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二十九章 青蔷天(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井朱夏 书名:迈步修神路
    第二十九章青蔷天(二)

    金一二翻了个,又沉沉睡去。他做起了梦

    在梦中,一片碧蓝的大海,暖花开,他与米鲁多、轩辕菪、古甾之、阿墨、阿无、米鲁多等人在海滩上

    嬉闹。暖暖的阳光,和煦的风,呼吸中尽是海水与鲜花的味道。白色的沙滩细腻柔软,踩在脚下说不出的舒

    服。仰望蓝天白云,聆听涛声鸟鸣,这种感觉如此宁静祥和,如此幸福。

    突然之间天边乌云滚滚,天色陡然变暗,米鲁多站在礁石上望着远方,浪水一阵阵的朝他击打。他竭力的

    呼喊米鲁多回来,但米鲁多似乎并没有听见,突然回头望了他一眼,笑了笑跳入汹涌的波涛之中。而阿墨却丝

    毫不在意,只是望着他笑。突然景物切换,置于一片繁花如织的草地上。

    环四顾,阳光眩目刺眼,依稀看见一个白衣女子在远处微笑著看她,突然她的脸变成了枯木。他满心欢

    喜的朝她奔去,跑得近了,探手抓去,只抓到一缕青烟。枯木的笑容在空中越来越恍惚,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他心中又是焦急又是难过,转头间瞥见叶赫娜拉,还有一些瞧不见脸容的女子,在对岸的草地中坐着,温柔的

    望着他微笑。正要泅河而去,突然听见背后的喊叫声,“金!金!”

    回头望去,却是阿墨朝她狂奔而来。突然间她跌倒了,他心中疼惜,一边叫着她的名字,一边朝她跑去。

    阿墨爬了起来,满脸泪痕,又笑又哭的叫道,“金!金!”

    他跑上前去,紧紧的将她抱住。忽然觉得怀内滑腻柔软,低头一望,阿墨竟是一丝不挂,大骇之下,连忙

    将她朝外一推。但是阿墨却如蛇一般缠了上来,将他紧紧的缠住,在他脸上哭着亲吻,呻吟似的呢喃道,

    “金!金!”叫声温柔哀切,缠绵入骨。

    一股少女的幽甜清香丝丝脉脉钻入鼻息心肺之中,潮湿的、柔软的嘴唇在自己脸颊、嘴唇与脖颈之间游

    走,当那两瓣花瓣终于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唇上,丁香暗渡,香津流转,金一二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喘息。

    柔软滑腻的双臂将自己紧紧抱住,那两堆浑圆香软的球在自己膛上挤压、辗转,每一次肌肤相触都要

    带来如此战栗的激动,滚烫的肢体在自己怀中扭舞,仿佛一重重巨浪,接连不断的卷来,要将金一二彻底吞

    噬。

    金一二体内的火如火山般引爆,几乎烧得他意识模糊,但心中一个声音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声的喊

    道,“不行!”

    怀中那香滑温软的**紧紧的贴着自己,温柔的哭泣与呻吟声在自己的耳边回,一声比一声勾人魂魄,

    不能自已。这感觉如此真实又如此无法抗拒。“金!金!”这样的叫法,叶赫娜拉叫过,枯木也叫过,脑海里

    不知怎的突然闪过这个念头,而这个的想法使得他猛地清醒。

    金一二突然“啊”的一声大叫,猛地挥手重重的摔了自己一耳光,坐了起来。喝了酒的脑子仍是浑浑噩

    噩,脸上**辣的疼痛,高高隆起,但是神志却逐渐清醒起来。

    金一二暗道自己终于从这个浑梦里醒来,却突然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金,疼吗?”

    金一二闻声大骇,困意全消,猛地睁开眼睛。月光如水,阿墨**一的坐在上,脸上泪痕点点,眼光

    中满是关切之色,撞到他的眼光,突然露出羞之色,低下头去。那雪白美的体毫无遮拦的呈露在月光

    中,呈露在他的面前,周在月色下浮起淡淡的白色光华,美丽犹如不可亵渎的天仙。

    金一二惊骇之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脑中飞速的回想。但只记得将阿墨抱入怀中,此后之事,再无任何

