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章 葛家村(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井朱夏 书名:迈步修神路
    转眼又过去了三个月,自从薛格学习心法以来,噩梦几乎绝迹了,她体内已经有了气机,进入了炼气初期。

    薛金宝也吃了小培元丹,开始修真。他本有武师的基础,修炼起来倒也顺利,金一二传了他一剑仙的修炼方法,于是他也跟着每吸纳吞吐月精华,体内浊气渐渐去了十之七八。他对金一二收女儿为徒,又传自己功法的事甚为感激,现在几乎对金一二言听计从。

    两人的修炼进展顺利,金一二却还是担心,因为那天帮薛格筑基的时候,他就发现她体内有一股非常奇怪的真气,那股真气很像是魔气,可又没有魔气霸道,非常刁钻,隐隐又含有道家气息。本来这股真气只是潜伏在薛格体内,没什么动静,可是自从她修真以来,体内的灵气渐充盈,这股真气就开始蠢蠢动。

    这天夜里,三人正在打坐,薛格上突然发出刺眼的血光,那血光像一头要吃人的怪兽,在黑暗中翻腾,把明亮的月光都比了下去,薛格口中也呜咽着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叫,显然是受了什么邪法。

    金一二一阵眼皮急跳,惊醒过来,看见浑血光的薛格大大吓了一跳。运起真元,罩住薛格。

    那血光被金一二的真元一冲,淡了很多,像是知道自己危险似的,缩了回去,只在薛格体外侧盘旋。薛格的样子却有了变化,上的衣服全部撕裂了,露在外的皮肤却不是人类的肤色,而是像兽甲一样的黑红色,头发散乱,挡住了她的面容,这个时候的她正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嘴里不停地发出野兽受伤时的哀号。

    金一二觉得不妙,他已经感觉到那股奇怪的真气正在薛格体内肆掠。可是该做什么好呢?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有些措手不及。

    先稳定那股奇怪的真气吧,这样想着,他出手了,把之前笼罩在薛格体外的真元加了个小小的制压进她体内。那血光左突右冲,似乎想要摆脱金一二的束缚,可是金一二怎么会让他那么容易得逞,一口气下了九个神,把那团古怪的真气包在了里面。

    此时薛格已经昏过去了,露在外的皮肤已经变回了正常的肤色。金一二一连下了九个神,气竭体虚,服了颗丹药入定了。薛金宝守在两人旁边,一脸焦急,他隐隐觉得事有些大条了。

    与此同时,在相距千里的一座静室里,一个颇有仙风道骨的道人猛的吐出一口鲜血,随即睁开的眼睛里出一道寒光,狂叫着,是谁?谁坏了我的好事?掐指一算,方向正是西边。

    他站了起来,叫来一个道童,要他告诉掌门师兄,东边出了妖兽,他要前去看看。道童应声而去,这道人这才开始入定疗伤。

    清晨的阳光出来了,从窗子里进来,照在上暖洋洋的。

    薛格渐渐醒了,她发现自己睡在上,看己昨天打坐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大哥哥把自己抱了回来,她吐吐舌头,但愿大哥哥不会骂自己。

    她想起昨晚做的那个很可怕的梦,在梦中自己变成了一只择人而噬的怪兽,明明看见大哥哥在眼前,却只想撕了他。那种感觉好真实,真实得可怕。

    起看了看周围,青草上的露珠在阳光下发出七彩的光芒,小鸟在树上快乐的跳跃鸣叫,这一切跟昨天没有什么不同。她想去找大哥哥,低头却看见自己换了衣服,自己什么时候换了衣服怎么自己都不知道呢?

    她疑惑地站了起来,却觉得脑袋一阵巨痛。眼前一晃,自己摇摇坠的体就被一个人接住了,入眼的正是大哥哥和父亲的脸。

    金一二关切到问道,“怎么回事?头还疼?”

    薛格点点头,写道,“大哥哥,我昨天做了个好可怕的噩梦,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择人而噬的怪兽,明明看见大哥哥在眼前,却只想撕了你。那种感觉好真实,真实得可怕。现在我只有一想起那个景,我就会头疼。”

    金一二暗自叹了口气,道,“那是做梦,对不对?别想那么多。你生病了,有些伤寒,要好好修养一下。这段时间就不要打坐了。现在你再睡会儿吧。”

    薛格摇摇头,道,“不要。我害怕,我怕我一睡着就会做噩梦。”

    金一二道,“有我陪着你呢,睡吧!”说着,暗示薛金宝去找些草药,他要炼鞋丹药来克制薛格体内的古怪真气。

    时间过去很久,薛格在金一二的陪伴下渐渐睡去了。

    金一二却想起刚才从薛父那得来的消息,说薛格三岁那年遇见过一只妖兽,那只妖兽吃了很多人,那些人没有一个是全尸,当时血流成河,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惨不忍睹。

    那时他们一家还住在静萘城,那时的薛父是个镖师,就是他这个过惯了刀口上血生活的大人看见那一幕都觉得心寒恶心,更何况当时才三岁的女儿。女儿也是从那时候起突然不肯开口说话的,也不知道那天她究竟看见了些什么。找到她的时候,她缩在墙角睁着惊恐的大眼睛,一连三天都没有合上。薛格是那场事故的唯一幸存者。至于那始作俑者的妖兽却不见了踪迹。事很诡异,那妖兽的出现和消失都没有头绪。

    后来遇见路过的珩山清峭寺的心慈大师,他给了薛格一块儿别致的玉佩,并帮她做了一番治疗,薛格才没再做噩梦,好像把那些不开心全都忘了似的。可是去年她母亲去世后,这小丫头才又开始做噩梦。

    金一二看着熟睡的薛格,他已经看过了那块儿玉佩,那是一块儿刻了咒文的玉符,有清心静体的效果。但是现在这块儿玉符已经有些磨损,上面刻的咒文已经不是很清楚。金一二把它从新炼制了一遍,附带加入了些防御的阵法。

    他思来想去,总觉得这事有些蹊跷,还是去一趟珩山清峭寺,看看能不能找到心慈大师,也许他对当时那只妖兽有些印象。不知怎的,他隐隐觉得薛格体内那股古怪的真气跟那只妖兽有关。

重要声明:小说《迈步修神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