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六章 百叶莲节(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井朱夏 书名:迈步修神路
    第十六章百叶莲节(二)

    经过短暂的黑暗后,四人很快到了尸牙的居所。

    尸牙的居所并不是金一二设想中的暗潮湿,这是个瑰丽绚烂的世界,屋宇楼台建造得富丽堂皇,让人疑似处在繁华都市之中,有着说不出的雍容华贵。而空中到处飞舞着一些不知名的细小飞虫,它们发出色彩斑斓的光晕,点缀着金光灿烂的宇,更是显出一番光怪陆离缥缈景象,哪里有一丝人间地狱的森,反而更象一处人间仙境。只是这里的景致似乎跟外面的景致有些差异,外面现在正是盛夏,这里却已经有了浓郁的秋气。

    沿途是一些狼妖的房屋,简朴古绌,尸牙的庭院倒是和这些房屋隔开了的,在整个布局内显得格外出众。

    庭院里残花盈盈,落叶簌簌。属于夏天绯红青紫的颜色早已凋零殆尽,开满庭隅的是浓重的深红和耀眼的金黄,菊花花苞有开有散,纹理舒洒细致,如美人嫩拳,茎叶破处,涩涩的气味飘然逸出——花香氤于腮旁。鸟儿在树杈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西南和煦的长风缱绻而来,吹得人舒舒爽爽,摇曳着窗前的木棉树残叶婆娑,迷迭更香袅袅断,香气韵然。

    金一二四下打量了一下,顺着听到的涓涓水竹磕石声,走进了庭院深处的禅意水居。引自山泉奔流而下的清溪上,巧匠别出新意的盖了个四角竹亭。亭的四壁下缚以九九石铃坠入溪水之中,溪水激流时铃音则激,溪水缓柔时铃音则低哑,叮咚之声颇有禅趣。

    尸牙见金一二注意,笑着解释道,“此地名曰‘禅意水居’。”

    金一二笑着点点头,道,“有几分意思。”

    就在这时候,一阵低沉悠远的吟诗声从庭院深处传出。“兰既敷,菊又秋荣。芳熏百草,色艳群英。孰是芳质,在幽愈馨。”

    众人齐齐朝声音传出处望去,一个女子立在回廊的尽头,边欣赏着廊下的花色,边轻声曼语。她的目光追随着飞舞的不知名的细小飞虫,与尸牙的视线相接,脸上先是闪过一丝惊喜,可是看见尸牙后的众人又愣了一下,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惨白着脸站了起来,恭敬又平板地行礼,冷冷道,“王!”

    “上茶。用瑁碧。”尸牙深邃幽暗的浅色眸子像是一泓碧潭般,平静而不见底,瞳孔又像是漩涡般,旋转着华溢的光彩,薄而上翘的唇吐出的是绵绵安定的音质。

    女子的脸白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又行了个礼,下去了。

    金一二笑眯眯地看了那女子一眼,心想这里面该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不一会儿,茶就上上来了。淡青的茶水在雕着蓝花儿的白瓷盏中浅浅摇晃,浅醺的花草味萦萦盘绕。

    女子穿着湖青色的水袖长衫,长长的黑发只是松松挽了个髻,用一根簪子别住,除了一对精致小巧的珍珠耳钉,上基本没有什么配饰,秀丽的脸庞淡施脂粉,长得不是倾国倾城的那种,只能说是秀丽罢了。不过,没有一点矫揉造作,嗲声嗲气,感觉很清爽,落落大方。

    看到金泽等人,她嘴唇微起,眼波流转,眉似远山之黛,目似秋水之魂,为点头,露出一排碎玉般的牙齿,刹时间湖光失色,天地无颜。

    半晌,金一二方叹气道,“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今方才觉得,古人诚不我欺也!”

    女子闻言没有接话,脸上还是淡淡的,金一二心里有几分好奇,但也没有都没问。

    尸牙很快注意到了金一二的异状,打量了那女子一眼,再看看金一二,眼里闪过一道光,微微张开薄唇,吐出几个字来,“她是瑁碧。大人喜欢?那就送给大人了。呵呵,瑁碧可是我们妖狼一族的第一美女呢!”

