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章 群狼乱舞(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井朱夏 书名:迈步修神路
    那男子追上来后,并没有太多注意金一二,对于他的问话也是充耳未闻,反倒是把注意力更多地落在了沐浴在妖界熏风里的金泽上,眼睛中露出几分戒备,几分疑惑,还有几分崇敬。

    金一二也不见怪,暗暗收敛起上的气息,他已经看出来人的份,他的原应该是一头妖狼,一头金色的妖狼。

    狼妖一般都是银灰色,青狼已经是妖狼中的上位者,金色的妖狼更是少见,一般是万年才会出现一只,而这样的妖狼也会理所当然地成为狼妖们的王。眼前这只妖狼显然就是这样一只少见的狼妖。光看他体周围淡淡流转的妖光就能让人感觉到他的不简单。

    看见妖狼目光炯炯地盯着金泽,金一二调笑道,“狼王,你这般饥渴地盯着我兄弟,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你有什么特殊好呢!”

    “哼!”狼王露出个不屑的表,随手一挥,一道妖气就朝金一二袭来。

    “呵呵,这样就生气了啊?”金一二继续笑,眼睛却是危险地眯成了一条缝,道,“这不是妖界的待客之道吧?”

    妖气到了金一二边,突然消失了,一点征兆也没有。

    狼王虽然把注意力放在了金泽上,但是见到金一二不动声色地解决了自己发出的妖气,还是微微有些吃惊,只是狼王不愧是狼王,所有的绪都掩饰得很好,吃惊的绪只在他眼睛中一闪而过。

    狼族是相当骄傲的种族,这一族的妖天高傲,不肯轻易服人,对自己看不顺眼的人或者事物都是不屑一顾的,而且这一族的妖生冷酷残暴,杀人是最常见的事,但是他们对于自己认定的王却也是死忠的,一旦认定了狼王,这个狼王在其力衰之前都会是族里唯一的王。总的来说,狼妖是一个很团结的种族,不像有的妖类是一盘散沙。

    金一二心里自然有些不悦,他是个左右逢源的人,很多人都被他上的气质所吸引,并不愿意和他为敌,可是这个狼王无视自己也就算了,竟然一言不和就动起手来。虽然刚才他那道气刃并无凛冽的杀气,但是修为稍微低些,出丑是必然的。不过,金一二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但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但是多多却不干了,自己的老大被“欺负”,连带得自己这个做小弟的面子上都过不去,他“哼”了一声,一朵指甲盖大小紫色的火镰就顺着狼王随手扔过来的气刃边缘朝狼王奔去。

    别小看这小小的一朵火镰,这样的一朵小小的火镰蕴涵的力量可比得上渡劫期修真者的全力一击。本来依多多的格,这火球是越大越威风,但是金一二认为若是能量聚集,火球密度增强的话,威力会更好,所以就要求多多按照自己的方法训练。多多修炼已久,发出个指甲盖大小的火镰倒是手到擒来。他也是个机灵的小家伙,看出金一二无意责难,所以出手还是很有分寸的。

    狼王发现金泽浑的气息开始由寒转,周也开始散发出眼可见的暗红色,微一怔忪,这会儿被多多的火镰袭到,心头火起,强烈的妖气便在挥指间朝多多涌起。

    金一二眉头一皱,形一晃,躲过了狼王的攻击。

    就在这时候,金泽的吼声突的拔高几个声调,周围的空气就像水面被碰触了一般,泛起圈圈涟漪。

    金一二心里一惊,感应到周围的空气已经完全在金泽的掌握之中,丝丝空气都开始透出一股强烈的杀意,淡淡的血腥味已经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狼王显然更加吃惊,体已经做了最诚实的反应,防御已经张开。他后的狼群像是感应到什么恐怖气息一般,突地住了嘴,既不后退,也不敢前进,在地上半趴着,瑟瑟地抖着。

    就在这时候,一个清越的声音穿过周围的波动而来,“有这么好玩的事都不叫我啊?!”

