赫娜拉(一)莲井朱夏

    第一章叶赫娜拉(一)

    第一章叶赫娜拉(一)

    金一二听到影说出“皇宫”两字的时候,心下突然一紧,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来。他心里一动,跟黑龙打个招呼,两人就迅速出了山谷。

    等到金一二和黑龙赶到之前下榻的客栈时,却发现客栈狼籍不堪,一半的客栈都烧着了,布满鲜红的血迹的地上更是横七竖八躺着无数的死人。从他们的装束可以看出,这些人应该是皇宫大内高手。这些人上伤口颇多,大部分是修真法术造成的,但是致命的伤却是毒。所以,这些人是中毒而死,并不是被法术所灭。除了中毒,更奇怪的是,这些人的死状极惨,全部都是瞠目怒瞪的惊恐之像,每个人的眼眶都有脱落之势,眼珠子全部渗血,像是生前见着了什么最恐怖的事

    看着眼前这横七竖八的尸体,金一二心里涌起一阵怪异。中毒?自己并不善毒,自己的弟子朋友也不善毒,不知道这毒是从何而来。这下毒之人又是敌是友?!而这些人的死状,却令人有些心神不宁。

    这些人的尸体躺在地上,并没有人去收拾。已经着火的客栈也没有人去救,眼看着火势越发旺盛,里面却没有一个人出来。周围的民房也不知为何,像是突然之间就空了一般,整条大街都死寂无人。

    金一二和黑龙两人交换一个眼神,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见了疑惑。

    黑龙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眨眼工夫,这里就成了这样?”

    金一二已经发现整个客栈都没有人,那些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实在是奇怪得紧。他暗道,难道是米鲁多他们不听自己劝阻,出去闯祸了?!可是这个念头一起,就马上被他推翻了。他知道米鲁多三人不是莽撞之人,没道理这样做。客栈里找不到一丝半片的线索,就连个符号都没有找到,米鲁多三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金一二心道,肯定是出了大事,不然这三人不会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啸声,破开了整个夜空的静寂,混合着杂乱的呐喊声,血腥的气味迅速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刹那间,整个帝都像是突然之间活了起来。夜色正浓的午夜,本应是静悄悄的宵静之夜,这会儿却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吵闹的声音像是从人们心底响起似的,带着惶恐与不安。

    金一二和黑龙对看一眼,影一晃,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飞去。

    进入视线的是两队对峙的人马,一边是大内高手所组成的卫军,一边是米鲁多三人。两者的人数形成鲜明对比,可这会儿却在帝都的大街上对峙着,尤其是那些卫军全部是一脸戒备,好像对方是洪水猛兽一般。

    金一二扫了那些卫军一眼,这些人和客栈外面的死尸的服饰虽然有所不同,但是看得出来是属于一个系统的。此时,他们神紧张,大多数都已经受伤,死的都躺在地上,剩下的人数不到半百。这会儿,这些人都握紧了手里的剑,紧张地看着对面的三人。

    奇怪的是米鲁多三人似乎也受了重伤,不,是中了毒。约赫夫双唇发青,已经昏迷在地。轩辕菪半跪在地,子全靠剑支撑着,握住剑的那只手不住地颤抖,另一只手捂住嘴,青得发黑的血水从他手指间滑落下来,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米鲁多虽然仍然站直了子,可是却大口大口地吸气,上的魔法力和真元都处于枯竭状态,衣衫早就被汗水打湿,一只手握着一块晶石,正在补充体力。三人周围布下了阵法,一时半会也不容易突破。

    “黑老哥……”金一二扫了黑龙一眼。

    后者摇摇头,两人跃到米鲁多三人边。

    米鲁多看见突然出现在自己边的老大,脸上闪过一片惊喜,叫道,“老大!”

    “这是怎么回事?”金一二皱眉问道。

    “是叶赫娜拉!”米鲁多的表很奇怪,像是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叶赫娜拉?”金一二眉头皱得更起,“她不是在龙族吗?怎么会到美欧大陆来的?而且还伤了你们?”

    “不知道!老大,我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叶赫娜拉她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米鲁多递上一块儿影石,“老大,你看看这个吧,我记下来的。具体的你自己看吧!”

    说完这话,米鲁多猛地咳嗽起来。

    黑龙一把抓过米鲁多的手腕,道,“怪毒。不过,不是没解。”

    黑龙说着,拿出一个青色的虫卵,道,“这是千珠蛊,以食毒为生。待我以神力驱使,它可吃尽天下奇毒,一会儿就没事了。只是他们俩中毒已深,想是要多调息几天才行。”

    金一二点点头,扫了那些卫军一眼,道,“我们先疗伤。”

    说罢,一道白光一闪,金一二几人就消失在原地。

    卫军只觉得眼前一花,就眼睁睁地看着闹了帝都一夜的人就这么突然消失了,心里却俱是一轻,终于不用跟那些魔鬼般的家伙交锋了。

    ————————————叶赫娜拉————————————————

    金一二等人进了混沌珠,黑龙就拉着米鲁多三人去疗伤。金一二愣愣地捏着影石半晌,才将神识投入其中。

    一进入影石,眼前出现的是客栈。

    上弦月的微光从云层中慢慢地铺散开来,将清冷而朦胧的蔓纱轻轻地罩在米鲁多等人的房间里面。三尺见方的房间只有一张和一张椅子,透过用铁条装饰的窗户,可以看到客栈院子外面街道上把守的兵丁,不时还可以听到护卫巡哨的声响。