    听到这话,金一二微微有些惊讶,心里却有些不悦,这不是把女人当货物么?想送给谁就送给谁!而且是人都看得出来,这瑁碧跟尸牙关系非同一般,就因为自己多看了几眼,就把她送给自己,这里面还指不定有什么“谋”呢!把我当白痴么?想到这里,金一二拿眼去看瑁碧。

    瑁碧果然苍白了脸,呆呆地愣在那里,一双手紧紧地缴在一起,十指都发白了,显然是在努力克制自己的绪。她看见金一二看过来,突地露出个惨白的笑容,低头道,“但凭王做主。”

    “金大人虽然是妖王大人的好友,但是狼王也不该如此谄媚,即使要讨好大人也该换个隐晦一点的方式吧?!”修魂皱了皱眉,眼底露出几分不屑,讪笑道,“而且我记得瑁碧小姐是狼王您的未婚妻。”

    金泽没有做声,只是淡淡地看了修魂一眼。自从他莫名其妙地通天**初成,又莫名其妙地成了妖王,他的话就越来越少,以前温和的笑容也没有了,做什么都是淡淡的,没什么表

    金一二倒是觉得多半是因为血凝的缘故,使得他受了刺激,拼命地想要自己成熟起来。想到这里,金一二幽幽地叹了口气,他发觉金泽没有才清醒的时候粘着自己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修魂看见金泽若有所思地看了自己几眼,似乎发现自己的话有些过头了,冷冷道,“作为王的祭祀,我有责任让您认识到其中的厉害关系。”说完,把目光投向金一二,想看他怎么处理这事,因为金泽的态度摆明了是不予理会。

    金一二知道修魂的意思,也不慌乱,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水,笑道,“这是好茶呢!只是这茶的味道过于清淡,不是我喜欢的口味。”

    说到这里,金一二顿了一下,目光炯炯地盯住尸牙,笑道,“我听说狼族有个族规:狼族之人终其一生都是一妻一夫,不知道为什么作为狼王为什么会随便送出自己的妻子?真的是要讨好我,进而讨好金泽吗?修魂啊,狼族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啊?难道说狼族已经颓败到要送妻子来讨好妖王以求生存的地步了吗?真是奇怪啊,我还以为狼族是个傲气的种族,若是如此不堪,金泽,我想你还是早做打算吧,这样的人效不效忠也没什么用处吧?”

    金泽冷冷地看了尸牙一眼,声音还是平板无波,“是吗?”

    尸牙没有作答,眼睛里闪过一片痛光。

    瑁碧这时候却突然道,“妖王大人请不要为难王。我虽然是王的未婚妻,但是也只是未婚妻。狼族的规定是针对夫妻的,我们还不算夫妻的。”

    修魂笑了,“不过,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好,就是全族兴旺又有什么用?!早知道尸牙如此无知,当时我就不需要为了保存狼族一脉而跟那么多老家伙讨人,如此没有节气的一族还不入早早灭了的好。”

    还没等目瞪口呆的瑁碧回话,也没等突然噤若寒蝉的尸牙说话,金泽开口了,他还是淡淡的口气,只是先说的第一句话是对着修魂说的,“修魂,没想到你这么关心尸牙。我本来还担心你们处不好呢!”

    看到修魂愣住,金泽的脸上隐隐有了笑容,“不过‘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好,就是全族兴旺又有什么用?!’这话倒是说得在理,呵呵,尸牙你应该想‘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金兄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把瑁碧送人的话就不要再提了。‘新月恨其易沉,缺月恨其迟上’,尸牙莫去真正失去了,才来惋惜啊!这世上可是没有后悔药吃的。”

    尸牙闻言有些吃惊,但还是恭敬地道,“大人所言极是。”

    众人又坐在一起说了好多,金一二也逐渐对妖界的现状有了清醒的认识。

    眼看时间不早,修魂道,“明就是百叶莲节了,我看大人还是早休息,明才有精神看戏呀!”

    金泽点点头,众人便散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迈步修神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