    印象。难道竟是他喝醉了,迷糊中竟作出这般禽兽不如的事么麽?低头望去,所幸自己衣裳虽然凌乱,但是

    似乎还未突破最后关卡,一颗心略微松弛一些。但那罪恶感与愧疚之心却有增无减,他不由又重重的挥手摔了

    自己几巴掌。

    阿墨大惊,连忙上前将他手掌拉住,柔声道,“金,这是……这是我自己愿的。”说到这里,阿墨突然

    羞不可抑,低下头去。

    金一二目光触及处,秀发凌乱,樱唇微破,那纤细莹白的脖颈上吻痕遍布,心中羞惭无以复加,转头道:

    “阿墨,对不住。我……我今竟作出这等禽兽之事!我……我……对不起……”再也说不出话来。

    阿墨全微震,红着脸道,“是我……是我自愿的!我不怪你!”

    “不是!是我不好!早知道这酒误事,我就不喝酒了!”金一二语无伦次,心急如焚,急道,“我对不住

    你。你乃是驯兽龙门的龙女,冰清玉洁。不过,所幸千错万错,还没有犯下最后的错误。”

    阿墨心如万针齐扎,疼不可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金大哥,你不用自责。是我乘你睡熟时,自

    愿……自愿如此的。”说这话的时候,阿墨苍白的脸上泛起奇异的潮红,**辣的羞意与隐隐的恐惧交织在一

    起,一颗心宛如在黑暗的深渊中半悬着。

    金一二一时还没明白阿墨的意思,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胡乱地抓起枕边的衣裳,抛给阿墨,摇头道,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快走吧……现在还没人看到,若是被银发婆婆和黑龙他们发现就糟糕了……”说

    着,他心中羞惭责悔,难过已极。

    阿墨的脸色苍白起来,缓缓吐出几个字来,“你就这么怕被别人看见吗?”仿佛每说一个字就在他心上划

    上一刀一般,她是断断没想到金一二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这分明是嫌弃自己,自己明明都已经为他肯放弃自

    己少女的矜持了!

    想到这里,她的眼眶一,有温的液体顺着眼角滑了下来。阿墨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感觉到脸上的湿

    ,心里更苦,自己已经好多年没哭过了,当年被师兄师姐们排斥欺负也没这般委屈过,这眼泪还说流就流,

    好象止不住一般。

    金一二颇为讶异,刹那间明白了少女意,全大震,猛地回头,瞧见她**的体,又立即别过头去。

    他一时间思潮汹涌,如惊涛骇浪,回忆起诸多事,突然一一明白。但是想着这样纠缠下去,也只会败坏阿墨

    名声,自己对她并不是那份心意。

    想到这里,主意一定,金一二半晌才温言道,“阿墨,你是个好女孩。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很好的

    女子。只是我对你的喜欢,决不是那男女之。我只将你当作最为亲近的朋友一般,呵护关。此心天地可

    鉴!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倘若将来你有了喜欢的人,不愿做这龙女之位,我定然为你做主。今

    夜之事,我需负全责。所幸大错还未铸成,希望你不要因此记恨……”

    金一二背着,瞧不见阿墨的脸色,他每说一句,阿墨的脸色便要苍白一分,听到后来已经全无血色,怔

    然坐着,全簌簌发抖。金一二的话似乎越来越远,似乎从空茫无边的黑暗中传来,他的背影也越来越飘忽,

    远得不可触及。她的心就这般一点一点的沉入万丈深渊,耳边再也听不见任何话语,只有呼啸的风声。黑暗中

    一个声音在她耳边不断的重复:他一点也不喜欢你,只当你是朋友呢。那声音越来越强烈,逐渐变成讥嘲的轰

    然大笑。

    不知过了多久,那空洞茫然、黑暗寒冷的感觉突然变成尖锐的痛楚,犹如万箭钻心,疼得她突然呻吟一

    声,弯下腰去。

    金一二听见声响,吃了一惊,转头看见她惨白的脸上黄豆般的汗珠滚滚落下,全不断颤抖,心中大惊,

    连忙上前将她扶住,不住的问道,“怎么了?”

    阿墨凄然一笑,茫然道,“原来都是我自做多了……”她的眼睛此时已经没了焦距,声音就像是九宵之

    外一般,听起来飘渺无比。

    金一二骇然,扣在阿墨脉搏上的手猛然发现她的脉搏跳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他急忙输入无之力,

    可是无之力在阿墨体里转了一圈,又原封不动地退了出来,此时阿墨的体内已经没了任何活动之迹象。

    金一二愣了半晌,猛地大吼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迈步修神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