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章 玉面琵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井朱夏 书名:迈步修神路
    光是看这个场地,就知道自然门花费了不少人力和物力,整个场地都是用白玉和青石玉交错铺成,中心场地被划分为四块,这四块场地是按照四象阵排列的,分别代表青龙、白虎、玄武和朱雀,场地上镶嵌的属仙石也是以各自所代表的神兽的属为主。不是很豪华,但是却很自然,完全应了自然门功法的特

    看到这个意蕴自然的四象阵,金一二脑海里突然浮现一大段神文,“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道似万物之宗……”此时,金一二才算真正明白了混沌天尊手札里记载的“道”之意。

    从顿悟中醒来,金一二发现自己周围的人都用很震惊的眼神看着自己,只听李顺天呆呆地说道,“师傅,你怎么啦?怎么突然浑冒光?”其他两个徒弟也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

    金一二嘿嘿笑笑,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想通了一些东西。”接着拉着三个徒弟挤到场地前面去看比试。

    此次大会把每百人分为一组,依次平均分到四个场地中。李顺天三人抽到的签都在代表朱雀的场地上,于是四人跑到朱雀场上,想看看前面有什么厉害角色。金一二则一直在四处张望,看能不能找到出云师徒、韩萧萧等人和枯木。

    朱雀场上的裁判正是殷安文殷长老。参加比试的是一个冷冰冰的大美女和一个看上去还算英俊潇洒的帅哥。围观的人看见参加比试的两人,顿时纷纷议论起来,整个场外都是闹烘烘的。这时候,李顺天指着那大美女,怪叫一声,“师傅,你看,大美女。”

    场外虽然嘈杂,但是大家都只是私下议论,声音都压得很小,李顺天的大嗓门一下子引来了众人注目。场中使用了特殊的隔音结界,外面的人能够听见场中的声音,场中的人听不见外面的声音,那美女倒是没听见李顺天的话,可是她发现场外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几个光头上,其他一个光头还指着自己大声嚷嚷,就知道那光头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对于骄傲的她来说,这是无法忍受的事,她微微皱起自己好看的眉毛,两道含着怒意的目光朝金一二四人所在处扫了过来。

    王三机警,发现了周围的异常,降低嗓音说道,“那个大美女是天意宫的。天意宫是以双修出名的修真门派,在整个修真界都赫赫有名。那个美女的追求者可不在少数。李小子,你惨了,看她的样子,你惹怒她了。”

    金一二也发现了周围的异常,关于天意宫的事,他在枯木那听说一点,不过那时候枯木说得很含糊,所以他知道也不多。他看出那个美女是元婴后期的高手,那个与她对阵的男子是元婴中期的修为,两人实力相差不大。他很奇怪王三是怎么知道那个美女是天意宫的,这次的修真大会参加门派这么多,于是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她是天意宫的?”

    王三脸一下子红了,呐呐地半天没有说话,最后才吐出几个字,“我在其他师兄那了解到的。那个女子叫做蓝秀,是天意宫的首席大弟子,人称‘玉面琵琶’,一手琵琶弹得出神入化,是众位师兄弟的梦中人。不过,人家功力超群,模样不俗,人又极冷傲,怎么可能看上我们这样的人。”说着,语气就冷了下来。

    金一二一呆,看自己徒弟的样子,像是在那个美女那吃过亏,只是不知道是大亏还是小亏。自己这个徒弟感内敛,很少对女表示兴趣,这次却反应异常,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看来,自己得找个时间试探一下,问问到底是什么况,可不能让自己徒弟吃亏!这样想着,金一二抬眼去看蓝秀,却正看见蓝秀鄙夷的目光从王三上瞟过,那是怎样一种鄙夷啊,金一二从没想过一个人能够发出这样侮辱人的目光,拳头不由地捏紧了,拿眼去瞧王三,他却是一脸淡漠。金一二暗自叹了口气,看来蓝秀和王三不是初识,这其中的纠葛还不是一时间可以说清楚的。

    场外其他人似乎都发现了这一况,收回目光,又开始了窃窃私语。

    就在这时,殷安文殷长老宣布比试开始。

    蓝秀闻言,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又恢复到冷冰冰的模样,拿出一把琥珀色的玉琵琶,说道,“开始吧。”

    对面那个年轻男子却一摆手,道,“蓝姑娘,不要心急。在下陆堤,与姑娘神交已久,今得见,真是三生有幸。不知道姑娘可不可以考虑一下在下,让在下做你的双修伴侣?如此的话,我们这一场也就可以不用比了。在下实在害怕伤了姑娘的花容月貌。”说着,就摆出了一副自认风流潇洒的造型,等着蓝秀回话。

    场外一听这话,顿时嘘声四起,纷纷骂起陆堤不要脸,竟想出这种损招对付一个姑娘家。金一二也皱起眉头,这家伙实力根本没有蓝秀强,怎么会口出狂言,难道他真以为冷傲的蓝秀会因此而放弃比试?

