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五章 誓不两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井朱夏 书名:迈步修神路
    在金一二比试的同时,枯木和王三也在比试。

    枯木对阵她的师弟,她师弟直接认输。王三则对阵井月派的月娘,对方是出窍期修为,又是女人,知道没有取胜的可能,就大大方方地认输了。对方对王三印象极佳,还邀请他修真大会后去井月派做客。如此艳遇让李顺天好是羡慕,直说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第一场就遇见个厉害的散仙。被无崖子狠狠一瞪,这才闭了嘴。

    接下来就是方彪的比试了,时间是下午。几人来到朱雀场,发现有很多天门的弟子,金一二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我这徒儿的对手该不会是天门的人吧。果不其然,方彪的对手是一个叫做刘出继的人。

    据出云说,这人是天门一长老的弟子,平素行事嚣张,为人狠辣,是个小心眼的人,这次和方彪对阵,怕是不好打发。而且出云很奇怪,那家伙本来只是出窍期的修为,怎么百年不见,就已经到了合体后期。金一二认为一是自己仙石的功劳,二是天门那个仙人祖师怕是传了什么灵药或者功法,使得他功力大增。

    金一二隐隐觉得事不妙,不由问道,“二哥,若是我和天门起了冲突,你帮谁呢?”

    出云苦笑道,“我不知道。虽然我已经想过很多次这个问题了,但是还是没有答案。”

    这时,吟音插言道,“师傅,不是吟音不敬长辈,这话吟音觉得应该说。师傅,你想想我们回到天门后受到的种种不公待遇,想想天甄师叔祖是怎样的下场……天门如此修道早晚沦入魔道,说不定连魔门中人都不如。吟音不知道为什么要忠于这样的师门,吟音只知道自己不愿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师傅,你想想我当初发动宫廷政变所为何事?是为了大家能过上好子。这个世界没有一成不变的事,但是我们的良心却是最好的衡量法则。师傅,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帮天门的话就是为虎作伥。师傅,你不是已经和金师叔义结金兰了吗,既然已经发誓不能同年同月同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死,那为什么还分不清楚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呢?师傅,你好好想清楚啊!”

    无崖子也说道,“是啊,二弟,你怎么如此糊涂。自古忠义难两全,与其愚忠,倒不如保全一个‘义’字。”

    出云低头想事,没有回答。众人也不多说,只是叹气。

    这时候比试时间快到了,金一二对方彪说,“上场后,你就直接认输吧。你不是人家对手。”

    方彪有些不服,道,“可是,师傅,那自然门的脸面往哪搁呢?”

    金一二脸色一沉,道,“自然门的脸面是你撑得起来的吗?暂时不要跟对方冲突,若真要败了我自然门脸面,自然有你师傅我出面。面子事小,命才最重要。知道吗?”

    方彪一震,明白了金一二的用意,点点头。

    就在他飞上场那一瞬间,金一二心头一阵狂跳,感觉很不好。众人发现了金一二的异常,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只是皱着眉,摇头表示不知,只是突然很担心方彪。众人都说他太多虑了,只有无崖子没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方彪一上场,刘出继森森地说道,“你是自然门的弟子方彪?你上场比试打伤了一个叫刘机的人?”

    方彪皱皱眉,对方说话这口气真让人生气,但还是答道,“我是自然门弟子方彪。上场比试是在朱雀场上,对方好像是叫刘机。至于打伤他,这从何说起?既然是比试,刀剑无眼,难免会有伤亡。再说了他受的伤很轻,只要调息一夜就会好,我又没下重手。”

    “哼,好个‘刀剑无眼,难免会有伤亡’,那我今天倒要好好领教领教。”刘出继咬牙切齿道。

    方彪虽然得了师傅令,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但年轻气傲,还是有心和对方较量一下。于是笑道,“好,还请师兄指教。”

    场外的金一二听到这话,暗道不好,正要上场去捉方彪下来,枯木却道,若不让他放手一搏,有了心结,反而不利以后的修行,有大家在此,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金一二闻言道,也是,却按不下心头的阵阵烦躁。

    场上比试已经开始了,方彪使的是一把火属仙剑,是在意阁中得到的中品灵器。刘出继使的是一把拂尘,奇怪的是,他的拂尘整个都是黑色的,金一二认为那把拂尘至少也是中品灵器级别。

