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二十七章 驯服六妖(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井朱夏 书名:迈步修神路
    金泽很清楚,眼前这最后一道妖雷,将是天雷劫的最后一道妖雷,但是其威力却是前面八道妖雷叠加在一起都无法匹敌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下。但是他却不愿意挪开分毫,甚至连躲避的想法都没有,反而再度将自己的法力集中在双手上,吸引天雷转向自己。

    他现在唯一意识到得是:他是妖界之王,他的下,是第一个向他宣誓效忠的臣子,若是连他都保不住的话,自己哪里配被血凝选中。想到血凝,他的心脏处就有种纠痛感,竟然在这样危险的关头,神恍惚起来。

    就在这时候,本来还在瑁碧手中的尸牙的**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拼命地扭动起来,最后在众人眼睁睁的况下化为一道黑影没入了那红色的妖丹内。与此同时,妖雷落了下来。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就在天雷落下的瞬息之间,一直陷在沉思中的金一二却突然出手,硬生生的把崔不及防的金泽劈出了祭祀台。把大家拼命保护着的正要重新化形的尸牙整个暴露在了妖雷之下。

    那红色一线,毫无阻碍的瞬间没入了红色的圆球之中,然后随着一声低哑的回响,红色的圆球整个在水中炸了开去,白色的池水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抛向空中,无数红色碎片在起水雾的半空中,化为一幅妖艳而绮丽的画卷……

    “啊……”

    还来不及去探究祭祀台内的尸牙的生死,大家眼前的一切就已经发生了一系列令人诧异的变化,让人觉得自己正经历着一场梦幻般的遭遇。

    先是洒洒洋洋的漫天水幕,仿佛突然被某种无形的力量锢,硬生生的停留在了半空之中;接着,水幕中那炸开四散的红色碎片,却在转眼间化作无数有规则的红色花瓣,在水幕中悠然的肆意飘逸。

    祭祀台的正中心,原本红色圆球停留的地方,一朵晶莹剔透的宛如琉璃般的巨大红色牡丹花,正以其诡异而妖媚的姿态逐渐生出水面,缓缓地盛开起来,而所有人都能清晰的透过淡红色的花朵,看到花心的深处,一个忽隐忽现的淡淡的绿色妖丹。

    而一丝不显眼的红色暗影,此刻正时不时地在牡丹花那半透明的花瓣中游走着,每次红色暗影靠近那绿色妖丹,就会被无形的力量反弹开去,但是那红色暗影却并没有就此罢手,反而更加迅速的游走在花中,伺机寻找着绿色妖丹的缝隙之处。而绿色妖丹每和红色暗影每接触一次,就会增大一圈,短短瞬息间,绿色妖丹已经从最初的双拳大小,化为一颗直径至少一尺半的绿色大球,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包容着绿色妖丹的红色花朵也跟着膨胀,巨大的花几乎已经占满了半个祭祀台。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荒诞而诡异的一幕给震住了,一时间面面相觑竟不知如何是好。虽然众位长老也曾见过几位狼王化形的过程,但是如此充满了戏剧色彩的,还是第一次。

    “都不要动!”金一二总算是有所准备,在第一时间阻止了狼族人的动作,“天雷劫还没有结束,大家千万不要靠近祭祀台!”

    话音才落下,就听见一声嗡嗡的低吟声从花蕊中传来,声音透过花瓣传入祭祀台内,水面上顿时漾起小小的波痕。人们将目光再次集中在了那包容着银色球体的花蕊上,此刻银色的球体已经渐渐的变得透明,隐约间人们惊喜地发现绿色妖丹的中心一个小小的影正蜷缩着体,仿佛是在母亲腹中沉睡着的婴儿。

    成了!所有人在看到那小小的影时,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辛苦了这么久,总算是成了。

    就在喜悦刚刚涌上心头的刹那间,那一道四处游走的红色暗影,似乎找到了某个缝隙,猛地窜入绿色妖丹中,整个隐入那小小影内。

    “咔咔咔咔咔……轰轰轰……”

    如果说刚才的九天妖雷惊天动地的话,那么此刻的雷声已经没有办法用语言去形容,无形的声波化为强大的力量波涛,将祭祀台周围的一切狠狠的推翻开去,站在祭祀台边上的狼族成员们,更是被炸得成了一地的滚地葫芦,只有金泽和金一二毫发无伤,瑁碧被修魂护着,倒无大碍。

    发作的妖雷将停滞在半空中的水幕炸得更加的细碎,宛如一层朦胧的薄雾,而就是在这朦胧的雾中,惊魂未定的人们,瞪大了双目不可置信的看着雾中那乍然出现的半透明的巨狼。

    仿若是水中琉璃雕琢而成的一般,巨狼优雅的姿态应合着融入雾中的光线,闪烁着梦幻般的七彩虹光,而片刻间,巨狼的巍峨的躯就消失在迷蒙的雾中,虽然只是宛如海市蜃楼一般的刹那光景,但是那异样的虚幻般的存在,却让所有人无法忘却那罕见的一幕。仿佛是为了继续考验狼族成员的心理承受能力一般,在虚幻的巨狼之后,接着跃入众人眼帘的,却是一条高挑的人形影。

    那是张冰雕而成的俊美脸庞,容颜细致精美,肌肤滑腻嫩白,线条柔和纤细。双眉若柳,眼眸幽深似海,眼角微微上扬,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骄矜和妖异。红唇潋滟,温润而人,体白皙修长,略显单薄。而且在锁骨处还有着一个奇怪的图案,有点像血凝的简笔画。暗红色的发丝,在飞行中疾风的拂拭下,好似优美的丝绸在空中飞舞着,而轻轻束起红发的那条白色发带,也随着那缕缕红丝于温暖的阳光中挥洒飘起。

    夕阳照下的淡色的天,红色的发,雪白丝带,加上那张绝无仅有、无与伦比、俊美非凡、看不出别的脸,让周围的众人都呆傻了。尤其是金泽,他低低呼着一个名字,神态很奇怪,双手更是在不经意间握成了拳头。

    那是尸牙吗?没有人能够肯定,同样也没有人能够否定。但是金一二听见了金泽的声音,他在叫“血凝”,那个人影是血凝吗?他也不肯定,但是那感觉却是很相似的,带着淡淡的血腥味和妖界独有的干燥味。

    很快,那站在花蕊上的人影和他脚下的牡丹花突然如同缩水的毛衣一般,猛地迅速收缩了起来。转眼间,祭祀台里多了一个小小的婴儿,而那朵出场诡异的牡丹花则消失在祭祀台内,倒是婴儿的额心上,多了一朵牡丹花的刻纹。

    瑁碧有些手忙脚乱的跃进祭祀台内,把那小小的婴儿抱在了怀中,只见小婴儿张开小嘴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在她的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就沉沉的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迈步修神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