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六章 古灵古怪(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井朱夏 书名:迈步修神路
    就在金一二摇头的时候,那个跟他大眼瞪小眼的小姑娘爆发了,“喂,那人,你笑什么笑得这么猥亵?”

    金一二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这丫头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猥亵”?摸摸自己的脸,突然想起娃娃,她也是这么说的,难道自己真的长得这么,诶,这么不堪入目,一时间心低落,却忘了自己在脸上施了幻术。

    旁边那坐着的小丫头却道,“妹妹,不可以这么没礼貌哦。那位大叔看上去印堂发黑,是要倒大霉的样子。你再看看这漫天诡异的红霞,怕是要发生大事。他那么可怜,你就不要顶撞他了。而且你不要和他说话,免得沾染到他的霉气。”说着还可怜地看了金一二一眼。

    那妹妹闻言,果然闭口,哼哼两声,转头去不再理会。

    金一二却气得差点吐血,“大叔?沾染霉气?我已经老得像大叔了吗?”他顿时觉得自己头顶上要冒烟了。

    那算命的却打断了他的思路,道,“兄弟,我算好了。你看看这卦相。”说着皱着眉头又去看那卦相。

    这算命的早年曾经在一个道士那学过这八卦一学,也还是有点真才实料。今天这卦却实在诡异,龟壳都叠在一处,卦相完全不明,他心里疑惑,算了好几次都是这样,这才出言叫住金一二,压根儿就没想到是他在给别人算命,更没想过对方应该是不懂卦相的。旁边那两个小丫头闻言,也伸长了脖子,想看那卦相。

    金一二看到这卦相也是一惊,自己按说已不算凡人,这卦相奇怪倒是没什么,只是这卦相隐隐暗示着什么危机,方向正是西方。他皱这眉头,仔细研究起来。根本没发现那两个小丫头已经凑到跟前。

    “好奇怪哦,这卦相明明大凶,可又暗含大吉之意。这么奇怪的卦,你也算得出来?”说话的正是先前和金一二怒目相向的妹妹。她的姐姐却是一言不发,像是想着什么。

    金一二惊醒过来,暗道自己怎么警惕心下降这么多,有人摸到自己边了,自己都不知道。他也看出了这卦相的奇怪之处,这造物本是神人之能,天机也是暗含在造物之术里的,此时的他像是感应到一点什么,可又说不清楚具体是什么。

    他暗自叹息一声,留心了两个小丫头。从这两姐妹的表现,她们对这奇门之术非常精通,能够教出这等人才的人怕也是精通奇门之术的。她们在此摆摊看病,想是师傅的叮嘱,她们的师傅看来也是厉害人物,不但精通奇门之术,还通医术。

    那妹妹见姐姐不说话,似乎也很惊讶,道,“姐姐,你比我懂,你倒是说说这卦相啊!”

    姐姐轻声叹息,道,“天命不可为,我等就是费尽心思,又能如何?”

    妹妹“啊”了一声,嘴巴张得大大的,小心翼翼地问道,“姐姐,师傅不是说,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才是勇气吗?”

    姐姐笑笑道,“山河大地已属微尘,而况尘中之尘;血勇区且归泡影,而况影外之影。非上上智,无了了心(意思是:山川大地与广袤的宇宙空间相比,只是一粒微尘,何况人类不过是微尘中的微尘;我们的体相对于无限的时间来说,只是相当于一个泡影那么短暂,何况外在的功名富贵不过是泡影外的泡影。所以说,没有绝顶的智慧,就没有洞察真理的心)。

    忧勤是美德,太苦则元以适叫台;谵弓百是高风,太枯则元以济人利物(意思是:尽自己的努力去做好事本来是一种美德,如果过于认真,把自己弄得太苦,就无助于调适自己的而使生活失去乐趣;淡泊寡本来是一种高尚的,如果过分逃避社会,就无法对他人有所帮助)。

    这‘勇’与‘不勇’都是相对而言,尽力了就是‘勇’,没有自然就是‘不勇’。师傅说的只是在当时的况下,在不同的时候那并不见得就是‘勇’的表现。你明白了吗?”眼睛却是看向金一二。

    那算命的已然沉醉在那卦相之中,对两个小丫头的话充耳未闻。

    妹妹却是嘟着嘴,喃喃地道,“哦,知道了,姐姐。”说完还瞪了金一二一眼,气呼呼的样子可极了。

    金一二明白对方是说给自己听,可是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虽然有疑问但是他没有相问,只是道,“两位小妹妹,还没请教你们的芳名呢?”

    姐姐掩着嘴一笑,从刚才那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恢复到一平常小姑娘,道,“我叫古灵。”

    妹妹却是嫌恶的撇撇嘴,叫姐姐已经回答了,这才不愿地说出自己的名字,“我叫古怪。”

    金一二嘿嘿笑着,一个叫古灵,一个叫古怪,加起来正是“古灵精怪”,这名字还真是有趣。不过人如其名,这取名字的倒还真有一手。还没从自己的思量中回过神来,就听见那不肯吃亏的妹妹问道,“光问我们,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不知道问淑女名字的时候,你应该先报自己名字吗?”

    金一二还是笑着,道,“我叫金一二。”

    “金一二?”那小丫头狂笑起来,还很夸张地捂着肚子,半蹲了下去,只差没有拍着桌子怪叫了。而古灵也是一脸忍笑忍得很辛苦的样子。精怪好半天才道,“我说我的名字就算是难听的了,怎么还有人名字比我还土啊!”

    金一二没笑,叹息一声,道,“我本来是叫金一的,乡下人都相信这样的说法:孩子名字越土越,越容易养活。我在家里排行老大,自然是叫金一。我妹妹叫金二的,只是她死了,所以父亲就给我起名叫金一二了。”

    金一二也知道自己名字老土,但是他并不想改。本来师傅收徒,是该给徒弟取个道号的,但是白羽和黑羽与他相遇的时候已经油尽灯枯,连心法都没传完,哪里还有空给他取名字。再后来他进了自然门,掌门想的是要他即位为风字辈长老,可是他那时候实力还不行,也就没急着叫他上任,也就一直拖到现在,他都还用的是自己的俗家姓名。不过,金一二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这可是自己父母取的。想到这里,他有些黯然。

重要声明:小说《迈步修神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