    两人也不多话,上来就斗上了。两人都是经验丰富之人,知道进退。方彪虽然修为不如对方,但往往能利用巧妙的法术逃过对方的追击,一时间还占了上风。金一二却隐隐觉得不妙,总觉得对方是故意相让。看看无崖子,他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刘出继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拂尘一下子扫向方彪,方彪还以为跟以前一样只是虚招,也不躲闪,拿了剑就刺,谁知,拂尘突然散开,变成了一根根黑针,方彪躲闪不及,顿时成了一个刺猬。刘出继乘胜追击,一把古怪的匕首出现在他手中,只听方彪一声大叫,一颗晶莹的金丹出现在刘出继手上。

    场外众人都被惊呆了,虽然历届修真大会都有伤亡,但是这么明目张胆地取别人的金丹的却是第一次。刘出继一口吞下金丹,道,“哈哈,一时失手。不过刀剑无眼,难免会有伤亡。想必各位也听到了这位仁兄之前所说的了吧?现在裁判是不是该宣布我顺利晋阶了啊。”

    金一二在方彪倒地那一瞬间就傻了,自己徒弟竟然被废了金丹,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也不管什么韬光养晦,也不管什么比试规则,他只想到一个字,“杀!杀!杀!”

    一股磅礴的杀意迅速弥漫开来。场外的人都感觉到了这股磅礴的杀意,修为浅的、心志不坚的人迅速被这股杀意影响了,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

    当然金一二根本没注意到这些,他正红着眼,缩定了刘出继,一点一点朝场上走去。他的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刘出继心上,可怜的是刘出继已经无法动弹了,他完全被吓傻了。刘出继被吓傻,不代表天门来的人都被吓傻了,他们看见杀气腾腾的金一二朝已经滚尿流的刘出继走去,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修为高的几个人摆脱杀气的影响,朝金一二袭来。

    “嘿,我来会会你们。”无崖子冷笑着上前,“想群欧,也不看老人家我同意不同意。”李顺天和王三也是怒火中烧,跟着无崖子上去。

    天门众人皆惊,这是从哪冒出来的家伙,看上去实力相当强横啊。

    这时候的出云皱着眉头,还在做思想斗争。吟音顿顿脚,急道,“师傅,都开打了,你还没想好吗?真不明白有什么好考虑的。”

    出云一脸尴尬,一个恻恻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出云,你看你干的好事!现在师傅令你杀掉金一二,将功补过。”

    “师傅,请恕弟子不孝,弟子不能对不起三弟。”出云这次斩钉截铁地道。

    “哼,你这个叛徒!”这股劲风袭向出云的口,出云立时昏了过去。

    吟音急得跳脚,她根本没看见是什么人,这时候一个长须道长出现在半空,是长云真人,刚才就是他袭击出云的。吟音一看师傅受伤,眼睛都红了,要上去打长云真人。

    魔女一下子拦住她,道,“妹妹,你不是她对手。等一下,我感觉到有高手来了,应该是金大哥师门的人。”

    枯木念了一声佛号,给出云把起脉来,三人成一个三才阵,把出云围在里面,防止长云真人突然出手。

    长云真人似乎也不愿和佛宗与魔门的人起冲突,并没有紧追不舍,朝金一二攻去了。

    就在这时候,殷长老偕同自然门众长老到了,他们在路上已经大概知道了事的原委,非常气愤,在我自然门的地盘上闹事,还敢吞了我派弟子的金丹,这完全是对自然门的挑衅,哼,这天门仗着有仙帝撑腰,不把我自然门,甚至整个左明星的修真门派看在眼里,实在是欺人太甚。

    风仁真人着脸道,“哼,长云真人,亏你还是一派宗师,却纵徒行凶,在我自然门的地盘上取我自然门弟子的金丹。真是好哇!”越说到后面,风仁真人越是生气,最后四个字带着磅礴的真元力一字一顿地从牙缝里蹦出来。他很喜欢金一二这几个弟子,现在最小一个竟然被人废了金丹,一修为被废,很可能就此瘫痪或者死亡,不由得怒火中烧,如果眼光可以杀死人的话,长云真人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长云真人接下了风仁真人的音攻,阳怪气地道,“是你徒孙说的‘刀剑无眼,难免会有伤亡’,既然有伤亡,那就是自然。怎么你想仗着自己人多,欺负我们人少吗?难道这就是你们自然门的待客之道?难道赢了你自然门的人,就不能生离此地吗?”