    这时候的客栈还是人声鼎沸,虽然没人出店门,但来投店的都是从各处赶来,想捞上一票的刀口上过生活的人,对帝都的夜令看得没那么重要,这会儿都聚在客栈里喝酒交换信息。

    然后画面一转,客栈门口出现了一对男女。他们后跟着十来个美丽少女,虽然这些少女的脸部都笼罩在面纱之中,可是袅娜的姿和风韵仍然看的出这一行人全是人中龙凤。一时间,客栈里静寂一片,本来正满口粗话的莽汉们顿时口水长流,亵的目光投向来人。

    而金一二也顺着米鲁多的视角看向了来人。

    站在左边的是一个年轻人,紫色的长发只用白亮色的水晶钗挽了少许,剩下的都散在脑后在风里随花飞舞,眉目如梦,紫眸夺魄。桃花绝艳却深沉如海,静如深夜昙花开,凝如风过水波潋滟。他在里面穿了素色锦袍,外面了一件金红色描龙绣凤坠明珠的华丽战甲,腰上佩戴着一块很漂亮的白玉蝴蝶扇坠。这是个很美的男人。他的外表也许会让人误以为是个女人,但米鲁多却真真的知道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他让人有种很危险的感觉,因为似乎只要看到他,人眼光都会不由自主被他所吸引,他外貌的这种美就犹如罂粟花一样,会中毒会上瘾。这会儿,他正用那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盯着旁边的女子看,一只手还在为其擦拭着额头滴下的汗水。

    站在他旁边的是一个美貌女子,她一用银线花绣成红色锦缎华服,衬着凝脂的肌肤更是雪白,柳叶弯眉似月,薄唇杏红,两腮胭脂色,长及腰间的秀发高高挽起并用一根白玉钗固定,手里握着一把黑色的长剑,脸上看不出任何表,就像个傀儡一般。那长剑并无剑鞘,剑面上萦绕着黑色的暗气,暗黑的血水正顺着剑尖一滴一滴地落下来,不知道是谁的血。若是留心的话,会发现她露出的眼眸中漆黑一片,整个如水的眸子里散发出冷冷的寒光。

    但是这人却让米鲁多大大吃了一惊,这女子正是叶赫娜拉。

    “叶赫娜拉?!”米鲁多不由地惊呼出声,却被轩辕菪制止住了跃出的动作。

    “别去!”轩辕菪低声喝道。

    “为什么?”米鲁多不懂轩辕菪为什么阻止自己。

    轩辕菪奇怪地看着那年轻人,涩声道,“那女子的魂魄不全,上魔很重,很危险!”

    米鲁多大吃一惊,这才仔细去看叶赫娜拉。叶赫娜拉的瞳孔漆黑一片,上涌动着的一种邪之气。这是种让人浑不舒服的邪之气,受这气息影响,客栈里逐渐形成了一股邪恶的气息。而这时候,米鲁多三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一男一女上。

    仿佛感觉到了米鲁多注视的目光,叶赫娜拉朝着米鲁多三人看来。但是她还未看出什么名堂,就被边那年轻人捧住了俏脸。那人在叶赫娜拉耳边低低说了什么,她体一震,整个躯都埋进了那人膛。

    那年轻人眯起桃花眼,朝米鲁多和轩辕菪所在的地方微微一笑,眼睛中出一片寒光。那眼神似乎是在挑衅,满是杀意。

    米鲁多被那目光一扫,竟不由地浑一颤。但是他马上想到了老大,至少要问问是怎么回事吧,叶赫娜拉不是喜欢老大的吗?

    “叶赫娜拉……”米鲁多叫道,“你……”

    “不要往前走!”叶赫娜拉冷冷的声音像寒冷的冬天一般,冻住了米鲁多前进的脚步。

    “呵呵,叶儿,是你的朋友啊?”桃花眼笑得含蓄,但是眼眸中却是一片冰冷,他定定地锁住米鲁多,脸上浮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轩辕菪跟在米鲁多边,心想自己的修为已算不错,竟然看不出对面这个年轻人的修为,心里不由紧张起来。

    “尊驾是……?”轩辕菪定定地看向桃花眼。

    “我?呵呵……”桃花眼笑着拨开叶赫娜拉散下的几缕发丝,埋怨道,“叶儿,你看你的头发都散开了。刚才那些老鼠真是讨厌,竟然弄乱了我可娃娃的头发。早知道就不让你出手了,我应该把他们都炼进血珠,永世不得超生。来,我帮你梳梳。”说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月牙色的玉梳,把那几缕散乱的发丝给叶赫娜拉盘了起来。

    叶赫娜拉虽然直盯盯地看着米鲁多和轩辕菪,眼中有着些须疑惑,却对桃花眼的举动文丝不动,任由他在自己头上动作。

    轩辕菪神色一暗,对桃花眼的底细更是讳及莫深,上真元缓缓涌动起来。

    瞟了轩辕菪一眼,桃花眼把注意力放在了脸色发青的米鲁多上,笑道,“叶儿,你告诉他们,我是你的什么人。”

    “是。”叶赫娜拉面无表地应道。

    “我、是、主、人、的、奴、隶!”叶赫娜拉红艳艳的小嘴一字一顿地说出一句话来,却差点冻结了金一二的心。

    “奴隶?!”似乎能明白米鲁多为什么言又止,仿佛临其境的金一二涩声重复着,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口一片汹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眼前零星地闪过一些片断,他突然觉得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被他遗忘了。

    “是的。我是主人的奴隶!”叶赫娜拉的眼睛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转瞬又消失不见

重要声明:小说《迈步修神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