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二章 神的预言(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井朱夏 书名:迈步修神路
    金一二也很自然地笑笑,他觉得这病妇的笑容很真,很亲切,看得他也不由地笑了起来。这个笑容完全是发自内心,没有一点杂质的阳光笑容,带上了一点无之力。

    病妇一愣,体却起了一些变化,她感觉到金一二的笑容带着无与伦比的魔力,让她不由得看出了。等她回过神来,体却是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脸上也随之出现了一丝健康的红晕。她又惊又喜,浅浅笑道,“我叫做玫瑰。让娜,你们可以叫我做‘玫瑰’或者‘让娜夫人’。”

    金一二一阵奇怪,他在古家成衣店出了个洋相,对名字的事特意留心了一下,美欧大陆的女子嫁人以后就会跟随夫姓,这个玫瑰。让娜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会叫自己让娜夫人呢?他一脸疑惑,把目光转向米鲁多。

    米鲁多的表现却让他大吃一惊,只见他恭敬地行了个礼,说道,“原来您就是鼎鼎有名的预言师玫瑰夫人,我是见习魔法师米鲁多。凯因。”

    金一二虽然奇怪米鲁多怎么突然恭敬起来,但也有样学样,道,“我叫金一二,是从华夏大陆来的。”

    玫瑰夫人一脸震惊,道,“你是从华夏大陆来的?姓金?”

    金一二不明所以的点点头,却听到玫瑰夫人以一种梦呓般的声音说道,这个预言是:“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旋转,东方的神之子已经来到我们中间,金色的光辉将照耀大地,他将带领我们进入真正的和平,他将是众神之神。”

    米鲁多没有说话,脸上出现的却是少有的正经表

    莲。让娜显然很吃惊,张着嘴愣在那里。

    玫瑰夫人从梦呓中清醒过来,看见女儿的惊讶表,她摇摇头,道,“莲,请贵客坐啊!”

    莲。让娜如梦初醒般,这才反应过来,端出一张陈旧的躺椅,和一个小木凳,羞涩地说道,“请神之子和他的朋友入座。”

    金一二一脸茫然,米鲁多也摇摇头。

    米鲁多道,“夫人,不用这么客气。我们今天是来医治夫人的病的,用不着这些礼节。我想夫人应该比我更清楚我们老大的况,这些飘渺虚无的东西就不要再提了吧!”

    金一二有些惊讶,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米鲁多用这种礼貌得让人觉得生疏的不客气语气跟别人说话,而且对象还是个好像很有名的夫人。他顿了顿,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玫瑰夫人脸上一阵尴尬,也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顿了顿,却始终没有说话,看向米鲁多的眼睛里充满了惊讶和赞赏。

    莲看了看一脸茫然的金一二,又看了看一脸严肃的米鲁多,再看看母亲,心里一下子慌了,她结结巴巴道,“神,神之子,请,请您帮我妈妈看看病,不要责备,责备我妈妈。”

    金一二奇怪地看了米鲁多一眼,没有再问什么,他走到前,手指扣住玫瑰夫人的脉搏,看起病来。米鲁多站在他旁边,一动不动,表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玫瑰夫人的病很严重,体内乱七八糟,除了心脉附近的的脉络还处于半畅通中,其余的脉络已经堵得差不多了。金一二试着把自己的真气输送到她体内,没想到却引起她一阵剧烈的咳嗽。

    金一二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病例,当然他行医的次数数都数得出来。玫瑰夫人的病很奇怪,在医治的时候,金一二发现玫瑰夫人体内有一股力量在阻止他重新开通她的经脉,而且这股力量跟天地元气很相似。他看了玫瑰夫人一眼,说道,“夫人,你可以说说你是怎么生病的吗?”

