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四章 八部众(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井朱夏 书名:迈步修神路
    回过神来,金一二正看见紧那罗和乾挞婆等人用鼻孔看自己的轻蔑表,心里有些恼怒。这两个女人都口口声声说是要邀请自己,却根本不问他本人的意见。更让人窝火的是两人都视他为无物,只是不知道是处于什么目的,才硬把自己给“请”来。

    不过窝火归窝火,金一二心里还是澄亮的,这些人想方设法的想要请自己去,怕是没安什么好心。口中说“请”,不过是一种“谦虚”的说法,以他现在的修为绝不是紧那罗王与乾挞婆王和苏摩王的对手。他心里很不爽,却也不开口,只把这两个女人给自己的羞辱咽下肚,只等有机会了再说回报。

    紧那罗听到乾挞婆这话,冷哼一声,“乾挞婆王,你倒是当我这破天朱雀为你帝释天大人家的后花园啊,说来就来,说去就去。我先请来的客人,你却要从我手中硬抢去,怕是你们的帝释天大人也不会这么不给我薄面吧?”言语中多处讥讽,看来她对乾挞婆为八部众之一却甘心为帝释天卖命很不齿。

    乾挞婆听了这话,神丝毫未变,还是笑着说道,“帝释天大人自然是要卖姐姐几分薄面的。只是这客人份重要,我怕姐姐一人照料不好。这不,我就来替姐姐你分忧了吗?”这话比刚才紧那罗王说的话很狠,拐弯抹角地贬低紧那罗王,显是对紧那罗王刚才说的话心怀不忿。

    金一二闻言,心想紧那罗王不是这乾挞婆王的对手,拿眼去瞧,果然,紧那罗王脸色铁青,咬着牙,哪里还有之前高傲。

    紧那罗王站力半晌,神色转而凝重,平静地道,“帝释天想要人,就让他自己来吧!你,还不够格。”

    乾挞婆王闻言,脸色也变了,愤愤道,“那我倒要见识一下姐姐如今修为到了何种地步。”那苏摩王想上前帮手,紧那罗王正要讥笑对方以多欺少,乾挞婆王却挡住了苏摩,摇了摇头。

    紧那罗王见对方没有两个人一起上,眼睛中闪过一丝欣赏,却不动声色,道,“乾挞婆王,我新近学了一种唱法,还请为乐神的你,多多指教啊!”

    乾挞婆王也是笑笑,回答道,“姐姐客气了。妹妹我也谱了一支新曲,还望姐姐多多指教啊!”

    苏摩王见两人的比试不可避免,于是在地上画了个五芒星图坐下了。金一二不明所以,也依样画葫芦,布了个小神阵坐下,并不理会苏摩看起来有些惊讶的眼睛。

    金一二终于见到传说中乾挞婆的乐器了,那是一把立着的琴,金一二知道那种琴叫做竖琴,是一种并不常见的乐器。其实这也不算是琴,因为黑色的琴面上没有一根琴弦。

    乾挞婆站了起来,双手向前伸出去,五指张开,然后迅速打开手臂,在她的十指间突然多了十八根白色闪亮的琴弦。当她用如白玉般的手指拨动白色的琴弦时,无数的白色闪光蝴蝶从琴弦上不断地飞了出来。那些乐声竟然凝结成蝴蝶的样子纷飞在空气里面。

    对面的紧那罗轻蔑一笑,张口浅浅地哼唱起来。那些音符转眼变成无数红色的小鸟,振翅迎上了白色的蝴蝶,一口一个,吃得不亦乐乎。

    乾挞婆的神色冷了几分,眼睛一闭,手指拨动琴弦的速度快了几分,那些白色的蝴蝶不知何故,竟开始互相吞噬,转眼间只剩下九只,形更是小了一倍,上的白光却更耀眼了。

    苏摩皱皱眉,喃喃道,“九苍蝶!”

    金一二耳力甚好,听得一清二楚,但是却对这九苍蝶一点印象也没有。

    紧那罗的神色少了些许轻蔑,凝重很多,手里也捏着无数手印在前画出一片光壁,口中的歌声逐渐清晰起来,却是冷冷的。

    金一二听到耳中,却觉得完全不成曲调,但神识听到的却又是完整的曲子。他心里暗暗称奇,无奈不通音律,只是觉得这曲子很特别。

    乾挞婆的九苍蝶不再躲红鸟的袭击,转客为主,主动攻击起红鸟。红鸟一只只爆开,空气中弥漫着红色的光点,把九苍蝶都染红了。这些红色的光点一接触到宫,就消失了。金一二却觉得头上的冰微微震动了一下。

    随着紧那罗歌声的逐渐清晰,红鸟迅速长大,俨然有了朱雀的样子。这时,紧那罗的神色又出现一丝冷。

    乾挞婆的脸却是白了白,伸手抚摩了一下黑色的琴面,对着九苍蝶弹出九朵黑色的火花。九朵火花一没入九只蝴蝶的体内,九只蝴蝶就齐齐嘶叫起来,上发出“噼啪噼啪”的响声,应着朱雀的清鸣,竟也一点不弱。只见九只蝴蝶的蝶翼就像突然被人洒上墨汁一样,迅速黑了,头上的触角长长了,整个体却像是裹在一层金光里。蝴蝶变黑以后,口中发出像蛇一样的“嘶嘶”,飞快地朝朱雀扑去。

    大中的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紧那罗的歌声也变得蕴涵杀机,不同于开始时的清冷空灵。

    金一二觉得周围的寒气和气越来越重,他的心神逐渐出现一丝恍惚,他看见整个破天朱雀宫都动了起来,从天顶的冰里出一道道红色的霞光,叹息墙里的众女子都动了,连宫外花园里的宫女也出现了。

    看到这些,他觉得那恍惚的感觉更严重了,那些早就沉淀在记忆深处的往事全部翻涌上来,如同白色的曼佗罗花瓣,一瞬间就飞遍了记忆的四壁。母亲在红色灯火下难产痛叫的形,小妹在清冷天气里紫红的小脸,父亲平的严厉,老王伯慈祥的笑脸,村子屠血的惨状,师傅化为光尘的场面,师门长辈的关心护,朋友徒弟在一起行走的开心,仇人让人眼红的模样……

    突然,金一二感觉到体里传来一阵一阵的剧痛,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看到那些黑色的蝴蝶和红色的朱雀不断钻进他的体,然后融化在他的血液里,一瞬间走遍全

    他突然明白过来原来乾挞婆的琴音和紧那罗的歌声居然都隐藏了一种直接攻击心神的暗杀术,可是现在的他手臂已经不能动弹了,想反抗已经来不及。他感觉眼前的事物逐渐模糊起来,只有乾挞婆和紧那罗的笑容,如同风一样蔓延在四周,倾国倾城。

    在他的意志快要消散的时候,他看见一双黑色的深沉眼眸,对着他微笑,然后就失去了知觉。那种感觉很奇怪,如同进入了一个深沉的梦境,梦境中什么都没有,就是一片纯净的苍蓝色,如同村子里冬天结束天来临时的天空。

重要声明:小说《迈步修神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