    还没散开的场外观众闻言,纷纷议论起来。

    这时候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朝来,“有正常的伤亡,自然是无可厚非。可是,刘出继的修为明显比我弟子的修为高出几个档次,要杀我弟子易如反掌,只是没想到竟然废了他的金丹,这样残忍的手段在修真大会上尚属首次,就连魔门中人都没他这么残忍,以我看,你天门之人怕是早就沦入魔道了。此次前来修真大会,不知道有什么谋诡计,该不是想要把我们一网打尽吧?”说着,拿出了天门长老的那块令牌,道,“这长老令牌还是还你吧,从此以后我们势不两立。哼,真没想到,我为你天门做了这么多事,你不报恩也就算了,竟然恩将仇报,废我弟子金丹,打伤我兄弟。权势地位这么重要吗?让你可以如此地不顾礼仪廉耻!?”

    闻言,长云真人的老脸一红,随即紫青,半天说不上话来,他潜意识里觉得这样对待金一二不好,但是一时被仙帝许的权势地位蒙蔽了双眼,不肯悔改。金一二这番话说得模糊,怎么听都是长云真人做了错事,加上他又不开口申辩,众人就觉得是那么个理儿,一时间议论纷纷。

    长云真人道,“哼,别说怎么废话。快把我师侄还来。”

    这时候的刘出继已经在金一二手里,他完全被金一二的杀气熏晕了,屎尿不听使唤地往外冒,众人又是一阵摇头。

    “还给你?”金一二露出一丝邪笑,现在他的杀气已经没那么重了,眼睛也恢复了正常,他看无崖子把天门众人已经伤得差不多了,心里有了计较,“好啊,等我废了他的金丹再说。”说着,就运起他古怪的真元力,直接从刘出继的体里吸收真元。

    这时候从人群中窜出一人,袭向金一二,金一二也不怠慢,把刘出继的体当沙包一样甩向来人。来人接过刘出继,发现他只是受了重伤,无甚大碍。

    金一二道,“这下,人你们已经接回了,还不快滚!还要在我自然门闹事吗?今天看在是修真大会的份上,下次,我见你天门之人,见一个杀一个。还不快滚!”

    众人都愣了,没想到金一二这么快就放人了,都还以为要经过一场恶战。风仁真人等众位长老也愣了,他们还以为是金一二顾全大局,不想在修真大会上给自然门增添麻烦。于是,风仁真人道,“从今起,我自然门与天门势不两立。门下弟子听令,过了今天,遇见天门之人,杀无赦!”

    闻言,众人又是一愣,自然门向来以与人无争为名,没想到今竟下了这么重的令。

    风仁真人却想的是,这些家伙太不把我自然门看在眼里了,以为我们与世无争就好欺负吗?今天我们就来个杀鸡靳猴。

    天门众人也不多言,跟着长云真人走了。

    殷安文稳定众人绪,组织下一场比试。金一二等人跟着风仁真人回去了。

    无崖子传音给金一二,“三弟,手段真高啊,连我都差点没发现你动了手脚。”

    金一二也道,“大哥也不赖,那些家伙怕是以后都是废人一个了。至于我嘛,我只是断了刘出继的全经脉,然后用我的真元给他粘上,大概管个十天半月,那些真元才会慢慢消失,那时候就是神仙也没救。谁叫他敢废了方彪金丹,只是方彪以后该怎么办哪?”

    无崖子却说不是没有办法,只要帮方彪洗髓易经,重新修炼就成,只是难度太大。

    金一二说,有你我在,还怕不行吗?

    众人回了自然门,金一二也不和众人多解释,拉了无崖子进入静室给方彪疗伤。

    百年过去,方彪已经开始重新聚气修炼。金一二则被子玉和尚招去学了一肚子佛法,等他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修真大会已经结束了。无崖子带着出云两师徒修炼去了,韩萧萧和她师弟已经回去帮她师傅渡劫了,有了自然门的帮助,她师傅渡劫也不难过。魔女回魔门联系她老爸去了。枯木回了佛宗驻地,不过时常前来看他。他的其他几位弟子则被风仁真人叫去特训了。

    经过这一次的事,金一二发现自己的子并不适合韬光养晦,他想自己不是善于隐藏的人,朋友弟子出事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要出手的心。他想,与其这样,倒不如轰轰烈烈地干一场,只要自己实力够强,谁还能把自己怎样?这个世界还是奉行强者为尊,胜者王败者寇的准则,自己不应该把心思花在怎样韬光养晦上,而应该花在怎样提升实力上。自己这个混沌天尊和佛神界佛主选定的继承人应该没那么短命的。子玉和尚说自己现在正合适去佛宗修炼一番,把修炼提上程的金一二也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重要声明:小说《迈步修神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