    蓝秀闻言,又好气又好笑,一是气对方癞蛤蟆想吃天鹅,二是好笑对方本事并不比自己强,竟然还敢口出狂言,调笑自己,顿时怒极反笑,道,“是吗?那就让小女子来好好讨教一下鹿(陆)公子的高招。”

    周围的人听见蓝秀的重音叫法,都哄笑开来,那陆堤却一副享受的样子,还连声说“客气,客气”。

    蓝秀也不答话,抱着琵琶就开始弹奏,顿时,如玉落珠盘似的美妙琴音从场中响起。众人一时间如痴如醉,傻傻地盯着场中的蓝秀。陆堤摇着一把不知道什么材料做成的羽扇,竟然喝着蓝秀的琵琶声引颈高歌,节奏恰恰踏着蓝秀琵琶声的空隙。

    蓝秀闻言,浑一震,知道自己今天是遇上对手了。脸上浮现出绝美的笑容,十指更加快速地在琴弦上划过,隐隐用上了真元力。只见一股淡蓝色的灵气从她体内溢出,渐渐包裹住琵琶,然后顺着琴音在场中流动起来。

    陆堤看见蓝秀的举动,深知其中的厉害,也不怠慢,收起羽扇,拿出一管晶莹可的红色玉笛,在嘴边轻轻吹奏起来。一阵澎湃的笛声立刻传出场来,隐隐有盖过蓝秀的琵琶声的趋势,随着他的笛声起伏的是一股股红色的灵气,那些红色灵气一出来就迎上蓝秀的淡蓝色灵气。顿时场上琴音、笛声交错起伏,两股不同颜色的灵气也纠缠在一起。看到这种况,陆堤脸上浮起欠K的神,目光炯炯地盯着蓝秀,配合他的笛声和表,就像是在对人吹奏一曲歌一样。把对面的蓝秀气得脸色一阵白一阵青。

    这时候,场外安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见。众人都被场中两人华丽的表演震撼住了,并没有意识到场中的危险。

    但是,金一二却知道,现在场中的况,并不比其他三个场地上的刀来剑往安全。蓝秀的蓝色灵气,应该是水属灵气;而陆堤的红色灵气,则是火属灵气。五行中,水火相克,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实际上,在两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比试时,火属的灵气要更胜一筹。因为火灵气远比水灵气活波,比较擅长攻击,而且这是朱雀场,朱雀场的自然属是火,在场上比试,水属灵气会被打压,而火属灵气不但能够正常发挥,而且可以得到增辐的作用。看来,那个陆堤早就意识到这一点,一开始的狂言并不是空来风。而蓝秀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但犯了轻视对方的错误,还轻易被对方的话激怒。如果说,陆堤是有心激怒蓝秀的话,那么这个人的心机就太可怕了。此人,不但目光敏锐犀利,而且聪明镇定,说不定会成为自己的强劲对手。金一二在心里下了这样的结论。如此看来,这场比试的结果就显而易见了。

    金一二拿眼去看三个徒弟,王三和方彪都紧皱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只有李顺天还是一副看好看,看惊奇的模样。金一二微微颔首,他知道王三和方彪都看出了一些端倪,只有李顺天那个大老粗什么都没有看出来。金一二也不打扰他们,放眼望去,看见场中有不少人都露出了了然的表,看来,还是有不少人看出了蓝秀的处境,这个修真大会果然卧虎藏龙。

    这时候,场中的比试也进行到了最激烈的阶段。蓝秀已经香汗泠泠,银牙紧咬,面色如土,看来快要到真元不继的地步了。而陆堤的真元明显多出蓝秀一筹,但是他脸上的神却不见了刚才的轻松,代之以凝重,似乎是知道现在是最紧要的关头,万万不可松懈。

    此时蓝秀的心里后悔极了,她已经发现自己中了对方的计,不但犯了轻视对方的错误,轻易被对方的话激怒,没有冷静地审时度势,失了先机,而且也发现了自己所在的朱雀场的特殊之处。心里又急又恨,急自己就快真元耗尽,恨自己被怒气冲昏了头脑,没有冷静分析自己的处境。

    就这一分神,被陆堤有机可趁,分出一点真元袭击瞬间分神的蓝秀,蓝秀真元一滞,琵琶的琴弦一下子断了,比试结果立见分晓。

    此战,陆堤胜,蓝秀败。

    蓝秀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琵琶,咬着牙,眼泪汪汪的看了陆堤一眼,又愤愤地看了金一二四人一眼,‘哼”了一声,一跺脚,遁去了。

    金一二暗暗叫屈,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看样子,蓝秀是把这笔帐算到了自己这个师傅头上,脸上顿时愁云密布。

    其余人自然都看见了这一幕,场上顿时鸦雀无声,都在想,幸好不是自己惹到了这个姑。姑且不说,蓝秀本人的自卫队如何厉害,就是这天意宫的外援,也是整个修真界都是出了名的厉害,谁也不想得罪蓝秀这个天意宫的首席大弟子,未来的宫主啊,看来这几个小子要倒霉了。不过,没想到向来以冷傲著称的蓝秀,竟然也会有那种寻常女儿家的幽怨神,真是让人大吃一惊。不过,众人一想到她看陆堤和金一二等人的表,又都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冒起,谁知道他们会遭到什么样的疯狂报复呢?看蓝秀离开时的表,断不可能轻松了断了。一时间,众人心里猜测纷纷。

    金一二几人也是大为头痛。

    不过,众人的绪很快被下一场比试吸引了

重要声明:小说《迈步修神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