    很快,从地下跳出有一名着平常布衣的男子,男子双手环,一副在等待的样子,虽然说着玩笑的话,嘴角却是噙着一丝冷,跟狼王的冷酷是不同的。

    男子长至大腿的直发倾泻于肩与背,微驼瘦弱的背影看上去有些孤单和萧条。他极为平常的转移视线,往金一二上睐了眼。猛烈的黑暗气息朝金一二扑面而来,这气息带着古怪,带着暗。

    金一二眉头皱了皱,他已经感觉到那男子对他施了术,但也明锐地发现他并无杀气,所以也站着不动。半晌后,那古怪的黑暗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种极为祥和的精神力场。

    “修魂。”浪王粗旷的嗓音变得极为低沉,宛如由空无的灰暗里传出的声音。

    男子有些吃惊,嘴角的笑迅速换上了一抹欣赏,对金一二微微一点头,倦懒的打了个哈欠,转面对狼王道,“尸牙,好久不见。”

    他有一副柔媚**的轻柔嗓音,能勾起听闻到它的人由魂魄里引发的战栗,像是酥了骨头似的轻易消灭任何战意。仅仅光是这把好嗓子,他就有蛊惑人沉浸于不可自拔的本钱。可惜令人非常扼腕的是,一头随意且凌乱不堪的刘海,正好遮覆了男人的灵魂之窗。男人的面容看不清晰,展露在外的是俊的鼻梁以及美丽的唇际,还有尖锐削瘦的下巴。

    他的唇不厚也不薄,大小适中,却没有任何特色,既不饱满也不细致。可就是这张简单的唇畔蠕动间流动起令人晕眩的弧线,他的唇畔没有什么血色和光泽,仿若久病缠的病者般的孱弱干涩。他的肤色也同样如此,比死人还要惨白的颜色是久不见光的证明。男子有头色泽妖诡的头发,鬓角与透露上外两层是漆黑如墨的黑发,而靠近颈脖的里层却洁白如纸张。

    金一二看见被唤做“尸牙”的狼王脸色变了变,怒道,“你来做什么!”

    “呵,我真有这么可怕么?”一声极为清柔的笑声自干涩的唇间逸出,男子毫无特色的唇边不由微微上挑。刹那间,极端平和的气质在转变。黑暗的味道猛然爆发,极其古怪邪冷的灵韵从男人上散发。妖诡的阳两发被风无端拂起,露出了一双魂魄之窗。

    那是张超脱了别之分的相貌,看似十**岁的少年。浓眉与他的唇般毫无特色可言,大小长短适中,却给人留有极美的印象。尖利的下颔和面部轮廓里镶嵌着一双桃花电眼,深刻般的双眼皮和长而直的睫毛间,有比之阳妖发更为古怪的双眸色泽。他的左眼眸心为亮红,眸珠为荧蓝,右眼却与其截然相反。一颗宛如红绸里熠熠的蓝宝石,一颗如同海洋里燃烧的火种,是如此异样的不自然,如此异样的诡怪,却仿佛磁石般吸引人的凝视和探究。

    金一二怔住了,木然而愣愕的盯视他。直到貌似男子的少年再次开口时引起的战栗,他才恍然回神。但是,一项灵敏的思路却在他面前失去慧黠,整个处于瘫痪状态。

    “为什么我不可以来呢?”少年浅笑淡语的声音传到了金一二耳朵里,惊走了他的怔忪,那柔到极致的声线却容易让人忽略他语言的意思,只想不停的听他的声音直到亘古。迥异双色的桃花眼里无比的沉默,像是有诉说不尽的深寂和柔蜜。可明明该似无邪的神,却使金一二嗅闻到无比诡谲的邪恶感。

    没错。少年毫无血色的脸庞尽是慵懒,轻喃的声音温意绵绵,上却缭绕邪冷魔魅的气息。他苍白的肤色与金泽的极为相象,可却多出份他上所没有的病态美感。金一二直观地认为少年应是种极会隐藏绪的人,应是活在黑暗中的生物。

    “他的上,其实有和我相同的气味。”少年柔雅声音响起,像是在吟曲,又轻又软。轻轻的低笑声好像带有某种戏谑和讥讽,说是好像,只是因为它被柔软的嗓音覆盖了,叫人几乎听不出它的真意。

重要声明:小说《迈步修神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