    玫瑰夫人叹了口气,苦笑道,“是我自不量力,想探知神的旨意,使用了会预支生命的大预言术进行预言。我知道,我这个病根本就没得治,因为:一则我预支了生命力,二则我冒犯了神的威严,使得神旨不再为神所独知。神是不可能不处罚我的。我现在是能过一天是一天,完全是在拖子,要不是莲,我早就自己解决自己了。”说着,温柔地看着莲。

    莲眼睛里含着泪水,又倔强地不让它落下来。

    米鲁多插言道,“夫人的精神真让米鲁多敬佩,但是为了一个飘渺虚无的预言付出这些值得吗?”

    玫瑰夫人摇摇头,咳嗽几声,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值不值得,我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伟大,什么为了大陆未来的和平,什么为了大家能够安居乐业,这都不是我的理由。我们让娜家的女子,拥有一般人所不具有的特殊能力,相对的,我们也背负着特殊的使命。我们享受比一般人舒适的生活,我们的责任也比一般人沉重。作为一个预言师,我只是想知道事的真相,我希望自己能够给大家尽量详细清楚的预言,即使会付出我的生命。这是我们让娜家的使命,也是我作为一个预言师所应尽的义务。皇族所宣扬的,什么我是为了大陆未来的和平,为了大家能够安居乐业,这些我想都没有想过,而且那些也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玫瑰夫人拉过莲,轻声道,“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不想我的女儿成为预言师,我宁愿她什么都不会,做个平凡人。让娜家为了这个预言,牺牲的人已经够多了,我觉得足够了。让一切不平,到我这里为止就行了,我不想我的后代也步先祖和我的后尘。”

    莲听着,鼻子不由得一酸,紧紧抱住玫瑰夫人,小声的呜咽着,“妈妈,莲不要妈妈离开莲!”

    米鲁多闻言,沉默起来。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悲伤起来。

    在座的就只有金一二什么都不知道,他再也按捺不住,问道,“那个预言是什么?跟我有关系吗?为什么知道预言会透支生命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三人看了金一二一眼,却没有人说话。

    金一二急了,道,“我是不是那个预言的什么神之子?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我不可以知道!?”

    玫瑰夫人看了看米鲁多,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莲还在小声地哭泣着。金一二把目光看向米鲁多,希望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米鲁多叹了口气,道,“老大,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实在是,哎,算了,我还是说吧,你也确实有权利知道。”

    原来早在创世神消失后,就有了神旨流传下来。但是那时候那个神旨是模糊不清的,神与神之间彼此心照不宣,但作为下界的人类却是一无所知。后来这个神旨的消息被魔族首先获得,与此同时,各族的混战拉开了序幕。

    而让娜家的女子世世代代都拥有预言能力,她们最后被人族的帝王发现,成为了人族的预言师。最后人类获得了各族混战中最大的胜利,这个神旨也在人族中一点点展开来。但是让娜家,也只有女孩子才拥有这样的能力,男子是没有这样的能力的,这就是让娜家的女孩子都姓让娜的原因。

    每代让娜家的女子的最大任务就是使神旨完整。经过很多代人的努力,到了玫瑰夫人这一代,预言里只剩下最后四个字没有显示清楚。玫瑰夫人使用了透支生命力的预言术,终于补齐了这个预言,但也命不久已。

    这个预言是:“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旋转,东方的神之子已经来到我们中间,金色的光辉将照耀大地,他将带领我们进入真正的和平,他将是众神之神。”

    金一二听了以后,心里一阵感慨,他是知道混沌天尊早就有神旨的,从木神知道自己的存在就可以得知。他对这个成为众神之神的使命一直都没有真正当一回事,他根本没想到会有人为了这么个预言肯付出生命,更没有想到还不只是一个人的生命。

    他苦笑一下,终于明白为什么米鲁多会说,为了这么飘渺虚无的神旨是否值得。至少他是觉得不值得的。感觉肩上的担子一下子重了,原来在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已经背负了这么沉重的包袱。

重要声明:小说《迈步修神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